[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我就是我的乘客——你是韩国人?

送交者: 铎邦[♂☆★声望品衔7★☆♂] 于 2024-05-14 21:18 已读 1369 次 2赞  

铎邦的个人频道

+关注
037 你是韩国人?

Winston Hills去机场,他站在家门口等我,50多岁,高个子,四方脸的轮廓,但已经没有多少棱角了。

“我本来昨天晚上已经预约了,刚才我一直在等,怎么一直都没有来啊?” 打完招呼上车后,没多久就上了大道,看我大概放松了,于是就跟我闲聊了起来。

“为什么啊?” 如果是预约的乘客,闪单时会显示多少钱,开始结束地址以及什么时间之前到达等信息,而平时的乘客没有这么详细,所以我确定他不是提前预约的。

“是啊。为什么啊?我就仔细查看自己的预约。原来我预约的不是今天,是明天早上的!”

“哈哈,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半夜过后预约的。” 显然,半夜过后就是第二天了,他当时预约可能就直接选择当天的第二天,可是昨天晚上过了半夜,实际就是今天,他只需要选择今天的早上时间就可以了。

“对啊!所以搞错了。”

“还好,你及时检查一下,不然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哈哈,就是,我还等了一会了呢,一直没来才检查的。”

“哈哈,看来我运气不错,不然你这一单长途,司机可能就不是我了。”

“很好奇,你们司机喜欢长途还是短途?”

“哦,其实对我来说都一样。我指的一样是无所谓,虽然司机肯定是喜欢长途的。”

“那为什么又说都是一样呢?”

“因为Uber会平均分配长短途。开共享车很长时间了,根据我的经验来看,无所谓长短途,因为最终肯定都是差不多的。以前我可能会很高兴有长途,时间做久了也就不那么在意了,反正最后平均起来都是差不多的。”

我看他第一眼就觉得他像是韩国人,而且他的名字好像是Hooi+姓,中国人不可能取这样的名字啊,我就忍不住问他:“冒昧问一下,你是不是韩国人?”

“哈哈,不对。” 他笑着回答,但又不立即告诉我,扭头看着我,要我再猜的意思。

“以前我觉得很有信心判定是不是中国人,可是我现在越来越不自信了。实在太多次,我觉得是中国人,就用中文跟乘客打招呼,他们直接就愣在那里,然后就说Excuse me?我就知道自己弄错了。几次之后我再也不敢主动用中文打招呼了。我现在对这个越来越没有自信了。”

“哈哈,猜错我很正常,因为很多人说我像韩国人,或者日本人,还有中国人,其实,我是马拉西亚人。”

“那你的父辈们应该跟我一样,是从中国移民的了?”

“对。”这个时候,他开始用中文跟我交流了。“但是,我的父母也是出生在马来西亚的。我的爷爷辈是第一代,我是第三代了。”

“那你爷爷的祖籍要么是福建,要么是广东的了?”

“他是从福建去的,那时候他们是南洋劳工。”

“哇!你是第三代,可是你居然还会说中文?我是第一代移民,我的孩子现在已经不跟我说中文了,很小的时候还能说几句,现在已经完全不说了。不知道你的孩子还说中文吗?”

“他们说中文啊。我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们现在读大学了,他们都会说中文的。”

“那你得跟我说说经验啊,我太像让自己的孩子说中文了,可他就是不说啊。不好意思,希望没有冒犯你,我觉得你说的中文像老外说的中文一样,不是很地道了,可是你却还能让孩子们说中文,这怎么做到的啊?”

“哈哈,我们马来人的中文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好像不地道了。”

“对,对,我之前载过三位年轻乘客,20岁出头,他们就说着很别扭的中文。而且他们一直在说,我就很奇怪,他们既然都能说英文,为什么还这么别扭地说中文呢?直接英文交流不就好了么?后来我实在忍不住就问了,他们就说是从菲律宾来的,他们平时就是这么用中文交流的啊。哈哈,那时我才知道是自己听着别扭而已,他们自己其实觉得很自然的。”

“是啊,我其实都不会说我爷爷的方言了,因为我们去的就是华校,华语学校。所以我们都会说,只是可能说得不太地道了。我的两个孩子在这边出生,他们俩之间说英文,但是跟我们必须说中文。很小的时候他们不说,我就打屁股吓唬他们,一直就坚持到现在了,只是很遗憾,他们只会说,不会读不会写。”

“会说已经很厉害了。那你肯定会读会写了?”

“我会,而且繁体和简体字我都认识。我们公司有台湾香港的同事,很久以前,那时候大家还通过邮件相互发一些笑话之类的,那时候他们就跟我说看不懂某个笑话是什么意思。我才明白,原来他们不懂简体字的啊!”

“我学的是简体,但是我也大致能读懂繁体字,虽然没有学过,想不到会读繁体字的人却看不懂简体呢?那你们的拼音呢?是跟我们的一样么?”

“应该是一样的。我记得好像就是我读小学的时候开始转的。”这个时候他还很高兴地背起声母表来:B-P-M-F-D-T 。。。

“哈哈,我现在也还能倒背如流呢。你看你还记得,这多好啊 ,我就在想,为什么澳洲的教育不向马来西亚学习呢?就像你一样,到了第三代还能说能写能读,这样的话,就能始终保持汉语文化了。不然,你看看我的孩子,其实也包括你的孩子们,不会读和写,基本就跟汉文化隔绝了呀,多可惜啊。”

“的确,在马来西亚各种文化能很好的保持。马来也有很多来自印度的劳工,他们也有他们的学校,我们去华校,他们就去淡校,因为他们要学习淡米尔文,还有遗留下来的教会学校,还有马来的公立普通学校,各种选择都有。不过,我觉得澳洲的这种教育也很好的,因为孩子从小一起读书,各种肤色种族,他们一开始就习惯了,不像我小的时候,会对其它种族分得很清楚,只要有这样的区分,那么种族问题就一直会存在。我坦白地说,自己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孩子跟那些种族的孩子们交朋友,可是,我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好像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呢。”

“哈哈,你的这个说法确实提醒我了。因为每当我问孩子有什么朋友的时候,他只会说名字,从来不会说哪个国家的人,然后我们作为父母就总是要盘根问底,直到问出到底是哪个国家或者种族的人,好像不问就不放心似的,可对他们来说,大家都一样,这确实比较容易融合,久而久之,自然就没有区别对待的习惯了。只是,这种教育到了第二代,各个民族的原有的传统文化就无法传承了,这个世界真是没有完美的事情啊。”

“所以,我根据自己的经验,我觉得融入当地,大家和谐共处可能更重要。如果真的在乎传统文化,那就以家庭为单位父母教育就好了。”

“哈哈,是啊。问题就在于,我作为家长的确没有那个精力教孩子学中文,再说也没有那个环境,他也没有那个动力。不过,我确实也有自己的问题,其实我只要坚持说中文,他自然也会跟我说中文的,我只是坚持不了。我在想,是不是我有私心啊?因为我学英语学了几十年,到现在还觉得自己的英文很差,是不是我潜意识里想跟自己的孩子学习英语啊?加上他不愿意说中文,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我们家现在只要跟孩子说话,我们夫妻都放弃了中文,都跟着他说英文了,他小时候学的那些中文都忘记了。我们自己不跟他说中文,可我太太却又给他报了兴趣班去学中文,这看起来实在有些荒谬。看见那么多中国家长送孩子去中文兴趣班,显然这不是我们一家的问题啊。”

“如果你说中文,他能听懂么?”

“能听懂一些。”

“那就没有问题,将来要是经常回中国,接触多了,他自己想学的时候很容易就能学会说的。当然,如果一直在澳洲,不说也没有关系的。”

“对,这不过是我作为父母有些贪心罢了,对他而言,他是地道的澳洲人呢。确实,不同种族和谐相处显然更重要。我们就有个邻居,来自中东地区,他们家四个孩子。我太太就说过,不让孩子跟他们玩,说他们太调皮了,有一次儿子还哭着回来的。可是,孩子谁不调皮呢?我就说她这是种族歧视啊,他们家孩子多,家长忙,管不过来,她应该去看着孩子玩的啊,在关键时候阻止一下就好了。虽然她不承认自己是种族歧视,可是,客观地来看,这就是种族歧视啊。不仅是她,也包括其他邻居,因为附近还有另外两家华人,他们都表示过对那些小孩的不满,都交代自己的孩子不能跟他们玩。我在澳洲第一次直接听到别人说racist这个单词,就是从那几个小孩子口中听到的。他们因为什么原因不能出来玩,在楼上隔着窗户看下面的几个华人小孩玩,然后不知道怎么就开玩笑式地相互拌嘴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立即上升到相互攻击了,大概就是说不跟他们玩之类的,我就听到他们说这是种族歧视,而且是隔着窗户大声说出来的。你看,我们总担心自己被歧视,或者总在反对歧视,可是,何尝我们不是在不知不觉中歧视着别人呢?”  

因为我们年纪相仿,接下来的时间聊了好多跟孩子相关的话题。不过,在这里我就再说几句有关歧视的问题吧。儿子学校每学期都有一两分钟的演讲,而演讲主题中几乎总一个是反对种族歧视的,可是,家长们有没有反省过吗?就拿我太太来说,她是小学的时候随着父母搬去另外一个城市的,她自己就跟我说过很多类似经历,因为自己不会本地话被人歧视过的,可为什么自己有孩子的时候,也如此怂恿自己的孩子歧视别人呢?这也包括其他邻居,我曾经看到邻居的一个孩子,已经6年级了,可爱聪明活泼的小孩子啊,可是有一天,当她看到那群孩子出来时,立即背过身子,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态,那一刻,我内心感到难受极了,这样的神情不该出现在如此稚嫩纯洁阳光的孩子们的脸上啊?而我却偏偏看到了,也是在那一刻,我的内心也泛起了某种鄙夷,鄙夷那个女孩子,鄙夷她的父母,也鄙夷自己的太太,可是,难道我内心里泛起的某种鄙夷不就是这个女孩脸上所表露出来的么?我不也是在歧视着什么吗?我不也应该鄙夷自己的这种鄙夷么?令人伤感的是,我的儿子正在学习着,从妈妈的脸上,或者从爸爸的内心里,他必将学会这种鄙夷。

那群孩子有些不良行为,这会引发周围邻居们的反感,而那群孩子以及他们的父母自然是你们反感我们,我们还反感你们呢!而我又反感他们所有人,我只是不表露出来,可我坦诚地对着自己时,我知道自己的内心确实反感着这一切。而在这句话里,完全可以用歧视来替代反感,也就是每一个个体都在按照某种自以为是的标准歧视着另外一个个体,这是不是就说明,只要我们不是完人,那么歧视本来就无处不在呢?处处都充满着歧视链,私人生活领域,大家说不要歧视,或许只是指如何保持表面的体面和礼貌吧,只要政策规则里不存在歧视,那这样一个社会就已经做得很不错了。这样说来,我希望孩子能学好中文这件事情,在各种国家民族融合的问题上来看,或许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他的未来就由他所出生的这片土地来养育吧。
喜欢铎邦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铎邦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