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杀鹅惊魂记】

送交者: 老黑鱼[★★散播正能量★★] 于 2024-02-10 17:12 已读 3957 次 3赞  

老黑鱼的个人频道

+关注

注:没时间码新的文字,贴个旧文让大伙回忆一下过去的时光吧,嘿嘿。

地点:某军区大院内家属院。

时间:70年代初。

内容:如下。


今天咱们唠唠儿时杀鹅的那点事儿。


这个杀鸡啊,大家见的或干的较多,想必也知道下述若干要点:最怕刀不锋利,二怕手脚哆嗦,三怕鸡太老太瘦,四怕是只雄壮的大公鸡。杀鸡的过程大同小异---抹脖子,虽然手法可能略有不同,但目的就是快速放血断喉要了鸡的小命,然后烫水拔毛,开膛去杂,下锅上桌。


现在大多数城市的年轻人恐怕一辈子都没有动刀杀鸡的机会或念头了,可以说也是一种悲哀。在咱看来,杀生是一个心理素质培养的好法子,上过战场的人知道,当面对敌人时,就得将其看作猪狗鸡,才能迅速下手屠杀之。


一日,邻居家的张大妈来到我家,知道我聪明调皮敢想敢干,就给我母亲下话,说是刚买了只大白鹅,家里当家的下基层部队蹲点不在,这鹅没人下刀放血,想着让咱给对付着杀杀看看。


你还别说,那时咱十几岁的毛头血气方刚年少力盛,对生命的理念和死亡的恐惧意识相当模糊,什么危险事儿都敢鼓捣鼓捣。记得曾经孤身一人和其他小伙伴打赌,登上全市最高的50多米的烟囱顶部,还在上面碎步绕了一圈才下来。烟囱大家都知道,细高细高的圆柱体,中间空心的,为了防止刚性断裂,建筑设计时必须作成能在一定范围左右摇晃的,才不会因为大风的影响轰然倒下。站在高高的烟囱上走一圈,那是得有相当的胆魄和良好的平衡能力才能完成的高难动作。


张大妈家买来的大白鹅可以说和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有一拚,首先个头就比公鸡要大得多,一只手想提起来还真不是件轻易事儿,这会儿大白鹅却被捆绑着鹅掌腿干横卧在墙角,等待着小命划句号时刻的到来。


现在吃人工饲料催大的肉岌岌的肥鹅咱们不知道脾性如何,那时的鹅可是一种很富有攻击性的凶暴家禽之一,一般人们若靠近惹恼了它,多半是被鹅吻叨得四下乱跑,这鹅还穷追不舍不把你裤子裤衩给脱干净了誓不罢休。鹅的记性还特好,谁得罪了它的结果就是会是:人不犯鹅、鹅不犯人。整天守着必经路口报复当事人那是少不了的,我们小家伙们相当怕鹅。


此时准备工作已就绪,在张大妈和她女儿的协助下,好不容易将鹅移至门外的屠杀地点,咱这里就看似无所谓,其实心里犯毛的哆嗦上了,感到任务太过于艰巨。鹅的脖子可不是一般的脖子,老长老长的让咱不知道往哪儿下刀不说,扭劲还非常大,脖颈上的毛使老劲儿也揪不下来几根。


为防止鹅攻击咱的手,咱戴上军用线手套,要过张大妈家那把唯一的菜刀,看着整条鹅脖颈是个差不多的部位,就要运气下手......
呵,一场惊魂动魄的人鹅大战动作大片即将上演了。


{ 友情提示:以下内容有少许残酷场面,身体不适者慎阅。}

准备工作看来并没有做好。


首先说刀。这张大妈家的刀啊,整个就一张生了锈的铁皮镶了个木把,锋口根本就没有磨出刃来不说,拿在手上还轻飘飘的,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武器。


再说那鹅。杀鹅和杀鸡有个共同处,那就是鹅脖子挨刀处,也得把毛去处干净才行,至少流碗里的血没有毛看着就干净许多。这鹅毛可是比鸡毛要柔软坚韧许多,鹅毛上还有一层油膜,那是为了在水中不浸湿羽毛,方能加大浮力和保暖的功能。你一看就明白了不是?毛揪不下来,咱们为了图省事,就那么直接上。钝刀对付带油膜坚韧羽毛保护的鹅脖子肯定没辙儿。但这些当时根本没想到。


还有那接血的碗。一般咱们常用的碗太小,最大号的也只够接个母鸡的一腔热血还合适,这鹅的血量咱们还真低估了,过后直后悔当时没有用个盆或锅什么的。


最后说说构造学。这里还是得先以鸡为例,鸡咱们知道有鸡冠子的,宰鸡时固定鸡头相对容易些,右手揪住鸡冠子制服鸡头不致来回摆动,而后腾左手捏住挨刀鸡脖子后部勒紧顶出鸡喉咙,顺势使右手拿着的刀给那喉咙垂直90度向下一抹,呵呵,扔刀于地面抽手提鸡腿儿让其呈头朝下姿态,开口处朝着接血的碗小晃几下,让那涓涓而出的血尽快地流顺当了才能利索收工。当然,最后几滴血是不能要的,这是因为得趁鸡还有那尚存的力气,立马撒手向空旷地抛去,任凭那鸡做最后的高难度滚翻动作挣扎蹦达扑腾,直到两只鸡爪伸直了咽气才好。这样做的目的是最后的肉是[活]的,炖炒容易烂,味道也多少容易进去,更香更可口。可这鹅呢?没有冠子不说,脖子还带弯儿曲率半径较大,想轻易用单手捏紧绷起那挨刀处比较困难。又有鹅身体与喉咙太远,按照右手只能操刀,左手又得握鸡翅膀又得捏鸡脖子的法子对付鹅则没法儿两头兼顾。知己知彼方能百杀百中不是?经验很重要啊!遗憾的是这些必要的杀生知识,当时没个明白人给咱们琢磨着传授来。


就看张大妈的女儿按住鹅身子,张大妈攥住鹅头部,三人不怎么协调地蹩手蹩脚合作着,咱这里菜刀就开始向鹅脖子下力。只见那刀根本就无法走成一道理应闪着寒光的直线,而是在咱们鹅颈圆柱体上来回打滑,光听着吱啦吱啦类似于拉锯般的声音响起,就是不见那大白鹅脖子开咱们盼望的口子。


这哪是杀鹅?分明是给鹅上酷刑么。咱顿然感到不知所措,手脚开始冰凉,战斗意志眼看要崩溃,动作彻底紊乱了。


要坏事儿!鹅在张大妈和她女儿的手下拼命地挣扎着,眼看就要按不住了……


首先当逃兵的是张大妈的女儿,她那按住鹅身子的一头一缩手,这受了惊的鹅可就翅膀抡圆了呼啦啦咵喳喳噼啪啪猛烈地扇呼上了。一霎那,如同刮起了小型龙卷风,尘土飞扬、鹅毛乱舞,混声四重唱般的尖叫声由四个嗓门迸发出来---张大妈、她女儿、咱,外加那鹅。


张大妈也彻底缴枪不杀了,无条件地放开了鹅头,给那大白鹅却生生地返还了自由。咱见势也只好采取紧急避险措施,咣当一声扔去不争气的菜刀,撤后十多米瞪眼看着眼前一幕幻觉景象实现。就看那鹅从地面腾空而起,恁是给咱们高高地飞上了蓝蓝的天空!


好在鹅腿还拴着呢,只见雪白的大鹅在空中冲锋陷阵好不威武,来回翱翔就如那直升飞机一般,盘旋若干圈后,可怜的鹅还是精疲力尽失去平衡一头栽下。

咱这里尚未缓过神儿,只有擦汗的份儿。顷刻,这令人恐怖的鹅一打挺儿又直起身子,用一种奋力拼搏的姿势,毫无规律地四下乱跳乱窜,企图逃向远方。

到这时咱们可以说,这鹅可真是宰出宇宙水平了,呵呵。


大院里一角几个小子正在玩耍,听到这边如此大的动静,一行人撒着欢儿冲过来,一脸坏笑的围一旁看热闹呢。咱这气可就不打一处来,懊恼中用那京剧黑头的道白调儿吼道:尔等速速上阵,则个帮俺生擒了那贼鹅便是!


众小子们听咱一声令下,个个显得责无旁贷掳胳膊挽袖子疾步上前,亦将那鹅围得似一铁桶密不透风,量那鹅也是无处逃生。


大白鹅再次伏法被镇压拎到了屠宰场地当间儿,咱这里昏昏噩噩一头虚汗的从地上捡起那把菜刀,用鄙视的目光瞥着这一糟糕到家的武器,怒火差点儿没按耐住窜出胸腔,不屑一顾地一咧嘴将那刀随手划出一道弧线,愤慨地摔到墙角去了。


这可不成!得动大刑才可。哇哇一声怒吼,咱命小喽罗郭小胖火速取来他家的斧子,这劈柴用的斧子拿手上一掂量,道是重量和锋口都不错。


张大妈和她女儿这时已闪得老远老远,基本上这鹅跟她家没关系了似的。鹅这阵子成了咱们小家伙的战利品。咱的几个小喽罗也算胆子大手黑心狠,五六只小手就给咱按翻了鹅与那地面上,鹅脖子也早已拉得笔直,就等着斧起头落。


时辰早已超时许多,咱的手终于高举过头,在往下抡的一霎那间,咱犹豫了…害怕了…惶恐了……但是,当着一帮小子们的面儿,咱不能丢分儿不是?呵呵,咱全当那鹅如蛇一般,瞄准了脖子七寸处一闭眼咔嚓一声……小喽罗们的山呼声顿然四下响起,还拖着长音儿:“哦~~~~~~!杀~~~鹅喽~~~~~!”


血几乎一点也没接到碗中,这没头的鹅,根本无法控制断口处对准那小碗,再说咱都快虚脱了不是?哪里还有那劲头顾及后事儿?


当晚,张大妈给我家端来一碗香喷喷的卤鹅肉,看着那似乎活生生的美味佳肴,然咱却一点胃口全无。


正是:
    有心杀鹅鹅不屈
    钝刀如锯施酷刑
    鹅命归西心怀虚
    食肉岂不伴血腥?




贴主:老黑鱼于2024_02_11 4:36:32编辑
喜欢老黑鱼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老黑鱼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描写得很生动。。。。但是老实说, - 尘凡无忧 (486 bytes) 02/10/24
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去你那儿 - 老黑鱼 (165 bytes) 02/11/24
想法忒大胆。。。。不可能实现啊。:) - 尘凡无忧 (73 bytes) 02/11/24
多谢老黑!:) (无内容) - 尘凡无忧 (0 bytes) 02/11/24
GPT: - nmi (540 bytes) 02/10/24
铁锅炖大鹅好吃 (无内容) - 太湖清奇 (0 bytes) 02/10/24
嘿嘿 - 太湖清奇 (1004 bytes) 02/11/24
上一个赶紧翻篇不得纠缠,嘿嘿。 - 老黑鱼 (78 bytes) 02/11/24
也是,最近大陆编剧很多类似的场景。 - 太湖清奇 (169 bytes) 02/11/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