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时光里的答案(一三二)

送交者: 快乐罗宾汉[★★声望品衔10★★] 于 2024-05-13 20:15 已读 5680 次 7赞  

快乐罗宾汉的个人频道

+关注
132 是谁导演这场戏

谭天过了两天去找许老师说明他不接受直博名额,他跟我转述的时候云淡风轻,但是我猜许老师肯定狠狠的骂了他一通。他说暂时还没告诉家里,怕他爸妈会大发雷霆,打算等找到工作了再跟他们交代。


因为这临时改变的计划,出国申请的事突然必须提到日程上来了,幸好我已经考完了GRE。现在要做的就是确定申请范围,准备申请材料了。但是谭天那边比较被动,他的GRE还没准备,要赶在各大学校申请截止前考完,时间非常紧迫。


自从谭天拒绝了直博名额后,他就积极的开始找工作。我们没有时间再在一起上自习、吃饭,甚至好几天才见一面。我有几次想跟他说先别忙着找工作,多花时间准备考试更迫切,但是都开不了口。他的同学们,出国的出国,读研的读研,工作的工作,都皆大欢喜的准备结束本科生涯。而他,这个曾经最让人羡慕嫉妒的优等生,现在却没有任何着落。


谭天虽然没有对我表露过,但是我看得出他内心的压力和焦虑。我心里很内疚,如果不是因为我,他可以高枕无忧的在这知名学府里拿到他的博士学位,会有安稳又似锦的前程等着他。我有些怀疑我们强烈想要在一起的愿望是不是在拖累他,阻碍了他的发展。


因为整天见不到谭天的踪影,我的自习又改成和杨豆豆一起上了,这也正合豆豆的心意。我和王桦不在的这一学期,杨豆豆似乎跟着灵魂出窍,人在心不在。她说她每天都按时去上课,可是我随便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她一问三不知,还不如我这没上课的。为了让豆豆期末考试不至于挂科,我每天都陪着她去图书馆自习,把几门课的重点都捋了一遍。每每自习到一半,豆豆就会偷懒借口上厕所,或者去买饮料喝。这天刚把《国际商务概论》的前半部分给豆豆讲解完,她就打着哈欠说要去楼下小卖部买瓶饮料提提神。


通常她都会顺便溜达一圈,去上十五二十分钟,可是这天她不到五分钟就回来了。


林溪,快…………” 杨豆豆上气不接下气冲进来拽住我的胳膊就往外拖,我正在看的书也被她拽到了地上,快点,来不及了……”


干嘛呀?图书馆里说话不能这么大声。我把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轻点声,你把我书弄掉了,等我捡起来。


别捡了,快点。杨豆豆不由分说的把我拉起来,不让我捡书。


什么大事啊?我很不情愿的被豆豆拖着走。


你别问那么多了,快点跟我走,不然来不及了。杨豆豆心急火燎的拉着我的手连蹦带跳的往楼下跑,气喘吁吁的把我带到图书馆外的主席像前。


这里每周四都是学校的英语角时间, 这会儿同学们正热火朝天的练习英语。刚进大学时我来过几次,后来觉得跟陌生人说话说来说去就这么几句,没什么可聊的,就不来了。杨豆豆从来也不喜欢来英语角,今天怎么这么积极。


她拽着我东张西望的慢慢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过了一会儿只听她叹了口气说:唉,他走了。


谁走了?你是带我来见谁的?我这一路被她连拖带拽的却还不明缘由。


苏言!


啊?我有些错失的遗憾,也跟着不甘心的四处张望,可是又想起来自己根本不认识他。


我刚才要是直接上去介绍说我是林溪的朋友就好了,他一定会等我们。杨豆豆惋惜的说,你跟苏言总是错过见不到。


没关系,时机未到呗。我略有怅然,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我冥冥之中总是觉得我和苏言迟早会见面的,咱们还是快回去看书吧,离期末考试不到半个月了。


催着豆豆回到图书馆后,我自己脑子里却满是上次给苏言留的信,不知道他看到了没。走去借阅室,我熟门熟路的找出了那两本书,迫不及待的翻到封底,那个薄薄的信封仍旧完好无损,封口处大开口的V像个咧嘴的笑容平静的躺在那里。这位苏言同学给我留了谜语来猜,却怎么不来看看我有没有猜中呢?难道他已经忘记了这回事?我满心疑惑的把书小心的放回原处。


帮杨豆豆补习完了《国际商务概论》,她拿出随声听想要听歌,却发现电池没电了。于是我们就决定提前下自习回寝室。我刚放下书包,拿起脸盆准备去洗漱时,史云霞突然出现在寝室门口拦住了我的去路。


她穿了一条粉色宽松棉质睡裙,两条细细的胳膊从鼓得高高的泡泡袖里叉出来,仿佛糯米滋上插着两根牙签。微黄的头发在头顶挽成了一个松松的大丸子,衬得她的脸越发瘦小。她半垂着的眼皮子底下渗出两道寒光,毫无遮拦的射向我。从前她见到我时目光里至少还带着遮掩的礼貌,而今天干脆全部扯掉了。


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史云霞带着命令的口吻。


我当然不会被她的颐指气使吓到,不过我也不想让别人看热闹,所以没有反驳,跟着她走到走廊尽头的角落里。临出寝室门前我朝豆豆使了个眼色。


你为什么不让小天哥读博士?史云霞倒是开门见山。


他是个成年人,他所有的决定都是自己做的,也是权衡利弊后的最佳选择,不存在谁让他读,谁不让他读的问题。 


就是因为你想出国,小天哥才放弃读博的。史云霞细长的眼睛像两把冰刀,似乎想要把我冻结在原地,小天哥这么好的成绩,现在却没有工作,也没书读,都是拜你所赐。是你,都是你……是你害得他现在一无所有的。


随便你怎么想。这是谭天和我之间的事,你管不着。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得知这些事的,是谭天告诉她的,还是她自己打听来的。但是我也不想跟她继续胡搅蛮缠,拿起脸盆准备离开。


史云霞上前一步,用力的举手一拍,我手里的脸盆毫无防备的哐啷啷掉在了地上。洁白的搪瓷边立刻豁出了一个大大的黑口子,像一只快要流出泪来的眼睛凄惨看着我。史云霞顺势上前一步,举起另一只手朝我挥过来。我敏捷的一闪身躲过了她的巴掌,一个踏步翻身绕到她侧边,牢牢的将她的双手反扣在身后。


我厉声呵斥道:史云霞,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欺人太甚。我知道你喜欢谭天,千方百计想要把我们拆散。你之前的那些伎俩都没成功,今天也不会。我跟谭天感情牢固,我们都愿意为了共同的将来做出牺牲。况且以谭天的能力,他绝对不会一无所有,我也不会听之任之让他一无所有,所以你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史云霞转过头恶狠狠的看着我,拼命想要挣脱手腕,可全是徒劳。这是我以前跟大院里那些警卫员苦练的擒拿本事,他们都是以训练有素的高手,我虽然不及他们的十分之一,但是对付史云霞这样的细胳膊细腿还是绰绰有余的。


是,我从小就崇拜他。他什么都好,就是找女朋友的眼光不好。他是瞎了眼才会被你这样的妖女迷惑。你若真喜欢他,又怎么舍得让他为你放弃博士学位。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我也一定要让小天哥认清你的真面目。史云霞咬牙切齿的说,我真笨,我应该把你约到冰场上再狠狠的撞你一回,让你头破血流。


我的心猛然一惊,问:那次在冰场上你是故意撞我的?


当然,我早就看见你和小天哥在拉拉扯扯了。你抢了我的小天哥,我肯定要送你一份大见面礼啊。我和小天哥从小就一起溜冰,我的技术好着呢,怎么可能随便撞到人呢。哎呀,可惜那次只是让你屁股摔开了花,要是能把你摔得半身不遂才好呢。还好,老天有眼,后来让你中了标枪。不过那可是你自找的,不能赖我啊。哈哈哈。史云霞不无得意,挑衅的看着我说,那天小天哥没承认你是他女朋友,你是不是很伤心啊?他当然不敢承认了,因为他妈妈不让他本科时候谈恋爱,他很听妈妈的话。而且我不怕告诉你,他妈妈中意的人是我,如果我跟小天哥在一起,他就不怕告诉他妈妈了。


我像个泥塑似的傻呆呆愣在那里,原来那一起让我伤心欲绝的意外全都是史云霞一手策划导演的。那次初见面,我还觉得她单纯可爱,很有亲和力,岂知那时候她就已经想要置我于死地。后来我渐渐的自以为已经认清了史云霞的真面目,没想到她的恶毒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以为前几次自己都识破了她的诡伎俩,四两拨千斤的平息了风波,谁曾想我一直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惊叹、愤怒、伤感一齐交杂着涌上心头,我手上力道不知不觉有所松懈,史云霞感觉到了,猛的一挣扎几乎快要甩开了我。我立刻幡然醒悟在胳膊上加了一把力:谭天最尊敬的吴老师,怎么养出你这么个心如蛇蝎的女儿?


我心如蛇蝎,那是对你。我对小天哥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我可以牺牲自己的前程去陪他,你能吗?我再狠也好过你这个自私鬼。你是不是很想去告诉小天哥我做的事啊?可惜他不会信你的,在他印象里我永远都是那个乖巧懂事,听他话的小霞,他只会觉得你无中生有。哈哈哈……” 史云霞的笑声里充满了猖狂得意。


你别那么得意,忽然身后传来杨豆豆的声音,我可全录下来了。她从不远处的柱子后面闪出来,高举着一个随声听。 


你骗人。史云霞突然收住笑声,慌张又嘶声力竭的叫到。


你别那么大声,一会儿把宿舍管理员都招过来了,可不好看。你自己也没什么好果子吃。杨豆豆奚落她说,你想不想听听录音啊。不过还是算了,这么大的秘密要是被路过的人听见了可就不好了。我待会儿回去复制几份,给你们系里送一份,这故意伤人怎么也得有个警告处分吧。听说你是自费专科生,那搞不好就直接开除学籍了。另一份嘛给谭天,你说,如果你的小天哥和他妈妈知道你这么歹毒,他们还敢要你吗?谁知道哪天你会不会也这样害他们呢?


史云霞瞬时脸色煞白,眼睛血红,歇斯底里的用肩膀撞我,想要挣脱我,去抢豆豆手里的随身听。我被她撞得有点疼,但是也不敢松手。她撞了几次没成功,又开始抬腿踢墙,想靠反作用力把我撞倒。我不得已在她膝盖后弯处不轻不重的踢了一脚,横起胳膊架在她脖梗处将她抵到墙边,她才老实下来。她一阵胡乱不得法的乱折腾,把自己变成了面目狰狞的疯婆子,头上刚才那个可爱的大丸子乱成了一个鸟窝,像只斗败的公鸡似的靠在那里重重的喘着气。


我的肩膀和胸口都被她撞得生疼,可还是不敢松懈,冷冷的说,动手前你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没有能耐就别学泼妇动粗。


你手段还真多,我以前小看你了。史云霞侧过脸,从挂下来的头发丝缝隙里用血红的眼睛幽幽的看着我。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你一会儿借醉酒在谭天面前胡言乱语,一会儿又借他肩膀哭,你这么有本事,我当然要防着你了。你单独跟我谈话,能有什么好事,所以我早早叫杨桐跟着我了。不过我到底还是没猜到冰场上那一出,那场你赢得够大,咱们扯平了。 


史云霞却仍旧心有不甘,咬着后槽牙说:我刚才就应该直接一巴掌劈在你脸上,而不是脸盆上。


错了,你应该十分庆幸刚才那一巴掌没有拍到我身上,不然你一定会非常后悔的,不信你试试?我凑近一步盯着她的眼睛说。


哼。史云霞嘴上仍旧不服输,但是眼睛里明显露出了慌张,身体已然松懈了下来。


此时楼道里响起了熄灯前的提醒。我低声说:我不想再跟你耗下去,你也最好到此为止,不然大家都去教导处领处分。 


史云霞显然也不敢把事情闹大,没再说话。确定她停止进攻后,我缓缓松开了她的手。


看在你妈妈是谭天老师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但你不要把我的礼让当作软弱。我和谭天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插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待我完全放开史云霞后,她立刻跳到一旁,默默的揉搓着自己的手腕。然而目光却阴冷如鬼魅般,在我身上扫过来扫过去。


我没有理睬她,拾起脸盆跟豆豆要走,却听见她在背后叫嚷到:别以为你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才不怕你呢,我不会让小天哥继续被你迷惑的,他总有一天会是我的。轮不到我插手,自然有能插手的人。只怕到时候后悔的那个人是你!


我心猛的往下一沉,但是强作镇定的反击到:你别忘了录音带,如果你想让它公布于众的话,尽管去告状。


史云霞没再吭声,我也没有回头,径直走向了洗漱间。杨豆豆忙不迭的跟过来。

喜欢快乐罗宾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快乐罗宾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世界上最大的罪恶就是愚蠢,怒批史云霞 - 太湖清奇 (2266 bytes) 05/17/24
改错: - 太湖清奇 (198 bytes) 05/17/24
哈哈,没事我看懂了 (无内容) - 快乐罗宾汉 (0 bytes) 05/17/24
我是说豆豆 (无内容) - 快乐罗宾汉 (0 bytes) 05/15/24
岛主一语道破男人犯贱的诱因。但是, - 过客无名 (123 bytes) 05/15/24
谢谢🌹 (无内容) - 快乐罗宾汉 (0 bytes) 05/14/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