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时光里的答案(一二六)

送交者: 快乐罗宾汉[★★声望品衔10★★] 于 2024-04-01 19:07 已读 7721 次 4赞  

快乐罗宾汉的个人频道

+关注
126 一顿饭的改变

年初的时候我偶然发现GRE考试在我们学校就有考点,我当时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报了名。反正第一次考试分数出来后可以决定要不要留档的,不会影响将来考试记录。延续着暑假里背单词的习惯,来美国前我已经背完了红宝书。到美国后课业很忙,留给我准备GRE的时间并不多,只能抽空刷几套题。


我跟谭天说过考GRE的事,他很支持我去试一试,说不要管用不用得上,就当是一次学习过程。转眼考试时间就到了。整个考试过程我有些紧张和忙乱,感觉不太好,最终分数出来是1900,一个不好不坏的分数,没有达到预期的2000分以上,但是超过了一般学校的申请线。


走出考场时值正午,暖暖的阳光照在我筋疲力尽的身上,我狠狠的伸了个懒腰,抬头看向天空,贪婪的寻找着阳光的味道。芝加哥的晴空大部分时候纯净得像块巨大的蓝色玻璃,不带一丝云彩,仿佛能看穿到天际之外。我决定给自己放个假,出去溜达放松一下。


我漫无目的的逛着,却不知不觉来到了餐馆聚集的那条街。刚来美国时,我常到这里来拿菜单,背菜名学英语。经过这几个月的背菜单训练法,我现在对各类餐馆的前菜,边菜到主食,甜点和酒水都如数家珍,各类酱料也没有能难倒我的。我不再惧怕去任何餐馆点餐,甚至当服务员都够格。


我驻足在一家门面不大的意大利餐厅前,习惯性的又拿起菜单来看。餐馆正是午餐营业时间,陆陆续续有好几个客人走进餐厅。有一个人经过我身旁后又折了回来:林,你怎么在这里,也是来吃饭的?


抬头一看正是Dodo教授那张略带些胡子茬巧克力色的脸。来到美国后发现老师同学们都不会发Xi这个音,于是我让大家叫我Lin


不是啊,我是来看菜单的。 


Dodo教授越发费解的看着我,于是我把之前背菜单学英语的事说给他听。


Dodo教授听后抚掌大笑:林,你真是有趣。来跟我一起吃饭吧,反正我也一个人,我太太带孩子参加活动去了。我来请客,正好检验一下你背菜单的水平。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也正想跟Dodo教授请教一些课上来不及讨论的问题,随着他迈上餐馆的台阶。


Dodo教授显然常来这家餐厅,他一进门服务生就熟络的向他打招呼,将我们引领到靠窗的一张桌子旁。


还是照旧吗?服务生一边给我们倒水一边问Dodo教授。


我的这位学生说她已经把你们的菜单背得滚瓜烂熟,今天我吃什么就交给她决定了。” Dodo教授顽皮的向服务生指指我说。


服务生耸耸肩,好奇的看着我,等待我点餐。


我对Dodo 教授说:那我就自做主张了,你没有忌口的东西吧?”Dodo教授摇摇头,递给我一个信任的眼神。


我没有看服务生递过来的菜单,想了想说:我们都不喝酒,直接点餐吧。给这位教授来一份Osso Buco Milanese side dish就要传统的Poltenta,他的沙拉选田园沙拉,加萨拉米酱汁可以解腻。我就吃 Cacciatoreside dish 我要 Mushroom Risotto 配些孢子甘蓝, 然后要Caprese沙拉加蓝奶酪酱。


服务员忙不迭的一一记下我们点的菜,写罢他故意摆出一副哭丧的表情说:我的天,我确定你是来跟我抢饭碗的。然后他又拿菜单半遮住我悄悄说:一定不能让我们经理看见你。我和Dodo教授都被他的幽默逗得哈哈大笑。


菜很快就上来,Dodo教授很满意我给他尝试的新搭配。此时服务生在向隔壁桌的人推荐他们特色菜 Tuscan Salmon 说是用野生三文鱼做的。我记得这道菜的价格,是所有主菜里最高的,所以刚才我没有点。


我突然想到一个困扰已久的问题:教授,你看我们吃的牛和鸡都是可以圈养的,畜牧业很容易私有化,但是像野生三文鱼这样要从海里回流到河里,迁徙路途遥远,该怎么让海鱼产业的私有化呢?


哦,你这问题提得不错,不过你先说说为什么要私有化呢?” Dodo教授饶有兴趣的笑着问我。


私有化才能有竞争啊,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是推动自由竞争市场经济的必要条件。海鱼业若不能私有化,就不会有人愿意投资,捕捞的数量、尺寸大小也会很随意,势必影响将来的生产,这样经济效益和资源管理都低下,而且没有竞争的情况下消费者也只能付高价买鱼。


海鱼很难被保障为私产,是个悠久的经济学话题。不过三文鱼相对容易界定,你知不知道三文鱼回游都有固定的路线,一些河口是它们的必经之地,通常野生三文鱼的捕捉都在这些河口。


我只知道三文鱼要回游,不知道它们都出现在固定河口。那些河口如果让人任意捕捉的话,三文鱼岂不是会迅速减少?


所以呢?” Dodo教授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继续回问我。


啊,我明白了。我略加思索后说,所以只要让河口的捕鱼权私有化并且禁止在海里捕捞三文鱼,就可以让三文鱼也达到私有化的目的了。


对,你说的正是近年专家们研究后公认的最有效的三文鱼渔业法例,不过很多地方都因为各种管制还没有推广。其实俄勒冈州附近,有公司在实验孵养三文鱼,然后送出大海长大,他们期待有5%的三文鱼回游就能平衡他们的养育收支,但最后其回游的三文鱼竟能达到近20%。所以这也许是个不错的开端,将来野生三文鱼的价格就会下降了。” Dodo教授说起专业问题来滔滔不绝,他还跟我讲解了很多经济学中难以划清私有化界线的例子。我这一顿饭获得了物质和精神食粮的双丰收。


吃罢饭,我陪Dodo教授走去停车场取车。他边走边说:你读完这个学期就要回中国了吗? 


是啊,还有一个多月。


你本科毕业后打算做什么?你有没有想过到美国来继续读书?


当然想,我今天还刚考完了GRE……” 我兴冲冲的回答,但是话一出口我又想到谭天那边的不确定性,偃旗息鼓的把后半句收了回去。


Dodo教授没有在意我的犹豫,说:我观察了你这几个月时间,发现你很有好奇心,也喜欢刨根问底,从来不觉得有哪个理论是理所当然对的,但是在求证的时候又逻辑严谨。这些是适合做学术研究的必备特性,你也许可以考虑往这条路发展。 


我大吃一惊Dodo教授对我如此直接了当的肯定评价。我虽然一直有出国读书的打算,但我并没有认真想过读完书了去干什么,他的这番话似乎让我对未来有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


Dodo 教授又非常中肯的说:不过,学术这条路走起来也很辛苦,要读很多年书不说,即使开始工作后也是要不断的读书,写文章,长路漫漫,甚至可以说是此生无涯。这对于女生来说尤其不易,这也应该在你的考虑范围内。


我认真的朝他点点头。Dodo教授坐进车里前说:你申请学校可以找我写推荐信,也欢迎你来申请读我的研究生。


真的吗?我一直想跟Dodo教授说将来让他给我写推荐信,想着要不等到学期结束时考个好成绩再跟他提,没想到他今天主动说了,我真是喜出望外,连忙说,谢谢教授,我一定会的。


本来自从那次谭天说了他硕博连读的事后,我觉得大概率他无法说服家里人出国,所以我多半就会留在国内陪他,近期内我都不会申请学校了。今天去考试也是本着不想浪费报名费的原则去学习的。但是当面对一个还可以的GRE分数和Dodo教授的主动推荐后,我原本沉寂的心又蠢蠢欲动的活泛起来,就这么掐灭出国求学的理想我有点不甘心。


王桦和豆豆他们两家都不反对他们出国,哪怕豆豆不是去读书,她爸妈似乎也没什么意见,为什么我和谭天却总是有各种阻碍呢?


还有一个月就要回国了,王桦开始积极的给豆豆寻找礼物。豆豆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买礼物一定要事先经过我的审核,于是最近几个周末都变成了我和王桦的逛街日。回想起来我跟谭天都还从来没有逛过街。


芝加哥市区的商场数不胜数,光是密歇根大街就够我们逛上好几天。我从来都不知道男人买东西竟有比女人更磨叽更挑剔的,那天我们已经把梅西百货逛了两个遍了,王桦却还是没有决定到底要给豆豆买什么。


我见到角落里有张椅子就爬过去一屁股坐下:王桦,你到底想好了没啊?刚才那个包不是挺好看的吗?为什么不买?


那包不是真皮的,不知道质量行不行。上次给杨桐买了一个物美价廉的包,结果有一回包带断了,她骂了我好几天,说让她在别人面前出丑了。


我想起来是在史云霞面前捡东西那回,于是说:我们后来不是看到一个真皮的吗?就买那只吧!


嘿嘿。王桦讪讪地笑了一下,那只太贵了,加上税得八十多美元呢。


上回杨豆豆给王桦买的衬衫还得八百人民币呢,王桦连八十美元都舍不得出。你上次给她买项链不是挺大方的吗?那项链得上千块吧?


那不是定情信物嘛,当然得下点血本了。现在都老夫老妻了,实惠最要紧。这包这么小要八十,不值当。王桦油旺旺的脸上一副得了兔子何必撒鹰的表情,让我觉得像吃了一大口猪油般的堵心。


嚷嚷着要给豆豆买礼物的是他,最后不肯花钱的也是他。还没娶过门就已经如此精打细算,将来结了婚不得把豆豆苛刻成什么样儿,我回去一定要警告豆豆。


那你自己逛吧,挑好几样备选的再来给我过目。我就不奉陪了。眼不见为净,我不等他回答蹭蹭的走去楼上男装部。


我在那里很快给谭天挑好了一条羊绒围巾,烟灰的底色上配着酒红色和黑色的不规则的暗格子,大方沉稳又不会太古板老气。我也顺手给家里人和张鹏,还有刘欣都挑了几样礼物。等我结完账拎着大包小包坐到休息区时,王桦提着一只橙色大挎包兴冲冲的过来。


我可算找到了,你看这只包比刚才那只大吧,还便宜二十块钱。你看都是真皮的,做工精细,颜色也鲜亮。


大概在王桦眼里同样的价钱下,包越大就意味着用皮料多,那么每块皮的单价就低了,他也就赚到了。刚才那只包虽比这只小,但是今年的新款,样式新颖,图案别致。这只包颜色有些突兀,不好搭配衣服,应该也正是被降价处理的原因吧。不过好歹容量大,又结实,能代替豆豆上次坏掉的那只包。如果再陪王桦找下去,边际成本将远远超过边际收益了,而且他未必能找到更满意的,我决定就此打住。


嗯,还行,就它吧。 


王桦得到我的首肯如释重负。他今天毛衣外还穿了夹克,在商场的暖气下已经热得满头大汗,大盘脸红得像二师兄被架在了火焰山,油乎乎的头发被汗粘成一条条的公仔面。望着他屁颠屁颠跑去付钱的背影,我决定还是不向豆豆去告状他不肯买那八十块钱的包了。将来终究他们两才是一家人,豆豆早晚得适应王桦的生活方式,不如就从现在开始吧。

喜欢快乐罗宾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快乐罗宾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 太湖清奇 给 bci 送上一盆山谷幽兰! - 太湖清奇 (89 bytes) 04/06/24
接地气,朴实,喜欢 (无内容) - 武陵一笔 (0 bytes) 04/02/24
谢谢喜欢 (无内容) - 快乐罗宾汉 (0 bytes) 04/03/24
(^-^) 快乐罗宾汉 给 walkalong 赠送一副神算子! - 快乐罗宾汉 (88 bytes) 04/02/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