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清幽闲适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民间故事:夫人使唤穷小伙,把门代上,我把女儿送给你

送交者: 九梦儿[♀☆★★声望品衔11★★☆♀] 于 2024-06-11 3:54 已读 3831 次 1赞  

九梦儿的个人频道

+关注

杨万良父亲是做丝绸生意的,早在他五十岁那年,就已赚得盆满钵满。杨父曾一度希望杨万良把自己的生意发扬光大,这样他就可以早日功成身退,过上颐享天年的日子。然而,杨万良不喜欢做生意,他每日只想过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悠闲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明朝万历十七年四月的一天夜里,一伙强人忽然手持大刀闯入杨家,抢走了挤满马车的财富不说,还放了一把大火,把杨家一座四合院烧了个干净。杨万良父母受不了如此打击,竟都急火攻心,一命呜呼了。在临死之前,杨父从脖子上取下半块玉佩交到杨万良手里,道:儿啊,为父如今放不下的只有你了。你等我走了之后,拿上这半块玉佩去万源城中找一个叫刘云泉的人,为父曾经对他有恩。他见到这块玉佩后,一定会照顾你的。


原来,年之前,刘云泉和杨老汉曾经一起乘船去江浙做生意。不料途中遇到了大风,身单力薄的刘云泉不幸被卷进了湍急的江水里。由于他不会游泳,很快就要被江水淹没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杨老汉不顾个人安危,毅然决然地跳进江中将刘云泉救起。刘云泉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后来在分别时,便把脖子上一块平安玉一分为二,并郑重告诉杨老汉:杨兄,你的救命之恩刘某没齿难忘。以后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后人,若遇到了什么难处,请一定带上这半块玉佩,到万源城中找我呀。


杨老汉在临死时想起了此事,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将那半块玉佩交到了杨万良手里。杨万良含泪用草席将双亲埋了,这才踏上了前往万源的路途。其实,他根本不想去万源给别人添麻烦的。但是在家乡,他一没了亲人,二没了住所,连生活都没了着落,他是不得不背井离乡啊。村中乡亲见杨万良可怜,便在他离村时给他凑了些盘缠,拿了些干馍。杨万良经过一路跋涉,终于在两日之后到达了万源城中。


彼时,刘云泉经过数十年的耕耘,已经成为了万源城中有名的富商。杨万良随便一打听,便找到了刘云泉府上。咚咚咚,杨万良迫不及待地敲响了刘家大门。


你找谁?守门人见杨万良十分落魄,根本不拿正眼瞧他一眼。


杨万良恭恭敬敬地说道:老人家,我想找刘云泉,请问他在家里吗?


我们老爷的名字是你随便叫的吗?去去去!守门人一脸不耐烦,正准备将杨万良赶走,恰好这个时候,刘云泉带了个仆人准备去翠花楼喝茶。他见杨万良有些面熟,便停下步子问二人为何在此争吵。


杨万良也不隐瞒,取出玉佩便道明了来意。刘云泉一听这话,顿时热泪盈眶,拉住杨万良的手,就道:原来是杨兄的儿子,怪不得我见你面熟。贤侄啊,你爹他还好吗?为何你们现在才来找我呀?我都等了你们年了呀!


家父已经去世了。杨万良无奈,便又将家中典故道明。刘云泉听了,更是一阵嘘嘘:可恶的贼人,竟把你们害成这样!万良,你可记得那些贼人的长相?咱们一定要想法为你父母报仇啊!


贼人都是晚上来的,还蒙着面,我哪里看清他们的长相。不过他们若再次出现的话,我一定能从声音上辨别出来。杨万良叹了口气道。


刘云泉道:那好,那你暂时在我这里住下来,等以后有机会了再为你爹娘报仇。就这样,杨万良在刘府住了下来。由于这小子不会干活,每日只知道读书,刘家的佣人都瞧不起他。


这天下午,阳光明媚,刘云泉老婆沈氏带了两个丫鬟正在后花园里散步。杨万良听得窗外的鸟叫声,也忍不住出来闲逛了一圈。这一逛正好跟沈氏打了个照面。杨万良因为不好意思,便急着回屋去了。


沈氏见状,不由得怒道:这是何人?见到本夫人,为何连招呼也不打一个?真是太没礼数了!


夫人,这便是前几日老爷收留的那个好吃懒做的穷书生。丫鬟小丽讥笑着回答。


沈氏听了,更是生气:原来是他!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今日看来真是一点不假。这种人留在府上干什么?那不是浪费咱们家粮食吗?说罢,沈氏便气呼呼地找到刘云泉,道:听说你收留了一个没用的书生。我告诉你,咱刘家可不养闲人。你最好让他赶紧走人。


夫人,你是在说万良吗?我不是跟你说过,他父亲曾救过我性命吗?如今他父母双亡,他又没有个住处,我又怎能狠心将他赶走呢?这万万使不得。刘云泉听了直摇头。


沈氏不依不饶道:就算不赶他,也不能让他吃闲饭。老曹头不是说他一个人放不了几十头牛吗?你让他给老曹头打个下手,这样你也不用再花钱请佣人了,这倒是一举两得呀。


刘云泉犹豫片刻,心中也在寻思道:让他一直在家里吃闲饭的话,他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不如顺水推舟,给他找个事干,他才有成就感。于是刘云泉便点头道:那就听夫人的,明日就让他跟老曹头一起去城外放牛。


就这样,杨万良便当了个放牛郎。虽然没以前的日子悠闲了,但这小子习惯了之后,倒也乐在其中。因为这些牛儿都很听话,杨万良和老曹头每日将他们拉到城外的荒山上后,他们便老老实实地去山上啃起草来。杨万良和老曹头只需要偶尔盯他们一眼,防止他们走丢了就好。


这年七月,刘云全唯一的女儿刘素颜满十四岁了,刘家在大院中摆了几十桌宴席,以示庆祝。酒席吃到一半后,杨万良和老曹头才从城外回来。碰巧有个道士来化缘,守门人只给他倒了点花生米,便吆喝他赶紧走人。那道士却缠着他道:你们今日办酒席,好吃好喝的多了去了,你怎给我点花生米就想把我打发了?快重新去给我搞点肉食来!


你这道士有吃的就不错了,你怎还挑三拣四的?那守门人一恼,差点就把道士手中的瓷碗给踢飞了。还是杨万良眼疾手快,急忙冲上去抢过那瓷碗,道:道长,请稍待片刻,我想办法去给你弄些好吃的来。


这才像话嘛!道士点点头,满意地看了杨万良一眼。杨万良也不废话,拿了碗就去找吃的了。


守门人侯三本来就不喜欢杨万良,如今又见他胳膊肘往外拐,不由得对着他的背影就吐了一泡唾沫,道:“呸!你个放牛的,如今都寄人篱下,还在这里装什么好人?放牛的怎么了?”


 


“侯三,话可不是你这么说的。”老曹头也是个善良之人,他见侯三出言不逊,立马就跟他理论了起来。侯三说不过他,只得样样作罢。不久,杨万良端了满满一碗肉食,从院子里走了出来,道士见了,竟是满心欢喜,道:“我都一个月没吃肉了,今日幸好遇到了你这个放牛郎,才能一饱口福。为了报答你的恩情,我送一句话给你吧。”


 


“什么话?你倒是说说呀!”还在一旁看热闹的侯三又忍不住笑道。那道士根本不搭理他,只盯着杨万良道:“寄人篱下,始终没有出头之日。马上院试就要到了,你一定要去参加考试才是啊。”


 


明清时期,院试每三年举行一次,一般在月举行。考中的称为秀才。由于杨万良早就考过了县试和府试,具备了童生资格,因此他也就有资格去参加这次院试了。本来遭此变故,他已经懒于应考的了,但怎奈这守门人侯三狗眼看人低,讥笑他道:“哈哈哈,一个放牛郎竟然还想去考秀才?我看他是白日梦还没有做醒啦!”


 


“哼,那我就考一个秀才让你瞧瞧!”跟侯三打下这个赌约之后,杨万良便又潜心学习起来。老曹头知道这小子经常秉烛夜读后,便趁次日放牛之时,对杨万良说道:“小杨,这些牛儿我一个人也能照看着,你赶紧找个地方补会儿瞌睡。”就这样,杨万良有了更多的时间读书学习。不久,他参加考试,一举考中了秀才。侯三得知这个消息后,再也不敢当面讥讽杨万良了。


 


这个时候,刘云泉也更加看重杨万良了,有心要把刘素颜嫁给他。于是在给他接风洗尘的那天晚上,他拉着他的手,兴高采烈地说道:“贤侄,有件事情我还忘了告诉你。”


 


杨万良抱拳行礼道:“伯父,有何事情?但讲无妨。”


 


刘云泉打着哈哈道:“你父亲在世时,其实我还跟他说过一件事,那就是把小女素颜许配你为妻。你父亲当时也是同意了的。如今你18岁了,素颜也已成年,我也该履行诺言,为你们举行婚礼了。你看你对我们家素颜有没有什么意见?如果没意见的话,我就找个良辰吉日,把你们的婚事给办了。”


 


“素颜妹妹长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我做梦都想娶此佳人为妻。只是我现在没有任何成就,贸然娶她的话,她恐怕会跟着我受苦啊。”杨万良又是兴奋又是担忧。


 


在刘家住了几个月,他早就喜欢上了漂亮的刘素颜,只是苦于自己的身份,他一直难以启齿。刘云泉听后,不由得失声笑道:“贤侄,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将来我百年了,我还想把这些家业都留给她嘞。可她一个女流之辈,如何守得住这些财产?你若不嫌弃的话,入赘到我家,做个上门女婿,到时候以你们夫妻之力,就能守住这些财产了,我也就放心了。”


 


“如果真能这样,那自己不是可以少奋斗许多年了吗?”杨万良一想,当即答道:“全听伯父安排便是。”


 


“哈哈哈,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刘云泉很快拍了板子,他以为只要他点头了,这门亲事就算板上钉钉的事了。哪知沈氏听他说了此事后,却是勃然大怒道:“不行,我不同意这门婚事!姓杨的何德何能,竟然妄想娶我家素颜?”


 


“他现在已经是秀才郎了,以后若再参加几次考试,岂不是要中个举人或进士回来?到时候咱们就高攀不起了。”


 


“哎呦,我的夫人,你可得看长远一点啊。”刘云泉道出了自己的观点和意见,怎知这个沈氏就是目光短浅,死活不同意让杨万良娶刘素颜。为此,她还去给刘素颜做思想工作,并且告诉她:“杨万良就是一个穷酸秀才,比起不伤康久的儿子康鸿飞可差远了。”


 


“素颜,我给你说,这个康鸿飞不仅长得一表人才,还懂得如何经商。别看他今年才十九岁,可他在这万源城中已经开了两家布店、两家药店了。如今你爹的生意已经是日薄西山了,以后咱们怕是指望不上他了。你如果想继续吃香的喝辣的,还非嫁给这个康鸿飞不可。




为了让女儿跟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沈氏将那康鸿飞夸了个天花乱坠。刘素颜确实长得不赖,但她没什么头脑,她听沈氏如此一说,自然就对那个康鸿飞多了一丝爱慕之意。


 


“秀才哥虽然还没什么成就,但我相信凭着他那股拼劲,将来一定会飞黄腾达的。小姐你今后若想大富大贵的话,还是嫁给那个秀才哥吧。”这时刘素颜的贴身丫鬟阮柳忍不住在旁边插了句嘴。不得不说,她看待问题比沈氏和刘素颜都要长远一些。沈氏见这丫鬟跟自己唱反调,当即将她骂了个狗血喷头。经此一骂,阮柳自然不敢再有多言。


 


沈氏趁机带着刘素颜给刘云泉下话道:“老爷,婚姻自古就讲究门当户对,可你把咱们的宝贝女儿下嫁给家里的一个放牛郎,这叫什么话呀?你不怕这事传出去了之后被人家笑话吗?爹老祖宗若是知道了这事,肯定都会戳你的脊梁骨的。”刘素颜趁机说道。


 


刘云泉听了母女二人的讲话,自然也有些动摇了,不由得板着脸问沈氏:“那你倒是说说,咱们素颜嫁给谁合适啊?”


 


沈氏添油加醋的说道:“当然是嫁给康公子最为合适了。那个康九不是经常跟你合作吗?咱们两家成为亲家后,你的事业才能得到他们的帮助,才能更上一层楼啊。”


 


刘云泉听了,暗暗点了点头,又皱了皱眉,道:“可是我已经答应了万良啊,我总不能出尔反尔啊。”


 


“这还不好办?”沈氏冷笑一声,将嘴凑到刘云泉耳边道:“阮柳,这丫头对那个放牛郎倒是有意,我看她大了不中留。不如趁机把她嫁给他,这样一来,你不仅报了恩,还有了面子,何乐而不为呢?”


 


“这倒是一举两得,可我曾经答应把素颜嫁给万良啊。”


 


“你先不要对他说此事,就把阮柳当成咱们家素颜,等他入了洞房自然就明白了,到时候他把生米煮成熟饭……”


 


就是想怪你,也怪不成了呀。那,那就照夫人的意思来办吧。


 


刘云泉最终败给了世俗,于是按照沈氏的意思,简简单单地在后院里为杨万良举行了婚礼。杨万良当真以为刘家人把刘素颜嫁给了他,心里高兴得不要不要的。在那个年代,结婚当天新娘子都是盖着红盖头的,新郎官只有在入洞房时,才能看到新娘的长相。因此直到入洞房前,杨万良都还不知道真正与他结婚的人并非刘素颜,而是他的丫鬟阮柳。





正当杨万良沉浸在喜悦中时,曾经让他去赶考的那个道士又找上门来讨酒肉吃。侯三本来又想把他赶走的,杨万良听到他叫嚷的声音后,立即跑出来,不仅恭恭敬敬地把道士请了进去,还把他奉为座上宾。刘云泉对此十分不解,杨万良当即向他解释:“岳父大人,正是这位道长激发了我的斗志,我才能考上秀才,才能有今天啊。”


 


“原来是这样啊,道长高见,道长高见啊。”闻言,刘云泉象征性地向道士拱手行礼。道士笑着嘲讽道:“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你们那点花花肠子,也只有骗这年轻后生罢了。休想在这里糊弄老道。”刘云泉听了这话好不尴尬,然而因为心中有鬼,他也不好发飙。


 


“你这牛鼻子老道什么意思?我看你是来这里捣乱的吧?”沈氏听这道士话语不对,急忙要命人将他赶出去。还好这道士很会察言观色,立即扬声道:“贫道跟这新郎官有一面之缘,今日来这里只是跟他说两句话的,你们不用赶我。我跟他说完话就走。”


 


说罢,这道士将嘴凑到杨万良耳边,道:“今晚进入洞房后,立即把灯灭了。明日起床时,无论看到什么,你都不要声张,因为这就是你的造化。切记切记,进入洞房后就把灯吹灭了。”


 


“这是为何?”杨万良还想问个明白,那道士却已经抓了一只烧鸡,跑出院子去了。虽然心中还有疑虑,但在他入洞房时,他还是按照那道士的意思,先把蜡烛吹灭了,再揭了新娘的盖头,与他同床就寝。新娘见杨万良没有说话,一上床就步入了正题,他自然也不好多说,只是竭力配合其成就美好之事。


 


次日一早醒来,杨万良才发现,身边所睡美人并非刘素颜,而是他的丫鬟阮柳。


 


“夫君,想必你应该知道了吧。昨夜与你成亲的其实是我才对。对不起让你失望了。”看到杨万良一脸落寞的表情,阮柳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住给他认错。直到这个时候,杨万良似乎才明白道士对他所讲之话的用意。本来他心里还有些疙瘩的,但见这阮柳如此懂事,且她的姿色丝毫不亚于那个刘素颜,于是他展颜一笑,道:“虽然我阴差阳错娶了你,但我一点也不后悔。娘子,能够娶到你是我的福气啊。”


 


“夫君,你能这么想就再好不过了。”阮柳点点头,又依偎在杨万良怀里道:“经历了此事,你可能在这里也待不下去了,不知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杨万良道:“我早就想搬出去了,如今既然咱们成了婚,我更不能寄人篱下了。所以娘子,我想带你离开这里,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放你。”


 


阮柳道:“他们心中有愧,现在你去请求刘老爷,他一定会同意的。”


 


“好,那我这就去找他们。”于是起了床之后,杨万良便去向刘云泉辞行。刘云泉见这小子没有任何怪罪自己的意思,不仅眉开眼笑地表示了同意,还大方地送了二十两银子给他们。沈氏等这小子一走,立即就把刘素颜嫁给了康万宏。


 


阮柳跟着杨万良虽然过了一段苦日子,但五年之后,杨万良考中进士,回到万源做了县令。从此后他就飞黄腾达了,而刘家则因为受到康家的牵连,从此一蹶不振了。原来康九父子明面上做着丝绸生意,暗地里却跟那些强人勾结,悄悄帮他们洗钱的。当年抢了杨家钱财,烧了杨家四合院的,正是这帮贼人。杨万良查明事实真相后,便将康九父子及其一帮贼人打入了死牢之中,还好他从中斡旋,刘家才免于遭罚。


 


当沈氏以及刘素颜得知事情真相后,他们是悔不当初啊。可惜的是,世间再没有后悔之药。而当杨万良带着妻儿前来拜见刘云泉,感谢他当年赐银之恩时,刘云泉喜极而泣,后暗暗感叹:“我手中本来握有一副好牌,却听信妇人之言,将这牌打烂,这还真是造化弄人啊。”

喜欢九梦儿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九梦儿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