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金瓶红楼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生为俗人死为俗鬼《金瓶梅》里的鬼故事

送交者: 一窗青山[☆★★声望品衔11★★☆] 于 2024-06-21 7:32 已读 3132 次 1赞  

一窗青山的个人频道

+关注

最先做鬼的是武大,做鬼后他只出现过一次,给兄弟武松托梦让替他报仇。他生前懦弱,死后也不凌厉,一次也没找过潘金莲。

第二个做鬼的是花子虚。这个人生前的戏倒没啥看头,不过是醉生梦死,死后难缠得令人生厌。书末他去投生前夫子自道,说是“被妻气死”,俗语云“气死人不偿命”,诸葛亮气死周瑜,从古至今人人都道周瑜气量小,不知怎么偏他就那么理直气壮跟李瓶儿索命。

活着时他成天在外面折腾,也不见怎样喜爱李瓶儿;死后没完没了告她、还抱着西门庆的孩子找李瓶儿说“寻下房儿”让她去同住,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或许李瓶儿良心未泯心虚气短,一直把曾亏待花子虚当块心病,正好给了不知自省的他个借口。

他在李瓶儿病床前闹着,看见西门庆进来就躲出去,鬼也欺软怕硬。

李瓶儿做了鬼跟西门庆在梦里重逢了两次。

一次是西门庆在书房午睡,梦到李瓶儿来,说他请黄真人为她做的法事生效,她得以出狱,又嘱咐了一遍让他少吃夜酒早早回家的话。西门庆哭醒,问潘金莲,得知梦里李瓶儿穿的衣服正是当时入殓时的紫绫小袄、白绢裙子。潘金莲听西门庆说梦到李瓶儿,不以为然,说:“梦是心中想,喷嚏鼻子痒。”她不信神鬼报应,大概武大也是因此拿她没办法。

第二次是西门庆在东京出差住在何千户家,这次李瓶儿来告诉他自己已经“寻了房儿,早晚便搬去了”。西门庆梦中跟她缱绻一番,送她出门,她指给西门庆她的“新家”,西门庆醒后哭了一场。转天出去办事路过梦中李瓶儿所指的房子,让玳安跟人打听,说是袁指挥家。书末李瓶儿转世去袁指挥家做女儿时,西门庆也投胎富户沈通家做次子沈越去了,如果他活着,盯着袁指挥家的“李瓶儿”长大再续前缘,倒是桩美事。

潘金莲做鬼比李瓶儿凄惨。

陈经济听说她死了,给她烧了纸钱。梦里见到潘金莲,她说阴司不收自己,“白日游游荡荡,夜归各处寻讨浆水”,幸亏“蒙你送一陌纸钱与我”,已经死了,还得要饭,真让人无语。说到死因,潘金莲照例扯谎,说等陈经济不来,被武松杀了,一个字儿都没提到她急着嫁武松自己送上门去的话。真是活着扯谎精,死后扯谎鬼。

潘金莲央告陈经济替她收尸,陈经济怕被吴月娘扯进官司让她找春梅,春梅家的门神又厉害,潘金莲费了不少劲儿才见到春梅,说自己“暴露日久,风吹日晒,鸡犬作践”,说着大哭不已。全没有她当初说街死街埋路死路埋的潇洒。

作者安排这一干鬼转世投胎的去处也很有意思。武大往徐州乡民范家为男;西门大姐、孙雪娥、周义投生到东京城外:花子虚、张胜、宋蕙莲、春梅只说是东京,没说城内城外;西门庆是东京城内沈家子,潘金莲是东京城内黎家女,李瓶儿东京城内袁指挥家女,都在东京城内,将来大有机会再合演一回《金瓶梅》。

小贴士:系列叢書《漸行漸遠金瓶梅》和《日日雜談》已在亞馬遜上架,搜索一窗青山即可找到,後續預計將陸續上架《金瓶梅》賞析文章二百多篇,《日日雜談》小品文五百篇和《紅樓夢》賞析多篇,供大家消磨時間、佐茶佐酒,敬請關注。


贴主:一窗青山于2024_06_21 7:35:28编辑
喜欢一窗青山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一窗青山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