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搏命的绿皮火车(三)

送交者: 武陵一笔[☆★★声望品衔11★★☆] 于 2024-06-17 14:45 已读 3744 次 2赞  

武陵一笔的个人频道

+关注

摇摇晃晃地站着,一边盘算着怎样才能坐一会儿,一边注意着我爸的情况。但是,不知不觉中,我的眼晴,大多数时候都盯在了挨着我爸坐的学生身上,觉得这小子有点问题。这是一个很瘦的小青年,脸色似乎不太好,有点苍白,看样子,平常大概就身子骨很弱吧。这小子一直在动来动去,显得很是不安和不舒服的样子。他旁边的同学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问了他好几次要不要喝点水,但他都没回答,没张口吐一个字,只是有点焦虑地扭头看向窗户,使劲地深呼吸。有时候,还会站起来,呼哧呼哧地,狠狠地吸气。


周围的气氛有点紧张,包括我爸在内,都注意到了这个瘦弱学生的异样,担心着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不得不说,这小子意志力确实很强,他一直不答理他同学的问话,只是一味地咬着牙很镇静地进行各种自我调节,消化他的不适和不舒服。老实说,他这样沉得住气的自救,让我很佩服。看到这孩子这么不舒服,难受,我忘记了要夺回坐位的事,只是一边留意着他的状况,一边想着别要出什么事才好。


车厢里一直都很安静,除了偶尔有人清清嗓子的声音外,便是列车飞驰的呼呼声不停地从开着的窗户灌了进来,冲击着耳膜,告诉大家要心安,目的地很快就可以到。


终于,广播里传来了西安站已到的声音。松了口气的感觉似乎是整个车厢莫名的主题。但是,在我,广播声一落,竟不油得紧张了起来,担心又有一批学生会翻窗爬入车厢。十分意外,因怕有学生翻𥦬,正盯着车窗看的我却听到了有些学生在叫嚷着要大家让一让,他们要下车。那个一路都坐立不安,似乎呼吸不太顺畅的小青年,车刚一停,就站了起来,用很低的声音告诉他同学,他不去北京了,要回家。没人拦着他,都让出了道,让他没费什么力气就挤出了车厢。这孩子一离座,近水楼台先得月,顺势,我便坐下了。非常高兴,老爸和我总算可以坐着去北京了。


果然如我担心的那样,又有学生试图翻窗进入车厢。自然,我和我爸坚决不会让任何人从我们这扇窗户翻进来。但是,这帮不了什么大忙,因为在其他窗户处,学生们都在拼着命,持续不断地翻窗入厢。在这个闹学运的时刻,学生们自觉不自觉地都认为北上声援的人越多越好,因此,车厢内的学生,不管死活,不但不会阻止外面翻窗的学生,相反还会尽力帮助这些学生翻窗进入车厢。在宝鸡站时,我特别生气。但是,现在,我装作没看见,更不想生气。因为,一是生气没用,半点也阻止不了他们,二是我们已有座位,还是靠窗户的位置,车里人再多,再怎么拥挤,至少,我们不用太担心会呼吸不到新鲜空气或被热死。


还有,虽然只有为数不多的学生如那似乎有病的小青年一样,挤下火车,打道回府了,我也为此感到很开心,认为这些学生总算变聪明了,是有救,有希望的年青人。浪子回头金不换,用来形容一下他们应该不为过。我相信,他们这一决定绝对令他们少受不少的罪,而且,今后绝对不会再跟风瞎闹什么学运了。


走的学生少,入车厢的人多。西安站后,车厢里比过宝鸡站后还挤,还要密不透风,依旧是行李架上和坐凳下都挤满了坐的坐,躺的躺,藏的藏的学生,几乎没什么空间让空气可以流动。车厢里,拥挤的程度达到了,车厢中间的人要挤出来,上厕所都根本无法办到。一路上,这些人怎么解决上厕所的呢?不知道读者们有没有见过,反正我是头次开了眼,觉得很是尴尬,只能自觉闭眼不看。有没有大便憋到极限点的,我自然无法知道,但尿无法再憋的,不但肯定有,而且还不只一两个。当尿实在憋得不行了时,这些学生的做法虽是无奈,但委实很奇葩,当然也很够情够义。他们自发地背窗围成一个没有一点缝隙的半圆圈,让要解便的学生双脚踩在或蹲在不知是其他学生身上,还是窗框上,朝着车窗外撒尿拉屎(有没有拉屎,对我,只能是个谜了)。男女生都是这样解决上厕所问题的。男生尚可,不知道女学生这样做和做后的心情和感受会怎样,反正若是我,肯定会尴尬,羞愤得恨不得有个地洞可钻。


在西安站停车时,我们从车窗外买了些吃的。其中,最大的一笔买卖就是买了两只烧鸡。从家里出发,直到西安,途中除了喝水和塞几粒糖和几片饼干进嘴外,别的什么也没吃,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响了。一出西安站,极度吵翻天的车厢里渐渐安静了下来,可以知道,有不少的人都在一边默默地吃东西,一边小声地议论着什么。


因为有地方可坐,我和我爸都心情很好,摆出了一大堆食物来,一边吃还一边兴致勃勃地评价着食物,尤其是烧鸡的好坏和可口与否。吃了几分钟,不经意间发现周围的学生都有点馋的表情在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咱们爷俩。没和我爸商量,我打开了另一只烧鸡,撕下了鸡腿鸡翅,嘴里说着,


“来,同学,拿着,很香很好吃的。”这很突兀,同学们都很不好意思,要推托,我赶紧笑着解释道,


“我们买了两只,吃不完,而车厢里这么热,放久了会坏掉,浪费了可惜,别不好意思,赶紧拿着吃吧。”


也许是烧鸡色香味俱全,很诱人吧,又或是学生们一路也没吃啥,肚子很饿吧,没费多少口舌,就笑兮兮地接过烧鸡大口,大口吃了起来。最后,一整只烧鸡竟然很快就被这几个学生不客气地全干掉了。吃了我的烧鸡,自然就有了交情。吃好吃饱,收拾好后,我开始和这几个学生拉起了家常。


不好意思,委实有点儿像警察查户口,我挨个儿地问清了他们来自哪所大学,学什么专业,什么时候毕业等,我也自我介绍了一下自己,还特意重点告诉他们,我是高中老师,教的是“人生观”,“辩维”,和”政治经济学”。慢慢的,我们开始聊起了学运。我故意问他们,


“你们这么辛苦上北京声援,到底要图个啥,追求什么呢?”


当然他们的回答我早就知道,不外乎是要民主,要自由,要反腐,要改革,要公平,要正义,要法治等等。


“那你们能否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民主,什么又叫自由呢?”


没有一个人能回答正确,我给出了标准答案,从他们学过的高中政治课本中。


抛开了民主,自由不谈,我问他们要反哪些腐。他们大多回答是反官僚,反贪污,反官官相护,反拉关系,走后门,等等,不一而足。


我说你们反得很对,这些东西都应该反,都应该被铲除。不过,我只问你们一个问题,和你们探讨一件事情,


“你们在坐的,大多来自四川各地,都应该知道“支边”一说,对吧?即毕业后,自愿或被分配去大凉山工作,在那里改天换地,为国分忧,为当地人民和当地建设作贡献。“支边”是一件很高尚,令人敬佩的事情和事业。既然你们如此忧国忧民,又高举反腐大旗,若是不幸被要求(还没叫你们自愿报名去),被分配去支边,去大凉山等少数民族,超乎你想象的落后地区工作,你们是心甘情愿地去呢?还是要千方百计,找关系,走后门,另找出路呢?”


不出意外,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谁不知道大凉山的生活得有多苦啊!这些学生即使没去过大凉山,也知道大凉山绝对去不得,寒窗苦读十几年,若被分配去了大凉山,那和被流放差不了多少,书岂不是白读了,还不如回家当个种地农民都比去大凉山的机关单位工作会强不少。我去大凉山实习过半个月,深知那里的生活是多么地艰苦。


见没人回答,我追问道,


“都不想去吧?不服从分配,那可不行啊!怎么办?不是我打赌,百分百,你们在坐的每一位和你们的家长,亲戚朋友,一定会到处托关系,走后门,另找工作,另寻出路!”


“看看,你们走入社会的第一步,第一关,腐败就与你们同行了!更不要说工作后,调动,升职等,职场,官场的明争暗斗,拉帮结派,徇私舞弊了,那可是比比皆是,随处可见的哦。怎么样?你们还要反腐,反黑暗吗?能相信并做到将来自已不被同流合污吗?如果认为自己做不到,那还去北京闹个啥,还不如趁早回家,洗洗睡觉比较舒服,自在,也免得以后会有打自己耳光的疼痛和耻辱。”


“看看这一车的学生,有多么地乱七八糟,乌烟瘴气!别看都闹得天翻地覆,群情激愤,正义凛然,可是,你们问问自己,再问问他们,毕业分配时,有几个可以断定自己能做到不积极找关系,托人情,使尽浑身解数,想分去好地区好单位的?再问问,你们如此为民请命请愿,毕业后,愿意去急需人才的广大农村工作的学生又有多少?如果没有几人,现在如此瞎闹有什么意义呢?不但毫无意义,还弄得民怨沸腾,严重危害,影响了老百姓的正常生活和出行,扰乱了社会和经济秩序。这样的胡闹,你们觉得应该吗?还大学生呢!不买票却霸坐白坐的行为和翻窗登车的行径,难道不觉得可耻,不道德,有违法纪,有丢大学生,读书人的脸吗?你们的所谓声援,根本就是目无法纪,行无道德,唯恐天下不乱,火山浇油,给社会和老百姓造成巨大损失的胡闹,令人很是不爽和不耻。我劝你们还是学学在西安下车回家的同学吧,不要去北京闹了,回家得了!”


一路唠着嗑,无意识间列车到达了郑州站。身边的几位同学高高兴兴地和我道了别,下车回家了。看着离去的学生背影,为我的苦口婆心深感欣慰,更在心里默默祝福这几个孩子平安归家,好好记住他们这次不寻常的经历和旅程,并为之思考,反省,吸取教训,今后遇事不要再盲日跟风,冲动行事。


几位学生一离开,瞬间,座位就坐上了人。这次,我已经很累了,不想再说话,闭着眼睛养神,直到列车的终点站,北京南站。


出站和进站一样拥挤不堪。不过,还算有秩序。我们到达北京时是下午,快黄昏的时候。一出站,虽然有思想准备,但也大为吃惊,很是振憾。因为,不但,没有任何的公交车在运行,我们无法乘车去我姐姐家,而且还看到有公交车被掀翻在路边,很悲伤,痛苦地躺在,众多来来往往,目不斜视的行人面前。虽然车站离大姐家并不太远,但要带着几个大箱子走路去,根本就是不可能。不过,当费力走出乱七八糟,人挤人的火车站出口广场,到达外围处时,见停有不少拉人的板板车,对,是人力拉的那种板板车,不是三轮车。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多花了几个银子,雇了一辆板板车,一路跌跌撞撞的,用了近一个小时才到了我大姐家。沿途,不时可以看到街上这里那里有火烧过的痕迹。但见得最多,让我吃惊不少,有点害怕的还是路边不时出现的,窗户被砸破,车身被砸得坑坑洼洼,有被烧得漆黑,翻躺在路边,无声无息,却十分凄惨,无辜又无助地,诉说着骚乱有多严重,恐怖的各种公交车。


坐在板板车上,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捏着拳头告诉自己:“骚乱的首都,心中却一直住着您美丽天安门的北京,历经千辛万苦的我来了!不管有没有公交车,明天就是走路,我也要穿过游行队伍,奔去日本大使馆拿签证!我的新梦想在日本,祖国怎么动荡,闹腾也阻止不了我去日本的决心!”


三天后,我登上了去日本的飞机,那是五月三十日,六四前五天,一个属于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好日子!


到此,《搏命的绿皮火车》结束了。文笔有限,又是几十年前发生的事儿,自认为完全没有写出当时“搏命”的惊险精彩出来。不过,也很高兴,因为要发贴,逼着自己把当年这段难忘的经历写了出来,重新体验了一下人生中的不易和艰难。但是,写完了此篇,也悟出了些许道理,即再艰再难,都会成为过去,远方的美好总在呼唤,等待着你,只要不放弃,成功就能揽入怀中,人生永远都会美丽又可爱!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17 14:45:33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18 19:58:24编辑
喜欢武陵一笔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武陵一笔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