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摶命的绿皮火车(二)

送交者: 武陵一笔[☆★★声望品衔11★★☆] 于 2024-06-09 20:04 已读 4451 次 3赞  

武陵一笔的个人频道

+关注

列车在晃动,心中的火气在升腾。终于,我设法一点一点挪到了车厢门口第一排座位的一头。看着一车厢塞得密密匝匝,站着的比坐着的还多,大声喧哗,洋洋得意,以为自己是文天详,岳飞,正在大义凛然,为国抛洒热血的学生们,心中的愤怒几欲喷薄而出。


特别是看到那些心安理得,一分钱不花,悠哉悠哉,坐在别人位置上的学生,真想冲上前去质问这些年轻的大学生们,他们抢占强占他人座位的行为是否正义,应该的?他们要不要看一眼拿着车票,挤站在车厢连接处,厕所前走道里的老弱病残是怎样的一幅惨象?他们蛮不讲理,只自以为是在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就可以凭此白坐别人花钱买的座位吗?毛主席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规定和教育,他们有学有遵循吗?他们霸占别人坐位的强盗行为和山上的土匪有区别吗?他们如此下作的行为是读书人该做的吗?我要这些学生给我个答案!


站着,眼睛里喷着火看着。有些学生的眼神正好和我燃烧着火焰的眼睛对上,可以知道,他们有被我的愤怒之色吓到,一怔之下,都逃也似地挪开了视线。


瞪着眼睛,把这帮不愁吃,不愁穿,只知道一腔热血瞎闹,尽给为了有一口饭可吃,有一片瓦可挡风雨,不得不日夜兼程,奔波劳碌的普通民众制造麻烦,防碍其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屁都不懂,不了解现实有多艰辛,残酷的年轻学生们,看了几分钟,我深呼吸了几下,定了定神,弯下腰,低下头,故意平淡个脸,很诚恳地对坐在靠走廊位置一头的学生说道,


“同学,可不可以起来让我坐一会儿吗?我右脚受过伤,站得太久,有点受不了了!做个好事,让我坐一会儿,好吗?谢谢了!”


这学生抬眼看了我几下,见我鼻尖上冒着汗水,一脸很难受的样子,虽然很不情愿,但承受不住我的反复恳求,还是站了起来。用不着犹豫,我嘴里说着谢谢,麻溜地,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条凳是三个坐位的设计,但此刻却坐着四个人。说是坐,只不过是半边屁股挂着而已。估计让位的学生最终能地站起来让座,一半是因为他那大屁股,长时间一直挂着一小部分并不好受吧。


不行,不能这样半坐半悬空地似坐非坐,我可没买这样的坐位,我买的可是两个规规距距,完完整整,坐起来舒服,游刃有余的座位,这样的座位,弄不回两个,至少要搞回一个,为了不让我老爸站36小时,必须尽快达到目标。我在心里想着,盘算着。


坐了没多久,屁股开始不自觉地要挪来挪去,在窄窄的位置上调整坐点和重心,才能勉强觉得舒服些。故意或无意,怎讲都行,动来动去,几次三番,小小用力地碰挤到了坐在旁边的学生。一碰,他就扭头看我一下,而我,赶紧给他说声对不起。次数多了,他终还是忍不住,有点生气的警告我,


“你到底什么意思?能不能注意点儿,不要老碰人好不好?”


“啊哈,对不起哈。不过,你看看,我也是没办法啊。这位置就这么点儿,你知道的,挂着坐一会儿,屁股给吊着似的,很酸疼,想不动都不行啊。你们三能不能再往里挤紧一点,让我稍微坐宽点儿行不?”


我一点儿也不生气,和颜悦色,耐心地解释道。这学生虽然一脸的不高兴,还是自觉不自觉地往里挪了挪。其他两个同学也许是听到了我的话,很自觉地配合着往车窗那边挪了那么一点点。这下,我的大半个屁股总算落到了座位上,舒服了不少。


相安无事坐了一会儿,我感觉到,让位给我的学生一直在拿眼瞅我。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是,佯装没看见,尽把眼光往别处看。同时,在心里敲着小算盘,我不能等到这小子开口让我还坐位才应付。于是,我扭头叫我爸过来。虽然车厢连接处和厕所前走道上都挤满了人,这些人也许知道我的用意,在我老爸“对不起,让过一下”的恳请声中,都纷纷让出路来,让我爸挤到了我身边。二话不说,我马上站起来,对我爸说道,


“爸,站累了吧?赶快坐下休息一下。”


我爸还想给我说,他不累,让我继续坐。但是,没等我爸开口,我就一边给我爸递眼色,一边迅速,轻轻地把我老爸拉按到了座位上坐好,然后伸手从人缝中穿过,紧紧扶着椅子靠背站在我老爸面前。


我知道那让位小子在我背后愤怒着。但我半点也不虚他,若他胆敢和我理论,叫我老爸站起来给他坐,我就非要向他问个明白,他好意思叫一个老人站起来让位给他白坐,他是无票坐车,这个位置本就不是他的。难道可以因为他要上北京声援学运就可以白坐别人的位置?这难道是他白坐车的正当理由?我要问他,闹学运是为人民争权利,争民主,反贪腐,要公平要正义,为什么要干与他们理念理想,明显背道而弛,强占霸坐的事情?为什么他们可以如此堂堂地是言行不一至?如此喊口号一套,行动上又是另一套,难道这样干是理所应当,付合仁义道德的吗?


我做好了吵架的战斗准备。也许是一系列的操作和气势威慑到了那小子,他并没有出声,要求我还他座位。气氛有点紧张,让位的小子,坐着的三人,以及周围其他的学生都一脸鄙夷地看着我。但我硬是不吭声,镇定自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稳稳地站在我爸跟前,护着我爸,挡住学生不礼貌的视线,尽量不让我爸感觉到周围人对我这种“不要脸”行径的愤怒和不耻。


僵持着过了几分钟,学生们收回了他们的视线,无奈地放弃了对我的敌视。可是,我对这帮子学生的愤怒和不满却是半点儿也不曾消退。MD,我这只不过是夺回我自己用钱买的座位而已,且还仅仅只是半个座位,与你们霸占,白坐他人座位的不要脸相比,算个毛线?你们有什么资格对我的所作所为表示气愤和不满?你们不强占我们的座位,我能这样挖空心思夺回我的权利和公平正义吗?我又不是活雷锋,我上了年纪的老爸又不是钢铁侠,凭什么我要为你们买座位,自己站36个小时到北京?你TMD都是猪八戒照镜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表面说是上北京声援,其实就是趁乱不花钱,白坐国家的公共交通工具旅游观光全国。你们当中今天之前,有几人坐过火车,出过省,到过首都?恐怕自己家乡,省内的名胜古迹都没玩过几处吧?今天机会来了,不坐白不坐,这样不花钱,窜联窜游全国的机会,难道你们不是认为只有傻瓜才会错过?看着这些没见过世面,因着是去北京,去首都而兴奋,激动不已的熊样,就觉可笑,更让人生气,愤怒!MD,你要上北京,去看天安门,故宫,去游颐和园,去王府井逛街,你买票啊?票不买,还不耐烦排队上车,学强盗扒火车,在众目睽睽之下,无视法纪法规,铁路规定,强行翻窗登车,抢占座位。这样的行径才是真正的不耻,令人作呕,气愤,应遭天打雷劈,受到谴责,惩罚才是!我用和平手段维护,夺回自己花钱买的正当权益,有什么不对?难道不应该获得你们这些自以为是正义的守护者,要为此战斗的学运者们的肯定,支持和赞扬?


我不甘示弱,愤怒地思考着,但也没忘照顾我老实巴交的老爸。我知道,座位太窄,长时间坐着并不好受。为了让我爸坐得舒服些,我一直挨在我爸身边,当他的支撑,时不时暗示我爸,不要客气,只管往里挤,最好挤得那三人中有人受不了站起来最好。


就这样挤站挤坐着,火车终于翻过了秦岭,停靠在了宝鸡火车站。没让人“失望”,学运是全国性的,完全是一样颜色,一样德性,一样地惊人!火车还没停稳,就已有学生从窗外往车厢里爬了。车厢里的学生不但不制止,阻挡,反而把人往车厢里拽,拖。车厢里本就挤得水泄不通,空气龌龊,闷热憋气得不行,现在,这帮子混仗学生还要往里塞人,这不是要成心把人挤死闷死在车厢里吗?看到学生们这样乱来,我给气得头顶直冒烟,恨不得冲到窗户边,狠狠地把爬窗户的人推下去。但是,我不但半点也动不了,还得用尽全力和爸一起死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根本没有余力去阻止学生们不要再往车厢里爬和塞人。


短短几分钟,车厢里天上地下,每一个角落,每一寸空间都挤满了人,比密密麻麻蚂蚁搬家还要密不透风,难有逢隙,让人难以呼吸。能想像得到吗?不但行李架上都有人躺的躺,坐的坐,而且,每张凳子下都塞满了人。车厢里简直和地狱差不多,似乎快要被人挤爆,以至于有女学生在尖叫,说她没法呼吸了,要憋死了,嚷嚷着让她去窗户处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火车就停了那么几分钟,但却有度日如年之感。看到学生源源不断地从窗户往车厢里钻 ,我虽着急上火得不行,但却半点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在心里默默叫喊,为什么火车还不启动,还不赶紧跑啊?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啊,不是只停五分钟吗?怎么还不走啊?


学生们的行为太狂热!完全让我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不到十岁就敢提刀和队长干架的女人甘拜下风,自惭形秽。因为我做不到爬车窗登车,躺坐行李架上和藏身坐椅凳下乘车。我的那个乖乖,这些闹学运的学生比真正的疯子还疯,还不要命!还要让人惊掉下巴!


终于,火车在车厢内闹轰轰,臭熏熏,憋闷得不能再憋闷中重新出发了!但是,重新出发后并没有走多远,车厢里却意外地安静了下来,只听见风在不停地呼啸着在车窗外飞驰而过,并像救世主一般,持续吹罐进车厢一些,令人想贪婪呼吸的,从未觉得有那么甜,那么清新的空气!


车厢里人口密度之大,因此有可能被憋闷死的危险,悄无声息地在车厢里漫延,扩散,威胁着车厢里的每一个人;一直喧嚣,吵闹个不停的学生们,此刻,似乎突然集体变成了哑巴,各自都安安静静地站的站,坐的坐,躺的躺,打秋千的在行李架上,藏猫猫的在椅凳下躺。死气在滞涩,缓缓地流淌着,每一人都在努力呼吸着被风从车窗里吹进来的一丝丝清凉湿润的空气,试图让肺不要断了使其运转的口粮和能量。看着一下沉寂,安静下来的车厢,我想,如果不是所有的车窗都开着,车厢里的人肯定不是被憋闷死,就一定会被热死一大半。


拌着风声,火车咕咚,咕咚地向前奔驰着。我的心渐渐地着急不安了起来,因为,我看到我老爸大汗淋漓,似乎有点儿弦晕迹象,且情况越来越糟糕。我也出汗,也憋闷,但并没有像我老爸那样汗珠子如那断线的珍珠,啪,啪,不停地往下掉。给我爸喝了快两瓶水后,见情况依旧不太好,终于忍不住了,请求靠窗坐的学生和我爸调一下位置,让我爸凉快一下。当然,他是不肯的。我叫他看看我老爸的状态再说换与不换。他看了一下,却犹豫着要不要换。我直接给他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很高尚,正义,上北京是为民请愿的,难道你可以见死不救吗?车厢里很安静,我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我知道大家还在等着我接下来的演讲。不过,这小子还比较识大体,不情不愿,扭扭捏捏,很艰难地和我爸换了座位。当然,我很感谢他。问他要联系方式,说以后有机会想要登门感谢他。自然,他是不愿意我去感谢他的。


我老爸换去了靠窗位置,在涼风和新鲜空气的帮忙下,情况很快就好转了不少,总算让我放下心来。我叫我爸尽管好好安心坐着,闭眼休息,不要操心行李和其他的事情,有我在呢。看着我爸因为我遭如此大罪,心里既难过又愤怒,又对这一帮子学生们生起气和怒火来。还有,又热又闷使我早就疲惫不堪,实在是站得很累了!我要这凳上的三位学生让出一个座位出来。我也是人,只比这些学生们大不了两三岁,身体再结实,站36个小时也是吃不消的。我合法购买了车票,有权利和理由坐着去北京。我要坐在我老爸身边去。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09 20:04:40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09 20:29:29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09 20:42:37编辑
喜欢武陵一笔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武陵一笔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