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闯东洋(十八)

送交者: 武陵一笔[☆★★声望品衔11★★☆] 于 2024-06-06 16:04 已读 3784 次 3赞  

武陵一笔的个人频道

+关注

很快,周末结束,周一到了。照常,放学后就匆匆赶去工作。熟能生巧,数了两周多的信封,脑,眼,手已配合得相当默契,工作效率与大家基本无差。工作一熟练,身心就放松了,开始有余力“身在曹营心在汉”了。

一边工作,一边想心事,还偷偷背记单词和课文。如此“口说话,手打卦”,充分发挥出做人的天赋,“一心两用,甚至三用”,自然就不会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更易忘记焦虑。由于同时太专心,沉迷于工作和“兼职私事”,当下班铃声突然响起时,吓了我一跳,瞬息,心里又自嘲地笑了!


这样地工作,挺好。如果每天只去学校上两小时电脑课,余下的时间就在这里数信封赚钱,那该有多好啊!心里异想天开地痴心妄想着。


按计划好的,收拾完自己的工作区间后,我直接往社长夫人办公室走去。一路上,有点担心夫人会不会因我催她帮我找周末工而生气。但是,有什么法子呢?生气与否,也只能找她啊。怀着些许忐忑不安的心情,我终还是推开了夫人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给夫人问好后,也没犹豫,单刀直入开始询问替我找周末工的事儿。夫人一时有点懵,但很快回过神来,笑嘻嘻地说,


“挺急的嘛,一切都适应了,打周末工很辛苦哟,吃得消吗?”


“没问题,小邓都能做,我也可以的。还有,也不得不打周末工啊,不打,连学费也不够缴的。”我尽力在脑子里搜索,组织日语,以确保夫人能听明白我的意思,一字一句,很慢但很清晣地回答。


“嗯,这样啊!那你周四或周五等我的消息,好吧?”夫人很温柔地对我说。


“好的。谢谢夫人。打扰了,先走了,再见!”我高兴地告别了夫人。


回家的路上,心情异常轻松。知道,说不一定这个周末就有工作可做了。社会夫人太好太善良了。刚才,她看我的眼神,让我自觉不自觉地想起我母亲看我的眼神,里面盛满了心疼和爱惜。我想,有像母亲一样的社长夫人的帮忙,照顾,再大的困难肯定都能克服。


余下的两天,莫名地安心,不再为找周末工的事情犯愁和苦恼。一转眼,周四到了。快下班时,头儿小林告诉我,一会儿下班收拾好后请去夫人办公室一趟。我一听,心里就开始止不住暗暗激动了起来,猜着,应该是周末工有眉目了。


果真,一到夫人办公室,夫人就满脸笑容,很亲切地告诉我,周末工已找好了,只需我答应就可以确定,并且,如果我愿意,这周末就可以去上班。


还没等夫人告诉我具体什么工作,急性子的我就立马回答,我接受这份工作,也乐意这周末就去上班。夫人看我这么着急,忍不住笑得咯咯地说道,


“你真是个急性子的姑娘啊。”


“我欠着夫人好多学费呢,早多上班才能早一点还清夫人钱啊。”我不无开玩笑地和夫人说笑道。


“不急,不急,学习和身体才最要紧哈。”夫人善意提醒道。


夫人帮我找的工作是去一个精(密仪器)工厂的流水线上组装电子集成板。是一份短期工。工厂接了大单,需要临时雇人来加班加点完成订单,安时交货。还在国内时,在电视上看见过工厂的流水线是怎么工作的,觉得很现代化,很好玩,更是好奇,根本不知道这工作其实很辛苦,居然还曾想过,如果能去车间流水线上工作,说不一定比当老师(当时¥50.50)可以多赚点钱吧,而且还都是在城里上班,比乡下好玩不少。


周末到了,精工厂周六一早就派人来接我去工厂。工厂离社长的公司并不远。到后,走进车间一看,诺大一个车间,全是大大小小的机器沿着一条一条转送带的一侧整齐排列,很威风地立着,而另一侧排列的则是可以360度旋转的供工人坐的高凳。在每条转送带之间安放有几张大桌子,桌上都放着四台装有放大镜的装置,一样,桌前也放有供工人坐的四个高凳。


第一眼,仿佛自己真进了电视里,因为这画面和在中国时,从电视里看的现代化工厂车间是一模一样的。车间虽布满了机器,但很亮堂又干净,到处都在熠熠生辉,闪闪发亮。初次进入一瞬间,眼睛还有点不适应,会不自觉地闭上眼睛,因为车间实太亮了点。


一到车间,没什么停顿,我和其他临时招聘的新人一起被带去了一条流水线,并让我们在传送带旁边,随意找个凳子坐好。然后,工厂的人就挨着凳子的排序,给我们讲解如何组装集成电路器板。由于每个人负责的工作都不一样,教的人必须要一个人一个人地往下教,直到集成电路器的最后一道工序完成的那个人为止。


这花了不少时间才边讲解,边示范,边练习完。其实,每人负责的部分很简单,都是自动化,大家要做的就是拉拉电焊把,或开关电源等。但是,仅管都简单,各个部分之间依旧有些许难易的差别,所以,流水线上,如果不高度集中精力,很容易,部件就会堆积在面前,让人手忙脚乱而卡壳,使整条线不得不暂停一会儿。这种事件发生多了,明显的,监工就会不太高兴。所幸,我负责的部分很简单,就是拉一下气钻,安装几粒小螺丝而已。不过,这也很可恶,需要我全身心投入,才能应付得了传送带上不停向我涌来的部件。可想而知,一直埋头,双手配合,紧张地拉气钻,钉钉子,干了几个小时下来,着实令人,尤其是脖子,很是吃不消,仅管中途有15分钟的休息时间。


上午,大家都在流水线上不停地组装电子集成器板。凡是不用脑筋,只需简单记忆一下的工作对人脑来说,都易如反掌。开工不到两小时,大家不但都把自己负责的工作掌握得很好,而且,彼此配合得也很默契,基本没有谁慢了快了,造成物件堆积,或下游员工坐着等半天也没事干的情况发生。一个上午做下了,我们这班临时招聘的有老有小,有男有女,各色人等也组装出了好几大箱产品出来。那个严历的监工老头看到我们这班乌合之众干得还不错,脸上肌肉柔和了不少。


吃过中午饭后,点一到,没等监工老头开腔,大家都自觉地去找自己的位置坐,准备再次开工。但是,没等大伙走到坐凳前,监工老头就招乎大家都去坐在流水线间的几张大桌旁的凳子上。原来,我们下午要干的活儿,就是把上午组装好的电路集成器板放到装有放大镜的装置里,检查有没有不合规格,或线路焊错了的集成板。当大伙一看下午是干这活,都很高兴,有人竟嚷嚷说,这活儿容易,不用教也知道怎么做。


不过,监工老头可不这么认为,他很严萧地告诉我们检查工作的重要性,以及如何才能找出错误,最大化地不出现出𠂆次品的操作程序和巧门等。最后,老头给了我们一人一块样板,让我们对照样板检查,找错。


下午的工作正式开始了。可是,干了一会儿,就觉得,表面看似容易的检查工作,实际上很难。这不是简单机械记忆一两个工序便完的事情,它需要记记焊在板上的整个集成电路,这些电路和迷宫差不多,就是觉得记住了,也担心会出错,总是跟有强迫症似的,一定要每块集成板都和样板对照一下才敢打上合格印记,即这工作怎么做,都不敢大意,所以,工作速度很难快起来。还有,一直比流水线上还需把头埋深些,在放大镜,有时还要在灯光下,长时间检查集成板,也极容易导致脖子酸痛和眼睛疲劳。总之,下午的活比上午的活更辛苦更不好做。


太累了!才下午三点过就盼着快点下班。因为脖子和眼睛已经吃不消,酸胀感和疲劳感几乎令我觉得我的脖子都快断了,眼睛似乎要有泪流出。如果中途没有15分钟的休息,恐怕,我得借口多跑几趟厕所来获得一些必要的休息了。


总算到了5点半,大伙一听老头说,今天工作结束了,该回家了时,个个都抬起头,如释重负一般,深呼气又深吐气 ,没有一个带笑的,都在揉脖子,搓眼睛。还有,大家也没检查完上午组装的全部产品。估计,今晚上,这监工老头得自己检查完才回家吧。因为,这老头其实就是这个精工厂的老板。


回到家,啥也不想干,直接躺在榻榻米闭眼休息了好一阵子才起来忙活。到日本,第一次,一天,工作了整整八个小时。而且,这八小时是一刻不停地在干,比小时候,大雪天上山拾柴的工作量还大,委实太累太辛苦。


大雪天拾柴虽也辛苦,但好多时候都是在和小伙伴们玩雪玩,是边干活边玩,随心所欲的干活,快活着呢,半点也没有人看着,逼着,哪怕光玩雪了,空着手回家也啥事儿不会有。但是,今天的八小时活路,却是在人眼皮底下,自始至终都在一丝不苟,紧紧张张地干,一点快乐的感觉也不曾有。这样的辛苦,还是平生第一次,心里不禁感到有点悲伤难过,竟然一瞬有点想家,想以前在中国的铁饭碗了。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06 16:04:16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06 16:24:03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06 17:16:06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06 17:25:19编辑
喜欢武陵一笔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武陵一笔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