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人生的苦役》(小说)3

送交者: 尘凡无忧[♀★★★人似秋鸿★★★♀] 于 2023-12-07 8:03 已读 1541 次 1赞  

尘凡无忧的个人频道

+关注
3,


那次是我跟铎邦这么长时间私下交流以来唯一的一次断绝联系长达23个小时。铎邦把它称作我们的“拒绝诱惑”事件。凡称得上事件的,应都具有颇为严重的属性。事后铎邦给我写了下面这封长长的信向我道歉和解释,态度之诚恳反省之深刻以及情感之真挚皆出乎我的意料。


“玫朵,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开这个残忍的玩笑,玩这么危险的游戏吗?


“你一定想不到,我想摆脱你对我的控制,或者说我想摆脱情欲对我的控制。你不知道我这段时间的个人时间几乎全部都花在你的身上了,我是多么爱着你啊,同时又恨你,恨你不能够用同样的热烈和深切回应我的爱。虽然我本来也并没有指望你能马上爱上我,但是我多么希望你能够马上就爱上我啊,让我们不浪费一分一秒地就热恋在一起,那该是多么美好。可是你那天却发给我一个那么不屑的邮件,显示出你对我的情感那么随意,那么不屑一顾,让我忽然特别怨恨你,想趁机报复你:好啊,你拒绝我啊,离开我啊,甩了我啊,你既然不爱我,干嘛还吊着我!


“可是当你真的轻飘飘地跟我说了再见,就一去不回头,你知道我多么痛恨自己的冲动和愚蠢呢!我是这么爱你,哪怕你不能够很快爱上我,但是我愿意给你时间,愿意耐心地等你爱上我,我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我干嘛要逼迫你,干嘛要激怒你呢。爱一个人不就是要给她耐心和包容吗?


“ 我的生气多半是因为自己,我的情绪低落更多是因为自己,可是,这是在理智的状态下。我并不总是理智的,甚至很多时候我都是冲动的,就像我看到你那句话一样,我会立即有某种情绪,这种情绪是天生的,是没有经过理智过滤的,这个时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我很遗憾让你看到了这个本能的我,而本能的我是极其粗鄙而且意气用事的。经过理性思考之后的我,冷静状态下的我才是我更喜欢的自己。而我决定跟你开这个玩笑就属于不理性的行为。


“你知道吗,玫朵,从你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我就开始深深后悔,甚至开始感到痛苦,我真不知道自己竟然爱你这么深了,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我的爱,这种爱不仅仅是肉欲上的爱,不仅仅是我跟你交流我就会有身体反应,我是说不仅仅是情欲的爱,我的灵魂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痛苦,这种痛苦几乎是一种强烈的折磨,这种折磨让我一刻也不能安生。我想,这就是真的爱情了吧。玫朵,其实从确定你不再回复的那一刻起,我的痛苦和内疚就已经开始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重,重到我必须道歉,必须无论如何都要请求你回来,否则我没有办法继续正常生活。


“造成我的痛苦的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内疚,我几乎是逼着你不理我的,我越想越觉得这可能会伤到你的,甚至是内伤啊,我怎么可以这样呢?你信里说得越是轻松,我越是觉得你伤得越重呢。


“然后就是,我害怕失去你,真的害怕失去你,你不知道我多珍惜有一个能在灵魂层面跟我说说话的人啊,这比爱情不爱情更重要,你不知道我这种人活在这个世界多孤独啊,我几乎没有碰到过跟我灵魂类似的人,我最好的男性朋友,不是灵魂,而是在善良的基础上啊。找一个人来爱对我来说是简单的,可是找个人可以彼此交流,这对我来说太难了啊!玫朵,你不知道我们俩的灵魂多么相似,我们简直有一模一样的灵魂啊,我真是难以相信我能找到这样一个你啊!我怎么可以失去这样一个你呢!


“最后才是爱,玫朵,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你了呢,只是,我觉得爱真的只能排在第三位。因为实在我很容易就能随便爱上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我就是这种情欲动物,我能怎么办,在这个层面,我只能承认我是情欲动物。但是玫朵,我确定我是真爱上你了,你是我用灵魂爱上的第一个女人,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但是玫朵,至少此刻我非常确定:我爱你。”


我想最初我几乎是用一种略带游戏的态度接受了铎邦的追求——对一个灵魂支离破碎的人来说,还有什么不是游戏呢——而当铎邦用停止交流来测试我的拒绝诱惑的能力时,对我来说,这几乎不费任何力气就可以做到。


当然,这里我撒谎了。当铎邦几乎用一种冷峻挑衅的口气向我提出那个拒绝诱惑停止交流的建议时,我自然感受到了被伤害。然而我的自尊不允许我承认这是伤害。伤害是因为在乎。而在乎我就输了。我怎么可以输,当铎邦在公开论坛那么热烈地追求我之后却这么冷漠地放弃我,我怎么可以承认自己对他已经动了感情?我的高傲呢?我的冷若冰霜呢?


关掉邮件的那一刻,我来不及思考更多。我只能想到一点,那个刚刚诞生没多久的玫朵死了。而当铎邦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儿一叠声地向我道歉时,我的心忽然泛起久违的温柔:叫我拒绝他的诱惑的是这个小男孩儿,恳求我回头接受他的诱惑的也是这个小男孩儿。连同他这封信,我都看到了一颗赤诚的纯粹的灵魂----他可真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男孩儿啊!


而爱情,不就是还原我们最初的那个纯真无邪的稚子的模样的神奇魔法吗?


我想,正是那一瞬我深刻感受到的铎邦的爱,唤醒了我心中深藏的爱,打开了我灵魂深处一扇始终紧紧关闭着的门。他的害怕伤害到我的模样,让我觉到自己仿佛一件易碎的瓷器被他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其实我没有那么易碎,因为我本来就是支离破碎的,有时候只有破碎过我们才能变得更强大,然而不妨碍让我感受到自己被心疼被珍惜被呵护——这,就是传说的爱情吧?


 
贴主:尘凡无忧于2023_12_07 8:04:09编辑
喜欢尘凡无忧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尘凡无忧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