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酷娃联盟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鸟妈妈

送交者: 等边直角三角形[♂★★★★三儿★★★★♂] 于 2022-10-03 15:48 已读 1399 次 1赞  

等边直角三角形的个人频道

+关注
妈妈来电话,能找点养鸟的书么。

我说不好找,其实是不想让她养那么多鸟,但我听见电话里的声音变了声调,好象是生气了,连忙说:好,我找,我找。

我理解妈妈,我们都从她的身边飞走了,她的房子和她的心都是空的了,没有事做,养养鸟也好。鸟吃得不多,不像我们;鸟可以在笼子里,永远也不飞,这也不像我们;鸟儿会唱歌给她听,不像我,只有回家要钱时才叫一声“喂”。

你一定奇怪:世上怎么会有人,管自己的妈妈叫“喂”?

不要奇怪,我知道世上的孩子,大多是伴着妈妈长大,喊起妈妈来,自然又自然,而我曾与妈妈九年不见,小小脑子里早已丢失了对母亲的称呼,只好以“喂”代替,喂,有钱吗,喂,饭好了吗,喂——那个“喂”字,成了与妈妈沟通的桥梁,只要一“喂”,想要的就来,妈妈是宽容的,存放在她心里九年的爱,一朝释放,就变成了放纵和姑息。她笑纳了那个“喂”,满怀喜悦的听我们呼来唤去,仿佛这个世界上,本可以有这样称呼妈妈的。

妈妈养了很多鸟儿,黑的八哥,黄的芙蓉,彩色的文鸟,还有,红嘴的相思——那种鸟一生只有一个伴侣。而她最喜欢的,是那个黑黑的八哥,对它总是格外的照顾,如果我是那只美丽的彩文,一定抱怨命运的不公,因为无论从相貌和身价,八哥都没有它更值得妈妈的关注,那个八哥有单独的房子,可以高高站在铁圈上,而不必关在牢笼里。我想,这也是使芙蓉鸟有一对红眼睛的原因吧。

每天起床,妈妈总是先到她的鸟房里去,那个小小的房子会因为她的到来而热闹起来,每一只鸟仿佛都在前一个夜里攒了很多的汇报和期望,急切的对着妈妈叫,只希望笑着的老人能够听见它的发言。妈妈便能从那叫声里,分出哪个饿了,哪个昨夜受了凉,哪个要产仔,那个已经下了蛋,便一一满足和鼓励,而那一对相思,妈妈说,她们闹情绪呢,沉默不语,一定是不满包办的婚姻。忙完这一切,便静静的走开,我知道,我知道,妈妈匆匆的脚步告诉我,她最牵挂的,还是那只丑陋的八哥。

妈妈总是在八哥的房子里久留,每次回家,开门时见不到妈妈,总能在八哥的房子里找到她,身材矮小的她,从那房子里飞来,笑盈盈飞来,用眼睛称量我:瘦了,或者胖了。虽然我不怎么喜欢鸟儿,为了让妈妈高兴,便也随她兴冲冲的到鸟屋,看她的宝贝们怎么样了,瘦了还是胖了。自然不忘了夸夸它们,勤奋的芙蓉,美丽的文鸟,嗯,最酷的是八哥,仿佛鸟类的哲人,会飞翔的律师,那一袭黑衣与众不同,沉默的样子更让人觉得博学,只是——

只是什么呢?妈妈问。

只是,我说,这家伙看上去很冷漠,好像不喜欢这里。

妈妈笑了,你怎么知道。

你看别的鸟儿,个个是歌舞高手,它呢?整日沉默不语,一副怀才不遇的样子。

它会说话,你不知道,我每天都听它说话。

它对你说什么呢?见了我,为什么不说了?

妈妈便沉默,我不懂妈妈的沉默,想问,又想那也许是妈妈的秘密,就不问了,也许那个八哥,在妈妈面前,像诗人一样善言,就像我,在自己面前,就变成了诗人一样吧。这世上总有一些话,是只能对自己说,我知道沉默的妈妈在对自己说着什么,但我不知道,我怎么就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呢?

我仍是时时想起,那个黑色的精灵,会对妈妈说什么呢?什么样的话儿,会让妈妈那么喜欢它?

可我仍是不喜欢它的,它黑色的羽毛,让我想起童年的夜,它的沉默,让我想起了我遇到过的种种拒绝,看它的时候,我还感到了孤独,它的孤独、我的孤独,它不能像我一样到街上散步,没有天空可以让它飞翔,而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即便是遥远的边疆,我也可以去。

去新疆的命令下来以后,我就要离开妈妈,去万里之外的沙漠了。

我报了名,批下来了。

那是个遥远的地方,我们只在电视里看过。那个地方因为有了石油,才仿佛有了人,石油人的天涯,曾是我梦想的家园,我莫名的喜欢那里,喜欢那里的荒凉和宁静。

妈妈不让我去,但知道拦不住我,况且她信了我的话,说几个月就可以回来。我对她说,新疆是个好地方,你看过《吐鲁翻的葡萄熟了》吗,就电影里演的那个地方,妈妈笑我,别骗我,我还不是地理盲,我知道塔里木在哪。

是啊,塔里木在那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但是她知道,从此更知道,地球上有个遥远的沙漠,叫塔里木。

临走时妈妈对我说:小心。

我会的,你放心吧,单位里很多人呢。妈妈说,那里温差大,注意穿衣呀。我会的,我比天气机灵着呢,放心,你回吧。

便走了,这样走了,没有回头看瘦小的妈妈,有风吹起了我的发,我看到了那个天涯。我走了,走出门去,朝着妈妈相反的方向,走了,我听见了有人叫我的小名,四毛——

我听见了,我便又走回去,看流泪的妈妈,我理着她额头的白发,抱她,这时我才看见了妈妈肩上那只神秘的八哥,它飞了起来,飞了起来,我听见了它清清楚楚的喊了一声——

妈妈!

原来,那便是它对妈妈说的话。

我决然的扭过头去,不让妈妈看见,四毛已泪如雨下。
贴主:等边直角三角形于2022_10_03 15:58:39编辑
贴主:等边直角三角形于2022_10_04 1:32:19编辑

坛主:三儿的马甲于2022_10_10 3:10:17编辑

喜欢等边直角三角形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