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中华精品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行驶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

送交者: 北望中原[★★★声望勋衔13★★★] 于 2024-05-11 8:14 已读 3141 次 3赞  

北望中原的个人频道

+关注
2024-05-11 17:01 作者:姜晓明


去往若羌的公路( 姜晓明/图)

你在想啥?

没想啥。

跟我说说话。

说什么?

啥都行。

你专心开车。

太专心,困!

那就听听音乐。

风太大,不想听。

那就听听风声。

塔克拉玛干沙漠——亚欧大陆正中心——是地球上离海洋最远的区域。那年秋天,我和C第二次在新疆自驾。

这里天黑得晚,亮得早。我们的生物钟还停留在北京。

周围没有参照物,我们失去速度感知力。路上车很少,全程限速60。有一年在内蒙古,我们从狼山去额济纳,要领限速条,也是路上车少,却不能开快,沿途黑戈壁,风很大。此刻,我们行驶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国道上,风依然呼啸。

行驶在315国道上的电动三轮车(姜晓明/图)

三轮车上的女人回头看我们,像弗里达。我按下快门。

弗里达·卡罗,墨西哥传奇女画家,18岁那年惨遭车祸,脊椎和腿脚折断,一根金属管穿进腹部,一生疾痛缠身。她用绚丽的色彩和超现实手法描绘孤独与痛苦。

真荒凉,你不困吗?

不困,听你絮叨我才困。

你看的那些拉美小说才絮叨,波拉尼奥、科塔萨尔、加莱亚诺、马尔克斯……个个话痨。

克拉丽丝除外。

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是拉美文坛特立独行的女作家,出生于乌克兰犹太家庭,随父母移民巴西。她是C最喜欢的女作家之一。

在建的西和高速路(姜晓明/图)

沙漠里有条船。抵近才发现是为建高速路搭的脚手架,像搁浅的船。亿万年前,这里是海洋。沙漠中,正在建和田至西宁的高速公路。日后再来,眼下这条国道也许就废弃了。这些年,我和C走过的许多老路都被收费高速路取代了。

一名交警用手机拍下我们的车牌。他手机里装有区间测速APP,下个检查站会据此比对时速——电子版限速条。

警示过往司机的肇事车(姜晓明/图)

沙丘上有片穆斯林公墓。一个男人站在有锁的水龙头前接水,准备给坟前的枣树浇水。他一直在看我们,水溢出桶外。塔克拉玛干沙漠地处盆地,被昆仑山、天山和帕米尔高原环抱,经年冰川融水渗入地下,其地下蕴藏的淡水比长江水还多。

路边的玻璃钢“交警”(姜晓明/图)

墓地令我想起北疆之行:沿途的褐色麦田和烽火台;电视机闪着雪花的巴里坤老旅馆;围着我们疯狂兜跑的两头驴;那晚,我们在天山脚下露营,睡得很沉,次日醒来,发现帐篷旁是坟地。

不变的速度,不变的风景,时间像静止。一辆触目惊心的肇事车以怪诞的方式出现在公路旁的水泥基座上,警告过往司机瞌睡和超速的后果。何伟在《寻路中国》里也描述过类似装置。一次他在中国西部自驾,看见一辆面目全非的小轿车像冰棍似的戳在一根金属杆上,车尾写着:四人死亡。

独自走在公路上的老人(姜晓明/图)

从民丰至且末,一个瘦小老人突然出现在荒僻的公路上。我和C都没注意到,险些撞上他。我们不知他从哪里来,也不知他要去哪里,四周杳无人烟。我送他一瓶水,他频频挥手致谢,我也向他挥手道别,一瞬间,我似乎瞥见年老的自己。

废弃的公路旁,两辆倾斜的报废车(姜晓明/图)

之前在北疆,我们遇见一个流浪汉。他扛着全部家当——一个硕大的包裹,孤零零地沿着天山公路行走,只有自己的身影相伴。三天后,我们返程时,看见他仍在走。

骆驼一家,母骆驼的驼峰瘪了(姜晓明/图)

沙尘几乎无处不在,眼中,齿间,耳内,仪表台,旅馆床单上……在于田,我看见树木、房屋、汽车、道路都覆着黄色沙尘。清早,一大团黄色尘烟在街道上滚动,一把扫帚在其中忽隐忽现,尘烟飘散后,露出一个女清洁工——她灰头土脸,面无表情,仿佛这漫漫黄沙,要扫上千年。

流沙把路埋了,一辆半挂货车歪下路肩。风再大些,会把它掀翻。司机爬上车顶,打电话找救援,但没信号。

一座农场。为防拖拉机轮胎老化,轮胎上苫着旧衣和棉被(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姜晓明/图)

塔克拉玛干沙漠是活的,随风流动。只有冬季的冰雪能将它短暂凝固。如今尚有公路可循。古时,远行者夜宿沙漠,要插个牌子,怕醒来迷失方向。

沙漠筑路难,养护更难。为了减缓公路两侧的流沙速度、阻隔流沙反复侵扰,要设置沙障阻沙、栽种植被固沙,还要挖积沙带截沙。人沙之战,从未停息。

风沙中,一件被丢弃的旧棉衣(姜晓明/图)

塔里木河,西域的母亲河。一辆工程车停在河岸抽取河水,来自异乡的筑路工人站在水罐上观察罐内水位。不远处,号称世界上施工难度最大的尉犁至且末的沙漠公路正在施工。

塔克拉玛干沙漠像块巨大海绵,吸干地表所有水分,但它拿塔里木河没办法。塔里木河桀骜不驯,维吾尔语意为“无缰之马”。河水从古到今一直流淌,南疆的大小绿洲都得到她的滋养和灌溉。河水早先注入罗布泊,后来改道流向若羌,间接导致罗布泊干涸。

塔里木河,鸟状河滩(姜晓明/图)

法显取经穿越罗布泊。

那时楼兰还在。

玄奘东归也经过罗布泊。

那时楼兰荒废了。

胡杨林(姜晓明/图)

大地是天空的镜像,树根是树冠的倒影。塔里木河沿岸,胡杨林金黄灿艳。一只鹰在变幻的鸟群上空盘旋,企图捕获落单之鸟,但是,鸟群始终凝合不散,鹰无机可乘。

赤日,黄沙,絮语,新疆丰饶又荒凉,美得令人着迷。我想,我和C还会再去。

塔里木河,抽水的筑路工程车(姜晓明/图)

时间像塔里木的河水,生生不息。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与西和高速在近两年相继通车,不知我们走过的那条老路是否还在继续使用。

塔克拉玛干沙漠与天山之间的过渡带(姜晓明/图)

回到北京的第二天,我收到一条短信,在315国道且末段超速50%。C重新去驾校学习交规,通过考试领回被扣的驾照。那辆陪伴我们去过许多地方的铃木吉姆尼,也因传动轴进沙而漏油,修复后不久,我们不舍地把它卖掉了。



贴主:北望中原于2024_05_11 8:14:49编辑
喜欢北望中原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