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中华精品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苏轼的崇侠情结与陈慥的情谊

送交者: 北望中原[★★★声望勋衔13★★★] 于 2024-02-26 8:57 已读 774 次 3赞  

北望中原的个人频道

+关注
2024-02-26 11:01 

苏轼我们都不陌生,世人常称之为苏东坡、苏仙,是北宋年间著名的全能型艺术巨匠,为后世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诗词作品。作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轼不仅有着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怀,还有着慷慨激昂的满腔侠义。

世人都知晓苏轼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文学大师,一生好友众多,却少有人知苏轼与陈慥的交谊,今天便借着这篇文章简单介绍一下苏轼与陈慥的深厚友谊,以及这份友谊背后的游侠精神。

二人深厚的友谊

陈慥何其人

陈慥字季常,因为隐居时戴的帽子“方耸而高”,又被世人称为方山子,北宋年间人,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他也算是别具一格之人。自幼出身于官宦世家的方山子,对做官没有多大的兴趣,反而向往仗剑走天涯的游侠生活,在年幼时,他的偶像不是为官的父亲,而是有名的游侠,例如郭解。

年纪稍涨的陈慥将游侠精神埋在心间,如同很多文人志士一般,闻鸡起舞。认真而刻苦地学习,然而终究是时运不济,也许是上天不愿如此豪爽潇洒之人也进入仕途浑浑噩噩,按照苏轼的话来说,方山子才情精湛,却少了点运气。

虽说作为官宦子弟的方山子如若坚持入仕,结果大抵也不会很差,但是他终究是个有着游侠精神气质的人,当看到仕途不顺之后,便果断的决定去追寻自己的志趣。崇尚义气,看淡金钱利益,方山子在晚年过起了隐居的生活。

初识于凤翔

苏轼与陈慥几十年的友谊起源于嘉祐八年,彼时,苏轼才刚刚踏上仕途,第一次任职在陕西凤翔,而陈慥作为当地太守的儿子,正是充满着鲜衣怒马的少年意气的时候,在后来苏轼著作的《方山子传》中也可以看到当时方山子的一人一马,独上西山的飒爽的一面,

在当时北宋时期重文轻武的整体基调下,苏轼第一次看到陈慥,便被这种游侠的气质所吸引,更不用说,陈慥作为翩翩公子,不仅骑术高超,还有着渊博的知识积累,“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这种精神交流奠定了二人友谊的开端。

友谊的沉淀

苏轼广交天下友,友人众多的他却仍然为陈慥著写了《方山子传》,这也可以看出陈慥在苏轼心中的重要地位,这种友谊的沉淀,不仅历经了时间,还历经了仕途的波折与坎坷。

著名的乌台诗案对于苏轼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在元丰二年12月,他被贬谪到黄州一带。苏轼在赶赴黄州之时,正逢仕途失意的他给已经隐居的方山子写信,这时的方山子隐居于歧亭,虽说两地距离不远,但是隐居中的方山子还未去过黄州,当苏轼的书信到时,方山子二话没说,便做了准备启程前往黄州。

通过苏轼撰写的《方山子传》,也可以看出陈慥自幼家中富裕,不为生计发愁,有着游侠精神的他更是金钱为粪土,重视义气、挥金如土。故此,虽然方山子已经隐居,但在江湖侠者心中仍然有着重要的地位,自从他到了黄州之后,拜帖每天都不曾断,但是方山子却日日与苏轼相处,也可以看出二人的友谊之深。

更令苏轼动容的是在苏轼贬谪到黄州以后,他的很多友人便因为避嫌等原因与苏轼不再联系,苏轼对这种情景无可奈何,还做了很多诗词来表现这种世态炎凉的情景。然而与众多友人不同的是,方山子作为苏轼的友人之一,却不仅不避嫌,而且时常去往苏轼被贬谪的居所,与他阔谈今古,一解寂寥之情。

二人的情谊也不是方山子的一厢情愿,苏轼对方山子的情谊也尤为深厚。通过苏轼作的诗词,我们可以看到不仅方山子经常去往苏轼的住所,而且苏轼也常常去方山子的住所。黄州与方山子隐居的歧亭相距一百二十余里,两位友人却因为友谊而不觉奔波的劳累。

当陈慥来寻苏轼时,苏轼亲自参与设计了“雪堂”来供方山子居住,后托付给方山子,方山子也在苏轼每次去歧亭寻他时,杀鸡宰鹅来招待苏轼,为此苏轼还专门写了一首诗,希望方山子不再为他杀生,每条生命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在收到这封信之后,陈慥果然不再杀生。

这里也有一个趣闻,是关于方山子与其妻子的故事。方山子的妻子样貌美艳,但是性格尤为暴躁。苏轼在去方山子的住所时,因为去的时候多了,便与方山子的妻子也有了几分熟悉。在苏陈二人饮酒谈话的时候时常请舞女歌女来奏乐为乐,陈慥夫妻的感情很好,但是陈的妻子柳氏喜欢吃醋,

因此,当陈慥宴客,请歌女舞女奏乐陪酒的时候,柳氏因为吃醋便用木棍敲打墙壁,以此提醒陈慥,每次他听到柳氏的河东狮吼,被吓得连拐杖都丢掉了,苏轼看到这些场景,便戏作:“龙邱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陈慥的游侠精神

游侠情结在中国古代并不少见,但是在北宋时期那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皇族贵族都崇尚文学而轻视武学,在这样的社会大基调下,游侠在北宋也有着它独有的一份风采与特点。当我们谈及方山子的游侠风范,主要从以下两个方面为切入点,第一个是他的人格特点,第二个是他的行为与服饰特征。

轻财尚义

陈慥视金钱为粪土,他出生于官宦世家,自幼家财万贯,这在《方山子传》中也可以一窥一二。对于游侠而言,义气比金钱要重要的多,他们不同于商家的唯利是图,而是认为对于金钱而言,“使用”才是它最大的用途,对于陈慥个人而言更是如此,他在幼时便以汉代的侠士为偶像。为了义气与心中情趣,更是将家中产业置之不理,不住在家中豪宅之中,反而选择归隐山林之中。这些侠者的特点也使得少时的陈慥已经在当地游侠中有一定的知名度。

追寻本心

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通过科举踏上仕途是众多平民子弟、官宦子弟的共同愿望,然而这些对于陈慥而言,却是可有可无的一部分,当他愿意走上这条路时,他便刻苦学习,闻鸡起舞,但是当他发现自己气运不佳时,他也可以果断放弃,走上另一条路,始终追求本心,追寻自由,不将走上仕途作为执念,这样的陈慥与喜极而疯的范进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方面。这样的陈慥也是有着游侠风范的陈慥,是追寻本心,不为外物所扰的陈慥。

高超的技艺

苏轼第一次与陈慥相见的时候,便是看到陈慥骑在马上,鲜衣怒马,一人一弓,独上西山的意气风发的武者形象。游侠尚武是常识,陈慥也是如此,自小便苦练骑射的技艺,击剑与骑射也是陈慥游侠风范的体现。

独特的服饰

前文提及过的高帽子就是陈慥独特的服饰风格的体现,游侠在穿搭风格上没有特别的规定,不像道士一眼就让大家看出来是信奉道教的,游侠的服饰风格更偏向于每个人独特的审美体现,有的人选用夸张的服饰风格来体现自己的游侠身份,体现自己不为外界干扰的精神世界。

苏轼的崇侠情节

在北宋时期,经历了时间与历史的沉淀之后,侠者的气质与儒家也进行了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我们在读当时的诗词时,也常常可以感受到一股侠义之风,正如辛弃疾的 “我欲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文人墨客将侠者之气汇聚在自己的诗文之中,汇聚在自己的生活之中,苏轼的崇侠情节不仅体现在诗文之中,也体现在生活的一点一滴。

侠义与诗文

苏轼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诗词,是中国古代文化宝藏的一部分,通过欣赏苏轼的诗文,可以看到他在诗文中投注的豪迈的情绪,尤其是苏轼被贬至黄州,与陈慥相处的那段时间,“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不管多少风雨在等着他,他只是对天长啸“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生活中的侠义

说过苏轼在诗文中的侠气,再来看一看苏轼在生活中的侠义风范。前文说过,陈慥是当时不折不扣的一代游侠,作为陈慥的至交好友,苏轼与之交好也可以看出苏轼的崇侠之意,有文学大家分析到,也许苏轼对于陈慥的认可,也可以看出方山子正是苏轼对于理想的人格的追求与向往。

苏轼的一生可以说充满了坎坷与曲折,在仕途上也是如此,在生活上也贫寒交加,然而对于苏轼而言,自己贫寒的生活并不能让他难过,但是黄州民众的苦难生活却让他心痛无比,他广散家财,捐钱捐物,救民众于水火之中。而对于他本身而言,他不仅不富裕还要亲自躬耕在田地之中,这也体现了苏轼的豁达豪迈的心理。

总结:

苏轼和陈慥的友谊跨越千古,通过一篇篇脍炙人口的诗词让后世的我们得以感受这种充满侠义风气的友谊,追寻本心,崇尚自然是苏轼的向往,他的友人陈慥少时鲜衣怒马,视金钱如粪土,晚年怡然自得隐居山林,也是苏轼隐藏于诗文深处的心之所向,二人都有着巴蜀一带的侠者风范。


贴主:北望中原于2024_02_26 8:59:54编辑
喜欢北望中原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