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以文会友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铜锣湾海啸来得太迟了》

送交者: 有良知的疯狗[♂☆★★声望品衔12★★☆♂] 于 2022-10-06 11:06 已读 234 次  

有良知的疯狗的个人频道

+关注

《铜锣湾海啸来得太迟了》


庄晓斌


我在起念撰写这本《香港铜锣湾海啸》书籍时,就得到了这样的暗示:某位朋友认为,现在世界关注的热点是俄乌战争,没有什么人再去关注那个已经过气了新闻了。所以这位朋友劝阻我不要再去撰写这样的冷饭了。有精力的话,多去关注世界上的热点事件,这才是大餐,大快朵颐,当必是可以吐纳成脑满肠肥的。


然而老朽顽固,居然未听劝阻,还是执意把这本《铜锣湾海啸》写完,并且出人意料地在美国出版了。此等狂悖之举,势必会引发一场海啸的,首先就会引得很多已经消费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几年了的谋私利者们的不爽了,因为此书揭示出来的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真相可能和世界顶尖级媒体认知的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真相大相径庭,从而使某些人已经心安理得地戴着为自由民主而奋斗六年了的光环也黯然失色。这当然就是一个主要拒绝这场海啸发生的理由了。


在老朽的心目中,冷饭固然已经没有再热炒的必要了。但是阿海还在狱中,泼在他身上的污水还在玷污着他的身心和魂灵,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真相至今还云山雾罩,而作为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的隐形涉案人。我今年已经年逾古稀,就像林荣基先生曾经表示过的那样:有些事情,不由我这个当事人直接讲述出来,恐怕世界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的,那么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可能就是中国版的罗生门了。而把这些秘密如果带进了坟墓。我不仅愧对阿海,而且也愧对世界上各种肤色曾热切关注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的亿万读者。这就是我执拗地要写这本《铜锣湾海啸》的唯一理由。


我如此做了,当然也就再无顾忌,拒绝谎言说真话,就像我给马建的书籍写的书评那样:哪怕这真话里会淋漓着盈盈的碧血,哪怕这真话会颠覆了世界几乎所有的顶尖媒体已经众口一词的认知,哪怕这真话会撕裂我的这颗千疮百孔的心灵……


下面我就用几个直截了当的标题来阐述这场迟来的香港《铜锣湾海啸》


一、欺世盗名的西诺还想蒙骗这个世界多久?


撰写那部《习近平情人》书籍的那位笔名西诺,真名熊宪民先生可能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我最近在油管上看到西诺先生的这本大作在油管上依然有高达几十万的浏览量。西诺先生蹭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这个热点,炒作贩卖自己的伪书已经是大获成功了,那么我恳请西诺先生,既然您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现在能不能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一两句真话呢?你认识桂民海么?你是桂民海的作者么?你强加给桂民海的罪名或者是你泼在桂民海身上的污水是不是该由你自己去澄清了?因为你出于私利的这一番炒作,再加上明镜和博讯两个网站的轮番轰炸,已经让深陷黒牢里的阿海苦不堪言,百口莫辩了。他的那颗惨兮兮的门牙是怎么被打掉的,你的罪无可赦。他从来就不曾知晓的一本伪书,却被你生生地栽赃给了桂民海,并且欺骗世界舆论,说阿海就是因为要出版这本伪书才招致到绑架的。这是事实么?你造谣说阿海的电脑里就有你的这本书稿,你的依据何在?你这样信口雌黄,就不怕遭天谴么?


我是阿海的巨流文化传媒公司的主要合作者,阿海20151017日在泰国的芭提雅公寓被绑架。我在20151016日的深夜还在skye上和阿海密语私聊,我怎么就从未听说过阿海谈过他有意出版此类书籍,阿海在2012年以前确实是出过一本此类内容的书籍,但那是一本用化名写的小说。而且销量也不好。几年之后他会再去炒冷饭么?


至于阿海是因为什么才招致绑架的。我想被你指认为另一个作者的刘路是最清楚的。阿海就是利欲熏心。把手伸得太长了。就是他和林荣基共同谋划的那个非法经营罪。把香港出版的政治禁书私自带到深圳去寄售,这是踩到了大陆当局的红线了。是这个缘故才导致中共的长臂管辖,到泰国把阿海抓回去的。这一切明眼人都心知肚明,而你为了炒作自己的书,却欺世盗名,张冠李戴。不惜给桂民海栽赃,胡诌桂民海是因为要出版什么《习近平情人》这本书才遭祸端的。你这样做也太卑鄙了吧?更有甚者,竟然浮想联翩,编造出一个彭丽媛办公室督办此案。姑且不说大陆究竟有没有这个所谓的彭丽媛办公室,即便是有,会不惜践踏国际法准则,去长臂管辖此类毫不靠谱的花边新闻么?你们这些伎俩太小儿科了吧?但想不到的是,几乎世界上所有的顶级媒体都轻信了你们编造的此类谎言。当然西方的所谓主流媒体有以此抹黑习近平总书记的政治需要,但是有头脑会思考的读者们会相信你们编造的这些无耻谎言么?奉劝西诺熊宪民先生,装神弄鬼只能蒙骗一时,不能持久,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你注定了是要为自己编造的无耻谎言付出代价的!


二。李波先生是因为什么才招致绑架的?


最近有位香港作者在九月一日写了篇文章《失败者回忆录》言及了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的诡异故事,提到了李波先生在20151230日在香港被几个彪形大汉绑架回了深圳这件事。该作者以知情人的身份论述了这件事,其立意也是想探究李波先生为什么会遭受中共当局长臂管辖这件事。但是这位作者却罔顾事实,貌似自己是知情人,也列举了一些他和李波及其夫人蔡嘉蘋的密切关系以示自己的客观。但是这位作者却无视李波先生在桂民海已经被绑架回国,而李波还在香港继续顶风上的确凿事实。李波先生如果不是在桂民海已经被绑架回国,继续约美国的刘路撰写那本《2017中国巨变》书籍,而且这本书已经在香港印刷了3000册,就要出版发行了。李波会被绑架么?李波先生回到深圳,就态度立变,马上就配合调查了,不仅说他现在才知道,阿海这个人很有问题,而且马上通知妻子把已经印刷好的3000册《2017中国巨变》书籍送到造纸厂捣成了纸浆销毁,而且为了向中共交投名状,还把香港巨流文化传媒公司仓库里存放的25万册图书都统统运到深圳销毁。李波也因此受到了宽大处理。这位作者怎么就如此枉顾事实,信马由缰地来撰写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的诡异故事呢?


要说诡异,这事确实是有些诡异的。怎么李波作为和桂民海联手经营香港巨流文化传媒公司的商业伙伴,一回到大陆,就能发现阿海这个人很有问题了呢?难道李波对桂民海以前的人格人品毫不知情,他们是萍水相逢么?显然不是的,桂民海曾经对我说过在香港经营图书,李波就是我的老师。难道有着师生之谊的李波和桂民海竟然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么?显然不是的。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原本就非常熟悉的商业伙伴变成了陌路人了呢?这才是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的最诡异的故事。


三,林荣基先生在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中角色


林荣基先生在中国大陆被扣押了八个月后,奉令返回香港去取电脑资料的途中,最后在九龙地铁站经过了一番痛苦的思考,选择了站出来披露真相的勇气是值得赞许的。他后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面对记者实话实说,讲述了自己被羁押的全过程,控诉中共长臂管辖,跨境执法,破坏了香港的一国两制这些正义之举,都是应该得到夸赞的。包括林荣基先生后来避祸去了台湾,在台湾人民的资助下,重开铜锣湾书店都是正确的选择。但是林荣基先生给自己的定位也是我不能够完全认可的。特别是他公然贬低桂民海,抨击桂民海出版的书籍都是什么标题书,都是胡编滥制垃圾书这一点我更不能认同。


香港铜锣湾书店确实是林荣基先生一手创办的不假,但是在2014年不是因为自己经营不善,而卖给了由桂民海和李波夫人担任大股东的香港巨流文化传媒公司了么?而恰恰是从此以后,香港铜锣湾书店才成为了中共的长臂管辖的对象的。林荣基先生不过就是书商桂民海麾下的一个打工者而已。请问在香港巨流文化传媒公司收购铜锣湾书店之前,林先生可曾也有过经销贩售这些标题书,都是胡编滥制垃圾书的经历?据大陆央视报道林荣基先生私带香港出版的政治禁书到深圳,通过其女友胡女士在深圳邮局通过快递公司向大陆地区寄售,共计398笔,销售额达40万人民币,并在大陆的银行开设账户收取售书款。这些指控是不是事实?倘若事实俱在,这是不是违法经营罪呢?难道做了20多年的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的林荣基会不知道如何发行销售香港出版的图书么?况且据林荣基自己表述,他几年前就有私自带书籍入境被扣押没收的遭历。他心知肚明的是他把香港出版的书籍带到深圳去寄售,这是违法的。如果不是,他为什么不在香港的邮局寄出图书,而非要私带到深圳才寄售呢?


我当然不能够判定此等违法经营罪是林荣基和其女友的个人行为,还是林荣基是在其老板桂民海指使下的公司行为,但是桂民海和林荣基就是因为踩到了这一条红线才被长臂管辖的,却是确凿无疑的!


那么请问林荣基先生,难道你真的问心无愧么?像你向无数世界顶级媒体所表述的那样:是中共说我非法经营了,所以他们认定我有罪了,我就有罪了,其实我是无辜的。您真的很无辜么?我看未必。林荣基先生在美国国会作证时,也举起了呼吁释放桂民海的照片,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林荣基先生的真实内心的表述,但是我看到林荣基先生一再表示阿海出版的书籍都是找写手东拼西凑后制作的标题书垃圾书的一番表述后,我的心里是很不是滋味的。林荣基先生你难道不是把这些标题书垃圾书直接换成了40万白花花银子的操作者么?现在你又自己站出来指控这些书籍就是垃圾,难道你就是街头卖破烂的?你就是用垃圾书来骗钱的么?


看到台湾人民热情地支持林荣基先生在台湾重开香港铜锣湾书店的报道,我也很感动。台湾的蔡英文总统都亲自送了花篮,表示对林荣基先生的支持和认同,这是2300万台湾人民对民主和言论自由的认同和推崇。但是做人要厚道啊!从六年前林荣基先生活跃在世界各大顶尖级媒体的电视镜头前,我就看出林先生的不厚道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刻意炒作以谋取最大利益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去抹黑自己老板,就太不仗义了。当年如果不是阿海收购你的书店后,还聘用你做了店长,你今天哪里能有铜锣湾书店这个让你一夜成名的资源?当然我还知道阿海之所以买下你的书店,他其实看中的就是你的电脑里那六千多大陆客户的资源,这步棋是阿海和李波早就精心谋划好的了。包括后来桂民海和李波各自把自己在香港巨流文化传媒公司的股份的百分之十四转让给了吕波,你和吕波都不过是两位大股东遥控的挡箭牌和一枚棋子。更多的话我就不再赘述了。


四。桂民海是因为什么才被长臂管辖的?


由于西诺等人的无良炒作,使得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的真相一直罩在云里雾里,连世界上最顶尖媒体都被这些消费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的牟利者们忽悠得不知所措了。都认为桂民海是因为制作诸如《习近平情人》之类的伪书才遭到中共当局的长臂管辖的。其实这根本就不是这回事。我是香港巨流文化传媒公司的主要作者,桂民海在香港为我专门注册了一个叫飘萍书屋的出版社。这个飘萍书屋所出版的书籍完全是出自我的创作,桂民海所追求的产供销一条龙计划就是他被长臂管辖的最直接原因。余杰说桂民海印书就是印钞票,其实这话说起来有点糙,但是也不无道理。马克思的理论说,资本一旦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干藐视一切法律。就是这个道理。大陆当局怎么可能容忍这种印书等于印钞票的不法行为呢?其实李波和桂民海的算计不可谓不机关算尽的。这两个大股东认为,李波是英国籍,桂民海是瑞典公民,只要他们不踏入大陆,前面有吕波和林荣基这两张挡箭牌撑着。两位大股东就只等在背后数钞票就行了。这不会有太大风险的。但是他们的算盘打错了。现在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已经过去了六年多了。当年涉案被扣押的五个人,现在除了桂民海之外,其余的四个人都安然无恙,当年传得沸沸扬扬的非法经营案也不了了之了,其实桂民海也应该是可以不被刑责的,因为他们五个人都不同程度地配合调查,都是可以得到宽大处理的。2019年如果桂民海的女儿安哥拉桂也接受了瑞典驻中国大使林戴安领着的那两个中国商人开出的条件,阿海也许就不会有十年的牢狱之灾了。但是自幼就受西方文化熏陶的桂民海的女儿安哥拉桂可惜不是那个可以卖身葬父的婉华,就这样阿海的不幸就在所难免了。


我今天之所以强扶病体,把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的真相都讲述出来,就是耽恐一旦我撒手西归,这些鲜为人知的秘密就会随着我生命的消失,而永远带进到坟墓里去了。这本《香港铜锣湾海啸》虽然来的迟了,但是毕竟还是在我有生之年完成了,我不知道别的什么人会怎么想,怎么看待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拒绝谎言说真话,就是我的追求,还是那句话:哪怕这真话会得罪了很多朋友,但是我还是要说真话,因为只有说真话,才无愧于人字这两撇的!……


 

喜欢有良知的疯狗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顶作者 - 加拿大国际出版社 (223 bytes) 11/28/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