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史专栏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浮世 第四章 负荆请罪

送交者: 戟枫6603[♂☆★★声望品衔12★★☆♂] 于 2022-09-05 8:04 已读 3406 次 1赞  

戟枫6603的个人频道

+关注
浮世


第四章 负荆请罪


“谁让你进来的?你这个人渣、下贱痞子。”打开门的一霎那,看到刘志新的面孔,丈母娘开口就是一连串的臭骂,而且用脚抵住门,不让刘志新进门。

刘志新决定挽回自己的婚姻,挽回妻子的爱,就必须过丈母娘这关,否则江琳作为一个独生女是很难在丈夫和母亲之间选择的。

因为对丈母娘的了解,心理早已做好准备,刘志新面对辱骂依然推开了门,“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妈妈,请你原谅后辈的不孝。我今天来就是给你消气的,任你骂任你打。”刘志新跪在地下诚恳地说道。


“你以为你跪下,我就原谅你了。你这种没有教养的痞子,看我打死你。”

刘志新的话语没有消减丈母娘的怒气,她转身拿到一把扫把,劈头盖脸地向着刘志新的后背,以及脑袋打去,嘴里还是不干不净地辱骂着。

为了保护脑袋,刘志新用双手护住后脑勺。

“赶快起来,给我滚。”在打骂几分钟之后,看到刘志新依然跪下地下,没有退缩。

丈母娘回过身到了厨房,拿出一把菜刀威胁到:“快滚,不滚,我砍死你。”

“妈妈如果不原谅我,我就在一直跪下去。”刘志新心里有点担心,但依然倔强地说道。

丈母娘拿着菜刀向着刘志新的后背砍去,刘志新有点后悔,但当感到只是刀背,而不是刀刃,心里还是有点安慰。知道这个丈母娘心里还是有点尺寸。

眼看着刘志新的后背已经渗出血迹,丈母娘也累的气喘吁吁。

见她停止了动作,嘴巴也不再咒骂,刘志新说道:“妈妈,由于我们之间的不和,你鼓励江琳和我分开,江琳已经出轨了,她和工地上的一个小组长好了。”

一句话让丈母娘愣怔了半天,带着哭音说道:“你赶快打电话叫江琳回来,你们的事我再也不管了。”然后转身回到卧室,半响传出压抑的哭泣声。

刘志新慢慢站起身来,用手纸擦拭着手背上的鲜血说道:“妈妈,你先休息,我叫江琳回来。以后我再来看你。”

不等她的回答,刘志新推门出去,背后以及手背已经鲜血淋漓,传来隐隐的疼痛。

肉体的受苦早有思想准备,但这样的负荆请罪能不能达到它的效果,求得丈母娘的原谅,刘志新不做这样的设想。

江琳回到刘志新租住的房屋,对着刘志新大发雷霆:“你把我的丑事告诉我母亲,是不是还想到公司去宣扬啊?我明天就去公司宣布我们离婚。”

“我如果不把事情的严重性告诉你母亲,你母亲依然会认为她对你的教诲是正确的。”尽管遭受着内心的痛苦,刘志新还是平和地和江琳沟通。

“我本来有点悔恨自己的行为,你这样做,根本不能挽回我的心。”江琳气急败坏地回到卧室,关上门,不再理睬刘志新。

刘志新看着紧闭的房门,心理一阵凄楚。自己为了这个家的完整,舍弃了一个男人的尊严,一个人的脸面,还是不能换回妻子的心。

走到阳台上,面对星光下的椰树,刘志新点燃了一根香烟。为了满足江琳的要求,刘志新已经戒烟一个星期了。

此时内心感到十分的委屈和疲惫,所有能做的都做了,难道自己也会像父母一样,留下一个破碎的家庭;孩子也会像自己一样在一个不完整的家庭中长大,热泪婆娑地沿着脸颊流了下来:这个世道太不公平了!刘志新哭诉道。

尽管忍受了艰苦的心灵和肉体折磨,暂时保证了家庭的完整,但生活还要继续,没有给刘志新疗伤的时间。

依然早上六点起床,叫醒女儿和江琳,简单洗漱之后,便驾车向着一个小时车程的工地和江琳的工作场所驶去,期间还要把女儿交给一个寄宿家庭照顾,到达工地已经是九点了。

工地的工作是琐碎的,小到食堂买菜,都需要刘志新帮忙翻译,大到领事馆官员或者甲方政府官员到访视察,刘志新也要在现场翻译。

一天的工作忙忙碌碌,到了下午六点左右,刘志新才算结束了工地的工作,驾车向着寄宿家庭,从阿姨手中接上女儿弥安娜,然后驾车向着江琳所在的总部办公场所驶去,再接上江琳。

一路没有话,大约晚上八点左右回到住宿的寓所,两个人都感到很累。看着杂乱的客厅和厨房,刘志新建议去外边的餐厅吃饭,江琳点点头,女儿欢声雀跃。

江琳虽然思想幼稚,但是在外边还是很懂社交礼仪,也很会人际关系。尽管发生了家庭、婚姻危机,只要有外人在的场合,她还是表现的正常,给人以家庭和睦,夫妻关系正常的感觉。但是回到家中,便手捧着手机,在哪里浏览各种娱乐节目。

刘志新帮着女儿洗澡,收拾整理了一下家中杂物,看到漠不关心的江琳,感到需要和妻子再次畅谈一次。

“江琳,我们算是自由恋爱,你也是自由选择,甚至是摆脱了你父母的干扰,结合到一起。期间主要是因为你母亲的原因,发生了一系列不愉快的事情。这些有我的原因,也有你母亲的原因,问题是你未来是要和你的丈夫、小孩、家庭生活一辈子。”

江琳抬抬眼,没有任何反应。

“你觉得我们这样的家庭生活能持续下去吗?”刘志新继续问道。

“你想要我怎样?”江琳不服气地反问到。

“我是希望我们和好如初,彼此相亲相爱。”

“我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但是你的心没有回来。”

“你让我怎么回来?”

“一个星期来,你虽然待在这里,心思不在这里,对女儿和家庭漠不关心。”

“我本来就是这样!”

“是的,原来由你母亲照顾你,结婚后,我也在照顾你。可是你母亲不能永远照顾你,小孩需要母亲的关爱。”刘志新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不是也关心她吗?”

“我们现在不是单身,是父亲和母亲,你也要承担起做母亲和妻子的责任。”

“我尽量去做,你也不要要求太高。”江琳赌气地放下手机,帮着女儿换上睡衣。又是一夜无话。

江琳似乎回来了,但是思想已经发生变化。这个变化的源头是什么?刘志新感到困惑。

那个工地上的工头是个粗糙人,没有什么学历,但是嘴巴很油、很甜,很会哄女人,也许这点让思想发生变化,单纯的江琳感到新奇,而走上了出轨之路。目前工地的领导人大致了解到一些情况,准备让他提前回国,这样对刘志新来说,压力稍微减轻。

江琳基本和他没有继续联系,但似乎江琳在感情动荡期,不止只有这么一个异性进行沟通。

刘志新和我进行沟通,以准确的理解江琳目前的思想状态。

“老师,虽然江琳回来了,也有意愿参加您的心理辅导,但是好像她的积极性不高,而且也没有热情。”刘志新通过视频向我问询道。

对于刘志新我是充分信任,看到他目前的困惑也为他感到心焦。

“是的,江琳虽然回来了,但已经不是当初的她。她回来主要原因还是对家庭的责任,或者还有你表现出的努力,让她有所触动。但这并证明她依然还像过去那样爱你。”我细心疏导道。

“那这样我们不就是一对没有爱情的夫妻了?”

“也不能绝对说这样,但不是你想象中回到了你们的过去。江琳从决定出轨的那刻起,就已经放弃你们长久的爱情。只是因为你最近的努力让她感到惭愧和内疚,重温你们过去的感情。”

“我要怎样做才能让她重新回到过去呢?”

“重新回到过去不可能,但可以开始一段新的爱情之旅。你要把江琳看作一个新人。”刘志新眼睛里燃起了火苗。

“首先我们要定义一下江琳,尽管她已经发生过出轨,但她不是传统意义上水性杨花的坏女人。从人性的角度来说,每个人,包括你我,都是欲望驱使的俗人,人的一生是在欲望得到满足的颓废、消沉,和欲望得不到满足时候的愤怒、悲哀的钟摆过程。怎样克服欲望对人性的驱使,摆脱这样消极的钟摆过程,是每个人需要不断提升自己的过程。”我阐述着叔本华的人性论,看到刘志新津津有味地倾听,很是欣慰。

“叔本华说过,唯有文学、雕塑、音乐等艺术的追求可以让我们超越欲望的控制,超越一般人的境界。”

“老师,你的意思就是我需要让江琳产生新的欲望,同时用艺术的修养熏陶我们新的关系。”

“基本正确,第一重新燃起你们爱的欲望,第二维持爱情,需要不断更新自己。”刘志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老师,如果江琳不止有一个出轨对象,我是放弃还是竞争呢?”

刘志新的话让我惊诧,对于江琳的状态,我也有怀疑过,但没有想到刘志新更加敏锐。

“一切以你的本心,你其实已经选择不放弃。”
喜欢戟枫660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戟枫6603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我在看。不错啊! (无内容) - franktong (0 bytes) 09/06/22
刚刚翻墙出来的? (无内容) - 戟枫6603 (0 bytes) 09/06/22
?瞎写啥?有人看吗? (无内容) - 旱灾地震武汉肺炎 (0 bytes) 09/06/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