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史专栏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一半深海一半浅海 第二十章 怀特之死

送交者: 戟枫6603[♂☆★★声望品衔12★★☆♂] 于 2022-08-26 8:10 已读 3844 次 2赞  

戟枫6603的个人频道

+关注
第二十章 怀特之死


林军打听到张静雯下落后,心里有所安稳,却依然担忧,时事难以预料,不知张静雯还牵扯到什么案件。

几天来一直关注着新闻,尤其关注着怀特的新闻动向。只能从这里判断事态的发展趋向。

过了一个星期后,一则讣告引起了林军的特别关注。

关于新泽西参议员吉米.怀特的讣告:吉米.怀特由于长期患病在身,xx日暴病而亡。十日内在他的家乡举行送别仪式。

这则消息让林军震动不下,情况似乎更加扑簌迷离。按照张静雯的过去的叙述,怀特是中方的目标,突然暴病而亡,中方的目标消失了,整个案件也随之消亡。怎么会有军方的人员参与进来,将张静雯拘留呢?她是整个案件最不起眼的角色。

林军陷入迷惑之中。

正在此时,一个黑人警官站在林军房门的门口,轻轻敲着门。林军抬头一看,是佩奇,不由地开心一笑。

两人心照不宣地看了看对方手中的报纸,林军招呼佩奇就坐。

“是被军方人员抓捕的。”两人又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话说出口,两人同时愣了一下,尴尬地笑了笑。

佩奇显然去了张静雯的住所,从她的儿子哪里了解到情况。但最重要的是他打威廉姆斯的电话,对方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这才让佩奇感到事情的严重。

FBI和地方警局是两个独立的系统,尤其是FBI专属国内的情报、间谍工作,造成了他们系统神秘、复杂。

如果警局的案件不涉及国内反恐、反间谍,FBI一般不会参与进来。同样FBI的案件一般警局更加无法插手,这让佩奇感到憋闷不已。

“你也无法打听到消息?”两人沉默良久,林军开口问道。

“是的,我直接打电话给威廉姆斯,对方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佩奇转过头说道。

“呃?”林军沉吟一下,陷入沉思。

“你看是不是给她请个律师,至今已经有一个星期了。”佩奇探寻地问道。

“再等等。”林军抬起头说道,佩奇点点头,这个案件涉及到军方,军方通过法院可以合理拘押案犯在半年之内。

“另外我们不知道张静雯涉及到多深,需要请哪方面的律师?”林军问向佩奇。

“嗯,目前最关键的是我们需要知道案件涉及什么层面,才好安排律师介入。”佩奇说道。

“可是我们怎样知道状态呢?”林军问道。

“我也无法介入。”佩奇沮丧地说道,两人又陷入沉默。

佩奇拿起手中的报纸说道:“从这里开始吧!”

林军同意地点点头。


新泽西老宽街长老教会和公墓 位于的劳伦斯街. 布里奇顿.坎伯兰郡,建于1792年。

这座公墓安葬了不少新泽西历史上政治名人、企业家、慈善家,是新泽西有数的上流公墓。

红砖到顶的哥特式教堂,在周围苍松翠柏的映衬下,显得古朴、庄严,绿草如茵的坡地挖开了一座墓穴。

本杰明.怀特作为长兄,在吉米.怀特的父母双双已经过世的状态下,主持了追思会。

面对下边二百多位来宾,本杰明.怀特伤感地叙述了他这位杰出的弟弟的生平、过往,之后是吉米的一些亲朋好友发言,同样缅怀了吉米的事迹。

蓝天白云似乎受到氛围的影响,在静穆中处于停滞状态。一颗参天柏树之下,一个精干的黑人身穿黑色西装,白色领带,推着一个轮椅,上边坐着一位戴着墨镜的华裔男人,同样的黑色西装,白色领带。

佩奇和林军赶到新泽西,刚好赶上追思会,在这个半山坡的柏树下观察整个会场的情景。

林军不熟悉美国的政治人物,佩奇在一旁介绍着:来宾里没有出现民主党全国性的领袖人物,也没有出现新泽西州的州长和参议院的议长。

大多数是吉米的中学、大学同学,以及附近几个州的民主党议员。还有一部分是吉米的同性恋朋友。

听到这里,林军问道:“有没有看到吉米的丈夫伯格曼?”

佩奇惊讶说道:“这个人我不熟悉,你怎么知道的?”

林军拿出手机,调出相册中一副人物照片,递给佩奇观看。佩奇仔细端详一阵,开始在追思会的人群中搜寻。

约莫半个时辰,佩奇失望地摇摇头说道:“从主席台到底下来宾,都没有发现相似的面孔。”

林军点点头。

追思会在举行一个多小时后结束,明天是下葬仪式。林军和佩奇决定先回旅馆休息,明天继续过来观察。

佩奇推着轮椅在林荫道上缓缓走着,追思会上观察到的一些诡异的现象,表明吉米的死亡不寻常。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两人都感到费解,需要回去仔细推敲。

快到停车场的时候,林军小声说道:“佩奇,临街的道路上有一位女士一直跟踪我们。”

“嗯,我也注意到了,从教堂一直跟到这里。”佩奇有点佩服林军。作为一位警官,随时注意周边的环境,观察各类行人的反常举动,是警官的职能所在。但林军作为一个学者居然也有这样的能力,让他有点惊叹。

“是一位华裔女性,是不是您的熟人?”佩奇问道。

“不是,我在美国熟人很少。”林军摇摇头说道。

果然哪位华裔女性穿过街道,直接来到佩奇、林军的轮椅前,微笑地说道:“您是林军教授吧?”

林军惊骇不已,自己在美国几乎足不出户,出来一次居然有人第一次开口,就叫出自己的姓名。

仔细打量这位华裔女士,接近四十岁的年龄,身穿和他们同样的黑色西服和白色领带,半月型的脸庞,白皙、柔和。

显然她也是参加追思会的一员。

“您是哪位?”林军摘下墨镜平和地问道。

“说来话长,我认识您,您一定不认识我。我是吉米生前的秘书,我叫黄慧仪。”黄慧仪干练、幽默的介绍,让林军和佩奇感到好奇。

“这样吧,你们远道而来,我请你们喝茶,去你们居住的酒店,好吗?”黄慧仪显然有所图而来。

林军望望佩奇,看到佩奇肯定地点头,便说道:“好的。”

黄慧仪帮助林军上了佩奇的汽车,把轮椅放到后备箱说道:“你们先走,我们在你们酒店大堂咖啡厅见面。”

说完转身向着停车场的一边,自己的车子走去。

佩奇和林军不得不佩服这位女士处事的干练、周到,启动汽车向着旅馆方向驶去。

到了旅馆停车场,将林军放在轮椅上,进入旅馆大堂,就看到附近咖啡厅里,黄慧仪已经提前到达,招手让他们过去。

黄慧仪似乎熟悉林军爱喝的茶,帮助他点了普洱茶;而帮佩奇点了一杯道奇咖啡。

三个人坐定,黄慧仪开门见山地说道:“我知道你们来这里的目的,目前来说还在保密阶段。但我可以告诉你们的你们关心的人没事。”

“呃?”林军和佩奇都狐疑地看着黄慧仪。

“是不是不相信我这个小女子的话啊?我是怀特的秘书,对怀特涉及的事情比较了解,所以对案件的进展有所了解。”黄慧仪用柔软的台湾普通话解释道。

看到林军的眼色柔和很多,黄慧仪热情说道:“林军老师其实您也是我的老师。”林军又显出惊异之色。

“呵呵,您又要不相信了。我曾经在哈佛中文系的就读,您编的《中国近代诗歌年鉴》是我们老师推荐的参考书目。”

黄慧仪这样拐弯抹角地搭上了学生的关系,让林军不禁有点开怀起来。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林老师海子是您的学生还是同事。”黄慧仪兴致勃勃地八卦起来。

“他是我的学长,我在中文系,他在法律系。”看着黄慧仪容光焕发的脸,林军脸色也生动起来,回忆起八十年代的大学时光。

“我在哈佛念中文,最令我神往的就是在大洋彼岸有一批你们这样的中文写作者,开创了中文诗歌的新纪元。”黄慧仪感慨地说道。

“是的,也许是时代的契合、召唤,那个时代确实是中文写作的荣光时段。”林军眉头彷佛燃烧的火苗,跳跃起来。

“老师,我当时有个机会到您的学校做交换学生,可惜被职业所困。”黄慧仪露出惋惜的神情。

“呃?那个时代不是中美关系最好阶段吗?”林军差异问道。

“不是两国关系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黄慧仪发现说漏了嘴,赶紧补充说道。

“不过还好,今天我不是见到了您吗?我崇拜的老师,就不那么遗憾了。”黄慧仪显出小女生的崇敬神色。

“已经是过眼烟云了,那是一个起点,也是一个终点。”林军露出沧桑、无奈之色。

“老师,您现在到了美国,我可以方便请教了。”黄慧仪热情地说道。

“碰”佩奇重重地放在咖啡杯,将两人的热情交谈打断了,看到佩奇温怒的表情。

“佩奇先生,我遇到敬仰已久的老师,忘记您不会中文了。”黄慧仪赶紧用英文道歉说道。

“没事,你们继续。”佩奇露出雪白的牙齿,大度地说道。
下载网址:https://payhip.com/b/OuPHy
喜欢戟枫660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戟枫6603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