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史专栏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白善烨:我经历的625和大韩民国 (8)

送交者: 长岛风[♂☆★★★声望勋衔15★★★☆♂] 于 2022-08-17 17:43 已读 4277 次 5赞  

长岛风的个人频道

+关注
56、掉落在大邱的炮弹

————流言蜚语扰乱了后方,7发炮弹让大邱陷入了“恐慌”

为了抓我,敌军对国军1师团指挥部发动了偷袭。而就在此前一天,即1950年8月18日凌晨,朝鲜军进入到了架山山城。我们的计划是,利用炮击阻止敌军进攻的步伐,然后把前来增援的增援军派到山城去击退敌军。

朝鲜军在向架山山城挺进时,也向大邱发动了迫击炮炮击。敌军集中攻击的地方是大邱火车站。他们发射了7发82毫米的迫击炮,造成一名正在大邱火车站工作的职员殉职,7名平民负伤。很巧的是,政府正好在当天再次把战时首都从大邱迁往了釜山。令人吃惊的是,掉落在大邱的7发敌军炮弹最终造成了巨大的波及效应。传闻一个接一个,然后又演变成了更大的传闻。换句话说,“大邱也即将落入敌军的手中,现在韩国无处可逃了”,这样的流言蜚语漫长飞舞。通过电话,我从陆军本部听到了这样的情况。

虽然战况告急,但并没有发展到如此动摇的程度。在国军和美军的奋战下,战线保持得还算不错;美军的大规模支援也在持续进行。但是,民心却发生了很大的动摇。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让人心灰意冷。在大邱,恐慌事态正在扩散。当时的大邱本来就有30多万人口,再加上大量涌来的难民,一共有70多万人生活在那里。随着流言蜚语的传开,大邱居民和难民们开始涌上街头。男的背上背着东西,女的头上顶着东西,大邱再次上演了一个男负女戴的场景。为了逃往釜山等南方地区,人们开始踏上了背井离乡之路,他们不断地涌向大邱火车站或通往南方的国道方向。当时,敌军的几发炮弹就可能让我们自己首先乱阵脚。

此时,赵炳玉博士出现在了大邱火车站。光复后的美国军政期间,他担任了警务部长;韩国成立后,他一直担任内务部长,指挥着警察。他曾在美国留学,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所以在当时他是一位非常难得的人才,也算是当代的精英知识分子。他总是充满威严,彻底地掌控着警察指挥系统,维持着在解放后经历着混乱期和战争的韩国的治安。听到战况迅速恶化的消息后,他亲自出现在了涌向大邱火车站的难民队伍前。面对想坐火车逃到更南的地区去的难民们,赵博士进行了一场演说。

“我们应该相信谁呢?让我们相信国军和美军吧!不要被传闻所迷惑,再给国军一些时间吧!我们一定能活下去的。请大家再耐心等待”,他如此说道,表现着他非凡的领导能力。赵博士不仅进行了大邱火车站演说,他还亲自奔赴街头。在街头,他仍然继续说服难民们,“我们应该相信国军和美军,再耐心地等一等”

解放后,韩国社会经历了理念上的左右发生严重冲突的混乱期。赵博士是负责这场混乱期的治安问题的优秀人选。当时,在美国军政下,警察确立了“法律和秩序(Law and rule)”的原则。美军对警察进行了全盘支援,支援力度超过了国军。美国军政下,警察拥有卡宾枪(Carbine)和M-1步枪等武器,相反军队只有日本留下的38、99式步枪。机关枪也配备给了警察,根本没有军队的份儿。从初期的兵力水准来看,警察是军队的好几倍。

赵博士带领着这样一个强大的组织,很好地克服了解放后建国初期的混乱期,所以他平息大邱恐慌事件的努力很快就产生了效果。警察出面,稳定了大邱民心。赵博士亲自在前线指挥着警察,不断地说服难民和大邱市民。此外,美军8军司令部寸步未离开大邱也对安抚大邱市民和难民们的不安心理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大量涌上街头的难民们重新回到了各自的住所,陷入混乱的街头也渐渐恢复了秩序。

事实一旦站稳了脚跟,传闻就只能是传闻。尽管敌军发动了多次进攻,但国军和美军部署了坚实的、绝不会轻易倒塌的防御网。相反,敌军开始变得急躁了,猛烈地发动着类似垂死挣扎的攻击。这就是事实。在这铁铮铮的事实面前,引起恐慌的传闻显得苍白无力,没有任何作用了。之后,敌军的炮弹也有掉落在大邱;19日和20日,也有敌军的几发炮弹飞到了大邱的上空,但是难民再也没有涌上街头,大邱火车站也再没有出现过男负女戴的场景。

只有后方稳定,前线才能奋力战斗。听到大邱恢复了稳定的消息后,我感到非常欣慰,因为我可以集中一切精力阻止眼前的敌军。又来了一批美军增援军,增援军的指挥官莫名其妙地用汉语问我,“你会说汉语吗?”从美军嘴里听到汉语,让我感到很是吃惊。


57、美军最高首脑层的来访

————美军陆军参谋总长视察后随即出现了炮弹,韩美“13颗星”险些陨落

用汉语向我打招呼的美军正是保罗·弗里曼(Paul Freeman)大校(长岛风注:砥平里战斗的美军指挥官)。他沉着冷静,内心坚强,给人留下了非常好的第一印象。他率领着美军2师团23团,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他问我是否会说汉语后,我也用汉语回答说“我会说汉语”,于是他提议说“那我们就用汉语交流吧”。我觉得挺可笑的,于是建议说“就用英语交流吧”。听到这话后,他面带微笑地说“为什么没说自己懂英语呢?”他1931年去了中国,在北京留学了4年,他的汉语就是在那时练就的,发音和表达能力都非常不错。因为韩国军并没有普及说英语,所以弗里曼内心可能比较担心语言交流问题。韩美两军展开联合作战时,最基本的就是语言交流。如果连最基本的语言交流都成问题,真是无法想象如何一起出生入死共同奋战。被这一问题严重困扰的弗里曼想必是认为“如果用汉语交流,可能会和韩国军队进行很好的交流”

在1951年2月的趾平里战斗中,正是弗里曼大校击退了中共军5个师团的6个团。弗里曼大校联合拉尔夫·蒙克拉尔(Ralph Monclar)中校率领的勇猛法军展开战斗,关键性地击退了中共军的进攻,大获全胜。这也是记录在韩国战争史上的一次大捷。后来,弗里曼晋升为了大将,曾担任驻欧盟美军的总司令官。

米夏埃利斯(Michaelis)大校率领的美军27团与弗里曼大校的美军23团来到了国军1师团。这是在韩国境内首次展开的大规模韩美联合作战。拥有强大火力的两个美军团同时被配置在了国军1师团长负责的战斗区域内。这股强大战斗力已经从多富洞进入到了通向大邱的干线公路,它足以挫败正朝大邱进军的敌军的进攻锐气。

米夏埃利斯率领的27团负责多富洞~大邱之间的干线公路。他们利用强劲的火力,为阻止朝鲜坦克的南下立下了大功劳。弗里曼大校的23团负责南侧的干线公路,虽然不像米夏埃利斯的27团那样与敌军展开正面对决,但是对于试图进入大邱东北侧的架山山城后再攻入大邱的朝鲜军来说,这支部队起到了非常有效的防御网作用。在多富洞战斗的最后阶段,在弗里曼23团的奋战下,南下到东北侧的朝鲜军无法继续南下,不得不撤退。

美军来到韩国军师团共同展开联合作战,这在当时好像也成为了韩美两国政府间关心的问题。师团本部遭到了敌军的夜间偷袭。在击退了偷袭师团本部的朝鲜军兵力后,我忙于听取有关战况的报告。这时,我接到了陆军本部的通知,说是有重要的客人会访问师团。

柯林斯总长做了短暂停留后就匆匆离开了,其它VIP也陪同他一起去了大邱。接着发生了一件令人感到奇怪的事情。他们一行人前脚刚走,敌军的炮弹就落在了他们曾停留的位置附近。幸 白天来到师团司令部的客人是韩美两国的军队最高首领层。国防部长申性模、参谋总长丁一权(中将)、美军的“大星”级别人物们先后出现在了师团司令部。甚至连曾是美军8军司令官的沃尔顿·沃克(Walton Walker)中将也得让出吉普车的上座,坐到了后面。一位四星将军坐在了上座(即前排),他就是美军陆军参谋总长劳顿·柯林斯(Lawton Collins)大将。

因为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和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冲突。华盛顿总部不太相信麦克阿瑟的判断,对于麦克阿瑟大胆的战略,首先考虑政治判断的华盛顿总部总是心怀不满。为了不经过麦克阿瑟的报告而直接观察韩国战线的情况,杜鲁门派遣了一个人,他就是柯林斯总长。换句话说,柯林斯算是美国总统的特使。

在他观察了韩国国军1师团的战线后,脸上露出了非常满意的表情。当时,为了同国军展开大规模的联合作战,美军的两个团已经结束了战线配置。而特别是当柯林斯仔细观察了这一情况后,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明朗。他站在米夏埃利斯大校设置的“水沟指挥所”附近,然后说“大家都过来”。他提议大家一起拍张照。我、当时在现场的1师团参谋们、米夏埃利斯团长以及美军军官们站在了一起。就这样,美军的最高首脑层、并肩奋战在韩国战线上对抗朝鲜军的两国军官们一起拍摄了纪念照。

亏这些重要人士离开了,否则作为美国总统特使视察前线的柯林斯大将险些就会出现严重的人身安全问题。包括柯林斯大将、沃克尔中将、丁一权中将、曾是准将的我、以及少将(美军8军作战参谋)在内的总共13颗星险些一起“陨落”。这真是一个令人后怕的瞬间。

直到战斗的最后阶段,敌军的攻势仍然如此强烈。战斗还在持续不断地进行,特别是正在防御师团防御线中央部分的最广区域的12团正身陷苦战的巅峰。


58、被鲜血染红的游鹤山

————年轻的他们就这样成为了无名勇士离我们而去

在东方国度里,鹤是孤高的象征。古代文人们总是想以鹤为友,想通过鹤来摆脱世俗的繁杂。具有这种特殊意义的鹤曾经闲游的山就是呈东西走向、海拔839米的游鹤山。但是1950年8月的游鹤山不再是鹤儿飞翔遨游的那个美好的山。随着同族对峙展开残酷的撕杀后,这里演变成了杀与被杀的杀戮现场。

东西长4公里的游鹤山西南侧与漆谷郡石积面、西北侧与龟尾市九坪洞相接。换句话说,游鹤山是守护大邱的门户。这里是一个战略要冲地,如果我军能坚守住这里,那么就能占领周边所有道路的汇合点,从而阻止敌军的机械化部队进入大邱。相反,如果敌军占领这里并发动攻击,那么我军的步兵部队很难接近这里。所以,为了坚守住大邱,我们必须首先占领并守住这个地方。

1950年8月,在多富洞附近的游鹤山和水岩山等主要山里,激烈的高地争取战不分昼夜地展开着。在山上和山谷里,堆满了我军和敌军的战死者。美军也不得不艰辛地开展自己并不熟悉的山岳战。图为美军正在沿着山脊构筑起来的阵地进行着战斗准备。[美军陆军部资料]

负责国军1师团防御正面最广阔地区的12团在游鹤山展开着血战。1950年8月17日开始,我们接连获得了空中和炮兵支援,他们不分昼夜地展开攻击。正如前面所提到的,12团不得不按照从南向北的方式攻入已经被敌军首先占领的游鹤山。已经首先占领高地的敌军正在远远优于我们的地形里展开着战斗。

游鹤山南斜面非常陡峭,相比之下,敌军占领的北斜面的地形要比这平缓得多。敌军通向高地的路比较平坦,这点也比我们有利。另外,尽管从南侧通向山顶的道路直到4/5高的地方都算容易,但再往上就是非常险峻的崖壁了。即使通过几条通往山顶的登山路,在最后也得爬上50~70米的陡壁。接近高地本身就不容易,所以试图占领高地的12团免不了出现了很大的伤亡。

8月13日之后,在游鹤山展开的激战让兵力不断出现损失。为了弥补损失的兵力,需要向山上派送追加兵力及弹药等补给品。一般情况下,这样的派送工作从晚上10点30分开始,11点30分左右结束。新的兵力到达后,小队长用手电筒照着自己的脸,并自我介绍说“我是小队长某某某”,然后命令初中毕业学历以上的人往前一步,任命他们为分队长。据说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布置着进攻阵形。

小队长们把小队员名单写在花郎烟盒上进行保管。另外,小队长还以分队为单位,要求队员们相互确认姓名,然后命令他们先休息。之后,他们被会派往天亮后开始的进攻前方。一般情况下,前一晚补充的新兵中80~90%的兵力会在早上的战斗中牺牲。记录着他们名字的小队长的花郎烟盒中大部分会被丢失。

即使不丢失,在反复的激战中,烟盒也会因为小队长的血汗而变得模糊不清,所以最终也无法确认在战线上死去的新兵们的名字。无名勇士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了。

12团1大队的攻击目标是游鹤山第2峰——837高地。能通往837高地的山脊只有3~4个,但是即使高地就在我们眼前,但令我们望而却步的是笔直耸立着的70多米的崖壁。敌军的手榴弹飞过来时,我们都无处可躲。

在每3个分队组成一列纵队接近目标的过程中,如果敌军用手榴弹和迫击炮进行攻击,那么有1个分队就会在原地牺牲。

这时,后面的分队再继续前进。之后,3个中队的兵力全加在一起也不到100人,兵力损失非常严重。

所有的高地都是如此,多富洞战斗的所有战场都不例外。这时,勇敢挺身而出的人正是劳务者们。这些年龄远大于与士兵的劳务者为了祖国、民族、他们的家人和身边的朋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成为了战争的又一个主角。

他们趁着深夜,悄悄地接近我军所在的山脊,运来了弹药和补给品。但是,他们付出的牺牲也非常大。1大队长韩顺华少校说“游鹤山战斗一半都是由劳务者们完成的。如果没有他们,我军绝不可能在多富洞的游鹤山战斗中获胜”。

山里堆满了1师团士兵们的尸体。被投入到新战场的新兵们都喘不过气来,也有被尸体的腐烂味吓得就地坐下的。他们的鲜血流向山谷里,如水流一般。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的惨景出现在了我眼前,并向那山蔓延开去。

游鹤山就这样吞噬了战友们的鲜血和肉体。1950年夏天,我的部下们就在这个不分昼夜进行着的战斗现场纷纷死去。但是我所在的师团、以及师团旗下的各团只能无情地下达着“收复高地”的命令。他们毫不迟疑地接受了传到阵地的攻击命令,然后奔向了战场。他们毫无怨言,默默地执行着这个命令。


59、学生兵的手册

————被争来夺去的328高地,学生兵的牺牲换来了太极旗的飘扬

母亲打来了一直用来祈祷儿子平安的井华水(黎明打来的井水,用于祈祷)。想让即将奔赴到战火弥漫的一线的儿子喝水,哪怕是一口也好,接过水瓢的儿子,他们的表情都是那么恳切,令人感到酸楚。该照片是韩国战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的1950年12月,在通向前线的大邱火车站前的新兵队列里拍摄到的照片。

学生兵的书信——李佑根

母亲!
我杀人了。
隔着一堵石墙,
大概有10多人。
敌人的腿断了,
手臂也断掉了。

母亲!
为什么非要打仗呢?
昨天我换洗了内衣。
穿着洗得干干净净的清洁的内衣,
不知怎地,我想起了寿衣。
说不定今天我可能会死去。
但是,我要活下去。
一定活着回去。

母亲!
我想吃生菜叶包饭。
我想在冰凉的泉水里,
大口大口地喝冰得掉牙的冰水。

啊!
敌人正在袭来。
下次再写吧。
母亲,再见!再见!
不,我不要说再见!
因为我会继续写的。
那先这样吧……

正是在洛东江战线303高地(鹊乌山),美军和国军相互派遣小队规模的部队到对方阵营,韩美两国军队并肩展开了联合作战(参见第49回)。303高地的东侧正是328高地。这里也展开了一场并不亚于游鹤山的充满血腥的激战。国军1师团15团负责这里,他们反复奋战着。经历了19天的激战后,15团的士兵收复了高地。而收复后的惨状难以言表。我方兵力不断地向这一高地发起进攻,敌军为了死守这一高地,也像蜂群一样飞拥而来。

李佑根学生兵,1950年8月在浦项女子中学(位于现在的浦项女高)前展开的战斗中战死。在浦项市龙兴洞塔山立有他的信碑。

据说,当士兵们站在高地上时,看到了我军和敌军的尸体被火烧焦,或被撕得粉碎后挂在树枝上等。战友们说,在摄氏37度左右的酷热天气里,听到尸体腹部鼓胀得如同汽球后破裂的声音时,让人脊梁发麻。据说,第3中队1小队向导郑在中(音)一等中士朝着共同墓地角落的阵地看时,他看到了原以为失踪了的朴路植(音)二等中士正坐在战壕中,他高兴地叫了一声“朴中士”,并把手伸了出去,没想到朴中士已经停止了呼吸。据了解,朴中士紧紧地拽着机关枪枪把,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

15团不得不在这里与敌军展开了反反复复的残酷的高地争夺战。特别是组织由学生兵组成的特工队,把他们派到敌军占领的高地后方并成功地展开了攻击,这一战果可圈可点,很了不起。我军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同样地,敌人的损失也不在少数。敌人正是在开战初期首先占领了首尔而被金日成封为“首尔师团”的3师团。但是在洛东江战线上,他们却因为国军1师团15团展开了决一死占,而不得不停止了进攻脚步。另外还遭受了沉重的兵力损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通过当时敌军的无线监听得知的消息,敌军的一个团最后仅剩下了270人。失去了90%以上的兵力。

负责防御正面右翼的11团也正在奋战。从架山山城一路攻到大邱方向的敌军面对11团的拼死抗战时,也未能如愿以偿。在那里也进行了残酷的血战。我离开师团指挥所前往11团战线视察时,居民们纷纷抱怨说堆积在山里和山谷里的敌军和我军尸体没法儿让人正常生活,要求“赶快把尸体埋掉”。真是如此。战线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血腥味和尸体的腐烂味。

我军占领高地后,把战壕里堆得满满的我军尸体就地填埋了,没有确认身份,甚至都没有时间确认他们是来自哪儿的战友。学生兵们的情况也是如此。他们在接受了短暂的训练后就奔赴战线,看着残酷的战争现场时,他们开始害怕了。他们都是年幼的士兵,接到分队长的命令后进入战壕做进攻准备,当分队长去战壕外解手时,不知所措的他们也跟着出去。我作为师团长,没有机会在现场守护他们。这一群年纪轻轻的、被纯真的感性所感染的学生兵在现场会有怎样的所见所感呢?

《多富洞救国战斗史》一书里收集了当时战友们的描述,里面有整理学生兵手册的文章。本文前面摘录了李佑根学生兵写给他母亲的、但未寄出的信件的部分内容。参战前,他是就读于首尔东星中学的初三学生,1950年8月11日,他在浦项女子中学前的田野里牺牲了,当时多富洞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激烈的战斗。在当天的战斗中,包括他在内,第3师团的71名学生义勇军中共有48名战死沙场。


喜欢长岛风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