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史专栏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白善烨:我经历的625和大韩民国 (7)

送交者: 长岛风[♂☆★★★声望勋衔15★★★☆♂] 于 2022-08-11 8:37 已读 4697 次 5赞  

长岛风的个人频道

+关注
52、“空中堡垒”展开的地毯式轰炸

————漫天的B-29进行了26分钟的地毯式轰炸,共发射了3200枚炸弹

在1950年8月15日的前几天,洛东江战线的危机感不断加重。敌军从多富洞方向向我们紧紧逼来。我认为,增加兵力迫在眉睫。

我叫来了美军顾问官梅伊(音)大尉,并问道“情况非常严峻,怎么办”。梅伊大尉表情也很严肃,想了一会儿后,他对我说“我将向司令部如实报告现在的情况”。接着,他拿起了电话,报告说“现在情况非常紧急”,“务必需要增加兵力”。美军8军(长岛风注:也可以翻译做第8集团军)司令部可能也充分理解了我们当时所处的情况,所以回复“将派遣增援部队”

然而,我们又接到了美军8军司令部的联系,内容是“8月16日正午时分,战线上的所有兵力必须深挖战壕,绝不能在地面上活动”。这是司令部在向我们通报将发动地毯式轰炸。

我们再次振奋了精神。我向所有部队下达了偷袭命令。“如果我们感到吃劲,那敌军也会招架不住的。增援部队马上就要来了,还会有空中支援”,敦促他们展开反击。16日上午,15团收复了328高地。12团登上了游鹤山的4/5的高度,11团也击退了架山山脊上的敌军,正坚守在川坪洞公路正面。

11点58分,似乎所有的声音都停滞了。“呜呜嗡-”,惊天动地的巨大声响似乎淹没了地面上的所有声音。接着,我们感觉到了地轴好像在晃动。巨大的爆炸声充斥着整个大地。

从冲绳岛出发的五个编队的98架B-29轰炸机开始持续不断地向地面投掷炸弹。轰炸时间持续了26分钟,从B-29上投掷到地面上的大型炸弹共有3234发,总重量达900吨。据说,如果换算成炮弹,相当于3万发的火力。这是二战结束后成功进行的最大规模的空中支援。轰炸范围包括洛东江西侧的若木和朴正熙前总统的故乡龟尾之间长5.6公里、宽12公里的矩形区域。美军判定,这里聚集着准备攻击大邱的敌军主力。

在这个矩形区域内,美军空军从南向北进行了缜密的规划,滴水不漏地投掷着炸弹。那个地区成了一边废墟。后来听说这里的人们甚至抱怨说“美军轰炸后,这里10年内寸草不生”。

敌军的一线部队却在这场轰炸中得以存活了下来。因为大部分兵力已经越过洛东江,大量集中在与我们相对峙的战线上。

但是支持他们的后方战线却因美军的轰炸而遭受了巨大的打击。更严重的是心理上的恐慌。后来经俘虏证实,美军的此次大规模地毯式轰炸严重挫败了他们的战斗心理和战斗意志。

同时,这场地毯式的轰炸也让洛东江战线的朝鲜军失去了囤积在倭馆前阵基地的预备兵力、野炮、弹药、装备等大量军需用品,丧失了可以进行长期作战的力量。尽管如此,朝鲜军仍然在继续越过山脊而来。

◆地毯式轰炸

是指无数的轰炸机一边飞行,一边对某一特定的区域像铺毛毯一样滴水不漏地连续投掷炸弹。1937年4月的西班牙内战当时,空中支援佛朗哥(Franco)派法西斯军队的德国Condor军团和意大利的空军空袭了共和派区域——巴斯克(Basque)居民居住地格尔尼卡(Guernica)村庄,从而开创了先河。毕加索的作品“格尔尼卡”讲述了这次事件。二战的诺曼底(Normandie)登陆作战当时,美军和英军出动了1万2000多架飞机,对作战目标区域进行了地毯式的轰炸。

53. 凄惨的杀戮现场

————每发生一次激战,都会有30~40%的士兵离我们而去

敌军马不停蹄地向我们攻来。根据金日成的指示,朝鲜军一开始制定了1950年8月15日之前占领釜山的目标,但是国军和美军设下的强有力的防御网使得敌军的计划落空了。随后敌军退而求其次,将目标修改为8月15日之前哪怕是大邱也要占领下来,然后发动了猛烈的攻势。

为守住洛东江战线而展开的多富洞战斗继续着激战和血战。目前正在进行中的韩国国军遗骸的善后工作中,来自多富洞一带的小山坡和田野里的最多。为了保卫住新生韩国的命脉,国军、美军以及运输弹药和粮食的劳务员们一个一个地倒在了这里。

当年8月15日之前,多富洞战线危机四起。负责防御线中部的国军1师团12团在一开始的战斗中就处于不利地位。12团在游鹤山(839米)和寿岩山(519米)进行布阵之前,敌军首先占领了这里。12团不得不从下往上进攻,牺牲了无数士兵的生命不断地进行血战。他们朝着首先登上山脊的敌军,不断试图前进。不仅进行了枪击,在接近敌军时还投掷了手榴弹。手榴弹用完后,开始扔石头。

右侧的11团也陷入了危机。敌军将战车和重炮集中在了连接尚州和多富洞的路线上,试图寻找突破。尽管11团用刚得到的3.5英寸火箭炮(长岛风注: 超级巴祖卡)进行拼死的狙击,但最终还是被逼退到了距离川坪洞丁字路3公里的真木洞。

道路两侧的山上夹杂着双方的兵力,甚至都无法分清到底哪些是我军哪些是敌军。各大队和中队的指挥官们以身作则,继续奋战。随着整个防御线发生了动摇后,在道路两侧的山上,我军和敌军交织在了一起,展开着你死我活的肉搏战。

8月15日,情况变得更加急迫了,甚至达到了极点。我军和敌军的距离变得太近了,所以现在比起步枪,干脆使用手榴弹进行相互攻击。整条21公里的战线全都如此,高地上横尸遍野。此时,眼前正上演着一幕我军和敌军用这些尸体当掩护相互撕杀的悲壮场景。

战况实在是太紧急了,即使获得了学生兵的支援,但我并没有时间好好训练他们。他们只学习了3~4小时的基本步枪射击训练和手榴弹投掷要领后,就被立即派去了战线。这些年轻的学生兵都没有学习如何进行自我保护就上山或上高地,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祖国。

游鹤山和寿岩山山脊相接的高地到处都充斥着尸体的腐烂气味。这是为视察敌情而越过洛东江的15团搜索队亲身经历的。他们在美军展开地毯式轰炸之前的8月13日,为打探敌军的集结状态而起程了。晚间11点左右,他们为了渡江而潜入到了水里,但却因刺鼻的臭味,不得不很快浮出了水面。因为他们实在是忍受不了水里那股刺鼻的尸体腐烂味。有着相同血统、使用同一种语言、长着同样面孔的民族之间发生的相互撕杀的悲惨场景在战线上随处可见。

当时,陆军本部曾调查过我们1师团。因为我们没有提交根据战况报告的“日报”。一个以中校为班长的调查团来到了师团司令部。我们让他们去15团的战斗现场调查,但他们只是一味地用行政规定来说事。据说,作战区域的大队长说“先去看看后再下定论”,于是带着他们去了现场。

调查团并没有上高地,因为通往高地的山路上到处都充斥着尸体的腐烂味,让人感到呼吸困难。他们没有说什么就回去了,之后再也没有催过“日报”了。

牺牲的人数不断增加,新兵们也不断地来到这里。一场激战结束后,会有30~40%的士兵离我们而去。然后又会派来新兵,后来甚至到了分队长都不知道分配给自己的队员的长相和名字就把他们派到战线上去的境地。这些没有获得军籍就死去的无名勇士们,他们是支撑韩国的今天的主人公。

54、美军增援和联合作战

———设置在水沟里的指挥本部……向米凯利斯学习“战斗技巧”

出现在以照片报道闻名的《LIFE》杂志上的这个人是美军27团团长约翰·米凯利斯(Michaelis)大校。1950年8月,他同韩国国军1师团一起在多富洞战线阻止了朝鲜军的猛烈进攻。他身后正是当时27团在有溪水流动的水道处建立起来的“下水道指挥所”。

历史小说里经常出现,被敌军进攻所困住的军队最高兴的时候莫过于迎来救援兵的时候。那么,守城过程中陷入了存亡危机的军队在看到前来帮助自己的军队时内心产生的踏实感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呢?

尽管美军发动了巨大的地毯式轰炸,但敌军并没有停止他们顽固的进攻。轰炸后的第二天即8月17日,美军8军紧急派遣的美军25师团27团的约翰·米凯利斯大校来到了设置在东明小学的韩国国军1师团指挥所。后来,他当上了大将,担任过美军8军司令官。他是一位有着非常明亮的双眸的美男军官。他率领第一批美军增援军,来到了我们师团负责的防御区域。

他首先说明了他的任务。“我是为坚守干线路线而来的。把1000码(yard,约914米)道路按照每500码分成左右两侧,我们团的兵力将部署在此”。他来的时候是中校军衔,后来很快被晋升为了大校。我首先问了我最关心的问题。

“您的部队战斗力如何?”

“堪称完美。”

“能说得再具体一点吗?”对于我的要求,他爽快地回答道“火力方面包括1个中队的战车、6门155毫米的曲射炮、18门105毫米的曲射炮。我还带来了空陆联络官”。听他这么一说后,我的内心非常欢喜。因为他带来了超过韩国军1个师团所具备的火力。再加上,他还带来了可以引来空军支援的空陆联络官,所以对于我来说,这算是一支如同千军万马的支援军。

但是我并没有表现出内心的喜悦,更何况我本来就是一个不会把感情如实外露的人。看着我的表现后,也许米凯利斯在想,要是能多说点儿什么就好了。他又说“师团长,还有一个好消息。对我来说在炮弹使用上没有限制”。他不露声色的一句话让我的脸不知不觉地变得明朗起来。在当时看来,别说是韩国国军,就连美军在使用炮弹上也是有限制的。

每天根据师团等拥有的炮弹数来决定所属炮兵部队的一门炮可以发射的炮弹数。而他那句“没有限制”意思是说可以无限制地发炮。这是一次得益于美军8军司令官沃克的“消防部队”战术,即根据战况随时准备强有力的预备兵力的支援。

后来,他担任了以美8军司令官身份来到韩国的马克斯韦尔·泰勒(Maxwell Taylor)的副官。他还辅佐泰勒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名身经百战的野战指挥官。为了向他学习战斗技巧,我经常跟着他,驾着我的吉普车一直跟在他的车后面。

他处理事情十分干净利落。首先,他把他所负责的干线路线前方分成了东西两部分,并分别部署一个大队的兵力,然后在其南侧部署了战车部队。他下令在前方部队前埋设地雷。战车部队后方再部署一个大队的预备兵力。最南侧分布着炮兵。所有部队都根据他的指示随时采取行动。

他亲自奔走在现场,言简意赅地向大队长和战车中队长下达命令。明确划定部队的防御线,并多次向各军官确认任务和位置,然后再采取行动。我仍然不断地跟在他后面学习。对于我来说,注视着他不仅是一种快乐,更是一种认真学习的过程。从地雷和战线兵力、战车和炮兵,到最后的立体式空中支援,全都包括在了他所指挥的部署图里。

两三个小时后,他就结束了部队的部署工作。对此,我心里赞叹不已。看着准备性、计划性、如机器般动作的整个部队时,我在想“也许这就是让梦想成为帝国的日本走向灭亡的美军力量”。

最后,他走进了一个为了使溪水向下流的稍微大些的下水道。它的两侧堆着装满泥土的包囊。这就是他的团指挥所。我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搭建指挥所,他只是说“这里多结实啊”,然后嗤嗤地笑了。虽然是一线部队的指挥官,但是按照惯例,一般情况下是在平整的大楼或比较舒适的地方设置指挥所。但是,他却全然不理会这些惯例。看着他稍微弯着身子走进了“下水道指挥所”后,我回到了我的师团指挥所。

在颠簸的车里,我思考了执行并服从国家和国民命令的军人态度、美军的战斗方式、支撑这种战斗方式的准备性和计划性。尽管我是在紧急情况下负责多富洞战斗的,但是我有很多地方都需要进一步学习和思考。我们将和世界上最强的美军展开正式的联合作战。应该彻底地从他们身上学习和获得的东西堆积如山。这样的想法未曾离开过我的脑海。

◆空陆联络官(ALO:air-land liaison officer)

是指联络地面和空中的军官。韩国战争当时被派遣到韩国军的空陆联络官大部分都来自美军空军(长岛风注:地空联络官很大人都是飞行员出身,知道怎么指挥空中的战友对地面进行最有效的攻击)。因为当时韩军本身就没有能够进行空中支援的空军力量。空陆联络官拥有自身的通讯系统,观察了陆上展开的作战情况后,向空军作战本部请求空中炮击支援。空军作战本部接受他们的请求,然后派遣战斗机或轰炸机展开地面军支援作战。

如今,在韩国陆军的1、2、3军中常驻着韩国空军的中校级军官,同时应对紧急情况。在军团级里,空军少校出面连接地面和空中。各师团内部有自己培养的空陆联络官。师团级灵活利用陆军飞机作战司令部的空中支援战斗力。在师团里,空军军官并不常驻在各师团司令部,但是发生紧急状况时,为了保证顺畅的空军支援,空陆联络官会被派遣到师团去。还会视情况向团级部队派遣空陆联络官。

55、敌军对师团长发动偷袭

————我的悬赏金相当于1000头牛的价钱……敌军夜间偷袭了司令部

1950年8月18日,随着多富洞情况不断告急,继美军之后韩国国军的增援部队也来到了这里。国军8师团10团下属的某大队首先来到了师团指挥所所在的东明小学。可能是从很远的地方步行过来的。到达的时候大概在下午5点左右。

当时,敌军正在进入相当于多富洞前方东侧山脊的架山山城方向。因为在这里可以对大邱进行正面炮击,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因此我们需要国军增援部队,需要把他们派到架山山城去阻止敌军的进攻。

在增援部队的前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他就是金顺基(音)少校。1948年我担任情报局长时,他是我的部下。我感到很高兴,但高兴却是短暂的。看着他疲倦的样子,我情不自禁地大声问他“顺基啊,吃饭了么?”金少校回答说“哎呀,是师团长您啊!我还没吃饭呢”。他们从永川一直走到这里,也没顾上好好休息,只是一个劲儿地赶路了。在陆陆续续到达的士兵们的脸上,写满了疲倦与饥渴。虽然现在必须马上把他们送往前线,但是我觉得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看,这又是非常残忍的做法。

我下令宰杀三头猪。因为我觉得得先让他们填饱肚子,还需要提供休息的时间,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好好地应战。我告诉文炯泰(音)作战参谋“会让他们明天凌晨早早地上路”。师团本部队员们去指挥所外面的村庄买回来了猪。大家开始忙活儿起来。漫长而又艰辛的行军后,终于迎来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这让增援部队的队员们感到非常欣慰。他们在东明小学的运动场过了一夜后,于第二天凌晨做好了向架山山城发动进攻的准备。

那天晚上,我睡在东明小学校舍后面的教师宿舍内。晚上11点左右,我入睡了。睡梦中,我听到了吵杂的枪声,还有像是什么一边折断一边发出“哐啷”的声音。当时还是副官的金番奎(音)大尉跑了进来。“师团长,师团长,出大事了。敌军来了!”一开始,我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师团司令部出现了敌军?“怎么可能呢”,我一边这样想一边条件反射地起身来到了寝室外面,然后走进了校舍内。师团参谋和美军顾问官们也无一例外地紧紧贴着走廊,慢慢地往前爬。因为枪弹正在四处飞窜,甚至还有机关枪和手榴弹。

站在东明小学正门时,我们发现敌军正在右侧墙壁处发动进攻。我们看到了有一个中队以上的兵力。我想“真的是出大事了!”我立刻向着连接走廊、校舍到运动场的门跑去。

“顺基啊,顺基啊,你在干嘛?赶快出动部队。敌人就在外面!”听到我焦急的声音后,金顺基少校跑了出来。幸好他指挥能力不错,立即集结了正在运动场宿营的大队兵力。他们用自己的武器武装好后,迅速地展开了行动。一部分接近了敌军试图进入的右侧墙壁,另一部分来到正门外,绕开敌军进行射击。出动的大队队员们再次击退了敌军。

敌军在架山山城沿着山脊在夜间对1师团司令部发动了偷袭。后来才听说,敌军夜间偷袭的目标是活捉我这个国军1师团长。听说还给出了悬赏金,10万朝币。当时100朝币可以买一头牛,所以这算是一笔非常大的悬赏金。

战争期间,我睡觉时不脱军靴。这点也在当天大大地帮助了我迅速掌握并控制了情况。如果花时间去系鞋带儿,很有可能无法迅速地动员大队队员们。但是和其它相比,最幸运的是让增援部队的队员们在学校运动场睡了一晚。如果当天晚上就把早已疲惫不堪的他们直接投入到架山山城战线,那么国军1师团指挥所可能就会被攻占。因为师团指挥所里,只有20~30名宪兵负责警备工作。对于用机关枪和手榴弹武装的300多名敌军来说,这点宪兵算不上什么。

我向为坚守战线远赴千里而来的大队队员们施予的小小恩惠最终却挽救了我的性命,并让师团指挥所免遭沦陷。不得不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美军顾问官梅伊(音)大尉诚挚地向我表示“师团长,看来今后得大力加强指挥所警戒了”。的确应该如此。我从1师团兵力中选出了两个小队,给他们配备了轻机关枪,让他们负责师团的安全工作。当天晚上敌军的偷袭使我得到了一个教训,那就是警戒应对可能发生危机是非常重要的。
贴主:长岛风于2022_08_11 8:48:55编辑
喜欢长岛风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