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史专栏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白善烨:我经历的625和大韩民国(2)

送交者: 长岛风[♂☆★★★声望勋衔15★★★☆♂] 于 2022-08-01 7:02 已读 2292 次 6赞  

长岛风的个人频道

+关注
这是韩国名将白善烨将军的回忆录的摘选第二章,原连载于2011年韩国的《中央日报》。白善烨将军1920年生于平壤一个官员家庭,1940年师范学校毕业后弃笔从戎入奉天军校,毕业后分配至驻佳木斯的关东军部队,加入“间岛特设队”(针对朝鲜人聚居区的反游击战部队)。1944年在热河日军部队服役,有过与八路军作战经验。日本投降后带领朝鲜人的部队回到平壤,在曹晚植先生领导下的平安南道人民政治委员会工作,1945年底“脱北”,来到韩国加入韩国军队。韩战爆发时任韩军第1师团师团长(29岁,上校师团长),在战争中因汉城保卫战、釜山防卫战、第一攻入平壤、第二次收复汉城也是第一入城等战功,以及与李承晚和美军指挥层的良好关系,先后任第1军团军团长(准将)、参谋总长,晋级为韩国第一位上将。停战后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1960年李承晚被迫下台,白善烨也被迫退役(年仅40岁)。后担任一些文官闲职,比如驻台大使,1971年退出政界,担任忠州化肥公司董事长,1980年正式退休。

白善烨先生是韩国军事精英,曾在韩战中得到美军和其他国家军队将领的高度评价,他指挥训练下的韩军第1师团在与北朝鲜军和中国军队作战中鲜有败绩。他的回忆录很少有夸张的成分,更没有太多的形容词,比较真实可靠。。。

34、顽强的抵抗

————虽然抱着TNT冲向袭来的敌军坦克进行突击,但结果……

1950年6月25日和敌军交手后的首个夜晚。我们到达了设在坡州小学校的师团阵地指挥所(CP)。以参谋和副官为代表、师团直辖部队和补给部队等也都在这里。每时每刻传来的战况都让人感到忧郁。枪声和炮声不断地从前线方向传来。当天下午晚些时候增援兵力赶到了这里。由刘海俊(音)大校和金东斌中校指挥的陆军士官学校教导大队和炮兵学校教导大队乘坐火车来到了韩国国军1师团战线。对于失去了驻扎在开城正前面的12连的1师团来说,这些兵力无疑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我这才镇定了下来。虽然敌军的气势势不可挡,但是战争爆发前曾在三八线上展开过多次局地战的1师团部队队员们也对敌军展开了激烈的反击。对战争的恐惧心理在亲自遭遇的前后是不一样的。只要下定决心战斗到最后,惧怕心理就会慢慢淡去。再加上25日接到撤退命令后离开的韩国国军1师团美军军事顾问团(KMAG)的洛克沃尔中校回来了,他说“不知道什么原因,命令被取消了”。

但是紧张的气氛仍然没有改变。我一边不断接到正在进行战斗的各团的战斗情况报告,一边寸步不离地坐在椅子上。要是困了,就在椅子打个小盹儿。短短的一夜过去了,迎来了26日的清晨。前线还在不断地进行着战斗,设置在坡平山一带的主要抵抗线也还存在。尽管敌军继续从开城和高浪浦向南侧逼近,但遭遇了我师团的顽强反击,所以情况暂时平稳。前线正在展开着可歌可泣的战斗。

战争爆发前的1949年,为了击退攻入开城松岳山的敌军,勇士们抱着炮弹摧毁了敌军的堡垒,最后壮烈牺牲。而如今的1师团里也留有这些勇士们的气息。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陆续接到了主要抵抗线上的我军部队队员们为阻止敌军的坦克而试图进行肉弹突击的报告。在停放有敌军大量坦克的长坡里一带,各团团长和各级指挥官们都亲自率队,展开强有力的反击。部队队员们怀里抱着地雷、手榴弹、TNT等,冲向敌军的坦克。这是一场用生命进行的悲壮抵抗。

正是因为如此,直到26日白天,战线也维持得不错,并没有被敌军攻破。其中大炮也帮了不小的忙。卢在铉(音)少校指挥的炮兵大队也动员了15门野炮,对敌军战车的移动路线进行了精确的炮击。在韩国战争前的局地战中学到的炮击术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我军在武器和装备上的劣势却无法克服。战线正在被一步步地攻陷,特别是坚守1师团所在的东侧的东豆川和抱川的7师团很快就被击退了,这对我方的防御起到了决定性的不利影响。有报告称,敌军的10多辆坦克已经突破了连接汶山和坡平山的我军主要抵抗线。晚上时分,敌军的炮兵也沿着那条被坦克攻破的抵抗线向我军袭来。

负责师团左侧的11团的一部分兵力在撤退时被切断了后路,坡平山阵地方向的13团也被敌军的战车部队所突破,敌军开始步步逼近。现在只能向最后一条抵抗线撤退了。我向所属部队下达了撤退指令,撤退时间选在了敌军坦克的活动不那么灵敏的晚上9点左右。但是我很担心是否能向已经陷入了混乱状态的各战线部队及时传达撤退命令。作战参谋等司令部的主要成员们有的用无线电呼叫团作战参谋,有的直接找到部队去传达我的命令,十分繁忙。撤退时的工作也不容小视。不能丢掉重型武器和重装备,应该维持好部队的建制。真是各种担忧不断。

夜深时,又来了两个大队的增援兵力。曾驻扎在全南的5师团其所管的15团的一个大队和20团的一个大队乘火车经龙山来到了这里。随两个大队来的还有正在炮兵学校接受教育的15团团长崔荣喜大校。我推荐的被护送走了的12团团长全圣浩(音)的后任者——陆军本部情报局次长金点坤中校到达后,在开城收拾了残余兵力,抓紧进行重组。

我摸黑走进了临时在奉日川小学校搭建起来的指挥所。我的脚很痛,25日早上匆忙离家时穿着的短军靴的后跟儿掉了。军靴的钉子露了出来,扎进了我的脚后跟儿,军靴里浸满了血。我们到底得退到哪儿去?仅凭现在的兵力和弹药还能坚持多久?实际情况非常凄惨。这样的苦痛让我忘记了军靴钉子刺穿我脚后跟儿时的疼痛。

35、令人费解的死守命令

————曾下令死守战线的陆军本部却切断汉江大桥,向水原撤退

连接京畿道汶山突出部分和坡平山一带是我军1师团的主要抵抗线。冲破这一主要抵抗线的敌军兵力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至少有两个师团以上。后来才知道,包括战车团在内,当时的敌军兵力达21000人,远远超出了拥有9000名兵力的韩国国军1师团。敌军拥有的装备是在当时还比较陌生的坦克,还有射程距离是我军两倍左右的重炮。从敌军一丝不乱、井然有序的进攻来看,这应该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各部队的大部分兵力都到了坡州奉日川,开始展开防御态势。26日晚上没能炸毁临津江大桥的工兵大队做好了誓死的决心。他们组织了一支由21名成员组成的自愿特工队,计划在敌军发动夜间偷袭时冲到他们的坦克上去。他们每个人都写好了遗书,然后在汶山南侧道路边挖好沟壕,在里面等待着。在特工队成员的怀里,有在TNT捆儿内放有手榴弹的自爆用炮弹。只要敌军的坦克一出现,就拉开手榴弹的安全栓,然后冲向坦克。这是一个多么悲壮的决心。这也是出于对没能炸毁临津江大桥的负罪感而产生的忠诚和斗志。但是,当天晚上敌军的坦克并没有出动。于是他们没有炸坦克,而是偷袭了先南下的敌军侦察兵,缴获了10多个轻武器后,回到了奉川日战线。

天一亮,敌军正式发动了攻击。25辆战车沿着公路南下,敌军的步兵开始沿着宽广的平原地区出没。我第一次在阵地前目睹了敌军的战车。我看到了远处有一个炮身朝天的巨大铁锭在移动。用望远镜观察后,确认了那就是敌军的战车。驻守在奉日川抵抗线后面的卢在铉(音)少校的炮兵大队用精准的射击阻止了敌军的战车。精确的炮击让敌军的战车茫然不知所措的情景至今都还历历在目。我军还进行了肉搏突击。前来增援的15团也加入了肉搏突击的行动中。他们冒着敌军的炮击,勇敢地向前方挺进。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冲上了敌军的坦克,最后壮烈牺牲。正是他们可歌可泣的牺牲和可圈可点的努力,让敌军无法向奉日川主要抵抗线逼近。

下午,金弘壹少将带着闵机植大校访问了师团。他相当于陆军本部战略指导班的班长。金少将听取了战况报告后,称赞道1师团太了不起了。干得漂亮!但是他还说议政府方向的7师团被击溃了,所以不要再抱什么希望了。他问我,停止抵抗、向江汉南岸撤退的行动如何。

虽然我也这么想,但我不能随意地撤退啊,我如此回答道,并请求他回陆军本部后向蔡秉德参谋总长请求批准撤退。他承诺说会请求蔡总长那么做,接着回到了陆军本部。但是我在晚上晚些时候接到了死守现在的阵地的命令书。陆军本部的一名军官坐着吉普车来到了这里,向我传达了参谋总长名义的命令书。

我们当然想过撤退这一方案。当时弹药和炮弹都已用尽。金弘壹少将的想法是正确的,我的想法也比较相似。但因为作战的总负责人——陆军参谋总长下达了死守命令,所以不得不照办。

后来在始兴炮兵学校遇到了金弘壹少将,他向我讲述了事情的原委。据说,回到陆军本部之后,金少将向蔡总长强力建议命令1师团撤退,但总长最终没有做出决断。金少将干脆拿起电话,放在蔡总长面前,言辞恳切地要求他下达撤退命令,但总长最后还是拒绝了。

28日凌晨230分左右,根据陆军本部的命令,汉江人道桥被炸毁了,陆军本部也撤退到了水原。突破韩国国军7师团的正面后进入到了议政府的朝鲜军越过了弥阿里岭,进入了首尔。当时还在战线上的我不知道这些情况,反而制定了动用最后的力量向北挺进的作战计划。我还命令师团参谋们制定以夺回汶山为目标的反击作战方案。

28日早上,为获取弹药补给而去了富平一带的师团军需参谋朴景远(音)中校空着车回来,并告诉了我一个让人心灰意冷的消息。他报告说敌军已经进入了西大门碌磻里,汉江的人道桥被炸毁了。他还说西大门牢狱的囚犯们被释放了,大街上飘着敌军的国旗。我们不顾一切地在前线进行着战斗,可后方却悄无声息地撤退了。炮兵大队长卢在铉少校报告说炮弹用尽了。那一瞬间,我的身体僵硬了。我不知不觉地抱住了站在面前的卢少校,而且泪水也开始不断地往外涌。


36)悲壮的奉日川撤退命令

————“各自谋生……在始兴相见,不行的话就在智异山和敌军展开游击战”

在1950年6月28日正午刚过、正在转入下午的时候,个头矮小的蒙古马正在向距离300多米远的野山奔去。我在坡州奉日川小学的1师团前方指挥所(CP)观看着这一场景。他们正是敌军,是在马背上运载机关枪和迫击炮的骑马队。敌军就出现在我们的前方。紧接着,子弹开始向我们飞来。师团司令部只有30逾名参谋和指挥所要员。看到此番情景后,我们从指挥所出来后,朝着奉日川对面的堤坝奔去。

枪弹正紧逼在我们身后,我们急急忙忙地上了堤坝。

这是最后的战役了。和敌军对峙了四天,1师团的兵力全力以赴地应战。但是现在再也不可能进行更多的抵抗了。我把各团团长、参谋长和直辖部队长们聚到了一起。

这时,一架飞机发出巨大的引擎声朝我们飞来。我还以为它会绕开我们所在的方向——奉日川堤坝,但是突然将炮弹倾泻在敌军傍边。炮弹发出轰鸣巨响后爆炸了,然后飞机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折回去了。这是从日本起飞的美军炮击机。在开战当天,根据联合国决议,驻扎在日本的联合军最高司令部(GHQ)兼任联合国军总司令部,并对我军展开支援。

我用满赋伤感的声音对部下们说,“感谢大家这段时间以来的英勇战斗,现在我们得分开了,我们不得不各自寻找活路,分开撤退。刚才美军飞机已经出现在我们眼前,这表明美军已经参战了。大家得满怀信心与希望,坚持奋战到最后。好好维持兵力,向汉江以南撤退。我们的首个目的地是始兴,我们就在那里相见吧。如果不行,最后就在智异山相见,在智异山同敌军展开游击战”。

当时在场的参谋们应该都和手下的团及大队取得了联系,命令他们交出战线全部撤退并在始兴集合,如果不行,重新在智异山集合,同敌军展开游击战。

这是一种出于绝不能就此撤退的想法而作出的盟誓。我们打算进入深邃的智异山后,通过展开游击战与敌军对抗,从而争取时间。但是当时,谁也不能自信地说这场战争会在何时取得胜利。

针对撤退路线,大家意见不一。11团团长崔庆禄大校主张去汉江的二山浦(现在的京畿道一山),15团团长崔荣喜大校觉得幸州渡口更适合。他们作为先头部队首先出发了。我和剩下的师团要员们一起先去了二山浦。在那里,我们并没有看见崔庆禄大校的身影。我们又重新驾车回到了上游,来到了幸州渡口,在那里看见了崔荣喜大校。那里有10多艘渡船,还有船夫。真是很幸运!崔荣喜大校发挥了他工兵出身的经验,在两艘渡船上放上很宽的板子,以便能载运吉普车。

晚饭的时候,他还准备了十二只鸡。细细一想,我们已经饿了四天。因为不断地被敌军从前线击退,在我记忆中,好像几乎没有进过一粒食。不过尽管很饿,但我却吃不下去。怎么能从前线撤退呢?不管那些生死未卜的部下们,自己反而吃美味可口的鸡肉,这太让我感到犯罪感了,所以我一口也没有吃。在崔大校的帮助下,我们一行人装着两辆吉普车,安全地渡过了江汉。如今崔大校(后来担任陆军参谋总长和联合参谋议长)已经逝世了,我再也没有机会向他表达我的谢意了,这让我感到很遗憾。

渡江后,我们就扔掉了吉普车。来到江汉南岸后发现,金浦和永登浦方向硝烟四起,枪声不断。如果坐着吉普车赶路,很有可能被敌军发现,所以我们把两辆吉普车仍到了汉江下面,然后彻夜赶路。饥饿和干渴一齐向我们袭来。我记得副官金判圭大尉打来了田里头积的水,痛快畅饮。传来了一阵狗叫声,我问是什么声音,金大尉回答说“(13团团长)金益烈大校抱着小狗来了”。我在想“战争中还带着狗,爱好真是很奇怪”。看着他在战争逃亡中还有如此闲情,我对他产生了羡慕之情。

汉江陷入了孤寂,就像在被敌军追赶前我所看到的临津江那样,一言不发。后来收复首尔重新向北挺进时、被中共军击退交出首尔时、以及再次收复首尔时,我总是能看到这条江。汉江总是沉默不语,但是它的内心可能也充满了许多的报怨。作为一名逃亡中的军人,那种责任感重重地压在我的肩上。在渐黑的夜晚里,我们一行人走在泥泞的道路上。不知不觉,我慢慢地对这场战争产生了一种熟悉感。我一边想着战胜敌军的办法,一边在黑暗中穿行。

◆联合军最高司令部(GHQ)

起初,这是在二战中获胜的联合军为执行日本占领政策于1945年8月在横滨设置的联合军最高司令部(General Headquarters of Supreme Commander for the Allied Powers)。随着韩国战争的爆发,它还担负起了指挥美军和联合军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的作用,同时兼任美军的东亚负责司令部,所以又被叫作“远东司令部(FEC,Far East Command)”。远东司令部下设有美军8军司令部、远东海军司令部、远东空军司令部,负责指挥驻扎在韩半岛和日本列岛等的美军。随着1952年4月28日《对日讲和条约》的生效 ,联合军最高司令部也随之被废除,但远东司令部继续履行着军事作用。1957年7月1日,美国政府解散了位于东京的美军远东军司令部,联合国军司令部转移到了首尔。联合国军司令官(首任司令官是乔治·达卡(音)大将)同时兼任驻韩美军8军的司令官,并一直延续至今。

gl
贴主:长岛风于2022_08_01 7:15:29编辑
喜欢长岛风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