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史专栏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一半深海一半浅海 第三章 迷茫

送交者: 戟枫6603[♂☆★★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09 2:14 已读 996 次  

戟枫6603的个人频道

+关注
一半深海一半浅海


第三章 迷茫 

尽管万分不情愿,张静雯还是堆出笑脸来:“佩奇警官,您怎么来到新泽西了?”

“有一些公务,另外还想询问您一些问题,不知您有没有时间?”佩奇礼貌而又坚决地提出要求。

“没有问题啊,您还没有吃饭吧?为了感谢您的救命之恩,我请您吃晚饭。”张静雯大方热情地邀请到。

“不可以,我在执行公务,不能接受他人的请客。这样吧,我们去前边一所咖啡馆,边喝边聊。” 佩奇严肃地拒绝了张静雯的建议,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没问题,您驾车先行,我随后到。” 张静雯没有异议表示同意。

佩奇点点头,进入路旁自己的警车,驾驶车子向前方的街区驶去。

在市区的商业街,佩奇将车子停靠在停车位,等待张静雯的车子停稳,走出来。两人连珏进入了路旁的一间咖啡厅。

在一个靠窗的卡座,佩奇点了一份戴奇咖啡,一份点心;张静雯点了一份拿铁咖啡,没有叫点心。

张静雯看着佩奇吃着点心,喝着咖啡,心里想着这位黑人警官的来意,难道是他发现了蛛丝马迹?

佩奇吃完点心,深深喝了口咖啡,摸了一下嘴说到:“女士,您怎么不喝呢?”

“啊,我一下午喝了不少了,怕晚上睡不着了。这不是舍命陪君子吗?” 张静雯开着玩笑,轻轻啄了一口咖啡。

佩奇拿出一叠文件,摆在桌面说到:“女士,这次我来是想了解一下你丈夫两年前去世的状况,以澄清一些疑点。”

张静雯微蹙的眉头舒展开,表情有点忧伤,马上转换成正色说到:“佩奇警官,这是已经结案的事件,而且不属于你的管辖范围,我需要回答你吗?”

佩奇莞尔一笑说到:“确实这是一起已经结案的死亡事件,也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但我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警察,如果疑点得不到澄清,我就会穷追不舍地探查,希望不会给你带来麻烦。”佩奇用隐含着威胁的口气解释自己询问的原因。

张静雯表情一滞,立刻转换成悲伤:“真服了你,你们警察先天有怀疑症啊?”

佩奇笑吟吟地点点头。

“我的丈夫饮食很不健康,喜欢吃大鱼大肉ˏ高脂肪和热量的食物。但是他的身体一直很好,所以平时也没有在意。

可是两年前的那段时间,经济飞涨,他在股票市场也获利甚丰。我丈夫和他的朋友在股票和基金市场赚了一大笔钱,于是三个人轮番请客,每次都是喝得酩酊大醉。

他死去的那天晚上,也是喝得呕吐,被朋友送了回来。在泡热水澡的时候,突然心肌梗塞,潜伏心脏病爆发。那时家里没有准备速效救心丸之类药品,等紧急救护医生赶到,已经无力回天了。”张静雯带着沉痛、悲伤的语气叙述着丈夫死去的情景。

佩奇对着资料看着,确实符合尸体检验报告中所述:死者胃内发现大量鱼虾、烤肉之类的食物,胃液里也存在高浓度的酒精。

张静雯叙述的无懈可击。

“谢谢女士的配合,我没有疑问了。”说着佩奇站起身来,和站起身来的张静雯握了握手,转身离去。

佩奇驾驶着警车在通向华盛顿州的高速公路上行驶,尽管从张静雯的叙述中,没有发现什么疑点,可是她的表情的变化还是存在很多不解之处。

开始的蹙眉,显然是担心何坤死亡案件;随后的舒展,是听到自己追查的是她丈夫的案件。这说明她对何坤死亡事件是有责任的,而对她丈夫死亡是释怀的。

但这一系列的巧合,依然存在着不可解释的地方。有位哲学家说过,所谓的巧合都是经过伪装的安排。

佩奇望着窗外犹如灯河一样的车流,表情有点迷茫了。

张静雯也驾车向郊区的家中赶去,心情的放松让她开心很多,便按下车内音响键盘,放出自己喜欢的歌曲:洪湖水浪打浪。

这是她过去经常在侨社举办的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的保留节目。张静雯天生有个好嗓子,擅长演唱抒情歌曲和朗诵诗歌。

在中学时候就是歌舞晚会的台柱子,来到美国也是各个华裔社团组织邀请的嘉宾,这给张静雯的业余生活带来很多喜悦和自豪。

每个人的价值是需要外界承认的,哪怕你的一缕微笑,能够让陌生的人开怀,你就有了存在的价值。

“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

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

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

晚上回来鱼满舱啊

四处野鸭和菱藕

秋收满帆稻谷香

人人都说天堂美

怎比我洪湖鱼米乡啊”。

张静雯随着车内音响,轻轻吟唱着这首熟悉的歌曲,身心轻松很多。

渐渐接近家门,远处萧瑟的场景,又令张静雯感到一丝郁闷。她停下车,望着家门前的一盏灯笼,想象着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此刻在干着什么?

这个儿子是让她最烦心和难过的,从小学到中学似乎一切都很正常,虽然成绩不是特别突出,但也不是很差。

但是考入一所州立大学之后,却发现学习能力的不足,一直跟不上课程。在留级两年之后,最终自信心和学习兴趣受到重大打击,不得已退学。

安排进入一所社区大学就读,但他已经失去了上进的信念,整日沉迷于游戏,上课也是三天两头的缺堂。

社区大学虽然没有严格的学习周期限制,但也必须每门功课合格才能获得毕业证书。

儿子通过了一两门课程,再也不愿意继续学习了。为了他的前程和今后生活保险考虑,只能在自己的诊所安排他作为一个挂名的员工,按时交医疗保险和养老金。

张静雯走进家门,看到儿子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着饼干,茫然地望着她进来,心虚地问到:“妈妈,我们晚上吃什么?”

张静雯一阵心酸,坐到儿子的身旁:“儿子,你想吃什么,妈妈就给你做。”

“我想吃鸡蛋烙饼。”儿子有点兴奋地倡议。

“好的,你在这里坐一会,妈妈很快给你做。”张静雯掩饰着心中的痛,放好手袋,走进了厨房。

一阵忙活之后,张静雯端着一叠鸡蛋烙饼还有一盘苹果沙拉走出厨房,看到儿子已经歪头斜靠在沙发上睡去。

张静雯搽干净餐桌,将烙饼碟和沙拉盘放上去,便走到儿子身旁,轻轻摇醒了他。

儿子张开惺忪的眼睛,鼻子闻到烙饼散发的香味,兴奋地站起来,走到餐桌旁拿起一张烙饼开始大口咀嚼。

“慢点吃,这都是你的,妈妈已经吃过了。”张静雯轻声劝阻着,自己一个人回到厨房开始收拾打扫。

九点左右儿子吃完了晚饭,帮助张静雯收拾着餐桌,张静雯突然发现儿子手指头上戴着一个戒子,大吃一惊。

“儿子,你这个戒子从哪里得到的?”

张静雯严厉的口吻让儿子有点张皇失措,木讷地说到:“晚上我饿得慌,去你的书房找饼干,发现这个在你的书柜里。就拿出来戴着好玩。”

看到儿子无辜的表情,张静雯放缓了语气:“儿子明天你跟我去上班,我买多一些零食,放在冰箱里。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准进我的书房,乱翻东西。”

“嗯!嗯!”儿子看到母亲和缓了态度,连忙答应着。

把一切收拾停当,儿子去自己房间打游戏去了。张静雯才回到二楼将书房柜子里的一些物品连同从儿子手里褪下的戒子,打好一个包裹,走到院子里,用院子里的一个铁锹挖了一个深坑,埋了下去。

张静雯这才深深输出一口气,感到安全很多。

回到自己房间,换上睡衣,到洗浴间冲凉,张静雯洗刷着一身的疲累,和心中的忧伤,眼泪随着热水流淌下来。

在二楼阳台上,张静雯端起一杯红酒,轻轻啄饮着,打开眼前的手提电脑,翻到自己熟悉的网页,那些自己建立起来的社区群组。

张静雯感到自己又回到了青春年代。

用自己温柔、和缓、清凉的嗓音录制了几段英文音频放到英文学习群组,享受着群友的恭维和赞美,张静雯心中异常的甜美。

只有这个时刻,她才能返回到哪单纯、自由的学生年代,获得各种异性的青睐,体现她女性的魅力。

一阵凉风袭来,让她感到一丝凉意:后院的树林开始起风了,掀起一阵阵松涛;还有那摇曳、鬼魅般的黑暗中似乎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她,让她感到一丝不安。

那张早已失去血色、灰暗的、圆胖的脸也时隐时现,张静雯感到一点紧张,不愿意继续待在阳台上。

便回到卧室,钻进了棉被,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回想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遗漏,便放心地准备睡去。

心中隐隐地发誓:轻视、蔑视、伤害我的,让你们下地狱!


喜欢戟枫660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戟枫6603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