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史专栏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一半深水一半浅水 第一章 溺水

送交者: 戟枫6603[♂☆★★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09 2:10 已读 1349 次  

戟枫6603的个人频道

+关注
一半深海一半浅海


第一章 溺水

海水是冰凉,远处珊瑚礁后边是深蓝的海水,而脚下的海水是浅蓝色的,一半深海一半浅海。

张静雯披头散发、神色茫然地向深海趟去。

海水渗透了她的膝盖,湿透了连衣裙的下摆,到达三角区的时候,张静雯感到一丝兴奋,久违的爱液在海水的刺激之下流淌出来。

冰凉海水很快浸透了张静雯的小腹,漫过了乳房。张静雯依然坚毅地向着深海走去,似乎这冰凉的海水刺激,才能洗涤去脑海中不断泛出的屈辱的情绪。

一波海浪打来,让张静雯呛了一口苦涩的海水,她有点慌张,试图转过身子往回走,脚下的泥沙让她绊了一个趔趄。

张静雯整个身子和头进入海水里,不善游泳的她开始慌张无措,手脚乱蹬,几股海水灌入她的喉咙、胸腔,她有了片刻的窒息感觉,大脑里呈现情景。

出现的是一个圆胖的脸,戴着黑边眼镜,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到:“静雯,我们都是成年人,不要做不切实际的幻想。我有妻子,还有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友。” 说完嘴角露出几丝嘲讽的笑纹。

张静雯愤怒地想长大嘴说话,海水咕隆咕隆灌入她的口中,她感到胸腔的窒息,大脑开始昏眩,张静雯昏厥过去。


张静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床上,身上穿着医院的病员服。


她吃力地睁开眼,首先看到一个白人女护士关切的笑容,听到她轻轻地说到:“恭喜你,你再次获得生命。”

张静雯点了下颌表示感激,环顾了一下房间,看到一个黑人警察正在注视着她,心里不由一丝紧张。

“你要感谢詹姆斯·佩奇警官,是他把你从海水里捞起来,而且送到我们医院抢救。” 女护士补充说到。

张静雯尽力挤出笑容向那位严肃的黑人警官点点头。

“护士小姐,她身体没问题了吧?我能开始询问吗?” 佩奇站起身来礼貌地向着护士询问。

“没问题了,但不要太长时间。” 护士微笑回答到,然后转身走出门口,并轻轻将门掩住。

佩奇将凳子靠近病床,以便能够正面面对张静雯。

“张静雯女士,这样称呼你,对吗?”佩奇警官开始询问。

张静雯点点头。

“在发现你的一个小时前,我们发现一位华裔男士因为发生车祸,驾车撞倒在路边树上。他的身份已经查清,是一家华文媒体老板,叫何坤。你认识他吗?” 佩奇介绍着情况并开始询问。

张静雯点点头。

“这位何坤先生已经死亡,在他最后的通联记录里,我们发现他最后接触的人是你,张静雯女士。于是根据你的车号一路追踪,没想到你也差点溺水而亡。” 佩奇继续介绍着情况,并观察着张静雯的表情。

张静雯露出一丝惊愕表情,然后消失,嘴角变得平顺。

“你能叙述一下你们最后见面的情形吗?” 佩奇继续问到。

张静雯心中一阵窃喜,没想到何坤的死挽救了她的生命,但此刻她需要应付这位佩奇警官。张静雯紧张思考一阵后,伸手要水喝。

佩奇明白了她的意思,便走到病房一角的饮水机,用纸杯接了半杯水,送到张静雯的手中。

张静雯低头啄饮着水,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令她屈辱的场景:何坤不屑地瞥了她一眼说到:“如果没有其他事,我要走了,现在忙得很,一天要上几个节目。”

“那我们拥抱一下吧,算是最后的一别。” 张静雯有点卑微地请求到。

“来吧!以后不要再纠缠了。” 何坤张开双臂。

张静雯投入何坤的怀抱中,趁机用她内科医生娴熟的指头,在何坤的腋下按了一下。

“你在干啥?” 感到刺痛的何坤,用力甩开张静雯的拥抱,整理好西服上衣,嘴里嘟囔着:“莫名其妙,搞什么名堂?我走了,以后不要打我电话” 说完转身向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他们是在一个海滩边的公路旁见面。

看着何坤肥胖的身子进入车内,张静雯嘴角露出一撇阴冷的笑。

“我和何坤先生有工作的协作关系,所以约定今天见面,他把一些他的媒体工作计划交代给我。” 张静雯冷静地开口说到。

“什么工作关系?” 佩奇依然严肃问到。

“我在一些社交平台帮助他转播他的节目的音频和视频资料,以便帮助他扩大媒体的影响力。” 张静雯还是很谨慎地回答。

“嗯!你们没有发生冲突吗?” 佩奇开始追问敏感问题。

“没有,我们没有正式的合作合同,我只是义务帮助他的媒体,今天见面很匆忙,他很忙,很快就离去了。” 张静雯小心翼翼回答到。

佩奇听完似乎也无法追问下去,于是站起身说到:“谢谢女士的回答,如果我们还有疑问,还需要女士的合作。”

“没有问题。” 张静雯舒了一口气说到。

佩奇走到门口,突然转过身来问到:“你怎么一个人去海滩,而且还走到深海呢?”

张静雯沉默片刻说到:“我一个人想去海边透透气,一时忘记海水深浅,走到深海里,被海浪扑倒,还要感谢警官您救了我。”

“嗯!那您好好休息吧。”佩奇转身推开房门,离开了病房。

张静雯彻底舒了一口气。

张静雯身体没有大碍,只是海水灌入导致昏迷。幸亏佩奇他们及时赶到,将她救起,并及时做了紧急救助。在医院里只待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清晨,张静雯要求出院,护士和医生同意了。

来到医院的车库,那里停放着她的车子,是佩奇他们帮助她拖车过来的。张静雯心中隐隐对这个相貌英俊的黑人警察有点好感,但也忐忑不安。

驾驶车走上了通往新泽西的高速公路,张静雯紧张的心才彻底放松。回想起自己这次在鬼门关走了一回,心中还是后怕不已,不过更多是痛快!

那个看起来斯文、稳重,一张嘴就是大舌头的何坤,按照自己的设想进入了死亡程序,不能再回头了!

让她心中释放了多年屈辱的情绪。蔑视她,给她带来羞辱的感觉也随风而逝。

她依然是端庄典雅、温柔善良,在美国获得成功的大陆精英。

张静雯需要这样的形象,让自己活得充实,活得受人尊重。至于什么反共、传播真相真的不重要,那些只是一个噱头,能够在众多仰慕者心中树立光辉形象足以。

四个小时后,张静雯回到了家中。空旷的家中让她自豪,也感到一丝悲凉。

这是她在美国奋斗三十多年的成绩,一座占地十亩左右的乡间别墅,上下两层楼,有四百平方米左右,带着花园和车库。

可是看到疏于打理的花园,岐草丛生,张静雯想到明天需要找一个临时工整理一下花园了。

进入客厅,一样是冷漠和灰尘满地,张静雯有点愤怒,冲入儿子的房间,看到那个已经二十六岁的儿子,戴着耳机,大呼小叫地打着游戏。

失败的感觉弥漫心中。

张静雯没有叫醒儿子,而是默默掩上门,回到二楼自己的房间,躺在大床上,一串浑浊眼泪流了下来。

佩奇并没有取消对这个张静雯女士的怀疑,只是调阅这个死者何坤的病理档案,此人确实有心脏病历史,一直靠吃药维持状态。

可是事发后一系列反常,说明这起死亡事件并不是那么简单。

从通联记录看出,这位女士和死者何坤并不是一般协作关系那么简单。而是过去两年里联系频繁,几乎都是在深夜有着长达三四小时的交谈。

只是最近几个月内,缺少了联系。

在死者和何坤见面之前,从通联记录上看出,都是这位女士单方面的呼叫,而何坤一直不予理睬。怎么一见面就发生了何坤死亡的事件呢?

而且两人离开后,这位女士的表现也是异常,怎么会一个人走入深海呢?是感到绝望自杀还是误入深海呢?充满了疑点。

佩奇按照程序要求这位女士所在地的新泽西警察局,发过来这位女士的简历。仔细阅读这份简历,又一个发现令佩奇感到兴奋,似乎找到了一点根据。

这位女士的丈夫,一位华裔会计师也是因为心脏病发作,在两年前去世。

事件怎么这么巧合呢?两位死者都是心脏病发作,而且这位女士和何坤就是在丈夫死后有了紧密的、大量的联系。

佩奇隐隐之中找到了一连串事件的逻辑关系,觉得自己应当去新泽西一趟。

但第二天何坤的尸检报告出来,没有发现任何的外来痕迹,确实属于突发心脏病,心脏痉挛。事发时又处在高速公路,没有人及时发现救援,导致心脏爆裂,停止跳动,大脑缺血窒息死亡。

一切合乎突发心脏病死亡的惯例,没有犯罪的痕迹。

这让佩奇感到兴奋,碰到了一个棘手的案例,这位张静雯女士不简单。









喜欢戟枫660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戟枫6603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