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静坐笔记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空行菩提:静坐笔记(一零九)

送交者: 雨地[♀★★*空谷幽兰*★★♀] 于 2022-11-23 11:38 已读 184 次  

雨地的个人频道

+关注


西藏的山水真是迷人、距离净土最近的地方。



藏民的村寨。



小朋友和土拨鼠。感觉土拨鼠好象胖墩墩的、很可爱。


*


无住生心、有住生妄。


之前说到预测、其实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八卦。很多事情在静坐中可以测。虽然有一定的技术要求,但是关键还是"心"的把握。不能先入为主、什么意思呢?就是要"应无所住"、才能测的准。如果先入为主、这就已经带入"主体意识",比如对这个人印象好一些、就会带动主观意识、测的结果偏向好的方面、测感情就可能"情人眼里出西施"。测健康就可能病很快就好。如果对一个人印象不好、他在你心中形象就丑陋,测健康就病会严重或死亡等等,总之,是"有住生妄"、测的结果并不准。尽量进入"无为"、"无住生心"状态,才可能测的准。有网友在跟贴中讨论到、曾经用"直觉"测事较准、这是正确的、"直觉"本身就是"无住生心"的、很快、还来不及输入"主体意识"(先入为主的主观意识的作怪干扰。),结果就已经出来了,这是心的把握。


*


云门道:一条柱杖子,化为龙,吞却乾坤去了也。山河大地从什么处得来?若以这里,一明得便了。神通自在,出没自由,或现大身滿虚空界。或现小身、微中极微、细中极细。抛向诸人面前,打鼓普请看不见。


这里的柱杖子即中脉。龙即体内的灵能、灵光。中脉及产生的灵光可以吞却乾坤。可大可小、可以联想到《西游记》中的孙悟空的金箍棒,可大可小、大可通天、小可变为一根细针藏在耳朵内。


也可以联想到《薄伽梵歌》中黑天女神说的:我大遍及虚空、我小如芥子。


还可以想到达摩云:宽则遍法界、窄也不容针。若从这里会得、万象森罗、情与无情、皆同一体。方信道:滿目青山无寸草,极目绿水无波澜、光明洞耀、照彻十方、譬如千日、放大光明。


达摩当时能量已修很高、级别约如大阿罗汉。这是他在定中观到的摩诃即宙心、光明洞耀、譬如千日。"滿目"暗指目前的摩尼珠,灵光闪闪。"极目"暗指宙心能量无边无际光的海洋。定中体悟到、万物、一切有情无情皆出自宙心。


"我"是什么?我是山河、我是大地、我是小溪、我是大海、我是太阳、我是月亮、我是星星、我是宇宙、我是道、我是梵。当你天人合一、与宇宙共振时就是这样的感觉。我是不生不灭、山河可灭、我不灭。


(这里的我是真我、般若、菩提、法身、实相、真心、本来面目等等。)


*


好!继续我们的藏密:


恒河大手印:


(偈颂)


大手印法虽无表、然于上师具苦行,


具忍具慧那洛巴、具种修心如是行。


(讲义)此颂是谛洛巴祖师称谓那洛巴祖师,而启口授之首颂。谓大手印虽本来无可表示,然汝那洛巴,对于吾谛洛巴祖师,已具是种种苦行、难行和忍、具足智能、实为堪以造就之弟子,今日口授汝修心之要,应如是行之也。


大手印,有言声文字之能诠,及其所诠,乃根、道、果三者。所谓根大手印者,即一切众生之常住真心与佛无别,平平等等,原本清净常住。虽忽然不觉而起无明,然其真空体性,仍自明净,纵有六道轮回,终仍不增不减。此常住真心,有时称之为本觉如来、普贤王、阿尔嘛佛等,名异实同。此一真心,即根本大手印也。


红教有说,普贤王为元始佛,无庸积集资粮,净除业障,如彼海水,因风吹而生波浪,若更加以搅动、则更无澄清之时,又如空中云雾虽起,当云雾散去,空性仍在,毫未减损。若吾人之心,本无明净之体性者,则以任何方便不能净之。


以心本具妙明净体故,斯可以方便,拂去背觉合尘之妄念,而得背尘合觉以成佛也。所谓道大手印者,恭敬信顺于上师,而得闻于法,由闻而如理思维,得决定正见,又如理修行之,即是道大手印也。由闻思修持之结果,一旦豁然,究竟通达,证得如如不动,真心显现,即是果大手印。


又根本之大手印,超乎思量再三言说,非凡夫之分别妄心所能了知,非凡夫之言说所能宣说,必依止上师,而得闻于法。


依止有三义:


一、依止为因。


二、依止为缘。


三、依止为加持。


云何因?谓依止上师,得闻于"不修不整不散乱"之最胜口诀,依此修持,即是成就之胜因。


云何缘?谓以依止故,得具足一切忏堕集资之胜缘,恒常不断,精进修持,自能凭上师无上加持力,证得如如不动,如哑子吃糖,不可言表,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最要者,弟子应对所依止上师,具至诚之净信心、恭敬心。


昔西藏大德当巴桑结,有弟子求其加持,即如是说。是故大手印道欲得加持,对于上师应具净信与恭顺之心,则诸佛如来,即现上师相为之加持。譬如欲从日光中取火者,则依透镜。透镜、即弟子之信顺心、能生加持之火、以烧灭业障、而得成就也。


那洛巴祖师依止其上师谛诺巴祖师,具至诚之净信敬顺心,且具不可思议之苦行、难行、成为白敎第三代祖师。


好!藏密先到这里,下面回到往日的时光中。


*



福州工业路。



福州工业路,除了「西禅寺」还在,其它的工厂已经全部不在了,现在全部是房子、原来的痕迹全无。


「西禅寺」不仅仅是小时候在这里经历了一段时间,在文革中我们也经常进去走走。我经常和同学陈長松一齐到里面逛逛。那时候已经没有香火了,也很少有人走动。


放生池边上的一座楼作为福州大学几位教授的夏日避暑的地方。我和好朋友陈長松同学为了图个清净、躲僻文革的喧嚣,经常在傍晚时慢慢散步到「西禅寺」。爬到放生池边上的一棵树上。只见树上刻着许多字,有张三到此一游,有李四到此放生等等。有的在树上刻一些诗、有一个人大概看到游人破坏公物,怒火中烧,就在树上刻上「今日诗人丈二高、为何滿树乱放屁?」我俩看了不由大笑,说别人在树上放屁、他自己不也是如此。



「西禅寺」放生池。



放生池里有很多乌龟、有的在排队、有的在叠罗汉。


这里很安静、象似世外桃源。我们经常躺在草地上,仰望空中,有时看着空中可以海阔天空的聊天很久。直到滿天的繁星出现。


有一次、也是这样、躺在草地上、望着滿天的星斗闪烁。忽然有一颗特别大的流星向南方远远地划去。当时、我随口说:完了、胡志明去世了。果然、第二天报纸上登出消息,胡志明去世。我拿报纸给陈長松看,你看、被我说中了。


陈长松说:是哦!真的、我看你是碰巧的吧。



原在「西禅寺」的抗倭烈士石碑。


我还带陈長松去看这个抗倭烈士碑。上面刻有福州在1941年4月19日抗日牺牲的162位福州警察警官。告诉他这上面有一位烈士是我的大姑丈。是抗战时福州第一次沦陷时,在保卫老百姓俺护主力部队撤退时,牺牲在洪山桥上。他当时是洪山桥派出所所長,带领的全所干警负责武装守卫洪山桥。抵抗日军正规军。全所干警几乎全部牺牲。放生池边上原来还有几个墓。其中有一个是我大姑丈的,文革后都没有了。烈士碑以前一直放在墙边的建筑垃圾上,前几年回去福州时,去西禅寺烧香,也没有看到烈士碑。


工业路这条路留下很多记忆,除了在文革中,还有后来在"福抗"上班,每天都要走这条路。还记得在文革中听动力机厂的老工人忆苦思甜。由班主任胡幼惠老师带队到动力机厂听他父亲讲解放前工人受苦受难的故事。


他父亲是老工人、是动力机厂总装配车间的主任。人的相貌很好,高大威猛、滿头白发、一看就是是经历了新旧社会两重天的饱经风霜的工人阶级。其实这个故事听过几遍了,第一次听完,还真是感动,他每一次都说的声泪俱下。


说的是解放前在机器厂(动力机厂解放前叫福州第一机器厂。)当学徒时,才十几岁、吃不饱、穿不暖。资本家不顾工人死活,劳动保护做的很差,在一起的一个学徒工友被机器的皮带卷到房顶上,摔下来死亡。每一次这样的活动,资本家刘洪业就要胸掛「五毒俱全的资本家」的大牌子,站在旁边当「旁听生」。于是此时口号声响起,「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海仇」。「打倒反动资本家刘洪业。」口号声此起彼伏。第一次听完「忆苦思甜」真的感动到、但是听了很多次后、就没有感觉了。


但是口号还是要跟着喊,不过不要那么出风头、慷慨激昂、震臂高呼、男高音、女高音的呼叫音调、就是了。只是随大流、这就是随着集体意识走,被集体意识所裹挟、集体意识被危机感所裹挟。


为什么?因为没有安全感。这是一个阶级立场的问题,为了表示立场和阶级感情,你必须有所表示、这不仅仅是呼个口号那么简单、这是「投名状」啊!不但要有声音、还要有表情。什么表情?就是痛恨万恶的旧社会、紧握拳头、咬牙切齿的痛恨。热爱新社会、非常亲切有感情的表达出「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这种莫名其妙、很复杂的表情。这是一个人人自危的年代。连国家主席刘少奇都没有安全感、何况我们这些小毛毛。


然后、还有下一个节目,就是在场的人每一个要吃两大团糠团。说是不忘旧社会的苦,文革中组织过两次这样活动,就是吃糠团。真的难以下咽。杨明琪同学吃了半个、就说要上茅房。我半天也才吃半个,实在难以下咽,我也马上跟明琪同学说:我也上茅房。当时工业路很多鱼池,这鱼池上建了高脚楼,就是水上茅房。一到茅房就把糠团扔下鱼池、赏给鱼儿了。


旧社会有没有吃糠团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家里是没有。之前、我外公外婆这边说的比较多了。我祖父祖母这边说的比较少,原因是他们解放前就去世了,我从未谋面,所以没有印象,只见过照片。只知道祖父是清末民初福州的商人"积古斋"商行的老板。祖母長得很漂亮、皮肤白,邻居称她"白观音"。


很多年前、有一次到福州公证处办委托书,里面的人要我开一张祖父去世的证明。我说解放前就去世了、去哪里开证明、去中华民国吗?还是去阎罗王那里开?你先开一个介绍信给我、然后我找阎王开证明。你能证明你妈是你妈?你外婆是你外婆吗?



福州第七医院、位于福州市中心的乌山风景区和三坊七巷街区、福州市鼓楼区八一七北路238号。


福州第七医院,之前是福州公费第一门诊部、再之前是福建省公安厅医院。



福建省妇幼保健院。


我祖父当时在市中心三坊七巷这里,靠"塔巷"附近,开了二十多家商店。靠里面是很大的老宅和工場。这里从南门兜到安泰桥是民国时福州市最繁华的商业区之一、另一个商业区在小桥双杭路。这里处于817路、解放后817路虽是主干道、但是还是很小、路面拓宽了几次后,虽然店面都拆掉了,但是并没有影响到老宅,这老宅应该是「三坊七巷」里面积最大的。林则徐的女婿沈葆桢的房子算大了。但是我祖父的房子比他大的多。假山、花园都有、玻璃是彩色的那种。家里可以开舞会。这房子于50年代初、当时共产风正盛行。在我父亲手上被迫以极低的价格一万元人民币。卖给公安厅当公安厅医院。就是现在的福州第七医院的全部及省妇幼保健院的一部分。


第七医院这地方是原来祖父的老宅,省妇幼保健院这里原来是个工场。我祖父主要做珠宝、玉器、金银这些为主,另外有布匹医药等生意。玉器加工是当时福建最大家的,产品很有名、远销台湾、香港、东南亚。光车玉工人就有二百多人。这些工人上班时中午吃干饭是放开随便吃,配菜是咸带鱼和蔬菜(改开前的很長一段时间、福州人很多连咸带鱼都吃不起。)解放后,这些工人都到福州玉雕厂工作。不知道他们62年饭能吃饱吗?所以文革中的"忆苦思甜"活动、吃糠团对我教育意义并不大。


我虽然没有见过祖父,但是他的为人应该不错、应该是善待工人的。因为我在80年代末有做过玉的生意,在活动中,遇到一个人,我报了我祖父的名字。过了一段时间,又遇到这个人,待我很客气、称我为"东家"、他说听他父亲讲解放前在我祖父店里做过车玉工。说我祖父乐施好善、为人很好。我想应该也是、不然几十年过去了、早就改朝换代了、没必要对我这么客气。


有一次、我还记得、去一个地方买玉器,碰到两个自称是福州玉雕厂退休工人,有一点目中无人的样子、觉得自己是玉雕厂的很了不起、霸着位置、不让其他人看货。我看他们太囂张、就报出"积古斋"和我祖父名字,他们马上放下手中的玉器,转身就走了。



中国远征军在滇缅印抗日前线。


我先父在抗战胜利后,由缅甸中国远征军回来,到南京中央警官学校念正科、学刑侦专业。1949年初分配回福州小桥公安分局任局长。当时福州共5个分局,1949年中共社会部特派员谢筱廼受周恩来之命、秘密潜入福州策反统战军警宪政等工作。其他4个分局局长带领600警员连同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槍反水倒向老共。只有我父亲带领小桥分局并不理会老共的策反。当时具体来人是闽东地下党的来找我父亲。我父亲认为他是"山猴子",没有搭理。原因很简单、总不能吃国民党的饭,替共产党做事、这是吃里扒外。所以我父亲对他们的拉拢给于坚决的拒绝。


于是、解放后小桥分局就取消、降为洋中派出所。我先父是洋中所的第一任所长。配一个解放军的军代表。我父亲学刑偵专业、业务能力很强,就破了很多刑事案件。军代表对业务是一窍不通。但是又自以为是、指手画脚、处处掣肘、外行领导内行,我们福州话说"绊尾的角色"(意思是多余的一条尾巴不会帮助你走路、但是专门绊你的马脚。)所以、我向来很讨厌吃政工饭的人,专门当"绊马绳"的角色。真本事没有、只会在背后告黑状、踩着别人的脑袋往上爬。听我楼上的雅兰舅舅老王讲,他也是老公安,他也很讨厌这些"绊尾的角色",而且佩服南京中央警官学校出来的人,业务很强。老王自己也破了很多案件,他拿出一张1958年的《福建日报》给我看,上面有他年轻时的相片和破案立功的情况,那是大跃进的年代,当时破案也是要大跃进的。


对这个鸟人讨厌归讨厌。但作为同事、我父亲请过军代表到家里吃饭。俗话说:"不怕贼偷、只怕贼惦记。"军代表看到这么大的房子,当时福建省公安厅正在筹办公安厅医院,因为没有适当的地点作院址,设在市郊地方大,但是太远不方便,而在市中心、眼下这房子是最好的。于是他升起邀功的心事。向公安厅汇报了我父亲的房子,我父亲当时是派出所所长、当然知道老共的阶级成份的划分重要。本来按我祖父雇二百多人做工,应该算是手工业主。我父亲知道其中的利害,填表格时写手工业者。但是、有什么用?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军代表上报厅里时,公安厅派人查看后,觉得很滿意,又是厅里的下属单位的人,可以以上压下、以权压制。


于是,就坚决要强买下祖父老宅,我先父由于是顶头上司的缘故,无奈下以极低的价格一万元人民币贱卖给公安厅,几经演变变成"福州第七医院和部分省妇幼保健院。


第七医院原址在最后拆迁时,里面有一个姓林的女医生,认识我母亲,原来是同一个部队医院的军医、因为院子里还剩有八个巨大的清朝龙缸。她对邻居讲认识这个老宅的原主人,她通知我母亲去搬这几个龙缸。我母亲对我讲了几次,我的心早死,怎麽都不去搬,何况这么大的龙缸放在哪里?连门都进不来,算了,命中有时终须有。


军代表立功。听老王讲:这鸟人离休时是省公安厅政治部主任。不怕!自有因果收拾。皇上老儿都逃不掉宇宙的因果律,何况这种小人。


时间不早了!谢谢!再会。




西藏的花。



我喜欢狼!受伤的狼、决不屈服。


谢谢看贴。
喜欢雨地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