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邂逅(61)— 犹豫

送交者: 禅衣草[☆★声望品衔8★☆] 于 2024-06-25 10:49 已读 8344 次 3赞  

禅衣草的个人频道

+关注

李峰自从与Cindy 挑明了自己不光与李透馨已有身孕的消息之后。而他的内心也早与旧人走了神。每天都是计划着怎样筹建自己的新家及未来孩子的新生活上。心思越来越不在这个马上就要分崩离析的旧家上。对于Cindy他几乎这些日子连正眼看都不想再看一眼。对于这个下不出蛋的老女人,等拿稳了房子那笔钱,他只想尽早摆脱岀来。现在隔着卫生间的门他只听到了什么死心,又是泼粪的字眼,心里的火,更是烈火烹油。真想从卫生间马上跳出来,指着那女人的鼻子,最好还要吐上几口吐沫,再臭骂她一顿才解气,只奈这疫情闹得太热腾。这女人又是从疫区刚回来,看她那症状没准儿她现在巳经染上了。他想到了他那还未出世的孩子。又想到了那为他怀着身孕的母亲。所以便止住了自己的脚,不想再与门外的女人面对面了。便隔着卫生间的门,冲着外边怒吼道:


“我说这屋里怎么今天这么骚呀,原来已经是被污染了。即然我连人都算不上,你还是尽快退出吧,尽快给别人腾地方又比什么都不好呢?早腾早利落。早腾更早清净。省得在这个大粪池里把你也搅臭。留下这个屋也被熏得臭气烘烘的,不能再居了。”


“我会走的,但不是现在。省省你嚼舌根子的狠劲儿吧,你让我知道什么是丑陋不堪。这家还不是你一个人的家,这个家我也有份。哄…… 还轮不到你的份上。臭气熏烘的难道不是你吗?是你背叛了这个家。到什么时候也轮不到你先喊臭呀,这才是恶人先告状呢。”


Cindy也知道李峰的担心所在,却偏要引他入另一个门,揪着他的恶言话柄不放。


“何谈恶人?人生有爱的选择,也有不爱的自由。你在西方生活这么久了,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学透吗?还是你睁着眼睛装糊涂呢?”


“学透什么?别把自己的背叛与西方的自由连在一起,我都替你噁心,就这样赎得了自己的滥情。但也赎不回自己的良心来,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


Cindy太了解李锋的徳行了。如果论著专一,身为天蝎座的他,是最担当不过这个星座的独特属性了。与谁好,他的心里便只装得下那个人来。放在现在就是与他有牵连的那个女人。在他的眼里装下了那个人,便就是全世界的所有了。其他人就可以归为零了,就是他的父母驾到,也都是变成了摆设。他可以为了那个女人,什么都会照伤不误。越是了解他,她心的心越是拔凉拔凉的。气更堵着出不去了。只是李峰的话一句比一句紧,一句比一句恶:


“哄,我那敢用在人身上。如果我用错了地方,你再指着我鼻子义正言辞也不迟,问题是我还清醒的很呐。走,为什么不应该是现在,我看现在就最好不过了。现在你得你的病毒,我接着过我的平淡无辜的小日子,不好吗?偏要弄得个两败俱伤的地步,你才满意吗?偏要再扯上一个,你才心花彻底怒放吗?自己不好过,也不让别人好过。装的什么歹心!”


这一行话刚一落地,Cindy便气得浑身颤抖,连胸都快要气炸了,他竟敢光天化日下这样侮辱自己,该死的自己,竟还怀着这个恶人的孩子。直到肚子上的筋隐隐约约的跳动,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已不是一个人了,现在要生也是两个人的气,伤也是两个人的伤了。伤了自己不怕,如果是再伤了肚子里的孩子,那她怕是罪都不可赦了。想到此便强硬着自己深呼吸了几口,又收起了心里的百般委屈和难过。捂了捂又要涌出嘴巴的东西,又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上班来的路上耽搁了半个钟头,Cindy工作的公司也在法兰克福的东郊区,但与她所居住的法兰克福的郊区西部正好形成了一个吊角。今天她开的车又偏偏赶上没油了,她又去加油站加了一趟油,这是她怀孕以来的第一次加油。当闻到那汽油的烈味夹着旁边麦当劳的阵阵油腻味儿一起袭来时,她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了了。突然在加油站里大吐了起来。一阵阵,又是一波波。把早上喝的咖啡,吃的面包,一点不剩的全都倒了出来。吐完了之后,看着一个地狼藉的样子。她觉得实在过意不去,又从加油站里借来了扫把和拖布,给人家清理干净才又开车去上班。


想着一早上发生的事情,一边开着车一边忍不住偷偷地掉起了眼泪,自己这样不被理解和尊重的怀孕,到底是为了谁?为了那个已经变成了恶魔的人吗?还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可是自己现在已经是疲惫不堪了。再撑下去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心力再撑到底呢。如果心力归零,信心便也会走失的,恐怕最后连自己都要被搭进去了。越想心里越乱,越想心里便越发慌。她就在这心理极不稳定的状态下开车到了公司。


人说赢家总要有一个计划,而输家就总需要一个借口。计划应该是俩人一起共同筑造的城堡,现在不幸在沙漠中被吞噬不见了。那么借口,便也只欠给自己一个明正言顺的理由了。


到了公司,小高第一个发现了她,忍不住搂着她的肩膀不禁大呼道:


“Cindy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的脸色怎么像抹了锅底的灰一样的难看。你该不是又和那个混蛋打架了吧?还跟他打什么?还值得再动肝火吗?你现在可是一人对两人,二比一,明白吗?你还能赢吗?我劝你,赶紧调头离开吧,就是投降都认了,先保全了自身吧。”


“小高你说得倒轻巧,就是转身也要容功夫呀。”


“不轻巧又怎么办呢?其实人生的许多事、就像智齿一样的,最佳的解决方式、是拔掉,最好连根不剩的都拔掉,离开是最好的选择。而不是,再去无原则的忍受了,像你这样。”


“小高我那能像你一样的幸运,智齿也好,毒瘤也罢,我倒是是一心一意的想拔掉,恐怕现在已经晚了一步,就是想拔恐怕也拔不全了。”


“Cindy 你什么意思呀?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拔不全?什么意思?拔牙总不能用上剃头的刀子下手吧?情字当头,你该不是又反水了呢?”


“反水?我就是想反水,别人也不给机会了。你再深想一下,一个女人除了妻子之外,剩下的还有什么要担当?”


小高转动着眸子细想了几秒钟,突然大叫起来:


“ 什么……什么…… 不会吧?你们在一起也十年多了,好的时候都不见动静,不会是你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发生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呢,我是不是又让老天捉弄了一把呢?还是前生欠他的太多,今生定要还清楚才能撤身呢?”


“如果真是这样,Cindy你的戏都够写本小说了。太戏剧化了吧,剧情也太虐了吧。这也让我一时半会的都拿不出什么主意来了。要知道,要孩子是你多少年的期盼,怎么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才出现?怎么感情好的时候,它一直躲着藏着,偏等要散伙了,它才不躲不藏了,什么情节呀!是老天爷有意不让你们散伙?还是李峰给你下了什么毒咒,就是存心不让你这辈子再好受下去呢?”


没想到小高这话音未落,触动了Cindy的心病,她的眼泪再也在眼眶里支撑不住了,眼泪竟如断线的珠子一样,腹内的千般委屈,都化作一颗一颗眼泪,不停地奔涌滑落下来。是呀,自己这样又为了那般呢?


贴主:禅衣草于2024_06_26 6:08:10编辑
喜欢禅衣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禅衣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无巧不成书 (无内容) - 老轮 (0 bytes) 06/25/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