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邂逅(60)— 因祸得福

送交者: 禅衣草[☆★声望品衔8★☆] 于 2024-06-22 17:18 已读 7306 次 2赞  

禅衣草的个人频道

+关注

太阳一清早便带着它那金黄色的长长翅膀,抖动着碎片般的绒毛顺着米白色的窗纱照在静静的房间里。光线反射在窗户的玻璃上,是两张白色床单被子罩着的单人床。一张没人,被子却像是有人躺过的痕迹。另一张单人床上躺着一个年轻苍白的面孔。他的手上虽然还在输着液,但他的精神却是越来越向好了,两只深邃的眼睛虽然因为大病一场而深陷进去,但目光中又在慢慢地恢复着犀利和灵性。这时他的眼神正在望着窗外蓝色的天空,又闪动着一双灵动的眼睛在天空中寻找着太阳的影子。这是他很久以前养成的习惯,望着窗外的景色,一定要找到那个明媚的穴位所在。这是小时候父亲告诉他的话,至今他还记得清清楚楚:沉落在深海的伤痛,虽然相隔几千米的距离,但你一定要相信,阳光终会抵达有你的地方的。你一定要耐心等待。不要错过了。因为错过了,就失去了任何疗愈的机会了。

看了一会儿,他疲倦了,便闭上了眼睛,两排浓密的睫毛立即覆盖住了一双俊朗的眼睛。这时房间的门打开了,他看到两个头戴护士帽,穿着白大褂的护士走进来,又看到她们走到了自己的床前,把一瓶空的输液瓶取下,又换上了一瓶新的。只听见她们的嘴巴动,隐隐约约地声音很小很小,竖着耳朵怎么听却也听不清楚她们说的什么话。

那两个小护士换了输液瓶便走出了病房。其中一个打趣的对另一个说道:

“你不用特意降低声调,他的听力还没有恢复,你就是扯开了嗓子嚷嚷,恐怕他也是听不到的。”

“这我知道,可是我看他大眼晴忽闪忽闪的样子,好像一切都知晓似的,我的嗓音自然就小心翼翼起来。真可惜长了一副好皮囊,要是听力永远恢复不了,多好的小伙,你说该有多可惜呀!”

“你真是看戏流眼泪,替古人担忧。看来你的手还太新,见多了,就练就了百毒不侵的抵抗力了。嗨呀,没准儿是我错了,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看上人家孤家寡人,生得又俊。才有了什么小心思了吧?”

“去你的,我连关心的份儿都没有,那还叫个人吗?”

“只怕关心太大方了,不过今早上门诊办公室的张主任来到咱们科说什么来着,说这十二床的急诊绿色通道的钱有着落了,据说这男孩的父亲虽是早就不在人世了。但人家的爷爷辈在海外有资产呀。好像还是武汉的街道办帮着找到的。据说还不是一个小数字呢。这一病连海外关系都找到了,这下咱们医院算是解套了。没准儿还炸出一个什么新富三代来呐。”

“唉……他要是早一步送来,马上用药物控制住,让炎症不再曼延。他的听力肯定就保住了。”

“那你别忘了,他的胃部受伤程度可不轻呀!在一个酒店里,先是浑身失去了知觉,又被片警发现找到。加之120又赶到的及时。这才捡回一条命来,也是命不该绝呐!年轻真好,不光要回了一条命,还找回了多年未联系的亲戚。这下子不光重获了新生,钱还有了呐。赶情是财神爷亲自打了灯笼,不仅找到金山了。还找到了失联多年的亲情。要不,让我也病一回。也这么捡一次。”

“他知道吗?好像他还不知晓呢?要不然咱俩多一句嘴。好消息谁不抢着报呢?”

“你掂记那么多干什么?是不是先贪上人家的貌?又惦记上人家的钱了?你家小胡不是挺好的吗,多晚下夜班不都是人家来接你的嘛。别吃在碗里,又看到盘子里的。你可别忘了,这小伙子听力如果恢复不了,那他可就是一个残障人士了。这叫天黄有雨,人黄就成痹了。我可告诉你,你可别捡一个黄痹疙瘩回来,到时候你就改成冻命了。”

两个人隔着厚厚的口罩嘻嘻哈哈地调侃着,突然撇见了护士长的身影,立即便哑言住口了,又一路小跑地奔向下一个病房。

距离跳到远在千山万里之外的法兰克福。意外到来的惊喜,让Cindy是即兴奋又措然。幸亏刚开始工作的她,被一桌子堆积如山的工作分神,暂时忘了这缺席了几年的好消息已经敲门进来了。不过严重的孕期反应也接踵而至,特别是早上起来的越来越严重的呕吐,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总是要到卫生间把胆汁都吐出来才算完事。这一动静也惊动了跟她横下一条心,一心一意就要跟她离婚的丈夫李峰。

只是男人毕竟心粗,几年来的一直备孕未果,让他根本就想不到是因为这个结果。他倒是怀疑是不是Cindy在国内感染了那个幸运的病毒?所以才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来。想着想着心里又对她多生了一层厌恶。每次看到妻子走出卫生间之后,他几乎都是捏着鼻子才走进卫生间去洗漱,又拿着酒精消毒剂在空中喷射半天之后,才肯放大胆子吸气。惧怕之情溢于全身上下。听着妻子呕吐的痛苦呻吟声,竟没有半点心疼之意,冷漠无情到了极点。

而自从上次俩人爆粗之后,Cindy也算是对李峰死了心,连死灰复燃的机会都不想再给了。所以便把心里的秘密惴实也瞒实了,就是不想告诉他。恍如一座冰山般的隔断,就是不想让他知晓。十几天来俩人视对方如空气般的存在,冷的热的竟连一句都没有从嘴边说出过。

这天早上Cindy又从卫生间呕吐了出来。等待已久的李峰一见门被打开,便带着打落下来的一张臭脸急急忙忙的走进去。等到他喷洒完消毒剂之后终于再也忍不住了。隔着卫生间的门不由的嚷嚷了起来:

“早不归晚不归,偏赶上这么个点回来,又从那里回来,这不是存心手拿着屠刀回来的吗?明摆着自己想死,还想存心又拉一个垫背的。我还真不想就这样毁在你手里。我还想活呐,还想看着儿子到来那一刻呐。我这辈子算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遇到了你。你他妈的链子不早不晚,只在关键时候掉,我他妈的又不是什么草船,你的贱千万别往我这发行吗!”

听到此话,Cindy 气得半天竟找不出一句话来怼,忍住自己的又一波呕吐,眼泪在眼眶里打了几个转,这才一字一句的从胸中蹦出几个字来:

“多谢你……的绝情,让我从此学会了死心。也让我学会了忍受一个大粪池的泼粪。为了……”

只是说到这里,她再也说不下去了。

贴主:禅衣草于2024_06_23 3:38:42编辑

贴主:禅衣草于2024_06_23 6:36:09编辑

贴主:禅衣草于2024_06_23 6:44:27编辑

贴主:禅衣草于2024_06_23 7:27:01编辑
贴主:禅衣草于2024_06_23 9:12:56编辑
喜欢禅衣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禅衣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