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邂逅(56)螺蛳粉

送交者: 禅衣草[☆★声望品衔8★☆] 于 2024-06-20 18:07 已读 7305 次 2赞  

禅衣草的个人频道

+关注

挂了电话的Cindy ,头昏胀胀的感觉,眼睛想要发泄一番,但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里已经没有眼泪可流了。她的愤怒与痛苦交织在一起,泪水好像干涸了很久了。坐在屋里的一角发起呆来。


现在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贼人自有贼人治的下场呢?还是感觉自己很失败,怎么败在这么一个简陋德行的女人手里呢?论年龄她小不了自己几岁,论学历人品,自己是在德国拿到的学历。而且还是一点点奋斗到如今的结果,比起她来,自己唯一短了就是偷奸取巧偶变投隙的本事。真是应了那句话了,不想把这世道想的太坏,无奈人心还有险恶这一关呐。


晚上等到李峰下班回来了,听到了门厅里换鞋的声音,她的眼眶里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眼泪蓄满了,这个声音多么的熟悉呀。现在又不得不在心里慢慢的告别。曾经两个人心连得那么的紧,可是现在又不得不慢慢的疏远。以前所有两个人做过的事情积攒起来的感情,现在又都变成了一把刃利的刀子。而且还是刀刀见血又刀刀致命。如果知道后面的结果,为什么当初还要那么的投入呢?人生啊 苦点短点都行,就是别挞伐那颗心呀。想到这一切便又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扑簌簌地流淌下来。掉了一会儿泪,感觉心口处好多了。便连忙擦去眼泪,走出了房间。寻着声音处的厨房走去。


李峰回家脱了衣服换了鞋,看看没人做饭,便进厨房自己煮起方便面来。寻着味儿走来的Cindy,觉得今天的方便面的味道好像很特殊。酸里带辣,辣里带涩,一股臭香臭香的味道扑鼻而来。这股独特的气味让她突然把刚刚安顿好的肠胃又搅乱了,隐隐约约地向上慢慢翻转,接着就好似要把自己干涸还未进食的胃里的苦水都翻转岀来一样。干呕了两下,身子往前晃了一下。她感到这种感觉以前从末有过,不禁让她心里紧了一下,但又来不及去多想。


看到李峰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她不觉得把今天听到的信息和这噁心的气味都联系在了一起,不禁冲着正在准备吃面的李峰讥讽道:


“几个星期不见,你真是鸟枪换成了大炮,连吃饭的味道也越来越讲究了,臭气烘烘的,以前你是不喜这个味道的,是不是胃里的基因突变?这个味又是跟谁一起熏陶出来的?又跟谁讨来的呢?”


李峰看了她一眼,突然又回头补了一下。他似乎发现了Cindy惨白惨白的脸色。他自知妻子这两天暴风骤雨般打击后的惨淡心情,心生一丝的怜悯。本来想回怼过去的话又咽了回去,不禁说话的腔调上也谨小慎微起来:


“这是螺蛳粉。这味道是有些难闻,但吃起来味道却不一般。它具有酸、辣、鲜、爽、烫的风味及酸笋的特殊气味。别看闻着臭,吃到嘴里可香了。”


“味道总结得这么全,这可不像以前的你呀。从前的你吃起饭来都是囫囵吞枣的,什么时候在乎起味道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上这螺蛳粉的?好像很远,又很近。才让你把这种臭味引进胃里又出不来的。”


“Cindy 你有话说话,别老这么话里藏针,夹枪带棒的行不行?”


“不愿意听了,那你现在愿听假话?还是愿听真话?如果愿听假话,算我自作多情了,如果愿听真话嘛,那我就捡点不悦耳的话告诉你吧。”


“这两天难道你还有什么悦耳的东西等着我吗?”


李峰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希望面前的这个女人能够饶过自己,放自己一马。


“这些还远远不够,我问你,跟你通奸又出轨的这个女人,你对她究竟又了解多少呢?”


“你……别说的那么难听好不好?好像已经穿越到了金瓶梅的世界里。”


“都做岀来了,难道还不够金瓶梅吗?还让我再寻什么好词与你们?”


“道理我都已经说过无数次了,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


“千万别打嘴,昨晚上我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了。你们你侬我侬的话,我都替你害臊。是不是让我重复两句,你才认头呐。”


李峰心里一怔,停下了筷子,心里开始忐忑,脸色看上去也很不是滋味。吃饭的速度也减了。Cindy 看李峰没有应话,便又接着说道:


“李透馨,是不是这个女人?别看我背后没长眼晴,可是老天偏偏替我长了一双眼。你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吗?又是在中国人的圈子里混臭的吗?”


李峰顿了一下失色道:


“即然你都知道了,还再问我干什么?”


突然又像醒过闷来似的,又急着追问了一句:


“你才刚刚回来,又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呢?”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人行不义,天道有耳。我劝你还是关心一下她的情史吧。“


“她都告诉我了,她也……只不过因为性格不合离了而已。她的故事和大家一样,因为爱情,最后不爱了。这不是很正常吗?所不同只是一个老外而已。爱……又是不分国界的,同样的爱情为什么不能发生在她身上呢?”


Cindy马上意识到,那个女人告诉他了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


“是的,爱情是不分国界,但也可用钱买来的。金钱最是个好东西,可以包治各种心病,也包括她想要获得德国护照的心病。“


“你什么意思?”


“你没有问一问她跟她说的丈夫是怎么相识的?她的那个德国护照又是怎么获得的呢?”


“从前……的事,不关我的事。就是从前她……有一千个故事发生,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李峰的语气软了下来,好像缺了舌头一样的,心虚胆也怯了。但还在嘴硬维护着怀了他孩子的女人。


“其实这已经不关我的事了。可是你要知道欺骗的背后是一颗邪恶的心,爱的毁灭者是你只信任你听到的。而不去在意说谎人背后的心机和品质。不愿意深思这份谎言究竟在你的前方埋下多少隐患。它或许很远,又或许很近了。只要你愿意做婚姻里的无脑儿就行。可你能做到吗?”

喜欢禅衣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禅衣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