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邂逅(51)— 赶走

送交者: 禅衣草[☆★声望品衔8★☆] 于 2024-06-15 16:43 已读 6748 次 1赞  

禅衣草的个人频道

+关注

人们常说二月的天就像小孩子的脸,一会哭,一会笑 。可轮到欧州的二月,小孩的脸就光只剩下哭了,一天也没有见着太阳,现在连阴沉沉的天也维持不下去了。灰霾的天空瞬间便被鹅蛋大的雨劈了啪啦取代。风挟着雨,雨卷着风,扑天盖地而降。Cindy他们的房子的顶层是一个斜面的屋顶,当时欧洲很流行这种顶层的窗户安在斜面上。这样的设计似乎很有童话氛围。现在眼看着骤雨顺着外面的玻璃急流而下。把在屋子里处于家庭战争之下的两个人,暂时弄分了神。也帮了处于尴尬境地中的丈夫李峰的大忙,他连忙走到窗口前,细细的察看了一下窗边是否进雨,又捎带着紧了紧窗户。随后发出了一阵的感叹:


“这雨一下就是急碴的,昨晚上天气预报还说今天没雨。怎么德国的天气预报越来越像德国的火车了。以前还沾点儿准,现在连一点准都不沾了,这也好。以后反着听就对了。”


李峰显然希望这场雨分散一下俩人此时此刻的紧张气氛。如果可以完全转移,那肯定是老天爷赶过来救他的驾,那便最好不过了。但Cindy心里的阴云已经聚成了冰山。这一幕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她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李峰的话,全部的心思还都在那份评估报告哪呢。


“李峰 你把那东西怎么抢过去的,再怎么还给我,我是不是踩了你生满疖子的老鼠尾巴了?心里若是没有鬼,为什么不让我看?为什么剥夺了我作为这房子的另外一半的知情权呢?我猜肯定你被别人下了诣,听了蛊惑才这样做的。这里肯定藏着什么猫腻?”


“什么诣,什么蛊。我是被老天爷隔空点了穴行了吧?Cindy等你吃点东西再看不行吗?我是真的心疼你。累又加上气。别再整出什么病来就不好了。”


“难为你现在还发这份慈悲。不知道是你的心在说话?还是你的脑筋在说话?那件房屋评估报告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千万别再跟我说,你是一时兴起。我宁愿信鬼话,也不会再信你的话了。因为鬼话只吓人,但不会骗人。快点交给我,别让我跟你动手,如果俩人动起手来,男人会吃亏的。德国白左唯一做对的一件事就是保护妇女的权益,到时候法律肯定会向着我的。我还没说清楚吗。快点给我!”


最后几句话Cindy 几乎是吼出来的。李峰一看妻子此时的架势不对,平时俩人再吵再闹,妻子也没有做出眼里喷火的反应。也许因为二十多个小时的颠簸劳累,再加上愤怒,现在妻子做出了十多年夫妻以来,李峰第一次看到的表情。由于那眼里积攒的怒火太过猛。双眼里的血丝已经快冒出来了。眼睛的白色部分已经完全被红色取代了。看到这里他动了恻隐之心。毕竟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他把那份文件不情不愿慢慢地递到了妻子的手上。但还是嘴上补足了自己的心虚。


“给你,给你。不过我做的任何事都是透明的,因为到最后都要得到你认可才行,你只是晚一点知道而已。即然晚一点知道你都不忍了,那么这东西就在这里 你看吧。”


拿到手上的那份文件,Cindy以最快的速度迅速地打开了它的主页,上面列出了这个房子的年限及上下四层每个房间的面积及折旧年限等。她又迅速地翻到了最后一页,那上面赫然写道:经过反复论证和评估后,这个房子的现有价值为565000欧元。


看到这里,她不禁失声喊了出来:


“这……怎么能够?怎么能够昵?这房子买的时候已经接近了五十五万了。经过五六年的时间,全德国的房子都在涨价了,难道只有法兰克福的房子一直在原地踏步吗?更确切地说只有咱们的房子成功的躲过了升值的诱惑,还在原地打转吗?”


“这不是我胡谄出来的。我就是想胡谄,在德国也没有这个资格。人家都是具有专业认证的权威机构。听清楚了,所谓权威机构,就是房屋认证机构的天花板级别了。具有不可动力性的。”


“别以为德国的任何东西都是干净的,包括政府部门。中国有的龌龊,我相信这边也一样都不会少的。我相信金钱的诱惑力。在任何地方都会通用的。”


“Cindy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话里话外好像都在说,这个结果是我李峰拿钱贿赂出来的。好像是我为了某种目的而做的。”


“李峰 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


“那你赶紧去告我去呀。先告我一个贿赂罪,再告他们一个渎职罪。中级法院不行再告到最高法院去。我总不能贿赂到那里的衙门吧。”


“张口闭口不忘提贿赂,这些倒是点醒了我什么。”


丈夫李峰听到了Cindy的话。脸变得通红,脖子里的筋也随之而突显了出来。 Cindy知道李峰是一个喝酒上脸的人,而且每每他要干点什么不该干的事情后,他的脸也会有反应,如喝酒上脸一样,心虚也会传染到他的脸上。他是个心里事不瞒脸的人。现在他不光脸色通红,还像踩了鸡脖子一样的,声调也抬高了八倍。


起初只是Cindy一个人在愤怒在发火,李峰一直在试图压制。现在这场战争又加进了李峰。看样子俩人的嘴架之后。手架也许也会不可避免了。箭在弦上 不得不发了。


“李峰 我先问你是谁让你做这份评估报告的,你说的不错,这最后的一切一定要我知道认可的。可是为什么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呢?俩人的房子,应该是俩个人共同的意愿去做这份评估。如果只是一个人的意愿,那么我就会多想一步了,这究竟又包藏着什么祸心?就像最后一个知道你出轨一样。”


“出轨也是有原因的不是,如果我们膝下有子,就像我的同学们一样的,我才不愿冒这个风险呢。”


“风险吗?你已经冒了,并且她现在又是有孕在身。不远的将来你们就会迎来你们自己的孩子了。虽然不能阻止。但我可以选择退出的。但是这房子可是咱们共同的房子,是咱们的婚后财产。在法律上应该是你二一天做五,一人一半的,说到这里我倒是越来越顺明白了。你们找人做了这份评估报告,做它的目的就是,我现在也终于捋顺了,你们想通过找人做的这份不干净的房屋评估。然后想把我从这里挤走。因为你们会用这份低估了的价格的一半价钱付给我。所以你们就有权利完全占有,然后再达到我赶走的目的了。是不是这样?是不是这个如意算盘?”

喜欢禅衣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禅衣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