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邂逅(50)— 房屋估价

送交者: 禅衣草[☆★声望品衔8★☆] 于 2024-06-15 16:39 已读 6016 次 2赞  

禅衣草的个人频道

+关注

“这门今天生性了,怎么就打不开了?”


Cindy一边怒拍着门把,一边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丈夫,


丈夫李峰此时却不敢对视妻子的眼光,看东看西就是不看妻子的眼睛。看样子他不光心虚。而且还有些胆怯。沉默了一会儿,他开始说着一些不沾边的闲片儿话。


“那么老远回到家不好好休息一下,偏要跟门过不去。你看你的眼袋都岀来了。上面快能放把秤砣了。”


“你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话,我问你我回去刚几天呀,这家怎么开始陌生了?好像还有点变味了。”


“那是你自己的多心。你把心收回肚里,就什么都没有变了。”


“多心?怎么就轮不到别的房间呢?怎么专跟这个房间多心呢?我难道是跟门过不去吗?是这门今天跟我认生了,把我当外人了。还又偏偏出在我自己的家里。”


丈夫李峰看着妻子今天钻定了牛角尖,守在门前寸步不离的样子,只得慢慢地败下阵来,先用言语谨慎小心的降了声调。然后又装作不可思议的样子摆了摆手,便下楼去不知去了哪个房间,摸索了半天才似乎找出了什么。这才一脸迟疑地上楼返了回来。只是口气降了一半。


“Cindy 你不在家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我还未开口跟你说。那就是有一天我把这个房间的钥匙不知道怎么回事搞丢了,你又不在身边,所以我就擅自作主又配了一把,刚才是我不好,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才想起来,你如果还没完没了,就试试这把钥匙吧。”


说着把刚摸索出来的钥匙递到了妻子的手上。眼睛却还在躲躲闪闪着什么?


Cindy在脑子里立刻快速地评估着李峰所言的真假,心里却有一百个问号积上了心头:怎么偏偏是这屋的钥匙找不到了呢?平时丈夫李峰是所有的钥匙都拴在一起,怎么偏偏就这把钥匙弄丢了呢?只是这些疑问越多越驱使她要把这个门打开的决心。这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把这个房间守到了最后?如果自己今天想不到进去,自己不就成了这个房间的边缘人了吗?她的脑子一片空白,不敢再深想下去,在疑惑和恐惧中地接过了钥匙并打了门。


用丈夫递过来的钥匙,那门很快就被打开。Cindy立即睁大了疑惑的眼睛,先环视一遍那房间里的东西。再看看家具是不是有增减?是否还是以前的模样?


放眼望去那房间还像是老样子,好像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动。还是一张大办公桌,两把随意的转椅。只是Cindy要过来钥匙的过程太蹊跷。所以她不得不对房间里的每个细节都不敢放过。每一寸空间都认真的审视了起来。


这个房间其实并不大,这只是一间十四五平米的小屋。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税单及每月的收入与支出的明细。那一叠叠的纸张好像也并不新,最起码Cindy走之前就存在了。Cindy的眼睛也不想再在此上面停留过久。就在她要收起自己的眼神的时候。办公桌上的一角好像有一叠新的纸张引起了她的注意。这纸张好像有些陌生。似乎以前从未看到过。Cindy连忙低头环视,只是这一环视,让她紧绷的心弦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又在嗓子眼里隐隐作痛。那是一叠德语的评估书,上面立刻一行工整又清晰一行大字映入眼帘。房屋评估报告。再往下一看那房子的地址正好是自己家的地址。那么这个房屋评估肯定是针对自己的家了。Cindy清楚地记得她走之前,丈夫李峰从未提到过此事。另外这是俩人共同的房子,需要评估一下自己也有知情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而且现在自己还被硬生生的关在了自己家的门外了呢?


她不敢想像这里边藏着多少自己未知的故事,也不知道这份文件究竟瞒着自己的用心在哪里?所以便疑心重重地拿起那份文件,憋住呼吸细心地要看个仔细。


丈夫李峰一看妻子的手已经拿起了那叠文件。突然一阵心虚的一把抢过了那东西。并报歉的地解释道:


“Cindy 你不在的时候,我闲得无聊,让房产公司评估了一下咱们的房子,也做一下简单的估价。料想现在法兰克福的房子再不是咱们买时的价格了。只是这一评估下来,让我跌破了眼镜。只是现在怕……你心情受影响,这一结果的最后揭密,等你休息好了再说行不行?”


Cindy看着丈夫说话的眼神,那样的不自在,好像在过一次心谎测试一样走神。那眼神总是游离于她的眼睛之外。好像他心里的语言与他的嘴巴表达不相匹配似的。肯定心里有鬼!她在提醒着自己,所以便一把又把那文件夺了回来。


“李峰 这就奇怪了,这份作业是我让你做的?还是什么人偏要驱使你去做的呢?即然你说这房子现在的评估大跌眼镜,那么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跌破了多少你的眼镜,还是这里面藏着什么我所不知道的秘密呢?”


“Cindy 你先休息一下吧,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未合过眼了。说实在的我这样做也是在为你着想,不想你在身体虚弱的情况下,再听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只怕你专钻牛角尖,想不开,现在也无处放,只会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那我就要看看这牛角尖为什么专让我钻?为什么平时这牛角尖就不出现呢?偏要等紧要关头专门岀来添堵呢?也许我说的这一切都不包括你。”


说这话的时候,她只感到自己的虚和忧拼在了一起。眼前的金星乱撞,身子无意中踉跄了两下,几乎要跌倒。李峰赶紧过来扶她。Cindy一把丢开了他的手。一脸的冷漠和敌意。像要把他吞并了一样。并从中挤出了两句话:


“该来的总会来的,要走的想留也留不住。这不再是什么矫情,只是自己一直不知夜路太黑。”

喜欢禅衣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禅衣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