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邂逅(49)— 打不开的门

送交者: 禅衣草[☆★声望品衔8★☆] 于 2024-06-13 17:27 已读 4266 次 1赞  

禅衣草的个人频道

+关注

“Cindy,我知你现在心情不好,也知你舟车劳顿一路,一直还未得到休息。姑奶奶,如果你是真累了,那就赶紧休息吧,如果是饿了,我现在马上就给你做饭去。可你那满箱的火药桶,这样揣着难道不伤身体吗?等你休息好了,肚子也喂饱了,让那火药桶的温度先降降温,咱俩再说那点正经事儿还不行吗?”


丈夫李峰一看Cindy 已经找到了什么证据。只是夫妻这么长时间,总会有怜惜之情的。妻子的身体越欠休息。火气肯定会越大。这样的结果对她的健康肯定于事无补的。所以他只是把妻子的东西从箱子里拿岀来了之后,又把她的被子铺好,小心谨慎的伸出手来,看她没有抵触,便抓住了妻子的手,翼翼小心地先吻了吻她的脸颊,这才拖着她的身子,一点点的往床上拽。


“这么急扯白脸拽我干什么?我一点都不累,”


“怎么能不累呢?也许你累过了头,已经意识不到了。快点上床眯一会儿吧。”


丈夫李峰一来心疼远路而归的妻子,二来他真不愿这么快就讨论这个问题。这样好像对自己不利。所以便一直在努力的转移着话题。他看妻子坐在了床上,便就势把窗帘拉上,让屋子里营造一种暗黑的催眠气氛。做好这一切,自己则拔起腿来往外走。


“你是不是心虚了?想金蝉脱壳。我可告诉你就是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这事儿想那么好过关,门儿都没有。”


本来刚下飞机时Cindy的心情还不是那么沉重,现在发现了这个女人在这个家的踪迹和那根金灿灿的长发。这使她的心情再也好不起来了。窝了一肚子的无名火。现在该是与丈夫李峰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时候了,好好谈一下那个插入他们婚姻的第三者及怀孕等呕心事。


没想到李峰根本就没接她这个话音。想一走了之。现在李峰听了Cindy 的话,迈出的脚又重新走了回来。只是这一次攒足了温顺。


“Cindy 乖……咱们能不能不穿衣服上床。”


他帮她把里面的穿的毛衣慢慢的脱去,还不忘把Cindy的几缕秀发往后拢了拢,一边拢一边叨叨着:


“先休息一下,再说那些不行吗?我又跑不了。”


Cindy一边挣脱了丈夫李峰的手,一边用一种疑惑的语气说道:


”早说晚说又有什么区别?难道晚说就能让狗改了,不再吃屎了吗?”


“什么话?那狗怎能与你共床呢?”


“对,我们夫妻已经十余年了。激情和荷尔蒙已经耗尽得差不多了。我知道我在你的面前没有她香,因为没她年轻,漂亮,更没她新鲜扑鼻的荷尔蒙。千万别跟我说是为了要孩子才跟她有一腿的。我不是三岁的孩子,我己经到了谎话免疫期的年纪了。尤其是你我夫妻这么多年,还用再考验一下我对你的熟悉程度吗?你应该知道当你为爱而钓鱼时,定要用你的心当作饵,而不会是用你的脑筋来钓鱼的。”


“Cindy 我承认你说的都对,但有一点我必须声明。我并没有与她组成家庭的想法。我们好不容易组成的家,好不容易混到了中产的水平。你让我放弃这一切,一切都要从头再来,就是现在你把我打闷了,我也不会接受的。”


李峰担扰的也并不是无稽之谈,在德国离婚的男人就等于破产。


“那你更不值得我同情了,相反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这世界不是你开的,所有的便宜事都会让你捡到?你从她那里得到孩子,从我这里得到财富的不返贫。李峰 我现在才知道你比我想像的还要自私贪婪。“


李峰没有接话,为了掩盖自己此刻内心的不安,他咧咧嘴巴,又马上在脸上堆起了强撑起来的笑容。这次他还真找到了一点硬货。因为他看到了妻子露岀来的雪白丝滑的手臂,皙白面孔上的小眼睛也随之释放出熠熠的欲光来。他上前两步靠近妻子,一边用手凑到了妻子的裤腰上,一边要替妻子解开腰带。


“Cindy 我把我整个灵魂都交给上苍的惩罚,连同我所有的怪癖。一百八十种坏毛病,它真让人讨厌,但只有一点点好,我还爱你。你还是那么让人心飘,你看你在我这里一直都会有化学反应的。现在我己是不能自控了。况小别胜新婚,重聚爱更切,Cindy你知不知道,我还真的有点馋你的身子了。”


Cindy 一把把他伸向自己腰间的手甩了出去。


“别碰我!我不是妓女,我要的男人是要有感情作底的,胡乱的这样,就只为了随便解欲而为。那你找错门了。感情这东西,只有不负彼此才能让彼此拥有。可你偏偏还要不负此生,看看盘子里的,偏偏又不忘吃进碗里的,哪来这么多的好事都让你占尽。我做不到。”


李峰拿起了Cindy的一只手,把它放在自己的嘴间。不时观察着妻子Cindy的反应。Cindy立即抽回了自己的手。


“那女人一定很香吧?我戴了回绿帽子。你也该让我绿个明白呀。也该知道一下她的姓氏名谁吧?那女人我认识不认识?还是我早就熟谙?你们一直都在我眼皮子底下约会,没准街坊邻居们都知道了,就我一人蒙在鼓里呢?”


听到后面这句话的李峰,慌忙答道:


“她嘛,你……该是不认识的。Cindy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吧。我们试过多少次了?你一直推脱不是自己的问题,一直认定是我的问题。现在……我也算最终洗清了冤魂。虽然这样对你是有些不好,但是终究我们的……夙愿算是完成了。”


“谁的夙愿?跟我沾什么边?又有我什么事?那是你和她的骨血,是你们的孩子,我还没有下贱到替别人养孩子还装作很满意的地步呢?”


“怎么会用到下贱这个词呢?难道我和你有了孩子就是高贵,我和她有了孩子就那么下贱不堪了吗?”


“李峰,你不要偷换概念,我说的下贱是指我自己。如果我不明真相的替你们养孩子的话。李峰我怎么感觉你怎么越来越变得让我认不出来了。是不是这上面也有她的功劳呢?她是怎么把你教化成这样的?你为什么不向我透露一点她的身份,这样咬紧了牙关,又为哪般呢?”


Cindy越说越生气,越说感觉疑心越大。便甩开李峰,三步并两步地走向了顶层,李峰放私人用品的房间。门被锁上了。这并难不倒作为妻子的她,因为她也是这个房子的主人,她也有每个房间的钥匙。


李峰一看她从床头柜里找钥匙,叨叨道:


“你累不累呀?从中国回来十几个小时没有闭眼呢?你要是把这点精神都用在要孩子上,咱们哪还有这出戏要演呢?也不至于光有锦,一直就添不成花呀。”


Cindy很快就找到了钥匙,她急步走到了顶层李𡶶的办公室。钥匙在锁上转了半天,却怎么也打不开。


他们这房子共有六个房子,睡房和客厅占去了两屋,客厅上去还有两个房间,那是当初为他们将来的孩子而准备的。不多不少一共两间,正好是按照他们的计划,要两个孩子而准备的。


走过这层便到了顶层,那是丈夫李峰放公司文件和私人用品的地方。李峰有个习惯,那就是愿意把自已那些不愿公开的东西放在这里。以前有几次吵过架之后,李峰那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Cindy都是在这里找到的。以前俩人好的时候,这个房间丈夫李峰从不上锁,因为家里也没有外人。现在这门不光紧紧的关上,而且还上了锁。而且这锁还打不开了。这让Cindy更是疑惑不解。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里面到底装着什么秘密呢?究竟里面又藏了些什么东西呢?

喜欢禅衣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禅衣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