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邂逅(46)— 返程

送交者: 禅衣草[☆★声望品衔8★☆] 于 2024-06-12 15:52 已读 3580 次 1赞  

禅衣草的个人频道

+关注

吃过了晚饭,目送着哥哥的车远去。直到哥哥的车消失不见了。Cindy这才如释重负,小心翼翼地从自己黒色羽绒服的口袋里掏出来一叠钱来,那纸虽是没有什么份量,却很硬梆,还有些粗糙。这是昨天自己偷偷的从距离小区很远的一家奠品店买到的。

当时店主一看这个女客人是买来纸钱的,特意撇了她一眼。然后又迅速地转回屋内。再岀来已经从刚才那个薄薄的一次性口罩迅速地换成了罩着大半边脸的N 95口罩。然后伸长了胳膊隔着老远才把那叠纸钱递给了Cindy。又忍不住低声的问道:

“死了的,是你什么人?

Cindy没有应声,只是默默的把那纸装进袋子里。

“赶在这个日子口,有什么都算正常,甘冒这么大风险出来祭奠的,肯定远不了。我再给你加上几张,也算我的一点点心意吧,只算是大难之下逃过一劫的人,表示的一点意思吧。”

Cindy谢过了那店主。收起了他送的那薄薄的一叠。看着他从眼里面释出来的那份善意,心里也跟着被暖到了。只悔自己刚开始的那份误解。又再次谢过了他。才告了辞。

现在是在自己临离开国内的最后一晚,她要找一个僻静处把这些纸钱,全部都要焚之一炬,希望这些飘向天空的缕缕青烟,能够寄托自己的哀思,也寄望雨辰能够收到这份心意。知道天底下还有一束光是在替他点燃,是在为他送去迟到的祝福和问候。望着这黑暗中飘向天空的一丝丝青烟,她的心宽慰了许多,也释然了许多。

现在临登机之刻,Cindy又朝雨辰最后的栖身地的方向深情地望了一眼。心里默念道:雨辰 我知道你也会选择远远的跟我道别,就像现在飘荡在天上的那一朵朵云,我知道肯定有一朵是属于你的。现在你心里的话我都听到了。告诉我最痛的地方,都会用最美的方式来包装的。天涯咫尺,你我离得很远,却又很近。你曾路过我的心。我的心也曾为你停留过。只是你选择了飞走,与我失之交臂,让我们此生错过了很多。让我最后一次呼吸着空气中你的气息吧,永别了,雨辰……

从北京到法兰克福本来直航只需要十个小时的旅程。但现在必须要在拜迪倒机停留两个多小时,整个旅程瞬间变成了近二十多个小时长的路程。不过对于这种漫长的旅程,Cindy早已经适应了。经常从国外到国内飞来飞去的。每次飞行她早就准备了一个旅途好伙伴。飞机枕。所以一进机舱。找到座位后,她便拿出了自己的飞机枕,然后放在自己的颈椎处。又拿出自已早已设置好飞行模式的手机。找到了几首适于冥想的音乐。插上了耳机,便昏昏沉沉地慢慢进入了一种浅睡眠的状态之中。

那几首冥想和治愈的音乐很快就把她带入了梦境中。只是这梦里并不平静,一会儿她梦见雨辰披头散发的由远而近地跑来。手上好像还带着枷锁。两人一见面,雨辰便哭泣自己的思念。并且还深悔自己真不该这样草草的了结了自己年轻的生命。现在自己已经得到了惩罚。他指了指自己这身刑服。说不是好死都不会进天堂的。自己好生的后悔。如果是当初听从了Cindy的劝诫,就不至于落到眼前的境地。不至于在阴间又遭到了一层报应。如果可以的话,自己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回到从前……

一会儿梦境中又换了一副面孔,这个人西装革履一本正经的,却戴了一副厚厚的面具,只是Cindy很快便从说话的声音里辨岀来了,那是丈夫李峰的声音。Cindy问他为什么穿戴成这样来见自己?难道还怕我听不出你的声音吗?丈夫李峰则答道,因为我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女人。自己已没脸再见到你。虽然是言语上像是表达了一种歉意。可是Cindy 却分明看到他的身后却还臧着另一个人。看那身量和穿戴分明像是一个女人。那女人躲在丈夫的身后,她手上好像还牵着一根线。而那根线的另一头却系在丈夫的衣襟上。她牵一下,他动一下。原来她在后面一直在指挥着他。见此情景Cindy好生的愤怒。怒吼道:我已放过你们一马了,临到别时。你们怎么还在串通好了,明里暗里地合起伙来对付我。怒火中烧,便扬起手来一把撩开了丈夫头上的面具。打开之后又大吃一惊,原来藏在面具里面的只是一具木乃伊。青脸獠牙,面目狰狞。好不惊目,好不吓人。这一惊吓把她的梦也吓醒了。

这一番噩梦,只梦到她全身上下一层薄薄的汗渍渗出。睁开眼晴,却只觉得自己全身的不自在。原来是自己的肚子在咕咕的作响。原来自已的肚子已经悄悄地开始抗议了。Cindy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原来这航班已经飞行了六个多小时了,飞机上应该会提供早餐和午餐的,可是在这整整六个小时里,怎么这早餐和午餐整整的两餐饭,都会把自己错过了呢?

她这时才想起来去询问,自己的早餐和早餐究竟去了哪里?没想到那个漂亮的中东空姐一点也未感到歉意。反倒是埋怨她为什么一上飞机上便睡觉?如果每个客人都像她一样的,她们则每个客人都先耐心地叫醒,然后再把可口的饭菜送到手中。那么她们的工作量不知加大了多少?好像叫醒服务根本就不是她们份内之事。全都是乘客咎由自取造成。说得理直气壮,凿凿有据。

Cindy窝了一肚子气。拿到手的饭盒,吃不到几口就不想再吃了。心里好替自己委屈,是不是今天从里到外,从梦里到现实。自己都撞见了鬼?是不是自己一直都在地狱边缘上徘徊行走呢?想到这里眼泪终于忍不住了,便不听话的簌簌流了下来。


贴主:禅衣草于2024_06_12 23:58:51编辑
喜欢禅衣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禅衣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