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邂逅(45)— 辞行

送交者: 禅衣草[☆★声望品衔8★☆] 于 2024-06-12 15:51 已读 3651 次 1赞  

禅衣草的个人频道

+关注

二月的霜花给街边两旁的铁栅栏穿上了洁白的羽绒服,虽是薄薄的一层,但也颇显冬天的特殊气息。被风吹散又聚集的薄雾,一直萦绕在半空中。惚若还在昨夜的梦境里。但昨夜的梦已被打碎,而且已经碎得渣都不剩了。可你仍要去面对,仍要去前行,仍要撑起十二分的精神来继续上路。


今天Cindy 就要离开北京了。原订好前天的机票,因为疫情的关系,航空公司早已在所在的订票网站上取消了这次航班。本可以依此可以再呆上一段时间。可是Cindy 因为回去还要处理家事,假期已结束,还要继续上班。她不想因此影响自己眼前的家事和工作。所以Cindy无奈只得又买了一张暂时还没有停飞的航班,阿联酋航空公司的机票。今天正好是飞行的时间。早上十点钟的飞机,几乎是天刚刚朦朦亮,她便起床准备出发了。


临行前父亲把买好当做宝贝似的几个N 95口罩塞到了她的手上,还不忘反复叮嘱道:


“多戴上两个,别怕麻烦。不信那病毒还能穿透这万里长城,也别怕出丑,漂亮不能当饭吃,先不得病是真。呆在家里还好,这外面的病毒太多,特别是你又与那么多人混在一起,保不齐就会有病毒携带者出现,他专会找那些不长眼又粗心大意的人。记住小心使得万年船,我看还是让咱们先准备下这风穿不透,针也扎不进来的万层保险为好。”


本来已经被早上姑姑要离开搅得心情已经很低落的小侄儿侃侃,正在被窝里眯着眼睛装睡,这会儿被爷爷的一番话逗乐了。忍不住也从被窝里伸出小脑袋来调侃道:


“爷爷 你越来越牛了!风吹不透雨打不进来,现在还有更厉害的出来了,连针也扎不进的东西都整岀来了,我猜肯定跑不出这件东西了,那就是航空母舰了。只有航空母舰才能具备这些功能。你让我姑姑戴上一个航空母舰上路。人家就是不把她当战争贩子防,也会把她当动物看待的。搞不好还会搞出一个什么国际宣战诏书来呢。爷爷 你是给我姑姑消灾呢?还是让她引战上身呢?”


“什么 航空母舰,那是往身上装的东西吗?胡说八道,也要有个边有个沿。还嫌咱家太清静,太无事了不是。我看你是太闲在了。闲的你是口无遮拦的没轻没重。一点也不体谅你姑姑现在的难处。拿起嘴来就说,不知道你姑姑现在正在火上烤着吗?”


Cindy一听爸爸是话里有话,一边打着行李,一边瞭了父亲一眼。想起来昨天晚上父亲的心思好像就有点儿不正常。昨天晚饭是这次回来全家人在一起吃的最后一顿晚饭。嫂子言称有事未到,只有哥哥开车来给妹妹送行。与往常不同的是,老父亲似乎没有心情再做饭。只让哥哥打回来了几样菜,饭至一半的时候,父亲就把筷子一撂,心思重重的对女儿说遗:


“女儿 凡事都要想开点,有些事想开了,你就会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最可靠的,永远只有自己,即便是再亲不过的人。”


“爷爷 你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又演的是哪一出戏呀?我觉得爷爷这两天一直是长吁短叹的,哈哈 原来是要上演想开点这出戏呀。只是这一出戏太短了。还是让我给你凑全了这出戏的剧情吧。”


接着就绘声绘色又弦外有音的冲着姑姑言道:


“有一个老和尚有一天问他手下的一个小和尚:‘如果你前进一步是死、后退一步则亡,你该怎么办?’


谁知那小和尚根本不是一个等闲之辈,说岀来的话震天动地,他毫不犹豫地说:’即然前后都不能了,那我往旁边去。’


老和尚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只恨我自己没有想到,没有完全堵死你,你现在已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这个故事引深出来的意思就是:当遭遇困境时,当换个角度思考,也许就会明白,路的旁边还有路。或许只是一条小沟,可这不是一条寻常的小沟,因为翻过这条小沟,大路就在眼前了。”


当时好像就只有哥哥没有听懂,也许哥哥是装听不懂吧。哥哥近来的压力很大,一个是来自于工作,一个也来自于家庭。哥哥由于疫情以来,工作平平,即无功也无过。可是嫂子却不然。嫂子把小小的工作岗位当一个全能主妇一样的全力打理,大大小小事无巨细,硬是把小小的副科级转成正科了。这一下家庭的天秤有点倾斜,嫂子眼看就要与哥哥平起平坐了,所以哥哥现在的压力很大。就连说话的声音也不像以前那样的硬气了。自己家的事还操心不过来呢。哪还有闲心再操心妹妹家的事,只是凭这爷俩一唱一和的,硬是没有言声接话。所以男人结婚之后,眼里除了媳妇就是自己的家了。就是一个亲哥哥也慢慢变成一个后哥哥了。


爷俩当时说话一直是话里藏话,临走前Cindy不想把这个话题展开,所以便装听不懂,一直没有接话。只是低头随便扒拉了两口饭。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想到这事并没有因为隔夜而降温。现在父亲又心事重重的旧话重提,这层窗户纸好似马上就要被捅破了。


Cindy心里清楚,丈夫李峰与自己的父母相处得一直很亲很近。母亲在世时,丈夫总是挑看各种各样的名牌保养品及一些老年的防皱化妆品捎来。所以母亲从未喊过李峰的大名,一直把他当半个儿子看待,总是我那儿长儿短的叫着。就是这次Cindy 回来,李峰硬是找到了两瓶Dewar's帝王的威士忌酒。一定要让Cindy送给老丈人和哥哥。让他们尝尝欧洲的鲜活。尽一下半个儿子的再次孝心。也让老岳母去世之后的父亲分散一下烦心。所以一个家要是散了,再也不是夫妻两口子之间的事了,而是牵带着整整一个大家庭。这也是Cindy不愿临行前捅破这层窗户纸的道理。她打算让自己回去独自处理完,等这件事稍微在自己身上降降温,等到自己有足够的心力去面对处理好一切的时候,再告诉自己身边的这个大家庭也不晚。

喜欢禅衣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禅衣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