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邂逅(44)— 出窍

送交者: 禅衣草[☆★声望品衔8★☆] 于 2024-06-11 17:00 已读 3525 次 1赞  

禅衣草的个人频道

+关注

二月的夜淅淅沥沥的下着冰雨,天空在雾气的笼罩下一团团湿漉的雪飘下,那雪花飘在地上,因为地面的冷度不够,便变成了湿冷冷的雨水。它一片片溶化在地上,随着冷风铺满阴嗖嗖的地面上,它便又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冰皮。幸好北京此时的疫情限制了人流量,街面上只有匆匆而过的三两辆小心翼翼行驶的车辆,鲜有行人走动。窗外是疾风细雨,窗里也显得格外的萧瑟,现在已过了夜里三点,医院的急诊室里已经从白天穿流不息的人流慢慢地消沉了下来。只有两个夜班的护士在急诊室小声的议论着:


“12床的血氧和血压又降到了新低。已经洗胃又注射了免疫球蛋白。张大夫走了还没有两个小时,现在又叫他回来,咱俩这不是成心折腾人吗?”


“人命关天,不叫他回来,叫谁回来?他是12床的主管医生。万一出了事赖在谁的头上?”


另一个小护士小声不禁气乎乎的叨叨道,“这人也真是的,本来就染上了,活还活不过来呐,又偏偏想不开,头孢就酒。要不然你就死得利落点,偏偏又找人来救。晚一点就没命了。再说那120是不是专门跟咱们医院过不去?还嫌咱们急诊太轻闲是不是?单捡着病重要死的往咱们医院拉。赶我的夜班,没有一次不忙得脚丫朝天的。天天上班比上战场还要惨烈。”


“别说了,快点叫张大夫回来吧。”


另一个小护士不禁提醒道。


“这小伙子也怪让人心疼的,无亲又无故,不是心疼他这股子傻气,而是心疼他这岁数呀。比我还小呢。脸上的稚气还没有完全消散呢。现在拼命活还活不赢呢。想不开也别找这时候呀。染病的罪加上服毒的罪,真够他一受的。”


随即她按了一下护士站通知医生的按钮。不一会儿刚刚走了不一会儿的张大夫又返了回来。冲着两个护士没有好气的喊道:“又是怎么了?刚刚走的时候血压和血氧不都还稳定吗?你倒让我喘口气呀。我这连口水还没有顾得上喝呢。”


又没有好气的叨叨着:“这个病人就是救过来了,愈后也不会太好。伤势太严重。命就算捡回来了,活罪也不可能躲过。”


“就算你积德做善事了,人家孤零零的一个人,身边又没有家眷。行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当行善自有天知吧。”


这已经是第三次雨辰被抢救了回来。他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全身上下被插满了管子。只留下一双带血丝的眼睛暴露在外面。他的全身都处于极度虚弱状态,戴着氧气罩的鼻子和嘴微弱的呼吸声,已经接近听不到声音了。只有两片嘴唇微微的张开又闭上。手指头颤了一下。又像一堵厚重的墙击倒。神智又不清了。他好像一直游离在那遥远而又熟悉的梦幻世界里。


在那遥远而又熟悉的地方,是那一困雾气包围下一件件老旧的家具和摆设。他小小的身子跌跌撞撞地总是跟着一个身影,她在哪里,他跟到哪里。就像她的小尾巴一样的寸步不离。那时候虽然有父亲,但他却只认这个身影,这个身影知道他饿的时候给他奶喂,渴了时候给他水喝。病的时候她半夜推醒了他,左手里拿着几片药右手拿着一杯水。直到看着他把药送入口中。跌倒了扶他起来的人是她,给他爱抚最多的也是她。脚上扎了刺,他不冲别人喊疼,专冲她喊疼。就连脸上的鼻涕糊住了嘴。他都一路小跑找她,冲着她一股脑的涕哭叫喊不停。


在他幼小的生命里,那是一个温婉而又坚定的影子,那是一个亲切而又高大的影子。无论跟在她的后面,还是抱在她的怀里,或者睡在她的肩头,他都知道那都是世间最安全最温暖的地方。她像一只老鹰一样时刻不离地守卫着他,那怕是受到一点点的欺凌。她都会让他勇敢的躲在身后,去坚强的护卫着他。


他只会用哭声和眼泪向她表白自己的不适。他只愿用紧跟和相随来表达自己对她的无限信任。他只与她一人矫情,只与她一人索要,只与她一人蛮横。又只与她一人取闹。因为只有她愿意忍受他的一切无理要求和包容他所有的委屈。


那个身影逐渐越来越远,他一路小跑地紧跟其后,不住地冲着那身影喊道:“妈……妈……妈妈…… 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难道不认识你儿子了吗?为什么要跑得这么快?是成心不让我跟上?还是你已经把我忘了呢?”


听到后面的喊声,那身影犹犹犹豫地止住了步,又回头望了几眼。眼泪止不住哗啦啦的流下来。只是嘴上却狠心地改了弦:


“儿子 你不该跟我跟得这么紧,你我现已是阴阳相隔的两重世界了。人鬼是各有其道。你阳间的寿还未用完。天魂昭昭不可相聚呀!赶紧止步,你今命不该绝,就是魂魄游离在外,阴界也不会收你的。儿子,儿子。赶快回去。你尚还有命,尚有阳寿还未用完,今年你命不该绝呀?”


说着朝他的脸上吹了一口仙气,便一溜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哭着喊着直到气喘吁吁地跟不上了。才看清楚前面那只是飘着一朵云。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影。他还不死心,又跌跌撞撞的跑上去。却只见那个身影突然变成了一张年轻的面容。似陌生又似熟悉,他揉了揉眼睛。看清了那是一张女人的面孔。直到她冲自己莞尔一笑,从她那嘴角温情的笑纹中,他才认得到那人来。不禁又失声痛哭起来:


“辛姐……辛姐…… 我对不起你。我辜负了你的好心,我亏负了你的期待。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现在已是个废人了。我不会再与你纠缠。也不想再打扰到你了。你就让我好好的走吧。如果有来世,如果还能再与你相遇,如果你看见那个流着眼泪一直追赶你的人,一定不会是别人。一定是我。辛姐……那就是上辈子一直欠你的,那个叫雨辰的武汉仔呀!”

喜欢禅衣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禅衣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