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玻璃房》 第三章, 4

送交者: 湖瞰原創[☆★★認真胡侃★★☆] 于 2022-08-24 8:48 已读 2972 次 4赞  

湖瞰原創的个人频道

+关注

《玻璃房》 第三章, 4

淑英他们给雅尼起的另一个外号是阿三。小图已经隐约地嗅到了这个地方的“火药味,”暗自叮嘱自己一定要洁身自好,别搅进去。这是他在北京从老一辈科学家那儿学来的处世良言。


看时间快到了,淑英就带着小图步行去参加这个中心实验室的周会。

这个实验室每周三早上八点的例会是在离实验楼十几分钟步行路程的,终身教授的那幢办公楼二楼的一个会议室里举行的。这间会议室宽敞明亮、设施摩登。

唯一的缺憾是那四十多把新式椅子的底座和靠背都太硬,坐时间长了会很难受。这应该是图便宜,和让大家开短会的措施之一,因为 McDonald’s 就是用这类招数让顾客不能长时间就座来增加客流量的。

刚才在实验室里被小图吓了一跳的雅尼没功夫和小图废话。她得赶赴这个会议室,布置会场。雅尼非常重视今天这个周会,昨天是请了一天病假在家里做准备的。

雅尼虽然上年纪了,但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很少需要用病假。自己更年期过了这么多年了,但她还顽固地持续着一个习惯:每个月都要请一天例假,好忙活自己的事,比如说:打扫家睡懒觉买东西。

她似乎是错把例假当成了病假,因为不用白不用。质疑别人的例假就容易被告性别歧视、年龄歧视,甚至性骚扰,所以没人敢就此罔议。当然,雅尼用这个例假病假的另一个好处是:还可以糊弄自己,更年期还没完全来,或者还没完全走。

和以往的例假病假不同的是昨天应该算是假私济公,雅尼用自己这个月的例假节忙活了今天这个周会的筹备。

在这个会议室里,雅尼先把昨天在家里准备好的要讨论的事项印出来,工整地写上与会者的名字,按自己安排的顺序摆在会议桌上,之后就是不断的调整。

几次三番后,这个会议室里的座次就基本上和她搞得那张管理与从属示意图一致了。这是她最希望的秩序,所以才有了这万变不离其宗。

终于忙完了,雅尼又满意地欣赏了一下那些被摆得整齐划一的会议提要,就出去用洗手间了。

出门时碰到正要进门的淑英和小图,雅尼一边往洗手间走,一边回头高声叮嘱了他们俩两次:“Go sit by your names please

要不是一心忙着安排座次搞得内急得狠,雅尼就会亲自过来给这二位带位了。淑英不耐烦地回着 okay,就带着小图走进了会议室。

可惜的是:淑英的英文已经欠佳多年了,而且对雅尼此类的无事生非很不感冒、不想理睬;再加上刚来的小图的英文还有待大幅度提高,所以,这二位没听懂雅尼说的具体是指啥。

他们俩进去就依照华人与会的老规矩:捡了两个外圈的,离首座最远的座位坐下了。很快,实验室的人们就开始三三两两地进来了。淑英给小图小声介绍着陆续进来的人们。

听着听着,小图就不由得乐出声了。淑英问怎么了。小图低声笑道:象是开亚运会,各国代表队入场了,就差举国旗的了。

淑英想了想,认真地给小图指出:美国的乒乓球队也都是咱华人呀,言外之意又是强调美籍华人也是美国人。

小图点点头。他还不知道科研这行当比较清苦,没有几个美国佬受得了,所以就造成了学生命科学的外国人容易留美,进而导致了这实验室成员的亚运会现象。

其实,大多数外国留学生也只是把这类听似高尚的科研工作当跳板,在美国占住脚后,就纷纷换能赚大钱的专业了。

这些与会者进来也是随意落座,只是把首座给石山福主任留着。其中几位发现面前的会议提要上有名字,但事与雅尼愿违的是:众人没按那些纸上的名字调整座位,而是偷懒,按名字把那些纸片传来递去的。

这种人手一份的会议资料经常有,只是近来都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布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些纸片上面的内容都是一样的,所以,连这个按名字传递纸片也半途而废了。

用完洗手间的雅尼一进来就呆立在了门口,全然没了以往方便后的那般轻松愉乐。里面这座次零乱的情景让她只能欲语而止地干瞪眼,因为看样子已经晚了,大家按名字传递纸片的活动已经结束了。

紧咬着嘴唇的雅尼只好怨恨自己昨天一整天的策划竟被这一泡尿和自己那习惯性的在厕所里磨时间、偷懒给冲走了。

雅尼大步走进来,刚想指责这些人不听话,没按照她安排的坐序就座,就听到了几位老板在外面走廊里的说笑声。雅尼纠结了一下就只好暂且饶过这些下等人,赶紧转身去门口迎接老板们入场。

那四位老板分別手拿着不同样式的咖啡杯先后进来了。他们轻松地谈笑着,只顾着和旁人打招呼,道早安了,也没按雅尼的安排入座。其中两位老板只是瞟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那张纸,连按名字传递的意思都没有。

站在老板们座位后面的雅尼被这些老板的霸气震得是敢怒不敢言,只能紧紧地抿着嘴,微微地握着拳,暗自心疼自己昨天一整天的苦心就被这些与会者这样轻蔑地无视了。

无奈的雅尼是最后入座的。她挤在石山福身边落座,把手里那几张准备好的,要讨论的话题的纸片依次递给石山福。

雅尼这一挤就把老板们的主席台搞得相当拥挤了。相反,其他实验室成员的群众席倒是宽松、随意且舒适。虽然这不免显得有些本末倒置,但也印证了一个基本事实:都争着要当老板。

和旁边的老板说笑完,石山福就落落大方地看看雅尼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些纸片,环顾一下众人就宣布开会。第一个议题当然还是实验室里公用空间的分配问题。

在这个实验室搞好后的前两周里,各路人马开始陆续入住。雅尼每天都是忙着给大家分配或者调整办公室、实验桌、实验椅、培养箱、冰箱、冻箱的位置。

很快,雅尼那副别人总在给她找麻烦的脸色和腔调搞得她只是自说自话了,因为别人不愿意答理她了。再加上她不停地变主意,害得众人得不停地把东西搬来搬去的,应该干的正事儿总被打断。

多数人对雅尼有不同程度的不满,只是这刚到同一个屋檐下,也不好太认真和板脸。雅尼则是很高兴有生以来能天天指挥着别人团团转。

大家只是敷衍着雅尼指令,和择机通过各自的老板反映雅尼的这类问题。老板们要求石山福得督促雅尼改掉这没事找事的毛病,因为雅尼解决这类问题的方法很像是狗熊掰棒子,解决一个人的问题是同时造成另一个,或者几个人的问题,总是没完没了,每次开会都得讨论一番。

其他人很烦这类事,雅尼却乐此不疲,以为这就是协调员的工作,否则自己就无所事事了。

淑英早已听烦雅尼惹出的这类话题了。她侧头悄悄问小图:那老活宝的德行恶心吧?

小图看到摇头晃脑,明显在夸张地挤眉弄眼、装娇卖嗲的雅尼已经近乎依偎在了石山福的左胳膊上,心想:都那么大年纪的老女人了,还这样。是挺恶心的,就冲着淑英点了一下头。

这女人的卖萌是和自己的年龄段紧密相关的。年轻的怎么卖都无所谓,因为年轻是女人最大的资本;年纪大的则需切记,不能卖萌卖得和自己的年龄段出现太大的错位,否则就会让人作呕。

雅尼的毛病是一和老板交流就会忘我地投入,自己的视听完全聚焦在老板身上,以至从未注意到旁人的表情。但凡有那么一次雅尼能看一下旁人对她自己和老板的互动的反应,估计她就会适度向下调整自己取悦老板的力度和投入。

小图不想和淑英开小会,也不想看雅尼和石山福的亲密互动,就眯着双眼,试图专心致志地听明白老板们的讨论。不巧的是:他这刚下飞机的英文还不能全听懂。

虽然自己那两个英文入学考试的成绩很高,但小图在北京那所新东方语言学校学的主要是应试技巧,结果是英语水平变化不大,只是分数提高了。

更不巧的是:没过一会儿,没被小图认真应对的时差就开始发难了。听着听着,他就不自觉地闭上双眼,迷糊着了,还时有时无地,轻轻地打起了呼噜。

期间,淑英犹豫了一下,就没打断小图的小睡,因为知道是跨洋时差在做崇。她也是想借小图的呼噜向雅尼展示一下大家对她惹出来的,那些无聊的议题的真实感受。

在这个会议几近结束的时候,小图被旁边的淑英推醒了。睁开眼的小图看到大家都微笑着看着自己,就很后悔自己太失态了。他连忙红着脸跟众人说对不起。老板马里安笑眯眯地说了一通英文,解释了小图的情况。

非常窘迫的小图此刻根本不可能听明白老板在说什么。紧低着头的他真有钻地缝的企图。

马里安讲完。众人欢笑着鼓掌。淑英告诉小图,老板是在表扬他工作热情呢。更加窘迫的小图赶紧红着脸,低着头不停地点头说谢谢。

虽然会议马上就结束了,但对小图来讲,这个难熬的会真是太长了。

大家往实验室走。淑英见小图一直低着头就劝他别难受了,解释当时的情况:都是那阿三使坏。她明明看见你是闹时差,打瞌睡了,还非要介绍你。你已经和他们都见过了呀,根本就没那必要嘛。

淑英这是在解释,不是自己,而是雅尼,非要给小图这个难堪。现在的小图依然是窘迫得很,只是觉得这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真不该迷糊着,但这头一、两天的时差是很难对付的,只有顺着才能安抚得了它。他现在该做的是补觉

喜欢湖瞰原創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湖瞰原創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