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再读一篇纪念黄霑的妙文

送交者: 学习不是很好[☆★★声望品衔11★★☆] 于 2022-07-04 13:50 已读 568 次 2赞  

学习不是很好的个人频道

+关注
来源:搜狐“十点她言”

调戏林青霞,嘲笑刘德华,这个老流氓纵横香港乐坛30年,死后被千万人景仰 
2018-05-27 10:55

还记得当初某论坛上有人提问:“请问黄霑和XXX比起来,两个人的才华谁更高?”下面被点亮最多的回复是:“我不知道这俩人才华谁更高,但我一搜黄霑作品的歌名,‘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你或许不知道黄霑,但你一定听过这些歌的名字:《沧海一声笑》《男儿当自强》《我的中国心》《上海滩》…这些作品,悉数出自黄霑笔下。不夸张地说,在香港流行文化最鼎盛的时期,黄霑一个人,就撑起了香港乐坛的半壁江山。


但比起这些旋律,更值得我们回味的,其实是黄霑的为人和性情。你要是没听过他的故事,那将是你人生的一大损失。今天,就由咱们书单最会写人物的宅少,给大家聊聊黄霑这个老流氓。


- 1-


关于《沧海一声笑》,有一段趣事。


1988年,徐克拍《笑傲江湖》,电影里,曲洋和刘正风两大高手厌倦了江湖世事,打算隐匿于山水之间。正巧碰上令狐冲,三个人谈得兴起,于是琴箫合奏,放声高歌。这是徐克打算留在中国武侠影史上的一幕,曲子必须能点燃观众的情绪才行。


之前,徐克监制《倩女幽魂》,黄霑一手包办所有配乐,留下传世经典。这次他又去找黄霑,黄霑说,包在我身上,没多久便写出一首。徐克听了,不是很满意,让黄霑再改。黄霑又改了一稿,拿过去,徐克还是不满意。前后六稿,都给黄霑打了回去。


黄霑琢磨:“三个武林高手一起合奏,两个还是准备隐退的大佬,这个曲子无非就两个套路:要么是厉害到只有他们能懂、能唱,要么就是简单到如同儿歌一般,却只有他们能唱出无人能及的味道。”




当时,他手边有本《中国音乐思想批判》。黄霑一翻,翻到“大乐必易”四个字,心头一亮:“最简单的不就是音阶吗?宫商角徵羽啊!”随即坐到钢琴前,把五个音倒过来一弹:妈的,这么好听!


填完词后,黄霑在稿上画了一枚甚为坚挺的男性生殖器,传真给徐克,意思很明了:“爱要不要,不要就另请高明!老子不伺候了!”

这就是《沧海一声笑》。



没多久,《笑傲江湖》在台湾上映,引起轰动。每次影院里一放完,观众们久久不愿离去,非要站起来合唱《沧海一声笑》。应台湾市场需求,黄霑要和罗大佑再录一版。进棚前,黄霑突然给徐克打电话,说你来录音棚一趟,有事。去了才知道,黄霑是骗他来唱歌的。徐克说:“我又不会唱歌!”黄霑死活不依,让徐克先喝酒。三人狂喝一通,多半也是喝高了,所以录音时又笑又闹,情绪无比亢奋。


录了一遍,徐克大叫:“唱得不好!咱们重来!”


黄霑狂笑:“重来什么,笑傲江湖,就该这样!”


- 2-


黄霑本名黄湛森,1941年出生在广州,8岁移民香港。他从小在市井间长大,深受香港世俗文化影响。虽说日后博览群书,写下无数经典,被港人奉为一代词宗,但半点宗师的样子也没有,身上总还带着一股原始的市井味儿,粗话、笑话、荤段子张口就来。


传言当年港大有个传统,学生之间要比谁脏话说得厉害,而其中佼佼者,便是黄霑,一口气能说长达十几个字的脏话,把对方骂到还不了嘴。因为黄霑父亲是管苦力的,整天一大堆脏话挂在嘴边教训人,他随便捡两句,都够别人长见识。




黄霑曾撰文回忆,当年越难听的粗话,越能在打架中起震慑作用。那时候从街上一路长大的孩子,打架可谓家常便饭。打赢了,就成了吹嘘的资本。记得有一天,黄霑正在家里读书,弟弟突然跑进来,哇哇大哭,说自己被打了。黄霑震怒,“谁敢打你,我去替你打回来!”牵着弟弟的手去寻仇家。找到人一看,不过是个弱不禁风的小瘦子。黄霑冲上去就打,结果被对方摁在地上一顿猛揍。


打完了才知道,原来对方叫李小龙。


挨了打的黄霑倍感屈辱,心说这仇我一定要报。强攻不行,那就智取吧。于是叫上几个伙伴,趁李小龙上厕所时,把他裤子一扒,摁在地上一顿猛揍。为此,李小龙追了黄霑整整一个月。最后双方都累了,摆了一顿酒,握手言和。此事日后便成了黄霑吹嘘的资本:“我也是打倒过李小龙的人。”




至于对音乐的喜爱,黄霑也是受市井文化启蒙。那时街头巷尾间,小市民爱看的都是戏曲电影。放粤剧的电台,也是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黄霑对音乐发生兴趣后,特意参加了学校口琴队,不料天赋过人,竟连续5年拿下大赛冠军。老师看他对音乐的领悟力这么强,便推荐他去给邵氏电影配乐。


可从港大毕业后,黄霑并没有进音乐圈。20岁出头的他,跑去当了基督徒,还做了人民教师,教英文和《圣经》。可人啊,到底拗不过天性。黄霑的灵魂放荡不羁,忽一日,他翻到一本介绍性知识的书籍,当即改变了主意:“妈的,风花雪月才是人生根本,我这种人,教哪门子《圣经》啊!”


不久后,属于他的时代就来了。


- 3-


上世纪70年代,香港文化进入鼎盛期。早年,粤语被视为市井语言,粤语小调登不得大雅之堂。直到电影《鬼马双星》用粤语歌做配乐,掀起一阵粤语风潮,粤语歌这才逐渐占据流行的主街道。


读书时,黄霑就是个多面手,14岁就发表文章。考上港大后,又写剧本又做配乐,填词更是一把好手。好友顾嘉辉了解他的才情,便对他说:“咱们来做搭档,我谱曲,你填词,一定能有一番作为。”




果然,香港整个70年代,这对“辉黄”组合留下了无数震荡时代的回响,时至今日,还在撩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弦。顾嘉辉从中式小调发展出来一种独特的曲风,黄霑则用富有传统文化气韵的粤语填词。两人巧妙地为电影、电视剧量体裁衣,诉说着生死离别、儿女情长。两人称雄香港流行音乐20年之久,成了粤语歌坛绕不开的一座高峰。尤其黄霑,以独特的粤语词风,开创了一片磅礴气象。


这里随便提几首歌,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1980年,香港还没有传真机,只能打电话。一天夜里,黄霑睡得正香,电话突然响了。顾嘉辉在那头说:“赶紧赶紧,填一首词,马上要用!”说罢,顾在电话那头哼一句,黄霑在这头填一句。20分钟后,顾把曲子哼完,黄霑的词也填完。


这首神来之笔,就是《上海滩》。


填完词,黄霑不禁自问:“浪奔、浪流,黄浦江有浪吗?”赶紧找来一堆资料翻看,翻到大天亮,也不见结果。最后实在不耐烦了,把书一合,倒头继续睡!后来杨澜采访他说:“黄浦江明明没有浪啊。”黄霑大笑:“谁说没有,船开过去不就有浪?”


1982年,一次茶会上,黄霑认识了青年张明敏。对方是九龙电子表厂的工人,才26岁。之前在香港唱一些民谣,只有一点小名气。那一年,日本文部省在审定中小学教科书时,公然篡改侵略中国的历史,这激起了黄霑的愤慨。黄霑遇到张明敏后,对他说:“你是民歌手,人又年轻,应该大唱爱国歌曲,最近我为香港青年联合会创作了一首爱国歌曲,我介绍你去试唱一下。”张明敏这一去,就改变了命运。


那首歌,就是《我的中国心》。


一年后的秋天,央视导演为筹办春晚,跑到福建、两广采风,一路走来,听到好多士兵都在唱同一首歌,其中有一句“洋装虽然穿在身,我的心依然是中国心。”导演听了,非常兴奋,几经辗转找到张明敏,希望他能上春晚演唱这首歌曲,张明敏一口答应。1984年,《我的中国心》通过春晚,激荡华人世界,成了一个时代的记忆和符号。张明敏也曾含泪说道:“没有黄霑,就没有我张明敏的今天。”


黄霑被传播最广的作品,自然是《男儿当自强》。电影《黄飞鸿》把这首歌传遍大江南北。在后来那些描述家国情怀的电影里,每当主角要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时,它都会作为背景音乐响起。


《男儿当自强》的曲调借用古曲《将军令》,花了黄霑不少心思。为了写出磅礴气势,黄霑听了整整一个月的《将军令》,又发动音乐圈所有朋友去找总谱。最后台湾一位友人送来总谱,黄霑又连听两个月,从头到尾整理浓缩。硬是将高达五百多拍的戏曲长调,浓缩在了百拍以内。至于填词,开天辟地,豪气万丈,一听便惹得人热血沸腾。


这等手笔, 全香港找不出第二个来。


- 4-


最让黄霑头疼的人,是鬼才徐克。


徐克是个彻头彻尾的完美主义者。他拍处女作时,本来连戏棚都拆了,剪辑时觉得结局不够味道,硬是重拍一遍。而黄霑呢,入行之后,地位日渐升高,对词作越发自信,几乎很少改动。有一次对方拿到词稿后不满意,希望他重写,他说:“写什么写,你直接乘电梯上28楼,把你的Demo带扔下去吧!”


黄霑曾戏言:“我跟徐克合作,从头吵到尾。如果不是杀人犯法,施南生(徐克妻子)恐怕要当寡妇了。”但黄霑从心底里是感谢徐克的,因为徐克的完美主义,逼出了他一生中最好的作品。




拍《青蛇》时,徐克要他写一首有禅意的曲子。黄霑问:“什么禅意啊?”徐克说:“我没办法给你描述,你自己想吧。”黄霑回去想了半天,终于写出了《莫呼洛迦》。歌曲带有印巴异域风情,妖娆时尚,将张曼玉的眼神衬托得摄人魂魄。而在《青蛇》的主题曲《流光飞舞》中,一句“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更撩了无数人的心。


虽然屡被折腾,徐克监制《倩女幽魂》时,由于太喜欢这个故事,黄霑主动找上了门。当时导演程小东已把配乐交给了另一人,黄霑对徐克说:“不行!全香港只有我能写!”徐克只好把宝压在了黄霑身上。


黄霑果然没叫人失望,一下笔,《倩女幽魂》就成了经典。连他自己都说:“论谱曲,我是比不上顾嘉辉的,但我生平有两次杰作,一是《男儿当自强》,一是《倩女幽魂》,我自认为在顾嘉辉之上。”




黄霑的词作,多半有着潇洒的随遇而安、逍遥的豪侠气概,和激荡的风云回响,一写人生格局,都是类似于《笑看风云》里“活得开心,心不记恨”这般的句子,但这不代表黄霑捕捉不了细腻的情绪。


黄霑读过不少唐宋诗词,被苏东坡、李煜的作品影响,他说:“我的作品里,有哀伤的底色。”


所以,除去表面的浩荡豪气,仔细去听听黄霑的歌,你会发现,当需要描摹人深层的内心世界时,黄霑也能写出“断肠字点点”的唏嘘。表面上,他是讲侠气,实际上,他是在喟叹人生。比如《英雄本色》里的一曲《当年情》,就以内敛笔触揭开江湖人物心中的伤感,经张国荣一唱,便成经典。


- 5-


黄霑何以能写出这样多的经典?这就得说说他这个人了。黄霑一生行为出格,亦庄亦谐的人设,活脱脱一个不把俗世规矩放眼里的老流氓。


他与蔡澜、倪匡、金庸并称香港四大才子。金庸是大宗师,放在一边不提。蔡澜、倪匡二位,一个写美食,一个写科幻,大半辈子都是酒肉穿肠,生性放荡,从不被世俗的观念捆绑。




想当年,倪匡喜欢一位妈妈桑,时常请黄霑、蔡澜二人去夜总会,每天夜里给那些陪酒女人讲笑话,逗得人家七颠八倒。结果每次一付钱,就是10000多港币。气得蔡澜说:“酒不好不说,女人也丑,还要我们讲笑话给她们听!真不划算!”


黄霑听了灵机一动:“那还不如做个电视节目,赚它一笔钱!”马上跟电视台合作了一档清谈节目,也就是著名的《今夜不设防》。节目请来漂亮女嘉宾,黄霑、蔡澜、倪匡便不遗余力地挖掘各类八卦,当着观众的面,抽烟喝酒随便来。黄霑特别有趣,本来酒量不行,做节目前紧张到越喝越多,喝着喝着就不省人事。所以每次节目一开场,他就满脸通红,节目还没结束,他已经醉倒在沙发上。


有一次,节目里请来了林青霞,三人也不说话,一个劲儿盯着林青霞的耳朵看。林青霞就很好奇:“你们到底在看什么啊?”黄霑一脸猥琐的坏笑:“据说女人下面什么样,耳朵就是什么样。”




1990年,林青霞拿了金马影后。徐克请黄霑、林青霞等人去饭店吃饭。一坐下,看到桌布上洒满了大小星星、各色的小亮片,灯光暗暗,很有气氛。黄霑便拿出笔在桌上涂鸦。林青霞还以为黄霑要写诗助兴,只见他又拿起火机准备烧了它,吓呆众人。


还有一次,黄霑喝醉酒,远远看到成龙走来,就冲上去朝对方撒尿。幸好当时洪金宝在场,否则成龙就动手了。酒醒后,友人告诉黄霑此事。黄霑后悔不已,马上跑去见成龙,发誓要“饮尿”赔罪,说着就吞下手中的尿色液体,给成龙吓得目瞪口呆。忽然,黄霑哈哈大笑:“笨蛋,这不是尿,是我调的酒!”


别看黄霑平日里疯疯癫癫,他也有笑不出来的时候。能写出《世间始终你好》的人,心底哪能不深情?情到深处,他会跑到街边,打开威士忌,把酒洒在路上祭奠朋友。当年他和香港著名女作家林燕妮分手,画家黄永玉听说了,赶忙跑过去安慰:“失恋算什么呀,你要懂得失恋后的诗意!”


黄霑一听,火冒三丈:“放狗屁!失恋得都想上吊了,还有什么诗意?狗屁!”


- 6-


黄霑被尊为开一代风气的词坛巨匠。他写《狮子山下》,被奉为香港“城歌”。非典时期,香港人不敢出门。为了给港人打气,黄霑站出来开演唱会,娱乐圈的巨星都跑去捧场,大大鼓舞了整个香港的士气。此等号召力,可谓无人能及。


偏偏这位词宗,他卖得最火的一本书,不是诗集,而是不雅读物《不文集》,里面全是他用心收集的黄色笑话,前后印了60版之多,成为香港空前绝后的畅销书。书封之上,印有“性情文字”四个大字,某作家拿来一看,说:“我看把‘情’字去掉更为合适。”


面对他人质疑,黄霑根本不往心里去,反而说:“没人愿意拿自己招牌写这种书,但是我敢,说实话,有些人做的事,恐怕比我写的事要龌龊一百倍,但他们整天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中国人在性方面就是这么虚伪。风流和下流的区别是什么?就是我做了,就叫风流,你做了,就叫下流!”




在写作上,黄霑很有自知之明。他觉得,武侠写不过金庸,科幻写不过倪匡,美食写不过蔡澜,好歹也是个所谓的才子,总得写点什么吧。


一拍脑门子,写了5本色情小说。


此外,他还喜欢客串电影,不是演色狼书生,就是演嫖客老板。稍微正面一点的形象,恐怕就是周星驰版《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生了两个畸形儿子的华太师了。为了充分表达个人低级趣味,他还演过一部非常骚气的纪录片,带大家去观摩香港、日韩的各种风月场所。名字更是霸气,叫做《带你嫖日韩》。




当然,黄霑也有严肃的一面。


90年代,香港娱乐圈开始包装偶像。黄霑看不惯,刘德华出来写歌词时,从第一篇开始,他就在专栏里大骂,连骂三年“没见过写得那么笨的作词人”。刘德华实在忍不住了,见了他就求饶:“霑叔,你不要那么用力骂我好吗?”黄霑拍拍刘的肩膀:“不要放弃,人是会进步的。你现在写的东西,我听懂啦!”


等到娱乐工业袭来,黄霑更是在媒体上直言:“也可能是香港音乐界气数尽了。老板没眼光没耳朵,拼命包装,找几个漂亮的出来。现在都是‘看’歌而不是‘听’歌。有些歌星,一唱就哮喘,要断气的样子,这种‘口喘歌王’都能出唱片?不会唱就去当明星当模特嘛,为什么非要唱歌?”


暮年的黄霑,眼看老一代歌手隐退,罗文、梅艳芳、张国荣等人离世,香港粤语歌黄金时代由此结束,歌手像商品一样被打包生产,公司只想在他们身上赚快钱,却无意于做出任何精品,连跟他约词稿的人都没有了,他只能在书房里反复抄写晏几道的词:


“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


唏嘘粤语歌黄金时代不再,黄霑为自己刻了一方印。


上书:不信人间尽耳聋。


- 7-


黄霑曾撰文说过:“人这一生,当你呱呱坠地,你就赚到了!血能流,心能跳,乐观的,悲观的,统统都来,这才是活着。世事哪有总是来顺的,不都是好的坏的一起来吗?人要学会欣然接受世事。”


大概是因为这份豁达,所以2001年被检查出肺癌时,黄霑居然哈哈大笑:“没想到轮到我了!”一生处世轻快的他,化疗后剃光头发,还拉上罗家英和麦嘉两个光头,一起制作了一档名叫《三个光头佬》的节目。两年后,他又拿到港大博士学位,论文题为《粤语流行曲的发展与兴衰:香港流行音乐研究》,论文交上去,无人敢审,直接通过。


2004年11月,因病情恶化抢救无效,黄霑突然辞世,享年63 岁。听闻噩耗,倪匡悲伤得整整三天吃不下饭,蔡澜写下四个大字:一笑西去。


黄霑在世之时,爱跑去人家家里冲凉。他死后,忽一日,蔡澜在微博晒出一张欠条,说道:“黃霑喜欢半夜三更敲人家的门,又有借浴室沖涼之癖。今天整理杂物,翻也此类欠据数张。一笑。”



今日再看这张欠单,一个至情至性的人,仿佛能从字里行间跳出来,冲我们哈哈大笑。


黄霑一生,纵横乐坛30载,产词2000余首,他所获得的影响力,可谓空前绝后。他嬉笑怒骂,放荡不羁,俨然武侠小说里最好玩的绝世高手。纵观香港流行史,数十年来也只此一人。难怪追思会上,竟有两万多人涌入球场,祭奠这位独一无二的词坛大师。


那天,会场传出他所作词的《楚留香》,最后一段久久回响在香港上空,仿佛是黄霑对世人潇洒的回答:“聚散匆匆莫牵挂,未记风波中英雄勇,就让浮名轻抛剑外,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END—

喜欢学习不是很好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或其他4!` (无内容) - fake3 (0 bytes) 07/05/22
或其他4!` (无内容) - fake3 (0 bytes) 07/05/22
这个北京哥们儿讲的原曲配的和弦“解密” - 小龙他媳妇儿 (417 bytes) 07/04/22
娃娃,你没听过汪明荃吧!嘿嘿 (无内容) - 学习不是很好 (0 bytes) 07/05/22
哟。。。哈哈 - 学习不是很好 (136 bytes) 07/06/22
这就是经典啊 (无内容) - 学习不是很好 (0 bytes) 07/04/22
你吼一个呗。 (无内容) - kudoof (0 bytes) 07/04/22
是要用气息引上去就不难 (无内容) - 学习不是很好 (0 bytes) 07/05/22
侬来一个呗😄 (无内容) - 学习不是很好 (0 bytes) 07/05/22
唱不上去,怕把大家吓跑了 😂 (无内容) - 快乐罗宾汉 (0 bytes) 07/05/22
这歌旋律挺好的。王菲唱的也很好。 (无内容) - 学习不是很好 (0 bytes) 07/05/22
这歌旋律好听,一听就喜欢。 (无内容) - 快乐罗宾汉 (0 bytes) 07/05/22
别上当,你适合吼 上海滩🤣🤣 (无内容) - 小龙他媳妇儿 (0 bytes) 07/04/22
都不好唱。我都唱过哈哈哈 (无内容) - 学习不是很好 (0 bytes) 07/05/22
所以GAI周延那厮其实是唱功很好的 (无内容) - 学习不是很好 (0 bytes) 07/05/22
老沙太高雅,哈哈哈 (无内容) - 学习不是很好 (0 bytes) 07/06/22
看我排山倒海! (无内容) - kudoof (0 bytes) 07/04/22
葵花点穴 脚! - 小龙他媳妇儿 (21 bytes) 07/04/22
—> 改编的“星星点灯”😅😅 (无内容) - 小龙他媳妇儿 (0 bytes) 07/04/22
他反串过很多反角哈哈 (无内容) - 学习不是很好 (0 bytes) 07/04/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