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变形记 之 上海版 (续)

送交者: 快乐罗宾汉[★★声望品衔9★★] 于 2022-06-02 11:15 已读 8449 次  

快乐罗宾汉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变形的高原狼掉在了一个泥泞又狭窄的陷阱里,在阱底越呆越心慌、憋屈,天性喜欢自由的他被困得失去了精气神。


他想念曾经跟狼群成群结队的日子,奔跑,狩猎,交头接耳……他不敢想想若没了自由,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他在陷阱底转了一圈,似乎闻到了他还是萨姆沙时养的宠物狗散发出来的屎尿味儿。这小东西不能出门遛弯,就只好在家指定的门口便便,因为气味会留在低空,只要是低一些的的沙发下、垫子上、桌角边开始充斥着一些难闻的臭味。这气息仿佛带进了记忆里,连在陷阱底下也能若隐若现有着独特的味道。往日嫌这小东西臭,这会儿却有点想念它了。


他还隐约听见小区裙房走廊上、垃圾房上跳来跳去的野猫发出的嘶叫声,那声音撕心裂肺,透着孤独,饥饿,抑郁。这世界上的动物们都被禁足得发狂,只有植物,脱离人类和动物们的骚扰,发疯似的长,似乎想要回到史前纪重新称霸自然界。


天黑下来的时候,外面一片寂静,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是怎样,他的未来将会怎么样。他对着遥不可及的陷阱口嚎了一嗓子,不过除了陷阱壁传来的回音,什么回答也没有。


他只好俯下身来,老实的趴在泥地里。泥土有点湿,有点凉,不过这样正好让他保持清醒的头脑来思考。


在还是萨姆沙的时候他读过很多书,知道很多事,这会儿他想起了张学良。张少帅在软禁5060年的情况下还能活那么长寿,说明封控软禁也没什么了不起嘛,就看自己怎么看待和度过它。


有时他会换算,封控已经两个月了,就好比少了两个月的寿命,而且还是大好的壮年时期,真是挺亏的。不过跟张学良这五六十年比,不过是白驹过隙,沧海一粟了。


把事情往好的一面想,纵然是看不到头的封控期,每天也会有一些小确幸。比如,现在天天都可以是星期五和周末,TGIFThanks God It’s Friday


平日里多么奢望的休息,现在唾手可得。工作嘛,看心情慢慢来。心情差,就刷刷剧,把积攒了没看的电影电视一一刷过来。刷完剧心情好了,熬个夜赶紧把工作上要做的事情做完,反正第二天也可以睡懒觉。当然,就是核酸喇叭声有点讨厌。生活前所未有的慢了下来,经济损失是大的,不过也换来了能好好陪伴家人的空闲。


萨姆沙在这两个月里,从一开始的焦躁不安,到后来能静下心来思考人生。没有了成群结队的出行,刚好也能有独处的空间。独处的时间是最适合思考的时候。既然解封遥遥无期,与其去猜测妄臆,每天颠来倒去地捣腾那些不一样的术语和政策,不如思考一下如何面对人生的这个劫,等疫情过去后何去何从,如何让今后的人生更有意义,补偿这两个月时间的损失。


要说封控的最大收获是什么?不是病毒清没清零,而是远亲不如近邻。


小时后上海人大部分住在弄堂里,那个时候邻里来往密切。


嬢嬢,侬今朝买到新鲜的梭子哈(蟹)啦。大伯伯,侬各葱烤大排各咪道老好了老虎灶的水票阿拉有得多,给侬。阿拉帮侬看着囡囡,侬放心去买菜好了。谁家晚饭吃啥,谁家两夫妻吵架了,谁家老人生病了,弄堂里人都知道,也会互相帮衬。


后来老房子渐渐拆掉,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搬进了新居的人们回到家门一关,形成了大城市典型的居民风格:彬彬有礼,互不了解,点头之交。住了几十年的小区,却连身边的邻居家里有几个人,老人什么时候去世的都不知道。还不如身处外地,异国的同学朋友反倒通过互联网联系得多,物理空间的连接还不如物联的连接来得迅速和便捷。


不过这次疫情让邻里间的温情又回来了,萨姆沙们又体会到了什么叫远亲不如近邻。


疫情刚发生时,谁家里都没多余的粮食,地主家也不例外。楼里住了五个从外地来上海工作的小姑娘,别说邻居不认识她们,她们自己住 一个屋的早出晚归也很少打照面。小姑娘们估计平时也以叫外卖为主,家里本就不太储存食物,这下措手不及的很快就断了粮。


好在隔离一开始萨姆沙们就建了楼里的微信群,小姑娘们在群里怯生生的一喊断粮了,楼里的人立刻开始接济,把本也不多的食物匀出来救急。有送八宝粥南瓜饼的,有送米和面粉的,送水果鸡蛋的,直到小姑娘们在群里喊谢谢大家,够了够了快堆不下了。


更奇特的是,现在又跟弄堂时代一样,楼里每家吃了什么菜全楼的人都知道,因为大家拿到来之不易的菜都会在群里晒一晒。比如今天团的菜里面有一颗花菜,还有很久未见的绿叶菜,终于可以换换口味不用总是吃胡萝卜包心菜这些兔子饲料了。谁家缺什么葱姜蒜调味料了,群里喊一声,一定会有人出来互相接济。更夸张的一次是,团的新鲜蔬菜里居然出现了一条米来长的菜花蛇。萨姆沙的邻居把它拍了出来,群里笑成一团,马上段子纷纷,说本来想吃点素,没想到老天赏饭特意给点荤,还是条大野味。邻居二话不说立刻动手把菜花蛇做成了下酒菜。邻居们被这股风潮带动,开启了秀厨艺大赛以及在线现场教学服务。


        这种小确幸穿插在没完没了的抗原、核酸检测中,给萨姆沙们的封控生活增添了一点色彩和乐趣。


在互帮互助中,邻里之间的了解加深了,也多了互相的体谅,重置了大家对人与人关系的认知。在这段人生逆旅中,有人和你感同深受,经历过你所经历过的一切,让原本的艰难变得没有那么令人生畏了。


诗人约翰·邓恩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部分。狼要群居,人也需要集体,需要抱团取暖,彼此关心。


想到这里高原狼站起身来,试图攀爬陷阱,他想出去,回到他的同伴身边去。就在这时,陷阱外突然传来高音喇叭的声音:解封啦,解封啦!


高原狼没有像往常一样信任自己灵敏无比的耳朵,他告诉自己肯定听错了。这些天一直是姐疯了,有不少年龄大的姐姐着实可能封到快疯了。直到过了一会儿又人喊上海发布发通知61日起解封啦!他才一个激灵的站了起来,转了转自己的耳朵,抖了抖身上沾满泥土的毛,他的眼眶里渗出一些液体,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陷阱壁突然向两边裂开,就好像有人喊了句芝麻开门的密语,壁外是一天明亮的林荫大道。高原狼调整了一下瞳孔的大小,以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线,他只停顿了一秒钟就头也不回的撒开腿奔跑出去。


在他一边奔跑的时候,他身上的狼毛一点一点褪去,尾巴也越变越短,最后他又变回了原来的萨姆沙。


萨姆沙回来了,他加快脚步报复性地运动,在小区里整整走走跑跑了两个小时,绕了上百个圈,幻想着自己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撒丫子奔跑。这里是他这两个月来为数不多能下楼的日子里,唯一能走的路,明天起他不用再在这墙垣内兜圈子了,他要去外滩,要去南京路,要去浦东……哪里热闹去哪里。


 在小区绕完最后有纪念性的一圈,萨姆沙回家开了瓶啤酒,拿了点卤味,打开电视机,庆祝可以复工复产的消息。这时候他看到客厅大灯下有一群飞虫正在欢快地飞舞,是一种带着翅膀的白蚁,它们似乎比人们早一步复工了。难道它们也是变形来的吗?白色的,密密麻麻,很像小区里天天嚷着做核酸的那些……


萨姆沙小区群里此时已经炸开了锅,大家本在庆祝解封,突然有个邻居说怎么突然好多白蚁,紧接着其他邻居也都开始报,出现白蚁大军的侵袭。


这时28楼一个独居的男人在群里大叫救命,打上了十来个惊恐和哭泣的表情。还没来得及等萨姆沙去救他,他已经夺门而出跑了下来,哆哆嗦嗦的说吓死了,我都快吓尿了!萨姆沙带着惊魂未定的他上楼,打了一盆水放在一盏台灯下面,用来吸引白蚁自投罗网。然后又把他带回了自己家,请他喝啤酒吃卤味,聊天看电视。这两个平日里没有说过一句话的男人,此刻像患难弟兄一样坐在一起慰藉沟通。


萨姆沙在想,等明天解封后,邻里间这两个月共患难建立起来的战友情谊是不是又会逐渐淡化了呢?这些日子里他对身边的亲人,朋友,邻居和陌生人都产生了新的认识,人与人之间的互相连接才能把岛屿连成大陆,也让每个人不再孤独无依。


萨姆沙打算解封后也要把类似邻里之间的这些友好连接继续传递下去。他要回到人群中间,回到办公室,早晨聆听小鸟的啼鸣,下班回家给小区的流浪猫喂一点食物;他要在阳光下溜达几圈,哪怕已是六月的暑天;还要向理发师们表示感谢,头发剪多半寸的就算了,谁都不容易;拿快递的时候等快递员把电话说完,遇到老人耐心的给他们指路;对曾经共患难的邻居表示感谢,对周围熟悉或不熟悉的人报以友好的微笑……


对了,他还要静静的喝一杯现煮的热咖啡。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他要召集小区里的人把这两个月收集的抗原测试牌贴满那个曾经困住他的陷阱里,纪念一起度过的这段困难压抑的时光。


61日零点钟,寂静的深夜里,马路上陆陆续续传来汽车喇叭声、人们的欢呼声,最后越聚越多划破了黑暗的长夜。生机勃勃的魔都昨日重现,一切恍若隔世!


萨姆沙没有加入狂欢的队伍,但他心中的那匹高原狼已经奔向自由的远方。

作者注:隔离期间的轶事来自上海同学口述。

喜欢快乐罗宾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快乐罗宾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感觉上海比起武汉还是欢乐不少吧, - 取笔名很容易 (25 bytes) 06/02/22
吵吵声比武汉大100倍。精致xxxxx (无内容) - 张旺教授 (0 bytes) 06/02/22
确实,上海是一个很独特的城市. - 取笔名很容易 (197 bytes) 06/02/22
因为病毒的可怕程度不一样了 (无内容) - 快乐罗宾汉 (0 bytes) 06/02/22
有道理. (无内容) - 取笔名很容易 (0 bytes) 06/02/22
不知上海果然清零了没有? - 沙喉咙 (294 bytes) 06/02/22
封得伟大,解得光荣 (无内容) - 快乐罗宾汉 (0 bytes) 06/02/22
?? (无内容) - 太湖清奇 (0 bytes) 06/02/22
这你不该问我啊,你该去问问那位“动态清零”的 - 小龙他媳妇儿 (277 bytes) 06/02/22
他就搞这些的?? (无内容) - 小龙他媳妇儿 (0 bytes) 06/02/22
我意思是他就是搞这些物理监控的“学院派” - 小龙他媳妇儿 (38 bytes) 06/02/22
借“东风” 或者 “草船借箭” 而已~ (无内容) - 小龙他媳妇儿 (0 bytes) 06/02/22
(^-^) 快乐罗宾汉 给 kudoof 蒸上一笼葱香花卷! - 快乐罗宾汉 (89 bytes) 06/02/22
(^-^) 快乐罗宾汉 给 kudoof 送上一个红油鸭蛋! - 快乐罗宾汉 (89 bytes) 06/02/22
(^-^) 快乐罗宾汉 给 kudoof 炒上一盘韭菜河虾! - 快乐罗宾汉 (89 bytes) 06/02/22
我看出来了,你跟茄子有仇。? (无内容) - 快乐罗宾汉 (0 bytes) 06/02/22
不如亲自回去试试,此一时彼一时 - 小龙他媳妇儿 (151 bytes) 06/02/22
这您又给换了一个话题?? (无内容) - 小龙他媳妇儿 (0 bytes) 06/02/22
东边一个葫芦西边一个瓢嘛!?? (无内容) - 绿岛阳光 (0 bytes) 06/02/22
按下了葫芦起了瓢,只能原谅不美好 - 小龙他媳妇儿 (47 bytes) 06/02/22
哈哈?? 对了?? (无内容) - 绿岛阳光 (0 bytes) 06/02/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