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时光里的答案(十六)

送交者: 快乐罗宾汉[★★声望品衔9★★] 于 2022-01-13 19:51 已读 6420 次  

快乐罗宾汉的个人频道

+关注
16 学习的机会

       饭后我抢着去洗碗,欧阳飞宇说碗太多要帮我一起洗。谭天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没说话,跟其他同学一起离开了食堂。

“林溪,你家里就你一个孩子吧?” 欧阳飞宇试探着开腔。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回答到:“你觉得我很娇气,什么也不会干,是吗?”

“你是什么也不会干,但是你不娇气。”欧阳飞宇认真的看着我说。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诧异的看着他,迟疑了一会说:“你大概是第一个觉得我不娇气的人。为什么?”

“你只是没有机会去做这些罢了,不是你不想做不肯做。” 欧阳飞宇笑着转回头去把一只碗放进水池,一边说,“这没什么的,谁天生就会这些,做几次就会了。”

欧阳飞宇的这句话让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意,一种被理解认同的感觉。“谢谢你这么说。” 我非常诚恳地朝他笑了笑。

他接着跟我讲了很多他家里的事情。他们家祖传的商业家族,各种生意已经做了七八代了。现在他爸爸在做五金贸易,他哥哥开了个半导体的工厂,生意火热。他准备毕业了先去大公司做几年历练一下,然后也开始自己做贸易。

我跟他讲了我小时候的事情,比如冬天做作业,脚冻得发麻,我妈给我充了一个铜火铳放在脚下取暖,结果发麻的脚反应迟钝,被烫了个大泡也没感觉。

他还跟我说光靠做生意挣钱不够,得学会理财。你理财,财才会理你。他说他把家里给他的压岁钱和自己挣的一些小钱都拿去投资了,他说时间会对你的投资做出回答。

我非常感兴趣,立刻跟他讨教了一些投资方案,也跟他说了我将来想做金融的计划。他觉得我选的量化分析 ,金融建模方向大有可为,建议我回学校后找几个金融方面的老师聊聊,将来再去读个金融的硕士。

我们聊得很投机,不知不觉就把碗洗完了。回去教室看到大伙在打牌,我很好奇的凑上去看。看我问东问西的,一个同学说:“林溪,你以前没打过牌吗?”

“打得很少,我只会玩争上游。你们打的这个叫什么?我没玩过。”我不好意思的问。

“拖拉机,有的地方叫80分。待会儿我们谁下去了,你来玩。”

“好啊。” 我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怎么打,看了几轮后我好像摸着一些规则了,坐在一旁跃跃欲试。终于一对同学败下阵来,我有机会打了。

欧阳飞宇和谭天也恰好进来。欧阳飞宇看见大家在打拖拉机,很兴奋:“太好了,我最喜欢打拖拉机了。谭天,你不也挺会玩的,一起来。上次在你们寝室里那回咱们还没决出高下呢。” 

于蓓蓓也嚷嚷着过来:“我等半天了,我也要玩。”

欧阳飞宇说:“那咱们四个,谭天,我们俩不能一组,我们一人带一个女生玩吧?”

“别小瞧我们女生,我可是赢了我们班好多男生的。”于蓓蓓不服气的说。

一看他们三个都是高手,我如实坦白道:“我从来没有打过拖拉机,就刚才看了那一会,你们谁不怕被我拖累,就选我吧。”

我扫了他们三个一眼,暗暗希望谭天会选我,又害怕他会选我被我拖累了遭嫌弃。

谭天看了我一眼,刚想开口说话,只听欧阳飞宇说:“来,坐我对面,跟我打几盘你就学会了。” 

我心里有点点失落,但是也如释重负。我不怕被欧阳飞宇笑话嫌弃。

第一盘谭天他们抽到坐庄,谭天还没拿完牌就果断的翻了红桃做主牌,然后从左到右连贯的抽了五张牌,想了想后另外挑了三张牌,共八张牌做底牌。他从左边抽出了一张黑桃A,然后在右边抽了三张牌分别是方片A 和一对方片K,于蓓蓓见状立刻出了黑桃的8,方片10,方片5和6。欧阳飞宇出了几张没有分数的牌和一张方片5,我手上出了同花色的无分牌。

我把他们出的牌都暗暗记在心里。另一张方片10在我手里,所以我推断欧阳飞宇手中应该没有方片了。从谭天刚才埋底牌的动作我猜测他埋断了一个花色,根据我手里牌估计他埋断的是黑桃,而且埋的黑桃里有5,10,K,只留了一张黑桃A。从他翻主牌的速度我猜他主牌实力很强,肯定有对子。果然他开始用主对吊主,我的主牌对子有一对王和一对10被迫都打了出去。欧阳飞宇那边添了些无分非对的主牌。

两轮吊主后谭天出了张方片的小牌,意图让于蓓蓓接手过去。谭天下家是我,我看了一眼欧阳飞宇,信任的放了那张方片10。于蓓蓓放了她的方片Q,她手里最大的方片牌了,果然欧阳飞宇没有方片了,用一张主10为我们挣到了共20分。欧阳飞宇抬眼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

又战了几个回合,我们台面上只有30分。打到这里我能肯定谭天的底牌另外三张肯定是草花的分数,所以我一定要争取抠底。我的草花牌很多,我知道他们三个手里都没有什么草花了,我一直留着对子呢。手里还剩四张牌的时候欧阳飞宇似乎已经没什么牌可打了,我用仅有的一张主K接过了出牌权。欧阳飞宇眼神不对,意思这么大牌应该留着抠底。我没理睬他,出了我的一对草花6和8。

于蓓蓓拦住我说:“林溪,你不能这么出,你的草花不连贯的,不能一起当对子出。”

我自信的说:“你们都没有草花了,这是仅剩的三张草花。”

“你怎么知道?” 于蓓蓓叫道,“你们俩有没有草花了?” 她怀疑的对着谭天和欧阳飞宇问。

欧阳飞宇一脸欣喜,他显然已经知道我的用意了,爽快的亮出了自己的牌,果然都不是草花。谭天有点惊讶但无奈摊开了手里的牌,也没有草花。我用一个对子抠底成功。

于蓓蓓很无奈的要来数谭天埋了多少分,我报到:“底牌里有黑桃5,10,K,  6,  9, 草花 5,10, K,你看对不对?”

欧阳飞宇两眼放光的看着我,大叫道:“林溪,你真的是第一次打拖拉机吗?你明明是高手啊,出了什么牌你都记得一清二楚。你刚才出掉了主K我还心想不好,应该留着抠底呢,原来你还留有一手。”

另一个旁观的同学插话道,“她刚才还在问我这打法叫什么,问规则呢,显然没打过。”

谭天微笑的看看我,说:“你早就知道我底牌里埋了很多分,是不是?你一直留着草花对子没有出,因为用对子抠底底牌分数可以翻倍。” 

“嘿嘿,我刚才留意你拿牌的动作,又默默记了你们出的牌,所以知道。” 我吐吐舌头说,“这不算作弊吧?”

“当然不算,你们可以做庄升级了。” 谭天大方的笑道,“你好聪明啊,一学就会。” 

我心里想,那当然,我会的东西多着呢,学习速度也快着呢,你还没见识过而已。

我觉得欧阳飞宇说得对,很多东西不是我不会,而是我根本没机会去学和做。

荀子说过“不知则问,不能则学”,不会的去学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信切土豆丝还能难过学琴。

喜欢快乐罗宾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快乐罗宾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桥牌难一些,斗地主门槛低。 (无内容) - 快乐罗宾汉 (0 bytes) 01/14/22
(^-^) shoppersVIP 给 kudoof 颁发一张好人卡! - shoppersVIP (89 bytes) 01/13/22
哈哈👍 (无内容) - kudoof (0 bytes) 01/14/22
NO COMMENTS:) (无内容) - markmarkmark (0 bytes) 01/14/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