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京华茶馆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跟希腊女孩同居的日子

送交者: woshidayedi[♂★★★★閒雲野地★★★★♂] 于 2023-11-21 15:37 已读 13223 次 7赞  

woshidayedi的个人频道

+关注
2008年末,我合同到期亦无续约的冲动,人生中第一次面临彷徨。


那年我还不到三十岁,却早没有二十出头时生活在人类社会里的那种好奇与喜悦,也谈不上厌世,似乎到了一个活在世上的瓶颈期,对周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事物提不起任何兴趣。每天就是机械地重复着维持生命体征的基本活动。

我并不是单身,可出来进去也不会成双入对。我的同居女友叫V,全名是,维多利亚安娜琳娜史密茨斯普迪拉多斯。之所以有那么长的名字,皆因她父亲是希腊人,而她母亲是丹德混血,两人都想在女儿的名字上保留祖国的特色,故而把一切可能都加在这个同样是独生子的她身上。


我们的同居,算是人生某一时期发生的巧合,如同火车上邻座的人一般,相伴几站地后最终会在不同的地方下车。对此,我们彼此都清楚,只不过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提及而已。我对V谈不上多喜欢,更难说爱,想必她对我也是那样。


人总是这样,一个人的时候,寂寞时不会对自己发脾气,可身边要是多一个人,感到寂寞时,就会或多或少地迁怒于对方。我对V就是。我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如此枯燥的日子,都是她带给我的。


说是枯燥,对我来说,其实也蛮充实。早上七点钟起床,煮咖啡,做两人份的早餐「鸡蛋卷加培根」,然后和V坐在窗台旁的餐桌边,一边读晨报,一边把鸡蛋卷就着咖啡送进胃里。每天的早餐都会七点三刻准时结束,V需要用半个小时的时间描眉画鬓,当户红妆,然后一路小跑到楼下的地铁站,去赶那班八点二十三分的列车。这期间,我除了花上不到五分钟把餐桌上的杯碟丢进洗碗机,擦拭桌面,熄灭蜡烛,整理好报纸杂志,其余的都是放空的时光。坐在窗边,不想任何事情,不读任何书籍,不看任何俗物,静静地等着V冲出浴室后,在她匆忙踢上高跟鞋时送上「临别一吻」。


那一吻,对双方来说,皆是「仪式大于意义」的一吻。如同出门前用钥匙把门锁个结实一样。谁都清楚,锁防不住贼人,吻锁不住爱人。可我们还是每天坚持那么做,而且已然坚持了大半年之久。


一吻之后,大家都解脱了同居的束缚,她可以自由地去享受工作的乐趣,我可以机械地完成一天的安排。


首先是对着镜子剔牙。不知道是不是从哪只广告片里听说,口气清新,是美好一天的开始。若要口气清新,牙缝里就不能有残渣。我走进浴室,拿起一只绑着双层牙线的牙线棒。浴室里湿漉漉的空气中还弥漫着Gucci香水的味道,混杂着廉价的洗发香波。我挥舞起牙线棒,呲牙裂嘴地对着镜子,从最里面的大牙开始,用牙线清扫牙缝中的食物残渣。要多花些时间在自己身上。这是我多年以来,在不同女人身上学到的宝贵经验。 「要懂得花时间在自己身上。只有那样,在身边的一切都离开你的时候,才不会觉得有多浪费青春年华!」虽然不记得那个女人的名字,但记得她说过的话。


打扫完牙缝后刷牙。我把牙膏挤在牙刷上,小心地涂抹着每一颗牙齿。刷过后不能漱口,单单吐掉存在嘴里的杂液,让牙膏尽量的存留在每颗牙齿周围。那是很小的时候,邻家一位牙医阿姨为我提供的专业级建议。我也严格遵照此法执行了二十几年。毫不夸张地说,剩下的牙诊费,绝对可以换来从北京到哥本哈根往返四次的机票。我指的是商务舱。


差不多八点三刻,梳洗已毕换好运动装的我,从公寓里出来,沿着附近的一条公路,舒络筋骨准备晨跑。应该算是晨跑吧?丹麦人把迥异的生活习惯大致分为AB两类。 A类人,指的是能在早上七点钟之前准备好一切,甚至已经开始投入到工作中的人。而我显然是B类。有时候甚至能为了读完一部小说挨到东方鱼肚露白。在我眼中,正午十二点之前,皆是「晨」,九点之前算早晨,九点之后算晚晨。我的晨跑,从晚晨开始。

沿着公路向南大概半公里左右,路东侧会出现一片湖。晨跑就从那里起步。简单压过腿后,又重新绑紧鞋带的我便出发,沿着湖边的小路,绕湖而奔。湖边的湿气很重,大概是被湖岸边密密的那片树封锁而不得逃脱之故。在水雾中奔跑,每次呼吸,鼻孔里总会嗅到一种说不出的畅快。由于事先安排好路线,我巧妙地避开钓者和骑马的人,尽量做到互不打扰。九点钟之后跑步的人并不多,我几乎很难遇到同好者,而设计的路线也不会遇到太多人「我不喜欢在被运动折磨得丑态百出时被别人看到」。偶尔会看到躲在树林中亲密的小情侣们的身影,多数也是一闪而过,绝不会因为他们彼此的手正伸在对方的裤裆里而驻足。


我曾诧异过,为什么看到那些时不会有兴奋的感觉?曾几何时,看到杂志上穿着比基尼的少女都会兴奋不已,可如今,就明晃晃出现在眼前的实景都不能吸引我的目光。真怀念课堂上传阅裸体杂志的日子啊!那是几岁来着?大概是跟女生说话都会脸红的年岁吧。


当然,我并没有排斥。我和V大概一周三到四次,但总体上趋近乏味,有时甚至都懒得完全脱去内裤,就拉到膝盖的附近,然后侧着身体,从身后抱着她进入。 V身材消瘦,屁股扁平,不似其他白人女性要稍微后仰身体才能够完全进入。

V的乳房很小,小到有些羞于见人的程度。而她本人似乎也有些自卑,总是喜欢背对着我。


这一点,从她第一次跟我睡在一起时,就被我发现。我们是在学校酒会里遇见,她给我最初的印象是长着一双浅绿色的眼睛。


「我不是纯纯的丹麦人。小时候我常常受到排挤,就因为眼睛的颜色。」那是V在喝醉前说的最后一句完整的话。


之后我们便回到我当时租住的公寓里,直到邻居敲着墙壁大喊,「天亮前能不能让我睡一会儿?」 


那会儿的我们激情澎湃,常常是下了班就跑回我家,一直在床上纠缠到快到晚上十点钟,然后在楼下的披萨店即将打烊之前,点一份全家份的披萨。填饱肚子的我们,会一直缠绵到十一点三刻才分开。因V要趁计程车还没涨价之前回到家。

那种激情大概持续了三个礼拜。之后突然的一天,V长叹一声,随后说到,「真不想每天大半夜跑出去坐计程车!」


「要不然,我们同居吧!」此话,绝对是我荷尔蒙上脑后的不良反应。


话刚出口还没来得及后悔,V便再次爬上来,手口并用,迅速点燃我刚刚冷却的身体。


同居的第一天晚上,我们便大吵一架。理由是我忘记帮她的牙刷放回原位,洗完澡的浴巾也没及时丢进衣筒。搬家累了一天的我,当然也怒火中烧,于是开了我们第一次躺在一起却没做爱的先河。那曾想,之后的做爱便再没了激情。有时甚至盯着各自的电脑追剧,单单身体在一起机械地撞击。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每次跑步结束后,我在健身房里拉二头肌时,都会去想这个问题。可今天,我没有。


在将近正午十二点的时候,我如期受到V的信息,信息里除了罗列出晚餐所需的食材,再无其他,连句「亲爱的」都懒得写进去。


洗澡后我开车来到学校。下午的两个小时,是授课时间。学生们的表情,都透着冬日的慵懒,和长时期坐在椅子上的烦躁。


三点半钟,我准时出现在超商里。和同样的人打同样的照护,每天如此,甚至连店员都是同一个人。


V准备晚餐时,我一直盯着电脑,连音乐都忘记了播放,直到她凑到屏幕前轻声问,「你干嘛呢?」


「在看机票价格。」我的声波似乎只够传播两米。


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大概持续了两分钟,V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吼,「你要回国?」


贴主:woshidayedi于2023_11_21 15:46:57编辑
喜欢woshidayedi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woshidayedi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是这美女吗? - 鹿特丹丹 (41 bytes) 11/22/23
bucuo - 辽东大侠 (6 bytes) 11/22/23
相片是克鲁尼的老婆? (无内容) - znr0901 (0 bytes) 11/21/23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