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间隙 -【道仙圣灵(34)老子上帝】

送交者: 沙河粉[♀★★沙和尚★★♀] 于 2022-12-06 7:22 已读 2028 次 1赞  

沙河粉的个人频道

+关注
                                                                           间隙 -【道仙圣灵(34)老子上帝】

  “说起‘沦落’到世界宗教文化边缘的印度教,我不是无备而来。对《道德经》的自信,对《圣经》(60分)的敬重,所以我将上帝和老子二人比作是‘道母’乳原生的‘双胞胎’。这不是写科幻小说得描写,将认为【道】是先于天地生成的,是天地万物之源,提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第25-道法自然)进而提出了“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的道仙老子和一对‘有血有肉’的上帝耶稣父子作对比,这样对比的结果我想是不会令读者觉得无聊的。为什么我不以印度国教的印度教《吠陀经》中的‘梵天’与《圣经》的‘耶和华上帝’作对比?‘梵天’和‘耶和华上帝’怎么不对立?我为什么感觉这对宏观矛盾不能对立?——不是不能对立,而是对立了,请读者接着往下看,你们就清楚了,我之所以让‘道仙’老子和圣灵‘上帝’对立的。是宇宙观上还是价值观上的不同、还是种族、地缘的不同,使‘道老子’和‘圣灵耶和华’能对立统一?而‘梵天’和‘耶和华上帝’就不能对立统一?

  “对立统一,就是哲学里的辩证法。

  “中外古人无一不把‘对立统一’当作推动世界的第一能量加以说明的:1.《易经》 用阴阳两种力量的相互作用解释事物的发展变化 。2.《道德经》提出“反者道之动”(第40章 有生于无-也是《道德经》最短的一章,共21个字)这一命题,概括了矛盾的存在及其在事物发展中的作用 。3. 辩证法的奠基人赫拉克立特提出‘相反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不同的音调造成最美的和谐。’4. 同样是辩证法的奠基人惠施(约生活于公元前350260年间,战国时宋国-今河南人)提出的十点主张(‘惠施十事’),我们可试着论证一下:⑴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⑵天与地卑,山与泽平;⑶大同而与小同异,此之谓小同异,万物毕同毕异,此之谓大同异;⑷南方无穷而有穷;⑸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⑹近日适越而昔来;⑺连环可解也;⑻我知天下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是也;⑼泛爱万物,天地一体也;⑽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庄子·‘天下’章,最后一段-作者注》)。5. 亚里士多德则讨论了一系列对立统一的范畴关系,如存在(前提条件便是存在)、相同、相反、相等、程度对比、先后。6.  18-19世纪,黑格尔以唯心主义的形式系统地阐述了对立统一规律,指出‘一切事物本身都自在地是矛盾的’,‘矛盾则是一切运动和生命力的根源’。7. 马克思、恩格斯批判了黑格尔的唯心主义体系,吸取了他的辩证法思想,创立了唯物辩证法,也创立了对立统一规律的科学形态。8. 毛泽东在《矛盾论》中对发展对立统一进行了全面深刻的论述。”

  在吃我的奶的薇拉停止吸吮,我问她,吃饱了?她说,我在听。她说:

  “经妳已介绍,我知道了中国古人的洞察哲学也很犀利,特别是‘惠施十事’,很有说服力。”

  而我则接着说:

  “惠施只是中国古代‘诸子百家’里不知名的【名家】里的哲学家,【名家】里的公孙龙(活动于公元前320250年间)也很厉害。他关于共相的学说,主要表述在《白马论第二》:‘白马非马’,可乎?曰:可。惠施强调现实中存在的事物都是相对的、可变的,公孙龙则强调‘名’(即我认为的思维)是绝对的、恒久不变的。这使他与柏拉图的‘理念’或者‘共相’观念穿上了一条裤子了。而这种‘理念论’在西方哲学中具有非常突出的地位的。”薇拉——我猜想她是用先验思维——很感兴趣、没有无聊感地听着我说的连中国人听着也会犯困的中国古代哲学的故事,这使我的讲述思维如缓和的阿尔卑斯山水,在我的思维河床上没有阻碍地流着,我感到这种对话是一种享受。

  薇拉这时跟我说,今天跟妳谈了这么久,我感觉我的前世更像是中国人了。妳说的话,大意上我都明白,不明白的细节是,我必须要去中国读书,做我人生最大的生活体验,才能有更加好的智慧哲学去理解妳刚刚说的未解的细节。当时我没有在意她说的这段话只是感到她一时心血来潮。直到她准备好了要去中国读书,我才想起她现在对我说的话。接着她问:

  “那‘道母’乳原是哪儿的人?”我答到:

  “她一定是中国人。”“为什么她不会是俄国人?”“因为中国人对外一直遵守着、实践着中华文化所特有的‘德’和兼爱,。包括在抗美援朝时,也‘舍己救人’,还不虐待美(联)军俘虏,这是从千年的内心养育中培养出来的——积善成德——德。为什么叫《道德经》?这是中华民族自创的天(道)人(德)合一的文化。所以,‘道母’乳源必须是中国人。”我谦虚地笑着对薇拉说。薇拉也笑着说:

  “我同意,谁叫我‘吃了嘴短,拿了手短’呢。”我看着她开心地吃着我的奶也笑了:

  “你们俄国也有这样的谚语?”她咬着我的花蕾点了点头。我也笑着跟她说,妳就像我的小baby一样,吸吮我的奶汁,我好幸福呢。我再继续说到:

  “我不将上帝与梵天当成一对‘矛盾’有以下的想法:第一,我猜疑,《圣经》的上帝的人道神位,是借鉴《吠陀经》梵天的人格化而来,或者《吠陀经》的梵天的人格化,是借鉴《圣经》上帝的人道神位而来,因为二者都是有人的形象。

  “曾经一个德国作家说过:‘欧洲文明的基础是希腊、罗马和巴勒斯坦文明,印度人、欧洲人和波斯人都属于雅利安人种,因此从种族上说,他们是——按照中国的社会组合关系——亲戚关系。’但是中国文明的起源、发展,以及存在的基础,和欧洲文明由于有喜马拉雅山和沙漠的阻隔是没有任何关系的。研究一种文化一定要把它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去研究,而不是把整体分割,各自为政一刀切。

  “但在《道德经》中,老子很自然,不无聪明地说,‘道’,作为万物形而上的本源‘有’(圣经中是耶和华上帝),是没有名字的。叫‘道’是‘空气’、是‘思维’?因为他们看不见、摸不着;但她又在思维中存在;叫‘太阳’和‘月亮’,也不行,太阳和月亮不能生万物。只能叫抽象的本源的‘有’是‘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老子《道德经》第1章)‘道’就是形而上的命名,并不是具体的命名。老子没有对‘道’作如何具体的描述,老子只能说,‘道’是万物之先,这就产生了时间;如果没有时间的话,用逻辑判定就是‘道’是万物的本源。那么‘道’是怎样产生的?老子认为,那样就产生了时间,就产生了循环追问。‘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道德经》第32章 知止不殆)意思是说,‘道’始终都是无名的(名可名,非常名)而质朴的状态。虽然小(小到无内)得无法感觉到,可是天下却没有人和神能使它臣服的。

  “而《圣经》和《吠陀经》的作者聪明,将上帝和梵天神化为了能思维的、看不见的可以向他祭祀的‘人’,男人,这种用‘人’统治人(祭司)再由人统治人(再通过祭司统治人群)的外力方法很奏效,人是可以匍匐在‘人’面前的。而《道德经》的作者老子却很自然,所以,上帝和梵天是不能对立的。第二,上帝和梵天全是男性,特别是梵天,还有配偶,所以二者不能对立。只有上帝才能与‘道’对立,因为‘道’被老子比喻为母,试看:‘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老子《道德经》第01章 天地之始)‘谷神不死,是谓玄牝(pìn)。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老子《道德经》第06章 谷神不死)‘玄牝’就是母性。‘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老子《道德经》第20章 独异于人)这里的‘母’,老子也是指‘道’。‘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老子《道德经》第52章 天下有始)这里的‘母’依然是‘道’,而‘子’则是‘德’了”

  讲到这,我感到我的乳房、我的花蕾悬在空气中了,她和我的间隙遥遥感知,我的肚脐庄重了。挨着我的肚脐的薇拉也严肃了,说:

  “你们的老子想象力真的十二分地伟大。可不是吗,万物,有哪一样不是母性生出的!我怀疑老子是不是女性。”

  我惊喜她说出的很对我思路的话了,就马上回答道:“妳的思维方向对了并用词准确——女性的。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与圣经文化的神圣精细齐头并进。《道德经》在说明宇宙的生成时指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道德经》第42章 或损或益——为了读者更好地理解“道”与“太极”的关系,请看:间隙-【同一间隙(20)道与上帝】https://web.6parkbbs.com/index.php?app=forum&act=view&bbsid=2091&tid=3221977)这里的‘二’就是指的阴和阳。那么‘道生一’的‘一’是什么意思?‘一’就是道,‘一生二’是道母乳原生了上帝,生了老子,生了一对阴阳‘双胞胎’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德经》第42-或损或益)这章里的“道”是太极的意思。“道生一”,是指“太极”“生”“道”,“道”是阴阳(气和理)二性所构成,二性生一“物”(三)......

  “《道德经》中对‘道’、对‘德’、对‘阴阳’的概念作了精准阐述,而更为重要‘母’的概念,《道德经》和《圣经》则各有表述。老子在(《道德经》第59章 长生久视)中对‘母’(道)的说明提高到了治理国家的高度,而具体的字里行间又教导后人治人事天、积德爱母的爱民政治:‘治人事天,莫若啬。夫唯啬,是谓早服;早服谓之重积德;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之其极;莫之其极,可以有国。有国之母,可以长久。是谓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这又说明了‘道’虽然小(小到无内),可是天下却没有人和神能使它臣服而必被她所约束。  

  “遗憾的是,《圣经》的内容里没有阴阳二属性——这决定了我定义中华文化的《道德经》是‘阴’性的(女性),圣经文化的《圣经》就是‘阳’性的(男性)的。他们形成天与地的关系,而非上帝和撒旦在《圣经》中的那种善与恶的关系。他们形成了尖锐的对立,形成了‘上帝’与‘撒旦’的千年不断的战争,现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仍然在今天继续。第一、第二交战各国的人民都渴望和平,但无人(人民)具备制止战争、创造和平的能力。正是无人具备制止战争、创造和平的能力的事实,让每个欧洲人看不到和平的实现道路,都相信和平几乎是没有希望了,只希望战争再不要在自己的国土上再次重演,他们知道,战争是一场地狱里的疯狂。战争,在基督徒眼里,就如同森林大火一样,大火过后,残垣断壁。但是基督徒们相信,大地会在被烧毁的炭木灰下重新滋生出新的绿色的生命。因为他们相信优胜劣汰,相信丛林规则,相信上帝还会给他们新的生活。可是,战争死的却是妇幼老残者。事实上,战争的发起者希望老年人和伤残者被无意地消灭,所以,他们又得善意地保存妇幼,他们相信女性的繁衍能力是天下无敌的。但生命在圣经面前,比土地和财富又怎么能比?资本的贪婪无休无止,资本也聪明了,将战火迁徙到欧洲以外的地区了,如朝鲜、越南(这两个国家与中国极度相关)和中东。

  “《圣经》高高在上,为了上帝的独一性,他要求人们,人与人、国与国之间进行瓜分土地(殖民地)和攫取财富(金融)的战争;《道德经》为了人民普遍性和道德而‘为无为’(老子《道德经》第63章 为大于细)的和平(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战争是力量的、阳性有为的智慧;和平是柔弱的、阴性无为智慧的智慧。(《道德经》第78章 柔之胜刚)中说出了‘阴’能弱之胜强,柔之胜刚的著名论断:‘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正言若反。’老子的想法是,阴性不会一直软弱下去,不会一直‘无为’下去,如果是那样,就不符合阴阳对立统一了,阴没有了哪里还有有阳?当地球的水软弱时,她会淹没大地,形成了大海,她以软弱的能量和‘智慧’,无为地做自己该做的与坚硬的大地共处着。”

  薇拉听到这里,嘴巴又停止在我的乳房上的运动,我看到了她的惊讶,她说:

  “我的上帝,你们的老子在《道德经》中关于水的想象力真的超越了《圣经》中也是描写水的想象能力。”薇拉这样说着,急忙起身拿过圣经书来,打开创世记 1:6-10:‘上帝说:“水和水之间要有空间,把水分开。”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上帝造出空间把水分开,空间以下有水,空间以上也有水。上帝把这个空间称为“天”。过了晚上,到了早晨。这是第二日。上帝说:“天以下的水要汇合在一处,干地要露出来。”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上帝把干地称为“地”,把汇合起来的水称为“海”。’安娜,妳刚刚还说,‘道’是母亲,我现在是真的懂了,‘道’在我心目中的具体形象了——那就是妇女。”我内心为她理解了老子而高兴,继续告诉她:

  “在中国,有句话叫‘女性软弱似水’,我的理解就是中国女性的无为而为、无为而治。如果中国女性跟圣经文化的女性相比真的是软弱不堪,如果中国女性与圣经文化的女性相比在没有神明的指引下仍然帮助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赢了国内革命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毛泽东不会不辩证地、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有意卖弄夸张地说‘妇女能顶半边天’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的。在毛泽东发出了这一改变世界的语录后,在接下来的20年中,中国妇女在‘上山下乡’和‘文革’两个运动中,她们在其中给予巨大的、无形的力量的支持。毛泽东这句‘妇女能顶半边天’的话,完美地诠释了中国妇女源于《道德经》的传承中,无为而为的中国道的伟大意义。

  这时的薇拉,已经完全处于理智思维的状态中了,她起身拿起了我的内衣,让我披着。而我呢,在她重新睡在我的大腿上时,没有忘记不该漏掉的手语和口语。我用手掀开了她的前胸的衣襟,用双手掌将她的柔软的乳房合起来,以感觉她的乳房是否是水的形状过程——我的双手掌一松,她的乳波就慢悠悠地滚落了下去。几次重复,屡试不爽。然后,又在她的乳蕾上咬了几下,说,谢谢。她接着说出了她对威廉臆测:

  “威廉也喜欢做妳这样的动作,当然还有其他不少其它的动作,有轻柔的、粗暴的和膜拜的。我不知道我的乳房是否变成了他的实验品,是理论上的,还是实践上的;是情感上的,还是性感上的;是惜香怜玉似的,还是毁灭重生的?我不知道,他与我在‘工作’时的回忆,有时像谜一样的朦胧,又有时像电影一样的清晰。不过,威廉将我的乳房比作是维纳斯的乳房,他说他目测过维纳斯的圆锥体乳房的底圆半径和高度,经计算,他说我的乳房皮下脂肪组织的容积是维纳斯乳房的近3倍。他还很动情地说,他为什么没有早认识我?要不,他不会让我做这行损害我的乳房的工作,并保持我的乳房像维纳斯的乳房那样坚挺。我当时跟他说,我听你说这种赞美的话的我的客人多了——你好像是念着别人的讲话稿一样。你现在想干啥就干啥吧——一开始,我对他就没有好感,他身上有和其他客人一样的汗毛、一样的眼光和一样的狐臭(不同的是臭味浓度的大小,有时一些女客人为了掩盖狐臭而喷香水,那种气味有时会变得我难以接受);一样软软的‘玩偶’(指男性的阳具,因为长而软),一样的男尊女卑的思维。基于我敏感的条件反射,我判断他玩味我的(和她人的)乳房的意义和妳是不一样的。作为德国人,用德国意识形态指挥着他的思维,指挥着他的审美观、性欲观——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都很熟练地运用他们的思维,他们熟练用多种方法玩弄和虐待我的乳房和身体,从各种各样的、千姿百态的乳房美,从玩弄和受虐待的美中发现与发泄性欲和情感的各种感受——只要是价值交换,就会少有温暖的人性言行。可后来我发现,威廉是不一样的男人的男人——谁知道他心里的旮旯里还或多或少地藏着什么非理性的东西。”接着她说,我不插断妳的话,妳再继续吧。跟着我说接着刚刚说的话题道:

  “这‘半边天’的意思就是老子‘中国道’中的阴阳观,就像圣经中说的:‘上帝说:“要有光。”光就出现了。在上帝看来,光是好的。上帝开始把光和黑暗分开。上帝把光称为“昼”,把黑暗称为“夜”。’(创世记 1:3-5)。不同的是,这对‘双胞胎’一个是人,他说的阴阳观是看不见的;一个是神,他说的昼夜观是看得见的。但意思是一样的,说明了在各自的‘领地’里产生了光和暗。上帝在混沌的水中得到了他的‘阴阳’:‘上帝说:“水和水之间要有空间,把水分开。”(创世记 1:6)’而老子在整洁的‘道母’中得到了阴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老子《道德经》第42章 或损或益)然后,‘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老子《道德经》第39章 贱为贵本)这里的‘一’就是道,我想称这时的道(一)为‘道子’,即‘道子’生二,即生了阴阳,阴阳再生‘三’,那么‘三’是什么?‘三’就是阴与阳之间的‘间隙’。间隙通过阴阳二气的相互作用、‘刚柔相推,变新和转’而产生新的、和谐的、对立统一的阴阳万物。将《道德经》的‘道’与《圣经》里的‘耶和华’对立统一起来,将阴阳和昼夜对立统一起来。两种文化,《道德经》和《圣经》为世人所宣讲的就是一阴一阳(之道)。

  “所以,我把德国思想家挥之不去的形而上学的具体的名‘耶和华’上帝,和中国的老子,抽象为是‘中国道’-‘道母’- 乳源(太极)的两个形而上的‘双胞胎’儿子。《道德经》和《圣经》中几个核心概念就会产生阴阳思维的摩擦碰撞——摩擦产生间隙思维和间隙生命。碰撞运动产生火花新思维。在间隙生命与火花新思维的过程中,会产生‘合转’和而产生对立统一的有着中国古哲学思维的道德回转价值。很明显,《道德经》的‘道’和《圣经》里的‘耶和华’相对立统一了,那么,这个宇宙万物的无穷变化是来自‘小至无内’萌芽能量的‘道母’,还是来自世界的外部,‘大至无外’的昊天宗明宇?”我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毛泽东关于“批判”形而上的上帝外因论决定人类内因论的论述。毛泽东在《矛盾论》中写道:‘和形而上学的宇宙观相反,唯物辩证法的宇宙观主张从事物的内部、从一事物对他事物的关系去研究事物的发展,即把事物的发展看做是事物内部的必然的自己的运动,而每一事物的运动都和它的周围其他事物互相联系着和互相影响着。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内部,在于事物内部的矛盾性。任何事物内部都有这种矛盾性,因此引起了事物的运动和发展。’毛泽东认为,人类思维的决定权不在外部,即不是由上帝决定的。但毛泽东在《矛盾论》中又说:‘唯物辩证法是否排除外部的原因呢?并不排除。唯物辩证法认为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鸡蛋因得适当的温度而变化为鸡子,但温度不能使石头变为鸡子,因为二者的根据是不同的。’这段话中,毛泽东肯定了外部(上帝)的原因对人类内部思维的影响。我觉得,鸡蛋因有了公鸡的精子的条件又有了合适的温度的孵化而变化为鸡子,而仅仅只有温度,没有受精的鸡蛋(道),是不能变成鸡子的。宇宙万物无穷变化的核心理论是在思维(道)的内部,在其固有的一阴一阳的对立矛盾的统一性、平衡冲突的‘间隙’中:1,整洁的道(老子)与混沌的气(上帝);2,无穷的思维与有穷的宇宙;3,形而上的规律(阴理)与形而下的政治(真理);4,墨子兼爱的和平与优胜劣汰的战争;5,有海洋的大地和有地面的天空;6,有静态的运动和有动态的静止与真善美的真理和真理的真善美;7,有从上向下降落的和从下向上的上升;8,有约束向里内敛和内满外溢扩的;9,有天与地联系的大树和阳光及恒星追逐;10,有一丝曙光明亮未来的和阳光下晦暗的衰退,11,有温暖而寒冷的和冰凉至火热的;12,有踏步不前‘落后’的和鞭策平庸奋进的;13,有柔弱诚服的刚劲的柔弱和有强壮无约束的刚强;14,有无时间约束的道的、用逻辑思维的兼爱阴理和有时间限制的用法律约束的价值真理 ......思维核心的间隙和世间万物时空。

  “以上所说,都是表现了宇宙间一切万事万物阴与阳的相互对立统一的动态平衡的气息。事物变化的内在根本动因是人的思维(道),而不是外部原因(上帝)。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指出:‘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内部,在于事物内部的矛盾性。任何事物内部都有这种矛盾性,因此引起了事物的运动和发展。事物内部的这种矛盾性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一事物和他事物的互相联系和互相影响则是事物发展的第二位的原因。’中华文化的阴阳观念就体现了中华文化中思维运动和发展的非凡的概括力。这是造成了宇宙万物的无穷变化的根本原因,这说明了只有‘老子’和‘上帝’的‘阴阳合转’,中华文化与圣经文化间隙生命,两种文化才能对立统一,世界才能兼爱地发展起来。”

  这时的薇拉对我说的内容有些恍惚不清了,她的手不知何时——甚至是早已——已经停止了在我的上身的运动了。她眼睛飘忽一样看着我,要我再重复一遍我刚刚说的。

  这时,我们宿舍外约三百米的天主教教堂钟楼的钟声单调、浑厚沧桑地响了起来。一下、一下地敲响,它似乎让我回到了过去。记得我刚刚到德国的第一天晚上,我就被教堂的钟声吸引住了。那时我想到了我家北京位于东城区地安门外大街北端的钟鼓楼,它多次遭雷击烧毁又重建,但作为元、明、清代都城的报时中心,历经600多年,它现在还屹立在北京人口稠密的地方。时间,在哲学思维中是多么重要;在两种文化,圣经文化和中华文化的涌比校正中是多么重要。可是世界的时间在《圣经》里写的却是上帝“创造”的,公元纪年也是耶稣诞生的元年,而世界的标准时间地点是在英国的格林威治。我们上古就发现的农历1224节气也被公元阳历给掩盖了,现在叫阴历了。我想,我现在听到钟声的感觉,一定和薇拉不一样。等着钟声静下来后,我们从肃穆的思维中“醒”了过来,我将我刚刚所想跟薇拉说了,她说,她很理解我,她跟我说,她坚信中华文化是大有希望的文化。

  经过了这个小插曲,我继续说中华文化与圣经文化对立统一的关系,在“道”与上帝是有区别的:

  “《道德经》中的‘道’和《圣经》中的上帝各有着两种不同的精雕细凿描述,前者是没有时间概念(约束)为前提的,因此她是‘名可名,非常名。’(《道德经》第一章)当她(道)在人们的思维中没有时间性判断时,她在人们的逻辑思维判断中就是‘无’的‘道’的整洁的状态;而上帝则被《圣经》定义为创造时间和混沌大气和水的‘人’:‘最初,上帝创造了天地。大地混沌,空无一物,黑暗笼罩着茫茫大水的表面。上帝发出的动力运行在水面上。’(创世记1:1-2)因为‘道’不可名状,但她是‘有’,‘有’是什么?我理解老子在《道德经》中最短的章节中说:‘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德经》第40章 有生于无),‘有’就是有在‘无’中的运动,而这种运动是思维的运动,不是上帝发出的动力;是有规律的运动和有“德”的运动。我说过,既然老子抽象地说‘道’是母亲,那么母亲的形象是什么?老子回答了我,是‘德’。”

  “是‘德’吗?”薇拉很感兴趣谈圣经里所没有提及的‘德’。她说:

  “圣经就是世界的‘百科全书’,他囊括了人生所要经历的全部智慧,所以,”她有点既得意又看似很无奈地说:

  “欧洲文明就是因圣经的指导才有了今天的如同世界发展的‘火车头’的力量。可是,圣经中的确没有‘德’。关于‘德’,圣经里几乎没有认真地论述过。与之相比,论述最多的是灵体。在《圣经》里,‘灵体’都指肉眼看不见但明显在发挥作用的力量或个体。换言之,这种所谓的力量或个体是看不见的,但产生的效果却清晰可见。他可指风、活物体内维持生命的动力、精神态度、天使和圣灵(包括上帝),以及上帝发出的动力。这些灵体中,显然圣灵(上帝)是第一的、无始无终的。耶稣基督指出:‘上帝是个灵’(上帝是个灵体,崇拜他的人必须在神圣力量的引导下,按照真理崇拜他。-约翰福音4:24)。灵体也是天使:‘上帝叫他的天使成为大能的灵体,使他的仆役成为毁灭之火。’(诗篇104:4)在《圣经》中,《道德经》中的德是没有阐述的。所以,妳有依据将《圣经》与《道德经》对立统一起来。这样的话,妳能否将‘德’视为阴,‘灵体’和‘圣灵’视为阳?”薇拉插嘴笑着道。我说:“薇拉妳说得对。‘德’是看不见的,无名的,是阴;‘灵体’是‘看得见’的,有名的,就是阳。”接着她说:

  “刚刚我听到妳提及了印度教的《吠陀经》,我对印度人有粗浅的了解,妳先继续说下去,然后我跟妳聊聊我所知道的《吠陀经》的轶事。”我笑着回答她道:“我很想听一下妳精彩的人生经历。”薇拉有点自负地笑着说:“那是,按照哲学的观点,万事万物都有好与坏的两面。我业余时间干的工作——有不少漂亮的俄国女孩来德国做你们中国人说的‘皮肉生意’,在中国人的眼里,俄国的女性是‘性开放’的,在俄国人眼里并没有大了不起的。我想,中国女性对‘性开放’的保守有点像日本女性(但薇拉又说,其实日本女性也很不保守,只是她们在日本国土之外很保守),而在欧洲的泰国女性的‘性开放’程度也很高的。我要讲的印度教,可能对妳的理论有所帮助。”

  听她这么一说,我立即双手的五指合在一起,悬在胸前,给了她一个感谢。她看着我要抢她的话,就紧接着说:

  “是否因为圣经中所没有的‘德’,才使得中国一直在没有宗教的约束下,即使是‘停滞和混乱’的经济形势下也没有从根本上断送中华文化?我太感兴趣要继续听妳说下去,中华文化的‘德’是什么?”

昊天宗明宇:就是在天外天中的毛泽东(作者注)
贴主:沙河粉于2022_12_06 9:31:42编辑
喜欢沙河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沙河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