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间隙 -【道母乳原(33)明灯火柱】

送交者: 沙河粉[♀★★沙和尚★★♀] 于 2022-12-04 7:49 已读 1877 次 2赞  

沙河粉的个人频道

+关注
                                                                          
                                                                  间隙 -【道母乳原(33)明灯火柱】

薇拉的手什么时候离开了我的乳房,转到我的背部去抚摸了?回到现实中我听到她说,妳的背部的皮肤异常地润滑,我感到听着妳的新论和抚摸妳的皮肤真是一种除了我被妳弄得有高潮而外的那种静静的手掌连着心的享受。她说,等妳说完了,我再说《圣经》的价值观。

这时,我又隐隐约约问到了薇拉的体香味。可能是屋子里闷热造成的,我站起来,将紧闭的窗户上方的一小扇窗子从上打开一个小口,我感觉到一股冷滋滋的微微的风进入了我的前胸,冷风告诉我,妳那里还是需要温暖的皮肤的抚摸。我笑了,冷风给我带来了温馨的感应,这种“应”是通人性的。我想,如果我是花儿的花蕊,风也是可以将雄性的花粉飘送给我,让“我”在“无”中受精,制造新的生命。这是《道德经》中无穷的“道”中其中一种“道”的运动和结果——老子什么都知道,他还知道“道”只有通过“母”才能从无到有。所以我站在窗户旁说:

“第四,‘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老子《道德经》第01章 天地之始)薇拉,我思维的知性感觉告知我,妳心里在追问我《道德经》中第四句关键的话的核心,就是“母”,女性。老子在《道德经》第一章第一句和第二句,对立统一了圣经的‘创世记’理论。老子说,道(圣经里的造物主),可以说得明白的内涵的道(造物主),就不是真正的道(造物主);名(思维表象,圣经里的上帝,不是中国古代的‘上帝’)可以说得明白的名(上帝,虚名),不是实在的名(上帝)。无(道),它是人们(包括上帝、撒旦和君王、人民)认识的天与地的开始;有(客观、实在),是人类思维的德的母亲。”

这段话说完之后,我的内心很高兴。就又坐到了薇拉的身边,很顺从地让她的头依靠在我的肩膀上,双手一前一后地在我的前胸和后背抚摸着。我感觉,在她的抚摸下,我前胸的和和后背的甚至是手臂内测的咯吱窝里的感觉细胞可以刺激我的思维神经会更加活跃、更加敏锐、更加合在一起团结协作和更加有创新的意识。这种思维和抚摸的混在一起的运动是思维在哲学,还是哲学在思维?我想她现在又是怎么样的感受?是性欲感受强还是思欲刺激强?是性欲产生新思维,还是思欲产生新哲学;是性欲产生了思哲,还是继而思哲产生了新生命,这新生命怎么不带有原来生命的思哲——不是有遗传吗?而是一种近乎无的思哲——除了一种本能和“先验”被留下了,而这种本能,当性欲与思欲交合时,并没有将这种“本能”和康德的先验论的思哲传递给下一代的思哲留下“有”的痕迹。如果有痕迹,‘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庄子·天下的“惠施十事”)就可以证实“有”的事物的相对性。思欲与性欲之间,有与无之间,这个之间产生了有思哲的生命,这个“之间”是什么?是阴性的还是阳性的?是抽象的还是具体的?是空间的还是时间的还是人间的?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和对立?我心里对“之间”大约有了她的影子,我只想真正地看到她后,才能封她为女王。

薇拉一边抚摸着我,一边深情地看着我,那眼神就好像是一个白马王子一样地英俊。我急忙眨眼,定了定神,看着我的不是白马王子,而是薇拉。她说:

“妳刚刚说的,我还不是太理解。妳说了上帝和老子,说了道、说了思维、说了母亲。当妳在《圣经》加上了中华文化的元素,那么这个思维的世界就形成了“两极竞争”,形成了我们的相聚,这是好事情,因此我兴致勃勃了。”她说着,又动情地双手拦抱着我被她掀起了上衣赤裸的上身,好让她的手臂更加大面积地贴着我的皮肤。我被她的情绪所感染,上身也有她温热的思维盘踞着,就也抱着她的头,在她的耳边说:

“但我没有一点理由自己高估我意译《道德经》原文给薇拉的德语水平,《道德经》古中文翻译成现代中文都非常难,薇拉听我翻译的《道德经》直译原文,听得一头雾水,《道德经》古文翻译成现代中文,然后,再翻译成德文,她是大约听得懂的。我看出了她很兴奋。我问她:

“我的思想是这样的,《圣经》里的造物主、上帝在《道德经》中是被‘道’(无)所限定的,因为道比造物主上帝还广大河深邃,上帝和撒旦是被‘有’、被母(思维)所造化的。为什么《圣经》中有万恶的撒旦(被受造物)与上帝作对从而引诱亚当、夏娃犯罪?因为他为亚当和夏娃带来了死亡,也使罪和死传给了他们的后代。(罗马书5:12)《圣经》说,人类因为撒旦而有罪,就必须干掉撒旦,紧紧跟随上帝才是认识善与恶的最后机会。可是,上帝已经在亚当和夏娃能认识善与恶时将他们(人类)赶出了伊甸园, ( 创世记3:22): 耶和华上帝说:‘这个人已经跟我们相似,可以决定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现在,为了不让他伸手摘生命树的果子吃而永远活着……’这就是上帝——眨眼思维之间,上帝也是恶的,他把人类赶出了伊甸园,按照他的大神能力,完全不至于赶人类出伊甸园,而是消灭撒旦即可,可他没有这么做,反而他是善的反面-恶了。关于善与恶,《道德经》中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道德经》第02章 功成弗居)老子说的这段话,联系到上帝和撒旦,我是这样理解的,当上帝是一个极为完美的圆时,妳可以把它无限地方大,那么圆的缺陷就出来了。所以,按照老子后面写下的24字的‘断案规律’(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撒旦不存在,那么上帝也没有;上帝必存在,撒旦定有;魔鬼撒旦闹得越欢实,那是上帝不让撒旦活的手段越残忍。上帝只喜欢独树一帜,不喜欢自己东西在自己的领地被撒旦拿走一点点的东西,不然,他就像非洲的雄狮一样为了自己的领地上的价值(为他捕猎的母狮)发动战争围剿撒旦了。一直到《圣经》的最后一章启示录中写下了近900个字:”为了能将《圣经》与《道德经》的结尾能产生对照,我打开了圣经的最后一章,薇拉看到:

“——天使给我看一条流淌着生命水的河,河水像水晶那样清澈,从上帝和绵羊羔的宝座流出来,经过城里大街的中央。河的两边都有生命树,每月都结果子,每年结12次。树上的叶子能用来医治列国的人。

到时不会再有任何诅咒。上帝和绵羊羔的宝座在城里,上帝的奴隶都会敬奉他。他们会看见他的脸,他们的额头上都会写着他的名。到时也不会再有黑夜,他们不需要灯光和阳光,因为耶和华上帝会照耀他们。他们会做君王,直到永永远远。

天使对我说:‘这些话都是真的,是可靠的。指引先知发言的上帝耶和华派天使来,把不久后一定会发生的事向自己的奴隶们说明。看!我很快就会来。谁遵守这卷预言书上的话,就有福了!’

听见看见这些事的就是我约翰。我听见看见了这些事之后,就在向我说明这些事的天使脚前跪下,要崇拜他。可是他告诉我:‘小心!不要这样做!我跟你和你那些做先知的弟兄们,以及遵守这卷书上的话的人一样,都不过是奴隶。你要崇拜上帝。’

他吩咐我说:‘不要用印封住这卷预言书上的话,因为指定的时候快到了。不义的人只管继续做不义的事,污秽的人只管继续做污秽的事。可是,正义的人要坚守正义,圣洁的人要保持圣洁。’

‘看!我很快就会来,赏罚都准备好了,我要按照各人的行为回报各人。我是阿尔法,也是奥米加;我是最先的,也是最后的;我是开始,也是终结。把自己的袍子洗干净的人多么有福!他们有权吃生命树的果子,也可以从城门进城。城外有狗,有通灵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以及所有喜欢说谎和弄虚作假的人。’

‘为了各地的会众,我耶稣派我的天使向你们作证,说明这些事。我是大卫的根,也是他的子孙,是明亮的晨星。’

神圣力量和新娘不断说:‘来吧!’谁听见都要说:‘来吧!’谁渴了都可以来。谁愿意,都可以无偿享用生命水。

‘我向每一个听见这卷预言书上的话的人宣告:如果有人在这些话上加添什么,上帝就会把写在这卷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如果有人从这卷预言书里删去什么,上帝就会夺去写在这卷书上、本来要赐给他的福分,不让他吃生命树的果子,也不让他进入圣城。’

为这些事作证的那位说:‘是的,我很快就会来。’

‘阿们!主耶稣啊,请你来吧。’

愿圣民享有主耶稣的分外恩典。——(启示录 22:1-21)”

然后,我拿来了《道德经》,翻到最后一章: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老子《道德经》第81章 为而不争)

薇拉看后,我跟她解释道:

“老子《道德经》第81章的篇幅是‘启示录’最后一章的十分之一。但是老子写的每一个字,好像都是在与‘上帝’交谈传道的经验。”

这时,我告诉薇拉,以下是我的想象出来的情节,妳听起来会有兴趣些的。

“老子在普天之下、四海之内的一隅——那里,有无的整洁,有有的人间与万物,有道的间隙,这里是母亲大道的门户;那里,住着他们的‘道母’光明与黑暗的乳源。老子在光暗相交处见到了上帝,上帝在明处,老子在暗处——母亲乳源也见到了她的这对双胞胎孩子。乳源知道他们‘无有阴阳’的道里气息道脉是相通的,他们思维的路径却是阴阳的。乳源预判她该倾向于谁,可‘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天与地卑,山与泽平。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庄子·天下)他们正在形而上的间隙中,暂且让他们在其中欢腾也好。乳源牵引着他们交流,一段时间老子发出‘地籁’的语言,他说:‘道’,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不可被感知,虚空缥缈,却又是真实存在的。它支配着万物的运转,‘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老子《道德经》第14章 执古之道)只有掌握‘道’的变化运动的规律,了解‘道’所支配的人间成功与苦难、万物的兴盛与繁衍,‘道’才是看得见的道。上帝这时不甘示弱,一定要在老子说的‘道’上辩个高低曲直,圣经‘天籁’地说: ‘上帝说:“要有光。”光就出现了。在上帝看来,光是好的。上帝开始把光和黑暗分开。上帝把光称为“昼”,把黑暗称为“夜”。过了晚上,到了早晨。这是第一日。(创世记 1:3-5)’接着第二日,水之间的空间(创世记 1:6-8)第三日,干地和植物(创世记 1:9-13)第四日,发光的天体(创世记 1:14-19)第五日,鱼类和鸟类(创世记 1:20-23)第六日,地上的动物和人类(创世记 1:24-31)上帝在第七日安歇。(创世记2:1-3)

“上帝对老子说,我在你的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的‘道’中发明了‘时间’的限制,这样,我把上和下,天和地,用‘周’和‘日’限制了下来。这样我就部分解释了你的‘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同上第14章 执古之道)的时间限制,也创造了我——而不是你说的‘道’——的永恒性的性质。

“一段时间老子又‘地籁’地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老子《道德经》第79章 报怨以德)和‘无为而无不为。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老子《道德经》第48章 为学日益)老子问上帝;‘你上帝爱人类(也并不爱人类,将人类叛为永罪并不是爱人类)不爱撒旦,因为何?’上帝又自称是‘天籁’,对人类说自己的属性,‘耶和华说:天是我的宝座,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能在哪里为我建造殿宇呢?哪里能做我歇息的地方呢?’(以赛亚书 66:1)和彰显上帝要做的事:‘我看见,有三个不洁的信息从龙的口、野兽的口和假先知的口出来,好像青蛙一样。这些信息受邪灵启示,显出神迹,前往全天下的君王那里,召集他们在全能上帝的大日子投入战争。(启示录 16:13~14)’作者解释,这个战争就是“哈米吉多顿”(圣经专用词:‘它们把列王召集到一个地方,希伯来语叫哈米吉多顿。’【启示录 16:16】)

“上帝对老子说,如同我俩弟兄一个在光明(阳)中,一个在黑暗(阴)中。光明预示力量,黑暗蕴藏柔软,我们合起来就刚柔相济,无坚不摧。我喜欢光暗的交界,拥抱着的灰色,而且是越亮越好。事实上,也是如此。哥哥,上帝对哥哥老子说。‘道母’乳源对老子说,我一直信任你在黑暗中的工作,她说,我一直在黑暗中工作。人们认为黑暗是被光明控制着,只有黑暗在阴的作用下得到光明渗入,阴才是矛盾世界的本源,黑暗并不是黑暗,她是‘道’的核心,她能在至暗中物极必反地产生光明,这样的能产生光明的黑暗才称之为黑暗。老子知道‘道母’对安排他在黑暗中工作的良苦用心,他在‘道母’制造光明的核心处探访过,那儿就是黑,除了黑仍然是黑,除了微之内仍然是微。老子发现,‘道母’越黑的地方,产生光就越容易。他的思维并不黑,有着广的属性,就像是白天鹅在黑暗的天穹中飞翔带着荧光一样,只要她想有荧光包裹着自己。自己从未因在黑暗中工作而产生消极的心理,反而更加认识到,黑暗阴在他的道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和谐光明阳的理论力量。因为老子在‘道母’乳源的授意下,在黑暗阴中看光明中的上帝的所作所为,老子开创了柔软胜刚强的《道德经》理论。与《圣经》追求力量和财富及一神论相比,老子追求人的内心与自然和社会的和谐,而不是像他弟那样在光明阳中探求神的永生。

“他们交替用《道德经》和《圣经》的内容作交流运动,各自伟大的抱负在语言的碰撞和交融下,形成了两卷思维的画卷。‘道母’乳源在一览无遗之下告诉他们,你们的‘画卷’,是你们各自治理国是的政治宣言。有着81章5000多字的《道德经》,她代表着中华文化政治上的阴纲(上道下德),有着有1189章3万1101节,近90多万字的《圣经》,他代表着圣经文化政治上的阳目(上神圣下永生)。

“‘道母’乳源继续对老子和上帝说,你们是天下圣道《道德经》和《圣经》的主人。正如你们所见,在我的‘道’——至大无外至小无内——大一和小一的‘无’中(《庄子·天下》:“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我是‘有’的存在,我是你们的母亲。你们是圣道——由人类所组成——思维的阴和阳,被我,被间隙、被永恒、被人间,所生、所养,被万人,所知,所爱,所恨。爱你们——不一定专指上帝或者老子——你们的人被你们所述的平白、预言的狡辩说教所迷惑与执着;恨你们——不一定专指老子和上帝——你们的人被你们所写的深邃、无为的现实解释所不解与不钢。爱恨交织是人们对你们的敬重的矛盾性。‘道母’乳源笑着对着上帝和老子说。

“‘道母’乳源对孪生子弟弟上帝说,你哥让他的东方领地信仰自由,指出‘道’中无神,只有他的母亲在他的心中。——‘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老子《道德经》第01章 天地之始)‘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老子《道德经》第06章 谷神不死)。

“‘道母’乳源又对她的孪生子哥哥老子说,你弟要他的西方领地信仰禁锢,信他则永生。‘永生’就是人类在‘无’中的状态,‘道母’乳源继续说,无是没有时间的,你们现在和将来就是这种状态。你弟将他现在的状态想给予人类,就特意在有时间的地球上种上了善恶的小树和‘永生’的大树(生命树)。那棵善恶的小树其实就是撒旦,当‘人类’被‘小树’诱惑后吃了‘撒旦’,他们就知道善和恶了。你弟害怕人类又吃了他的永生之树,‘耶和华上帝说:“这个人已经跟我们相似,可以决定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现在,为了不让他伸手摘生命树的果子吃而永远活着……”于是耶和华上帝把他逐出伊甸园去耕种土地,而他本来是出于土地的。),’就把人类又放回轮回的世界中去了。

“老子听了‘母亲’乳源的话后,略加思索说,母亲,弟弟在《圣经》里的善爱,是他‘永生’思想的根本;我在《道德经》里的德爱,是弟弟在圣经里未曾提及的。‘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老子《道德经》第10章 明白四达)。’德与善,是我和弟弟的阴阳之别,弟弟要给予信他的人永生:‘天使给我看一条流淌着生命水的河,河水像水晶那样清澈,从上帝和绵羊羔的宝座流出来,经过城里大街的中央。河的两边都有生命树,每月都结果子,每年结12次。树上的叶子能用来医治列国的人。到时不会再有任何诅咒。上帝和绵羊羔的宝座在城里,上帝的奴隶都会敬奉他。他们会看见他的脸,他们的额头上都会写着他的名。到时也不会再有黑夜,他们不需要灯光和阳光,因为耶和华上帝会照耀他们。他们会做君王,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 22:1-5)。母亲,难道你不相信弟弟可以带领着他的信徒永生?”

当我说到这里时,不是因为我觉得我的话还远没有说完我该停下来让薇拉和我的思维停下来暂时休息一下,而是我不知觉地引出了一个最普遍的话题。我问薇拉:

“妳相信人可以永生吗?”“我相信!”她很从容地回答了我,就好像她现在即使为了耶稣去牺牲了,她仍然能在天上复活一样。她说:

“永生,在我的生命中是一种平等的死后追求。即使我不是女王,威廉不是皇帝,我们都有永生的机会。上帝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薇拉不假思索地将威廉的名字滑口说了出来。

据薇拉对威廉的介绍,我感觉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德国男人,但就我亲历的经验,很不错的德国男人和女同胞好了或者结婚后并不是“很不错的德国男人”了。不过,我仍然将我对威廉的积极的想法跟薇拉交流过,得到的信息是——全是薇拉方面的——消极的。现在正是我头脑中翻江倒海想老子和上帝的见面臆想,谈威廉和薇拉的现在上演的风花雪月戏剧就显得文不对题、不伦不类了。

薇拉也醒悟过来她说走了嘴,赶紧跟我说,对不起,妳再继续说下去,等会儿我还有话说的。今晚我们谈晚一些。她表扬我说,妳的想象很哲学,乳源,‘道母’说得好,‘爱你们——不一定专指上帝或者老子——你们的人被你们所述的平白、预言的狡辩说教所迷惑与执着;恨你们——不一定专指老子和上帝——你们的人被你们所写的深邃、无为的现实解释所不解与不钢。爱恨交织是人们对你们的敬重的矛盾性。’我常常恨上帝在圣经里说一套、行动上另做一套。在现实中,说爱好和平却发动共八次的十字军东征,还有近代的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我想,各个国家的领导人,如果都是真正的基督徒就不会有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可是各个国家的领导人有绝大部分就是基督徒。美国总统宣誓就职时是手按着圣经进行宣誓的。总之,乳源道母说到我心里去了,她是神。

我心里暗笑,让薇拉把‘道母’乳源看作神好过不看作,因为在我的心中,‘道母’乳源是中国人,是中国的女性。我继续说到,:

“以前,我‘不懂事’时,也一直‘恨’老子,为什么他提出了‘无为而治’不切实际的理论?搞得我们的文化发展那么落后。但是现在我有了一定的新见解。老子对经济发展是无为而为,警醒战争;上帝对经济发展是重视商业金融,宣扬战争;老子积善成德,无知之知;上帝唯我独尊,尊荣永明:‘我没看见城里有圣殿,因为全能的上帝耶和华以及绵羊羔,就是这座城的圣殿。这座城不需要日月照耀,因为上帝的荣耀照亮了城,绵羊羔就是这座城的灯。这座城的光会照亮列国的人所走的路,地上的君王要把他们的荣耀带进城里。城门永远都不会关闭,因为那里只有白天,没有黑夜。列国的荣耀和尊荣都会被带进城里。任何被玷污的东西,任何行为可憎和弄虚作假的人,都绝对不能进城。只有记录在绵羊羔的生命册上的人才能进去。’(启示录 21:22-27)永明,对于上帝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在母亲那里他就是光明的、属阳的。当然,他也可以是黑暗的,那是因为黑暗与光明的交汇处是灰色的。

“每次上帝与老子的‘天籁’与‘地籁’交流的结果,他们就会融汇成‘人籁’再传送给‘道母’乳源和人间。老子和上帝是“道母”的一个双胞孩子,他们与人类生活在‘道母’乳源的间隙中各自对立着又貌合神离着。现在看来,老子和上帝他们知道,在母亲身边,他们得秉承对立的和谐的旨意,追求更高层次的‘阴理’之对立的和谐。

“现在几个问题烧脑地摆在我们俩面前了,特别是作为来自文明古国的中国人,当我面对着欧洲文明顶尖水平的德国人——我有着德国人1/8的血统——时,我感到了中国落后文明历史的压力,即使在薇拉面前,我的祖国——从1840年-1949年——也是处于极端落后的时期,也没有一点自豪的感觉。这种与欧洲文明落后百年的尴尬,使我陷入深深的不自信又自信的矛盾自信中。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中华民族是勤劳勇敢智慧的,有着璀璨的文明史;在毛泽东时代,抗美援朝精神,“两弹一星”的功绩。这一切等等值得自豪的脸面,像一张薄薄的纸,在我出国后所看到欧洲文明生活的景象给被撕破了:德国精致的物质基础和城政建设以及没有城乡差别国民生活,更有德国近代出现过世界一流的哲学家康德,思想家马克思,文学家歌德,音乐家贝多芬,科学家爱因斯坦和欧洲宗教改革运动发起人、基督教新教的创立者、德国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铁血宰相卑斯麦,童话国王路德维希和‘教会音乐之父’巴赫,我不得不以真挚的个人思维的赞叹仰望这些德国巨人。还有那我曾经到访过的世界第一高的乌尔姆敏斯特大教堂和建筑了600多年的科隆大教堂。我想,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引领了文艺复兴运动,那么,德国的这两座教堂和马丁·路德是否也将德国日耳曼民族带上了离上帝更近的宗教政治路线上来了?宗教使德国人更加聪慧、睿智和严谨、忠诚?虽然他们因为希特勒参与了第一、二次世界大战,可是他们后来对世界的和平建设贡献更大。我可以说,德国代表了欧洲的文明,也代表了欧洲的宗教政治。

“即使德国近代人才济济,群星璀璨,可是我作为中国人——一个中国人——仍然自信。因为中国有老子,有毛泽东,还有屹立于世界之林的被毛泽东奉为‘半边天’的中华民族的妇女。老子和毛泽东他们两个人是一根杠杆,他们可以撬动世界,而被老子比喻为‘道’的化身,被毛泽东誉为‘半边天’的中华妇女,她们将来必会像上帝照亮以色列人的明灯,照耀着世界共产主义社会道路上的。”

待我说出了以上的话后,我突然有了自信,我不知是否老毛(下同,老子和毛泽东的简称)在我的背后给我撑腰了。我说:

“我现在很自信了,因为有老毛做我的靠山了。即使我有老毛做我的靠山,我仍然感到我是小小孩子,如果我站在两个巨人的肩膀上又会怎么样?必须坚定地承认,即使我站得高了,我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值得有一丁点的炫耀——我只是利用了我处位置的优势看得比下面的人们更远罢了。因为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所以,我是很自信的。”

当薇拉听到中华妇女在我的理想中是这样一群能照亮道路,她笑着说:“中华妇女就像《圣经》里的上帝一样,‘耶和华走在他们前头,白天用云柱为他们引路,黑夜用火柱给他们亮光。白天黑夜,他们都可以上路。在以色列人面前,白天一直有云柱,黑夜一直有火柱。’(出埃及记 13:21-22)”薇拉停下话语,带着难以不佩服的,抿着嘴、瞪大着眼睛看着我说:

“《圣经》里描述的连接天地间的,一直出现在摩西带着上帝的儿女出埃及的路上,这是人间的奇迹!而妳将这种奇迹运用在中国妇女的身上,就是想将中华文化通过中国妇女带到全世界。那样,世界会一直有‘云柱’和‘火柱’的。妳的这个理想也是我的理想啊。”说着,她就提议,我们坐回床上去吧,我想边吃妳的奶,边听妳讲故事。

我的被我刚刚说的“故事”加满了能量的、鼓鼓胀胀的、充满了‘乳汁’的乳房听到她的话后,兴奋了,蹦弹着到了床上。薇拉也紧随着上了床,躺在了我的大腿上。我感觉,我的大腿并不是很舒服,与此同时,一种本能的恻隐感觉,她也不会很舒坦。我说,亲爱的,我活动一下我的腿。我拿了毯子,又脱去了衣服,感觉脱衣服时,胸部在衣服的拽拉下有挣脱出来的动感。我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薇拉,她也托了托她的沉甸甸的乳房,那眼中的意思,大家都彼此彼此。拿来了毯子,一大半铺在薇拉的身下,毯子的上部分连接在我的大腿上,这样,我的大腿就形成了有斜坡的乳房的宫殿,而毯子则成了薇拉登上宫殿吃奶的阶梯。我对这样的“建筑设计”很满意。我看着薇拉,她那淡蓝色的眼瞳流出棉棉的“谢谢”,我说,没事儿,妳快上来躺着吧吧。薇拉略显羞涩地仰面躺在我的“乳房宫殿”上,说,背部好舒服呢,没有了悬空的感觉。说着,就拱着找我的奶头。我笑笑,也不怀好意地将我的奶头放入她的口里。她叼着我的花蕾嘬乐几嘬,我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那感觉真好,心想这闺女知道疼妈妈。她说:

“妳跳动的乳房真的好诱人,威廉也是这么说我的乳房的。”说着,她就抱着我的奶子,不作为了。

我想,她又提威廉肯定有意义。可我现在顾不上他们的爱情了,我得开始啊,我的右手也得找个地方搁,就很随意地放在了她那有点凹的肚子上了,我的手掌马上感受到了她的肚脐周围的热烘烘的热度;左手——看见了她的朝天的、鼻尖还露一点骨棱峥嵘鼻子——就捏了一下,顺势又咬了几口,心想,咬鼻尖和咬她的乳头一样有好的思维反弹:

“薇拉,妳说的对。再跟妳说个开场白。中学刚刚学地理时,课本介绍印度的人种时说,印度人是白种人。我心想,怎么会呢?印度人皮肤那么黑,非洲人种吧?
贴主:沙河粉于2022_12_04 7:53:40编辑
喜欢沙河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沙河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请进 - 仁剑 (165 bytes) 12/04/22
写作过程就是一种修炼(磨练): - 仁剑 (615 bytes) 12/05/22
咱俩的写作过程挺相似的: - 仁剑 (1266 bytes) 12/05/22
呵,永恒的女性! (无内容) - 仁剑 (0 bytes) 12/05/22
我看书速度很快的,一目十行。 - 仁剑 (431 bytes) 12/06/22
谢点赞😊 (无内容) - 仁剑 (0 bytes) 12/05/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