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间隙 -【抗美援朝(32)出函谷关】

送交者: 沙河粉[♀★★沙和尚★★♀] 于 2022-12-03 11:12 已读 2191 次 2赞  

沙河粉的个人频道

+关注
间隙 -【抗美援朝(32)出函谷关】

说到这里,我上课的生物钟给了我信息,告诉我,该下课了,妳已经超时多时了。我这时看着薇拉,问她,我们是否需要“课间休息”一下?她说,这样的聊天多惬意啊,继续谈下去啊。而我心里也是意犹未尽,便有想把心中那些要经过我挑选的、要发育了的种子全都倒出来的感觉了:

“圣经文化中的经典之经典《圣经》,之所以被西方人定义为‘宗教’的鼻祖和神谕,是上帝用圣灵启示的:‘圣经全都是上帝指引人写下来的,对于教导、责备、纠正、按正义的标准施行管教,都有益处,(提摩太后书3:16)’。它在文化的意义上被圣经文化的精英们有批判性的、有割裂性的与中国的‘阴阳家’、‘儒家’、‘墨家’、‘名家’、‘法家’、‘道家’等等‘诸子百家’分开,为什么?如果中华文化说,大家都是文化,为什么要分开?分成你是宗教,我不是宗教,我的文化就比是你的文化低一个版本,你是2.0版本,我是1.0版本,是这样吗?”我问薇拉,薇拉被我的问题给弄的有些没有方向感了,她说:

“安妮,你能否将宗教和文化加以清晰的区分呢?”

“在我的思维中,我的中华文化观一直在与圣经文化(主要是基督宗教)观闹别扭,最核心的核心就是,宗教有信仰的神灵——如基督宗教信仰上帝耶和华和耶稣基督父子。对个人来说,就是个人与神灵(上帝)订立契约关系,即‘施洗’、‘受洗’、‘浸礼’和‘受浸’:‘ 民众都受了浸,耶稣也受了浸。他祷告的时候,天就开了,’(路加福音 3:21)‘耶稣受了浸,立刻从水里上来。看哪!天开了,约翰看见上帝的神圣力量好像鸽子降在耶稣身上。’(马太福音 3:16)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圣经》是一个国家要服务的中心(不是人民,是上帝),美国新上任的总统都得按着圣经宣誓,他(们)是秉承上帝的旨意而工作,而他们每个总统,参与了多少次美国发动战争的筹划、准备和用最先进的武器打击有主权的国家?

“这是宗教在军事上的神圣力量。

“如果圣经文化中的宗教没有神灵、没有战争,那‘圣经文化’才是真正的圣经文化了,那时,随着人们思维的进步,人们运用宗教思维的时空就会越来越短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中华文化的乳原思维

“不知是何时,是否是毛泽东在1949101日那天开始,圣经文化一致地在中华文化领域与中国共产党对立,说中国没有宗教是不听上帝旨意的独裁政权。这可能源于200多年前马克思和恩格斯写的《共产党宣言》。《宣言》一开始就宣称:‘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直至最后的第四章,《宣言》说:‘但是,共产党一分钟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尽可能明确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敌对的对立,’《宣言》说到‘一分钟’也不能忽略......的对立,这句话,引起了圣经文化的精英们的恐慌,以致他们要用宗教的方式‘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当共产党在苏维埃,在中国成立了并蓬勃地发展了起来后,他们预测,只有毛泽东治下的中华文化才是必须用《圣经》的基督宗教攻克的文化。因为他们知道,只有信仰了共产主义,共产党人才能不怕流血牺牲,为推翻资产阶级专政而前仆后继。事实证明,成立于192171日的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相比是及其弱小的、甚至是不堪一击的,信仰共产主义、为人民服务、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的中国共产党军队打败了被美国武装到牙齿的蒋介石八百万军队,又在抗美援朝中,用血肉的身躯和美军血战到底。一支信仰上帝的基督徒的钢铁军队和一支信仰共产主义的‘最可爱的人’的人民军队,孰强孰弱,正义的战争,胜利终究是属于中华文化的。

“妳会吃惊地问我,为什么中国在‘抗美援朝’中,中国军人用最简陋的武器,打赢了飞机大炮和坦克,或者说,打赢‘上帝’派来的英美多国联军?

“中华文化武装起来的人民军人以一种单纯的、坚定的、誓死的和毫无造作的‘无为’、‘无价’和‘无神’的信仰,心中只有人民和‘上帝’派来的美英联军作殊死的斗争,这种精神力量是可以战胜‘有为’、‘有价’和有‘有神’论者的。而一群整天想着积累财富去和中华文化的人民军队战争的‘十字军’们,在自己挑起的战争面前,在中国军人中信仰的‘谁是最可爱的人’的人时,只能认失败,因为,他们不是为‘上帝’的对立面撒旦作战,而是跟中国军人、跟中国人民作战。

“抗美援朝,是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用‘炮舰政策’迫使中国成为西方半殖民地的圣经文化与经济全面贫穷落后的中华文化血与火的对决,是谁是钢,谁是肉的决斗。它的战争性质不同于欧洲的第一、二次世界大战,不同于德国法西斯和苏联的‘莫斯科保卫战’,更不同于美国和日本的对决,抗美援朝是世界上第一次由神(圣经文化)带领和由人(中华文化)带领的军队进行的文化较量;第一次上帝的军队与‘墨子’的军队,在‘墨子’军队警告无效的情形下奋力反击的战争。

“结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说的话:‘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我们可以通过‘抗美援朝’来证实,文化核心内容是天道和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中华文化是不可战胜的,中华文化‘最可爱的人’(军人)是不可战胜的。即使圣经文化组成的多国联军,他们在精神上完全被中国的人民军队——中国人民自愿军打败了。”

说到“抗美援朝”,我想到了与中华文化的发扬光大有着生死攸关的另一个大的运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个问题上了。考虑到薇拉对“文革”不了解,我想今天就不谈十年“文革”对抵御圣经文化(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所起到的历史作用如同欧洲三大思想运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一样的伟大。

这时,薇拉提醒我说,妳说的第三点呢?我笑着说,别急啊,我刚刚想了另外两个问题,一是我刚才有一个灵感冒出来,就是我能用哲学理论解决上帝不存在的问题;二是我想和妳讨论我们国家的十年“文革”的伟大意义。但这两个问题,以后有机会再讨论。现在我接着谈《道德经》的第三个指引:

三是,‘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老子《道德经》第19章 少私寡欲)按道德经的字面理解是,人不学习就没有忧愁了。老子在宏观中提出的治国的三项具体措施。用“无为之治”取代“有为之治”。对应于‘绝圣弃智’(圣:此处是指一种智能而言,不同于‘圣人’的圣-请读者参阅《道德经》第19章)。老子认为,只要天道(妇道【人合一】),不学争战的、不符合人道的知识,‘绝’就可以产生新‘有’,在新旧交换的思维变化中,才能无忧。这个新‘有’,就是老子提倡的‘无为’之治。其目标是建立一个和谐美好的社会,也就是‘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望,民至老死不相往来。’(老子《道德经》第80章 小国寡民)”这时我想,老子的“绝学无忧”,对于薇拉而言是否太难以理解了?我就问她:

“‘绝学无忧’被我冠以‘争战的、不符合人道的知识’换作‘无为’的思维以换取‘和谐美好的社会’,这是否很不现实?”薇拉的眼神好像换了一对眼睛一样,以前那种既轻浮又沉底、既浪漫又老城、既圆滑又正义眼光,好似一潭静水的深海,就像挪威的松恩峡湾那样深不可测。她说:

“我现在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妳的故事将我带入了‘最初,上帝创造了天地。’(《圣经》创世记 1:1)这是一个欧洲人的宇宙观。而老子的《道德经》‘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老子的《道德经》第52章 天下有始)’又带我进入另一个宇宙中。

“我认为,圣经文化和中华文化关于宇宙的形成是两个文化思想的根源。这两派思想的教义如同两极那样背反,但他/她们又像同一个轴的两极(一阴一阳),两个方面都反映了各自文化的追求。”我想,薇拉很快就知道中华文化的核心的东西了,就立竿见影地实践使用了。我暂且听她说她“歧视”的根源。

“中国这个‘宇宙’比欧洲的‘宇宙’更大、更深邃,因为她包含了欧洲人的宇宙,又有中国人的宇宙。按照我的思维断言,在上帝的世界(宇宙)外还有一个‘道’‘生’出了上帝的世界。上帝的宇宙就像是数学的10+10=20等式那样清晰,说实话,上帝也是如数学一样地清晰,比如,人们看到耶稣基督了,就等同‘看到’上帝了;而老子的宇宙就是代数的x+y=z等式那样抽象地形而上了。难怪你说中国人太爱哲学了。那么我想问妳安妮,这两个文化世界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的矛盾之中了。上帝的世界有宗教、哲学和科学,老子的世界只有哲学,难道宗教带动了上帝世界创造新财富的能力,即生产力——在正确的生产关系的基础上——比老子世界有更快的发展速度?但同样有宗教(印度教)的世界,生产力的发展速度仍然是很慢的。中国的问题出在哪里?”薇拉不无骄傲地说。我看到了她那一丝得意的眼神。我立刻敏感地感到了“歧视”的星星之火正在点燃。她继续说着:

“这是两个宇宙观、两种文化通过老子与‘上帝’的相契。刚刚突然在我的脑海的波涛上闪出了一道光,接着,光点燃了我思维的酒精灯,她们(指思维)慢慢地有了温故知新的能量了。我原想(现在也坚定地认为),为什么欧洲的人种在世界范围内,先不说思维内容的先进和极富创新意识,就说欧洲人的身材、长相和气质都是令人难忘的。这一点,可以从电影中得到验证。我现在可以不掩饰我的内心,除了妳,还有一些中国人(他们也很高大、白皙,脸庞的长相很有特点),我对包括日本人在内的亚洲人是看不上的,感觉他们的身材矮小,五官柔和,思维常常被礼仪给羁绊着,这使得亚洲人的气质没有像太阳一样的有着夺目的光亮而显得如月亮一样有着柔和的光明。”我笑着对她说:

“妳现在开始说心里话了。我同意妳的想法。妳不会因为我是混血儿而对我——从爱人好的方面——刮目相看吧,在妳眼里,我的气质的光芒——如果气质有光芒的话——一半是太阳一半是月亮?”这句话逗得薇拉笑了起来。她说:

“我感觉——假设我站在想生一个混血儿父母的位置上——将来生的混血儿的模样变得漂亮与不漂亮,不是问题,而是混血儿的文化思维是否‘漂亮’的问题。”我接着说:

“是的,文化思维在混血儿的气质上是否漂亮是决定这个混血儿漂亮的很重要的因素,像我知道的费翔,他是白人和华人混血生出的混血儿,他有很好的智慧、气质和身材。但他的文化思维是否‘漂亮’我就不得而知了。”我感觉到,薇拉现在开始进入了她的固有的思维方式了,也即她的思维宇宙了,她从最具体的人的漂亮和气质上入手,把我带入她的10+10=20的宇宙中。我先说说我的观点给她听:

“在德国人面前,我一直说我是中国人,地地道道的的中国人,至少,我姥爷(是德国人)已经满腹是中国文化了。我必须承认,欧洲人,指的是‘欧共体’国家的人种,也包括北欧和瑞士人,他们因为受到了‘圣经文化’的熏陶,加之呼吸了六百多年资本主义社会的空(大)气——欧洲思维的空气养育了欧洲人,欧洲不停的战争锻造了欧洲人,他们后天身体和心理及思维气质的进化,朝着更加适应全天候人类社会生存的必要和必生条件去发展了。他们在畜牧业、农耕业、海洋业、工业化、金融化和文化艺术领域等更加高级的经济(商品)交换和人文交换的社会,产生了一种普遍性的欧洲认为的、想当然的体格和气质,这种体格与气质被世人崇仰地标准化了——因为耶和华和耶稣基督及圣母玛利亚,也是白人。如果反过来,当欧洲人落后了,亚洲人将来的身材、心理和思维气质就是审美的新的文化标准,欧洲人会不会普遍地认为,亚洲人会更美?或者欧洲人与中国人混血,会将‘圣经文化’与‘中华文化’的血液融合,提升到更好得实现‘人民文明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混合文化。”我很开心地将我的憧憬说了出来。我知道她会站在她的宇宙中说出她全面“歧视”中国人(包括亚洲人)的理由的。

说到这里,我看着薇拉。她的眼光在飘,是否我的话,触动了她作为欧洲白种人的高傲的、外人一般看破不到的、内在的歧视之神经在跳动?回答是肯定的。我自己感觉,薇拉作为前苏联时代长大的白种人,她心里仍然记念着上帝允诺在天堂上美好的家园和人们的幸福:‘上帝要擦掉他们的每一滴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哀痛、呼号、痛苦。从前的事已经过去了。’(启示录21:4)‘ 跛脚的要跳跃如鹿’(以赛亚书35:6),‘盲人的眼睛必张开’(以赛亚书35:5),‘所有在纪念墓里的人都要……出来’(约翰福音5:28,29),‘居民必不说:【我有病】’(以赛亚书33:24),‘地上必五谷丰登’(诗篇72:16)。薇拉口中念念有词,说出了圣经中这些连小孩都可以背下来的好信息。

“安妮,我一直内心里就先验地知道,除了欧洲,都是极端落后的又充满生机和智慧的大地、森林和大海——俄罗斯缺少大海,顺便告诉妳,”我一下子听出了她的话中那个“除了欧洲”之外话里的含义,即,那是我的祖国,中国。薇拉继续她在她的宇宙中散步:

“欧洲其实很小,但欧洲因为意识形态的不同把俄罗斯给鄙视了。而我认为,没有俄罗斯,你们欧洲算什么?俄罗斯不喜欢欧洲的情绪有点像你们中国人不喜欢日本人一样。所以我刚刚说,妳带我走进了另一个宇宙,我现在这个宇宙中是欧洲和俄罗斯。

“即使欧洲不要俄罗斯,我也要把俄罗斯绑在欧洲的‘宇宙’中。就是这样一个欧洲的‘宇宙’,我认为也比不上中国这个‘宇宙’那么大、那么深、那么有历史的沉淀。这是我现在的观点。可是,安妮,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世界是由物质与意识所组成,其中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映物质。这样,当物质决定意识时,即使欧洲文明有天大的反人类的错,如发动了人类极端恐怖的第一、二次世界大战,其中,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还蔓延到亚洲:东南亚,特别是中国也深受其害!可是欧洲所犯下的反人类的滔天罪行,那又有什么?这是欧洲的精英人士所认为的:世界照样信仰圣经文化,对欧洲的物质文明仍然艳慕、趋之若鹜,因为圣经文化的物质文明雄厚——物质决定意识啊,欧洲的物质文化生活仍然是全球一流的生活。”

我听到“物质决定意识”这个哲学世界上颠扑不破的第一真理,并没有被“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我在几年前就“看见”了真实的泰山,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哲学第一真理必须“退休”了,而应该由一个过渡的、具体的、新的第一真理,即“思意决定物质”出场先行代替“物质决定意识”。我大略地跟薇拉简短地说明了“思意决定物质”的想法,她笑着说:

  “老子的境界太美了。他写的‘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望,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理想国’应该在天上,他的爱民是纯粹的思维。我很赞同他的话,觉得他的话很理想。可是,有一个英国的牧师在谈论中国过去的历史时说:‘中国的历史很悠久,这不但表现在他们试图回到衣不遮体的时代作为出发点,并且也体现在他们那无止境的停滞与混乱中。在他们心中,不但存在过去时代中那种很单调的生活,而且包括了像金鱼、鸟笼、蝈蝈等那些流逝的东西。除中华这个民族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民族可以形成这样的历史了:也只有中国人的记忆才可以将这样的记忆储存在他们淳朴和宽厚的肚子里。’ ”薇拉说到这,停了下来,她看着我,我内心很尴尬,但没有从我的眼神中表现出来,我心中想的是,那是过去了。我跟薇拉说:

“我觉得这位牧师说得对,他这是说传道的潜台词。”我的心里有憋屈,感觉还没有要说出来的必要,还是听她说下去。她说:

“这个牧师说的话有几层意思,一是说中国历史悠久,他们英国赶不上;二是说老子的理论是走回头路,是不思进取;三是也是最重要的,这个牧师发现了商机,就是怎么样将中国的金鱼、鸟笼和蝈蝈换成要白银流回英国去。”薇拉这个时候又停了下来,她看着我,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了。她说:

“妳的‘思意决定物质’的新想法就是从老子的‘小国寡民’那一套理论中得到启示而产生的?那位牧师已经告诉妳了,不现实。想着‘无为而治’,怎么提高生产力?

“但是,你们中国出现了一位毛泽东。他是一位神一样的人物,我想,就凭他的理论,就可以决定物质——所谓的‘思意决定物质’。妳不用担心,我是站在妳的理论一边的。”薇拉说话很有天赋,这勾出了我心里的秘密想法,我跟薇拉说:

“老子的‘五千言’《道德经》是在说——按照古希腊哲学家的时髦理论来评断——倒退的真理。凡是说真理的大人物是不会善终的,苏格拉底和耶稣就是那样的令人惋惜地走了。老子深知说出真理的人的处境,果不其然,老子之后就有柏拉图出来反对老子了。他写的《理想国》刚好是与老子唱对台戏的,老子讲人道阴阳无为国,柏拉图讲物道洞穴理想国。在精神领域,柏拉图发明了一种令老子看着都会瞠目结舌的花活——同性恋。”

说到这,我早有意识准备地看了看薇拉,她很老积地也看着我笑,并用手隔着衣服在我的乳头上轻轻地捏了几下。然后,她将椅子靠近了我,将手直接就伸到我的乳房上,将两个乳房整在一起,一只手掌就捂在上面了。我感觉我的两个乳房又开始充实了,有了向外膨胀的感觉,还好薇拉用手捂着,她们就有了依靠,瞬间没有了那种悬空的空虚了。说心里感受的话,她这样捂着我的敏感部位,我的思维感觉和意识感觉——双重感觉很好,加上正在谈论敏感话题,我身体内部的能量发生炉好像添加了——无息的能量,虽然知性感觉到是有压力的同性爱,可感性的感觉并非不是真实的爱。我/她体内的欲火又慢慢地温燃了起来。她这时说,人的思维,特别是女性的思维是战无不胜的。我们这样的关系,在德国的大城市中比比皆是。但我们仍然在理论上和实际中显得不成熟,她笑着说。而妳,我感觉,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她将我的咖啡送到我的嘴边,接着她也喝了。又将我的头斜靠在她的肩膀上,说,再继续说下去吧,妳说的内容很有纵横的时空感,没有想到的是,妳也知道‘柏拉图式爱情’的缘由。我有点儿得意,但将要述说的理论使我又心平气和了,即使她的手还在我的胸脯上抚摸着。

“所以,柏拉图在人性的领域又比老子多了一件漂亮的皇帝的新装。”我接着说下去:

“至此,虚伪的《理想国》压倒了真理的无为国。老子知道说说出他的观点后,坚硬的牙齿会脱落——刚硬的老秀才碰到了不要命的赤脚大兵,但他柔软的舌头仍然可以为他继续‘无为’而战。为了能保存在孔子面前露出的自己的舌头,能在他的舌头还能说真理之前,老子就‘西出函谷关’,云游他知道的阴阳国、我们现代人断论他‘莫知其所终’了。”说到这,我对薇拉说起了我对老子‘西出函谷关’充满着憧憬的想法。

 

可能是我思维的条件反射,对“为人民服务”这个词特别敏感。我感觉,《道德经》谈论的中心,其中就有“为人民服务”:“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老子《道德经》第66章 不争之争)伏羲发明的“八卦”也是“为人民服务”。而我从小所受到的教育也是“为人民服务”。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这篇文章中将一个正能量的、普通一兵的张思德,树立为“为人民服务”的典型,将“为人民服务”做好事的雷锋,也号召全中国人民“向想雷锋同志学习”。而毛泽东本人更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国共产党的党的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的七大上,‘中国共产党人必须具有全心全意为中国人民服务的精神’这句话被写入了党章。“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经常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努力为人民服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第二十七条)邓小平主张以“人民拥护不拥护”、“人民赞成不赞成”、“人民高兴不高兴”、“人民答应不答应”来检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效果,并于1985年提出“领导就是服务”,从而把执政党的领导作用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紧密地联系起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始终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是我们党始终得到人民拥护和爱戴的根本原因,对于充分发挥党密切联系群众的优势至关重要。我们任何时候都必须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注:这是作者现在加上去的。当时,习近平还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主席。) 薇拉听到这里,很激动地说,现在的俄国已经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了。

当我写到这里时,我在资料中抄下了这一段悲伤的大段文字:19911217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迫于当时苏联人民反共的强大呼声和强烈要求,共同宣布苏联共产党为非法(宣布全文如下):

“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绝伦的邪说经过俄罗斯七十多年的试验,从理论到实践都是彻底失败了,并用历史事实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彻头彻尾祸害人类的谬论邪说。前苏共暴君斯大林为要奴化全人类自己做共皇,在世界上贫穷落后,文盲众多的民族和地区以饿死俄罗斯人民的血汗钱培养当地流氓恶棍文痞政客组织共产党,为推行这个极权暴力恐怖的社会制度给不少国家造成内战,饥荒与极大的罪恶和灾难,世界任何角落只要出现共产党就把烧杀,掠夺,暴乱,篡国夺权,血流成河带到哪里。为此我们在克里姆林宫真诚地向全世界受害人民和国家赔礼道歉。

现在郑重宣布:

(一)前苏联共产党所有大小组织全部解散,从即时起原共产党任何活动都是非法并要受到法律制裁;

(二)一切参与政变暴乱的党徒立即到指定机关自首登记等候处理;

(三)没收苏联共产党全部财产为俄罗斯国家所有”。

前苏联解体了,苏联共产党也随即解散了。前苏联按照他们教条主义的宏观体制改革,是苏共个别领导人完全没有顾及全前苏联人民的利益而进行“杀鸡取卵”的修正主义的巨大的人为历史灾难。 前苏联的解体,戈尔巴乔夫只是只替罪羊。没有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就不会出现现在的普金,就没有现在的中国体制。

我对薇拉说:“中国虽然没有被西方梦寐以求地想宰割中国的‘糖衣炮弹’所打中,就是中国共产党章程中镌刻着:‘中国共产党人必须具有全心全意为中国人民服务的精神’。”薇拉有点不相信地说:

“中国共产党真有这么伟大吗?我很怀疑,中国共产党也会像前苏联的体制改革的结果一样被解散。”听薇拉这么一说,我的心并不是坚定的自信——中国共产党真是不怕“糖衣炮弹”的打击吗?毛泽东早在一九四九年三月五日时就指出了:“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我在深圳工作期间的怀疑会成为现实吗?我那对老子‘西出函谷关’充满着理所当然的想法又是怎样的?                       

老子,这位‘为人民服务’的古人,怎么就会无缘无故地骑着青牛走呢?他一定有更重大的“宇宙观需要和一对师生和一对父子进行交谈,老子绝不是害怕受迫害才‘西出函谷关’的?如果老子害怕,他怎么会跟老虎传道?在空无的西方,老子和苏格拉底、柏拉图去对话,老子问苏格拉底和柏拉图:

“是哲学在思维,还是思维在哲学?他们异口同声地答道:“哲学法思维,思维法哲学。”老子满意地到了上帝与撒旦的住处,问:

“是物质决定意识,还是思意决定物质?”他们俩异口同声地答道:“思意决定物质

老子很满意他们关于“宇宙观”的回答。然后就告辞了他们四人,一路向东消失在一个东方女子的怀中,而那位女子也随着老子玄化成无后,她也玄化成无了。

以上是我自以为是、理所当然地又有点微妙玄通的想法,我觉得这想法里面是一个女子对老子的《道德经》的最高的敬仰——当接触到这本令世界有识之士拍案叫绝的这本书时,我自情不自禁地倒在了《道德经》的怀抱中。我觉得,这不仅仅是因为我是女性而喜欢老子。这个世界,只有毛泽东和老子得到了我的敬仰,没有第三位能超越他们二位了。

贴主:沙河粉于2022_12_05 9:49:12编辑
喜欢沙河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沙河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是时候对所谓先进、落后作反思了: - 仁剑 (165 bytes) 12/03/22
谢谢你的理解! (无内容) - 沙河粉 (0 bytes) 12/03/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