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哲学版文章评论精选录(17)

送交者: 仁剑[♂☆★★声望品衔11★★☆♂] 于 2022-08-15 1:56 已读 4189 次 3赞  

仁剑的个人频道

+关注
《我和春天的约会》——外一首《懂你》

送交者: 仁剑[♂☆★★声望品衔11★★☆♂] 于 2022-07-18 0:34 已读 2878 次 6赞

讨论原文:

春心春色春冲动,老夫老妻老人情。

回复上述评论:

留得余生尝美食,莫为秋色折年华.

回复评论【春心春色春冲动,老夫老妻老人情】:

唉,其实我应该去情感版。在那儿就不会与轮兄针锋相对。风花雪月多好。

政治,也如是:政治浪漫主义,是法国人首先提出来的。

不过,提出的背景有点污眼球,这里就不说啦!

政治里,又以意识形态最为紧张,最没有自由度,只有针锋相对的斗争。

我们不是政客,只是一般的吃瓜群众,干嘛在板块里争个你死我活?我只觉得好笑。


《豁達的小妹妹》

送交者: ywhan[♂★★声望品衔10★★♂] 于 2022-07-18 0:46 已读 2479 次 2赞

讨论原文:

繁体字的意淫。

回复上述评论:

横看成嶺側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見哲理真面目,原来意淫老轮中。轮兄,做人似水,做事如山的. 该转即转,出个名堂!

回复评论【繁体字的意淫】:

你看你,总是负面意识,对健康不好。

讨论原文:

"豁達"是有条件的,换一个外人要是无故骂她,也许她就不会再豁達了。

讨论原文:

挨骂了,又不会掉根毛。当然,另外一点是骂人,为什么要骂?骂人,其实挨骂的人会成长的。骂人的难道不对吗?有时,骂人就是“独裁”,独裁的对,就是救国救民。

我错了。骂,应该打“”号,“骂”。彭德怀和毛泽东也骂过人,蒋介石就不用说了。“骂人”也是辩证的,“骂”的好,“骂”出了“文革”。


《马克思主义哲学观研究》

送交者: 反中共的左派[♂★品衔R5★♂] 于 2022-07-18 2:50 已读 1467 次 

讨论原文:

希望反中君有耐心看以下的评论:

[总的说来,随着生产力的提高、生产规模的扩大和生产关系的调整,它推动生产发展的功能逐步增长,而进行剥削的功能则不断削弱,也就是说,它的生产性得到持续发扬,剥削性则渐次摒弃,从而促进社会的进步和文明。]————剥削性根本没有摒弃,而只是转嫁了。

“自由”一段亦根本是鹦鹉学舌西方的自由观。而我早有论述,西方的自由观不过是自涉性质的以自由论证自由。

(参考我的文章节选:【康德的错误在于把理性的局限性看成了因。而事实上,理性之所以被局限(理性根本不能从实质上穷尽所有概念或者单一地把握个别系统中的概念,任何系统的真理性永远都被邻近系统所羁绊或被更大系统所涵括)是由“是”判断所产生的自他分别所造成的结果:并非认识对象无限,而是认识过程(行为)必然是无限。这个“无限”意味着主客体之间永远不可能同一、融合,我们与上帝之间永远是主客体的二元关系,我们这些判断者根本不可能与上帝或其道德准则合而为一,即永远有距离。换言之,就是我们根本不可能达到康德所认为的上帝设立的道德标准。结果就是,康德在指出了理性的先天不足会造成二律背反之后,却又人为地制造了一组新的二律背反:为了道德完善必须信仰上帝;信仰上帝意味着道德不完善。(注:这里的“上帝”具有哲学意义上的抽象性,并非具体的宗教意味的“神”)

也即是:信仰是为了超越自身的局限性,但信仰同时意味着不可能超越自身的局限性。

在此信仰下依据定言令式的道德感“做该做的事”,往往就会把相对性的道德绝对化而变成了做可怕的事。例如二战时期的德国法西斯,就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是以理性为准则的该做的事而肆意杀戮犹太人。(本文下卷会重新诠释何为“做该做的事”)

所谓“二律背反”,也就是悖论。

学术界已经认识到:把判断者自己纳入被判断的对象中(自涉),就会产生称之为“理发师悖论”或“罗素悖论”的困惑(这些悖论的具体内容可在网络上找到),如果尝试用电脑对于这些悖论进行解惑,会出现诸如“真、假、真、假、真、假…”的震荡式结果或“为假)为假)为假)…”的重复式结果,这类似于猫狗团团转追逐自己尾巴或实验中的小白鼠在转轮上奔跑的情形。通俗地形容,如果我们企图自我指涉,就会出现“指来指去”永远也指不中自己的情形。

在涉及到他涉的“是”判断时,德国数学家哥德尔的“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也译作“不完备性定理”—— 任何一个足够强的一致公设系统,必定是不完备的;任何一个足够强的一致公设系统,必无法证明本身的一致性。这意味着无矛盾和完备不能同时得到满足。)指出:命题有真值为真和含义为真的区别,意思是真和可证是两个概念。因为,完备与无矛盾如果要同时满足,系统需要证明自身为真,这意味着指者与目标一定是一个全体,但全体不能对全体自身发生确认行为。不能发生确认行为,则无法证明系统为真。要证明系统为真,必须有确认行为,则系统必须从自身“分离”成为目标,但如此一来,又形成了“系统不是系统(A不是A)”的结论而违反了同一律。

最后我们只能承认:任何一个系统的真理性都依赖于其它系统的真理性而不存在独立的真理。因此,如果我们要证明某数学理论的相容性或完备性(这两者被视为数学真理性的要求),就必须依靠该数学理论以外的论据,也就是说需要更大的或者是更多的系统来说明该理论本身是真的,但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先证明那些更大更多的系统是真的,这就需要一个更更大或更更多的系统……

最后只能得出“可证的一定是真,但真却不一定可证”(笔者的解读是:真值必须他证,但他证只能证明“值”而不能证明“真”)的结论,揭示了数学自身存在内在的缺陷。这些缺陷被数学自身所证明,从而宣告了形式技术上彻底解决悖论问题的不可能,无情打破了人类认为通过理性就能够“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将会知道”真理的迷信,老老实实承认了“没有万能的公理能证明真值为真的问题”,即任何全集都是相对的、不完备的。

这个结论不仅是数学上的结论,也是对人类所有语言形式的结论,更是对所有确认性思维的结论:任何“是”判断,一定是“以偏概全”。这意味着我们永远不可能完备一个大一统的宇宙模式,最终就意味着不存在绝对真理。又或者换一种说法:绝对真理就是最大的悖论。】

再参考一段:【以交集的模式追求自由时,追求越多,追求者的自由度反而越小。这是“是”判断逻辑属性的第十三个重要外延。

 “是”判断逻辑属性的第十三个外延,严格而言属于后因果关系逻辑下,共时性“自定义是”判断逻辑属性的外延。

根据这个外延而发展的文明,是伪文明。

“交”得越多,自由度越少。

交集这个概念自身的内涵与外延具有相悖性——越强调“同一(必一)”的所属性,排斥性越强——因此叫做“非包容性共有”。

内涵与外延具有相悖性的非包容性共有就产生了“斗争性”——为什么要“斗争”?因为要维护交集属性的状态不被改变——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伪文明的社会,从个人、家庭、集团、族群、宗教、国家——永远是冲突不断。

曾几何时,西方古典哲学家中诸如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其哲学思想与东方的儒家思想相似,亦是强调一种“社群性”,也就是集体性。然后——就越来越“变调”了——枉费了西方有那么多“高深”的哲学家,写出了汗牛充栋的思想巨著,但这一切思想最后所孕育的,竟然是强调个体性的“普世价值”这么一头贪婪的巨兽:所谓的“普世价值”,正是典型的“内涵与外延相悖的交集性质的同一”,根本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伪概念”:普世,具有吸引意义的兼容性;价值,则具有分化意义的非兼容性。】

而中华文明的自由观是:【儒、道、释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三大主干,它们虽各有特色,但“三教归一”,都把“心”视为自己的内核和精髓。儒家有“人心”、“道心”、“良心”、“养心”,道家有“心斋”、“灵台心”,佛家有“三界唯心”、“万法一心”。孔子的“从心所欲不逾矩”,孟子的“尽心知性而事天”,老子的“虚心无为”,庄子的“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的“心斋”,禅的“自心即佛”的“心法”,都典型地呈现着不同层次心境的心性自由理念。】

因此,西方的自由观与中国的自由观根本是两码事。反共人士对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的根本差异没有真正的了解。

回复上述评论:

追求多,为了实现追求就要牺牲部分自由,确实是人类社会的普遍规律。

回复上述评论:

你啊,根本还没有看懂我说的东西方自由理念的差异。

其它的回复,也没必要争论了,综合地说来说去,西方并没有那么好,中国也没有那么坏。逐项逐项地争论都不会有共识的。

我只看到的事实是:西方正在没落,中国正在强大。

讨论原文:

是篇可一目十行,甚至更多行的、论述逻辑混乱的文章。

此文贴者的标题是张冠李戴:“哲学研究”?研究什么?

    壹,研究“和平演变”?

    贰,研究“资产阶级自由化”?

    叁,研究“自由民主最终屡居下风”?

    我觉得,最终,本文作者和转载者“反中共的左派”要理解中国共产党关于自由、和民主的中国定义。

    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详细地解释了中国共产党的“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释义

    现在,共产党又提出了与西方(特指美国为代表)羡慕嫉妒恨的中国(东方)的价值观: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是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

    “反中共的左派”,您在中国,连这都不知道?

    因此,此文结尾——“从目前体制内外的情况看来,对于这个问题有着清醒认识的人还不多。什么是自由?什么是自由化?在思想认识上普遍存在着模煳的蒙昧状态。我很希望社会上能开展关于自由和自由化的大讨论,既然自由已经被收入核心价值观,就应该被排除在“妄议”之外。”—— 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和西方的伪公知而已。


《从严谨的哲学角度,告诉你人类如何成为神》

送交者: 兔子兔子老虎[★★兔子兔子老虎★★] 于 2022-07-18 4:44 已读 2932 次 2赞

讨论原文:

前部分归纳得不错。最后的结局不认同。因为那不是神。那种结局我讨论过:

【由于通过电脑获取的知识不是由每个个体感受后“亲脑”整合的知识,这实属于一种“不劳而获”,这意味着那些所谓先验还是经验之争已经毫无意义,个体的感受已成为“无用”而退化为纯粹的官能享受。既然感受无用,如布希亚所言,这个时代就不再需要批判性思维,不再需要质疑,即使有所质疑其答案即高阶思维的综合、分析、评估也能够由电脑中得到。因此,“超真实”意味着全盘信任,这种信任面对的是已经成为全新镜像的、取代了客观世界的整个的拟像世界。妄图对拟像世界进行思考探索以求认识的自我就不再是“自我的镜像“而是“虚拟的自我的镜像”。这个时代更有可能发生这样的大反转:人的思维是拟像世界的镜像:思考者已经变成了电脑,变成了电脑受人的刺激(指令)后的被动反应。

这样的一个时代,肯定不会发生什么人与机器人的大战。这种时代的可怕性正是在于其“一点也不可怕”,因为出现的并非众多科幻小说所描述的人工智能“反捕”人类、“奴役”人类的情形,而是人类亲手创造了一个拟像世界后再“主动”把自己完全移置于其中,“全盘委托”这个拟像世界来照顾自己。当我们喋喋不休地讨论电脑这个思考者的人工智能可以达到什么程度时,并没有意识到:问题不是电脑是否有人工智能,也不必有人工智能(笔者在下卷会通过讨论得出“真正有意识的人工智能即使能实现也没有什么用”的结论),因为被我们所创造出来的电脑从问世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在“剽窃”我们人类的智能。“人类把理想(相信的)误当成现实,我们就把理想呈现给他们”(摘自美国大片《终结者4》)。因此在这样一个时代,不是人工智能灭亡人类而是人类自己“消灭”自己,消灭的不是肉体而是人类的精神。这种“一点也不可怕”的自己对自己的消灭,有反抗的可能吗?

而这并非科幻小说的情节,这种情形其实在当今的现代社会已经开始发生,只是目前的技术条件仍不够完善,拟像世界仍漏洞百出,因此依然有人不断地发起对拟像世界里种种拟仿物的质疑。但面对这些质疑,管理者或精英们所作的努力不是否定拟仿物,而是不断地改造、完善拟仿物以逐渐消除质疑者对拟仿物的疑心为己任。

对客观世界整容的结果就是导致“现实的消失”,布希亚这个结论反映出他对“自他分别”中“他者”的问题已经有深刻的认识。但由于未能进一步看到“自他分别”产生的源头是人类顽固的正向思维下的“是”判断,其认识就始终局限在“他者”的疑幻似真的迷局中,因此晚年的布希亚对“超真实”下人类未来的预言是悲观的,甚至是他的整个哲学思想都陷入了一种本我迷失的“幻象形而上学”的虚无之中:“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是自己的拟仿物(没有味道的身体)”;“超真实已死,所以,超真实万岁”! 】

因此,我们应该要问:

为什么神的定义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神,或许是一种我们完全不能理解的存在。

讨论原文:

大数据不是神。大数据是魔鬼。


《政治哲学研究》

送交者: 反中共的左派[♂★品衔R5★♂] 于 2022-07-19 0:53 已读 1138 次

讨论原文:

 天道本来就是不均衡的。这篇文章的作者,活在自己编织的梦里。

【第壹,没有民主和民主制度,就没有利益均衡,和由利益均衡带来的公正(而不是平均),所以不论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或其它什么主义,都不可能持续。因为利益不均衡是经常会产生的,民主制度和民主机制经常的即时的均衡作用,可以不断修正这种不均衡。】————多么幼稚的水平写出这样的文章————学学系统学吧!不均衡才能产生秩序,均衡的最终结局是混沌!

参考我的文章:

【由于西方式的民主理念与系统学所认为的,系统必须有吸引子的理念背道而驰,也因此笔者在本文上卷第二章第七节认为:西方式的“民主政府”是一个伪命题。再加上对“自由”理念的谬误(这方面本文笔者的文章对“自由”已作了大量深入的分析,这里不再赘述),当发现原来“我说了并不算”时,“分化性”就会开始“犯上作乱(不愿意再按剧本做戏了)”,会“各执一词”,“各自为政”,会“去中心化”,从而出现系统学理论里的“倍周期(或三周期、多周期)分岔现象”,意思是指系统达至平衡状态的数越来越多(以分形模式产生了越来越多“各自为政”的平庸吸引子),返回某一平衡状态的周期因加倍又加倍而不断延长,最终因分岔过多,不动点(初始的吸引子——也就是诗意的:初心。接下来讨论“非”判断范畴的系统时,会进一步阐述“初心”。)失去了平衡的意义,最终就造成系统的“势弱”(这种因分化而势弱的解释适用于所有生命意义的系统、人为的系统及“被观察”的系统,也即是所有“是”判断语境的“没有灵魂”的“是其所是”的自定义性质的系统——人口众多的中国如果“真的”推行普世价值,其周期分岔会是灾难性的)。

势弱,意味着“力(趋向)”的分布或是分散,或是“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两者都意味着(人为自定义)势力的不可持续——这就叫做:“系统的崩溃往往从内部开始”。所谓的“竭”,等于热力学上“熵增”时产生的“能量退降”现象。势弱的终极(熵增到最大值)就是混沌】

再参考我关于民主自由的论述:

【对自由(度)的争取,不是拥有权的争取,而是使用权的争取。

从人民的角度。政府是自定义真实(的一个“状态”),是由人民通过后因果关系逻辑产生的一个契约式的“价值性共有”的交集,即政府是一个被全民所拥有的“民用”政府,因此政府的自由度是受人民约束的。人民对自由使用权的需求是政府的责任,人民的需求越多,政府的自由度越小。并且,政府的自定义真实与人民的真实或自定义真实之间一定存在着滞后性,即政府的具体行为一定是被动地受民众的需求所左右——也就是“为人民服务”:这才是“无为”的表现(下卷会从“非”判断意境进一步解释“无为”的本质)。

从政府的角度。作为一个交集,因为“价值性共有”而“集大权于一身”是“理所当然”之事。因此政府不应该是“弱”政府而应该是“强”政府,才能够真正有效地管理国家。在“强”政府里,所谓“民主与专制”皆是政府管理人民的工具,这些工具的所有权“且属于” 政府。但“拥有”工具是为了“使用”工具:民主与专制是政府自身这个交集的不同补集的“或属于”的功能性共存的并集。政府对并集意义上的民主与专制有充分的使用权,根据需要,或者是根据不同的条件,随时可“放下”或“再用”。为什么“专制”也是政府管理人民的工具?当人民过多地、以交集的理念“想要”,或滥用“使用权”时,只有政府的“专制”才能够起着约束作用。

一个放任人民肆意“想要”或滥用“使用权”的政府,可称为“民恣”的政府;

仅仅为了政治正确而民主的政府,就是“有为”的民恣政府;

一个政府,如果剥夺了人民对自由的使用权,这个政府才是一个“独裁”的政府。

如果充分赋予人民对自由的使用权,这个政府就是一个“民用”的、“无为而治”的、“良政”的(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语)政府。人民与政府都能充分合理地行使各自使用权的社会,就是一个理想的“智能性共享” 的“自由民用社会”。

但绝对不存在“民主”的政府。

民主政府是一个伪命题(本文下卷将根据系统学的原理进一步论证这个论点)。

因为:

从人民的角度,政府只是一个自定义真实的存在。没有人能够对一个不是真正真实的真实宣称“作主”。

从政府的角度,假如政府认为自己是真正的真实,那当然是可以自己作主,但这就“有为”了,也就没有人民什么份了,也就“不民主”了。

有人说,美国的强大,是建立在民主自由这些基本的理念上。而笔者反而认为,民主自由,与美国的“国运”是负相关关系(其实这种负相关关系扩展到整个西方世界莫非如此):在对原住民的杀戮及贩卖大量黑奴的同时“免费”获取大片的土地及资源这种不民主不自由的“殖民”基础上累积了雄厚资本,才有之后可以凭藉高资本投入和高能源消耗而任意挥霍的民主自由。而这种资本支撑下任意挥霍的民主自由并不具备长久的可持续性,因此美国的强大在历史长河中注定了是昙花一现。】

回复上述评论:

把民主虚无化,宣称自称民本的极权政府优于民选政府,亲中共人士都一样。

回复上述评论:

你有认真看我写的东西吗?

我没有把民主虚无化,而是尽量减少意识形态的成分,把民主与专制作为工具。

我认为现有的民主或专制的理念或实行都有其弊病,纯粹坚持某一方都有问题。因此我结合人类现有的科学知识,深度剖析,并提出建议(请好好学习集合论里面的交集并集开集原理。这些是你所崇拜的西方发明的,而西方政治上的行为与他们科学上的理论背道而驰)。

注意:只是建议,而不是像你那样,自以为自己的见解一定正确。

你开口闭口就是什么极权、封建法西斯、邪恶,把自己作为道德最高裁判者,这本身就是一种最大的恶。你一边批判中共的文革,而你的所作所为,与文革期间的打倒一切根本没有什么两样,正是所谓的文革2.0.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讨论原文:

又是盲人摸象地胡扯,为以美国为龙头的所谓西方的民主制叫好。

我选择其中一段:“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实践,已经证明马克思是错误的。这些建立在专制即非民主基础上的社会主义,不但没有带来公平,却产生壹个权力利益集团。”—— 这里有个错误观点,凡是社会主义必定,必定出现专制!这是相当滑稽的。

    我说的,现在的中美国家制度,不管是姓“资”还是姓“社”,有没有美国的民主制,根本就不是国家制度的本质问题。

    只要国泰民安,就是好的“民主制度”。


《仁心仁见 论自由》

送交者: 仁剑[♂☆★★声望品衔11★★☆♂] 于 2022-07-19 5:17 已读 4357 次 5赞

讨论原文:

杂文部分对比你的哲学著作就太随意、太自在了。也难怪,晦涩转世俗难!

    自由,按照西方的意识,东方意识再创新,“反中共的左派”也会对着你恶狗扑食地叫嚷,“自由”怎么定义?你懂吗?“国泰民安”你会定义吗?狮子还未吼,丧家犬就吠起来了。

讨论原文:

讲的好。没有经过反思辨析的概念都是没有价值的别人嚼剩下的甘蔗渣子。

讨论原文:

你那是根摆,不是根雕,你说的是自然,也不是自由,总是差那么一点。

回复上述评论:

是否自由,见仁见智。问题是:对于自由,还没有严格的大众认同的定义之前,就七嘴八舌地相互指责谁谁谁没有自由,本身就是滑稽的事情。

讨论原文:

自由有个不怎么强调的前提,自觉和自制,再上一层还有高雅和高贵。有些号称鼓吹自由的人,以为占上这个制高点就睨视一切,忽略了占有自由之地,本身带来的约束和限制。

我理解你为什么不喜欢辩论,跟这种人实在是没法交流,更别说辩论了。


《可悲的哲学家妄论自由》

送交者: 老轮[♂☆★★太乙散仙★★☆♂] 于 2022-07-19 11:22 已读 4505 次 3赞

讨论原文:

轮兄,别动不动就什么封建法西斯好吗?

留园不过就是些吃瓜群众,不同意见观点很正常。我也只是不认同你们反共反华而已,但不会随便为反共反华者扣什么大帽子。

除了第一段有点过线,其它的不妨交流:

【对物质的追求是一种生物本能。与自由和哲学没有直接关系。】这两句有点搞笑。

【信神的人,自愿放弃自己的自由。用所谓神的意志,规范自己的行为与思想。这个才是宗教。】宗教是你定义的?你知不知道你又了闹一次笑话?去看看奥古斯丁关于“自由意志”的学说。你了解过西方关于自由意志的理论吗?何况,我这里提到的神不过是一种借喻。我可是眼中无神的人哈!

【拥有武器是一种自由】好吧,祝你好运。

最后一句【对物质的追求是人类的本能。没有这个东西,人类社会就没有办法进步。】与前面的【对物质的追求是一种生物本能。与自由和哲学没有直接关系。】——————按等量代换关系,即是:人类社会进步与自由和哲学没有直接关系。轮兄直接打脸自己哈!

讨论原文:

永远不要从先入为主的观点出发。因为你会被自己的偏见误导。

讨论原文:

一句话,世人中柏拉图的毒太深了,格物致知论道论出了两个世界,我或者说我带着我的理念,带着我对外界的映射在此岸世界,神与逻各斯在彼岸世界。老轮这辈子也没有跳出柏拉图窠臼。

佛教是因果律加万灵论(不应该视佛教为无神论,因为众生平等,就是万物有灵,这点跟爱因斯坦与斯宾诺莎对于上帝或神的认知是一致的)的哲学。

我们东方人,例如道德经,甚至包括东正教,我by birth的天主教,海德格尔等,现代物理学等颠扑不破的都是因果律为底层逻辑,新教?嗯,不提也罢(下面会提)。提东正教与天主教是因耶稣本人三十岁之前是游学南亚次大陆,深受佛教与婆罗门哲学理念濡染的。

我们东方人天人合一,知行合一,并没有论出柏拉图那样的形而上两个世界来,道(西人叫逻各斯)也好,仁也好,自由也好都在芸芸众生人民群众中,都在此岸,心即宇宙,心外无物,人人收拾起精神做宿命的大英雄。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所以我们有两个词,柏拉图的古典西哲世界是没有的--

第一个字,“缘分”,这是一个既表述偶然性又表述必然性的词;

第二,“现世报”--孟德斯鸠以后,罗马法跃进到现代法治法理学的启蒙,西哲才开悟这个词,马克思韦伯论新教伦理秩序对资本主义的奠基那本煌煌大作,我从少年读到现在,突然顿悟,其实老爷子就是在讲“现世报”啊,资本论讲的也是“现世报”,说德语的俩马克思大哲思想居然殊途同归于“现世报”三字经的内涵上,什么康德拉基曲线等都是“现世报”的显现而已,想想看不奇怪,因为马克思的本业也是法哲学,马克思韦伯论的是经济学的法理或者说法哲伦理,殊途同归也是有迹可循的。

现代的一切经济学流派,包括马恩经济学都是针对私有制经济的,聚焦的是私有制经济中独特的工具理性(别称--精致利己主义),既然现代经济学是为利己主义背书,而不是为人类作为一个物种或者地球作为一个文明的大共同体必需的利他主义大框架背书,那么现代经济学讲的,其实也是“现世报”。

嘿嘿。
喜欢仁剑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