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哲学版文章评论精选录(10)

送交者: 仁剑[♂☆★★声望品衔11★★☆♂] 于 2022-08-07 2:09 已读 4773 次 2赞  

仁剑的个人频道

+关注


《精英主义对中国社会的祸害》

送交者: 反中共的左派[♂☆品衔R4☆♂] 于 2022-06-18 1:09 已读 1209 次

反对原文:

把哲学与政治混淆,不是蠢,就是傻。肆意诋毁中华传统思想的,就是坏。

回复上述评论:

这些人早生几十年绝对是革命乱党最积极的追随者。

讨论原文:

这叫做“appeal to常识”谬误,把自己的“常识”预设为真理,其实一直在自我论证。

讨论原文:

读读柏拉图的《理想国》吧,按你们的话说就是“为法西斯统治者服务的哲学”。其哲学王,等级制度,等等等,都是最直白的“精英统治愚民的哲学”。更不要说其共产共妻甚至共后代的理想了。。。还有霍布斯,培根,休谟,等等一大票西方哲学家也都可以贴上这个标签。

回复上述评论:

我觉得,他们中有些人还是有点水平的。但有些就随口就来。

讨论原文:

精英,按宗教的定义就是“先知”、“祭司”;按现实的定义就是智商超高者。“精英主义”就是一群价值观相同的朋友圈高高在上——为谁服务。在大陆,现在的精英大体上是为人民服务的——这从防控疫情上可以看出;在所谓的“民主国家”,那些精英干的什么事?疫情没结束,就火急火燎地打俄乌战争了。


《心路游记之七:指点虚空(3)色界四禅》

送交者: 仁剑[♂☆★★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18 13:23 已读 3135 次

讨论原文:

知识原本是空的,除非把知识付出行动,否则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善用知识,幫助解決問題,不就缔结善缘不空了?

讨论原文:

山水由我,那之后一睁眼,会消失吗?

回复上述评论:

问佛祖。

讨论原文:

四禪:行者至此身心已斷三結,得法眼淨,”邁向”定力與慧力均等心境中...*非佛道禪修者會趣向四禪八定中最高的”非想非非想處定境中。

若仁兄此世的餘生,立心勤修行,以"禪入修", 當要...

當定...要有...依止在:

*某個禪修宗派(有法脈傳承的最安穏...; 依法,依戒...)

*多聽聞出家法師(或禪師)的相應的主題開示和解說(youtube 上方便和閱讀/思量正法義,建立起不退心的正(知)見...

*** 別在自我放任的認為"無門無派又無師,隨心(自然)自修",

這是"瞎修盲練,冰水泡石頭"; 

只*捉起幾本論籍,不足以開心眼,解法義,轉識成智...;

何况又缺或無師,無同學道侶的話語交流,鼓勵,糾正偏差...

在下往後不多說了。

其只有定力,不會發慧(剎那證悟澈見成佛的大圓境智);唯定慧均等的四襌能證見。

咱感恩仁兄,何以?因回貼的書寫時,能明了在實修上各個處境和正法名相義。

讨论原文:

也不能贪恋境界。每个人感受不同,所谓层次,境界也只能做个参考,了解一下。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再美妙的境界,那也是水中花镜中月。

回复上述评论:

游客:咱今早方”初步看通”如來藏真如心的淨/染,阿賴耶等識在.個人禪修靜坐實修上的力用,過程和目標。若有機緣,會㝍主貼。


《哲理笑话》

送交者: wangguotong[☆★★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19 1:55 已读 3255 次

讨论原文:

比如第一个“瞎子打灯笼”不应该成为笑话,瞎子是可以学知识的,如果学了,理解了,还怨打灯笼,那可以一定程度上成为瞎子的笑话 -- 仅仅只是倔犟,而已,我们唯一可以笑话这个盲人倔犟.

盲人对世界的感知比正常人就差了“看”这一环,别小看了人的“看”,它对人的大脑发育,对神经网络的强化,对与其他感知功能的综合协调太重要了,没有了看,肯定对人非常不好,所以,我们不应该以此笑话盲人(残疾人),笑话残疾人本身就不道义.更不应该成为哲学界的笑话.就算是民间的笑话,放到我学医的人的面前,我肯定笑不出来.是不是这样理解的?


《哲学界的超级疑问,究竟是我思故我在,还是我在故我思?》

送交者: wangguotong[☆★★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19 2:56 已读 4172 次

讨论原文:

何以2500多年前由印度北部發展起來的佛陀所體證的緣起法不能夠向西方的希臘和歐洲城邦傳授?或問"連中東諸國都傳不到?

回复上述评论:

很好的问题,个人认为,不同的文字决定了不同的信仰。(编辑者注:因为中文的方块字具有“缘起性”,故与缘起法吻合。拉丁字母具有确定性,不存在缘起的元素。)

讨论原文:

个人认为:无论思故在还是在故思,反映的皆是分别心,故产生的悖论。

讨论原文:

问问下面的吴兄,这个超级疑问,一点问题都没有哈!

回复上述评论:

無事忙中老,空裡有哭笑,本來沒有我,生死皆可拋。—聖嚴法師偈語。

好吧!在下的拙見, 那是笛卡兒沒能在思索中破我見,而且...

還被"我思"牢牢地困挷住, 無論怎樣思索,就算發瘋了,

還是有一個"我"的存在,此是俱生我(佛家唯識宗所言的”末那識“); 

由此"我思,故我在"進而衍生和鞏固了"神我論(一神説,即上帝和阿拉說)",更衍生了西方英歐美的"天演論之弱肉強食,物競天擇的政治侵略性,軍事佔有殖民性和社會上中下階層的分化性(以資本主義為發展主軸論述...),而且自然會用"上帝的選民合理化和正當化自身暴利的貪婪和剝屑...

還有很多,哲版的哲友,一看上述則知其後繼的事項發展...??

讨论原文:

人胚胎期脑开始发育时期的思考模式目前不清楚,只有那个时期的思考模式搞清楚了,多少还可以理清一点.但是要搞清楚太难了.

但是,囊胚期还没有脑,似乎肉体先有(我在先有),然后才有脑发育(我思在后),所以,思考是后出现的,“我在故我思”更应该成立.这只是从胚胎发育这个方面思考回答.

回复上述评论:

若您信佛又學佛,此世可望得搞淸楚的;若以西方的思維,會去搞DNA的。


《精英主义批判》

送交者: 反中共的左派[♂☆品衔R4☆♂] 于 2022-06-19 6:00 已读 3735 次

讨论原文:

西方,越是精英,就越损人利己。只有刚刚成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才能先验之先验,摒弃圣经的先知和祭司,走“草根主义”道路,全面实现社会平等和中华文化的复兴。精英文化始于古希腊,草根文化始于毛时代。先验的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你自己琢磨例子。古希腊已经过去了,欧洲现在也没有超越它。看来,只有“草根文化”才能“先验之先验”地超越。

回复上述评论:

上海C919党员高工被派去做体力志愿者,街道那些土著志愿者拿个大喇叭做监督.结果累死了高工.这就是你的精英有罪,草根有理的现实.那10年,充满了类似的案件.这次上海之乱,也就几个月.损失多少精英?不要颠倒黑白了.

讨论原文:

相对来说,中国的“精英”是不值得深入“批判”的,作者是没事找事。

中国的精英阶层,是无宗教信仰的,他们区别于西方信仰基督的精英,更加与印度种姓制度的宗教(婆罗门-僧侣)有极大的区别。

“反中共的左派”,感觉你喜欢用“批判”。批判是对某人对理性的批判而不是对人和对事。不能赶时髦学康德乱用“批判”。

批判“精英主义”,实质是批判社会主义。以往“邓小平阶级”,将西方的“精英”管理视作实现社会主义跨越的灵丹妙药,差一点阴沟翻船。现在作者再批“精英主义”批判,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或者是贼喊捉贼,贻笑大方。

讨论原文:

文章作者有一定的分析能力,但却不断带歪节奏:

精英与草根的矛盾,是“自古以来”世界性的问题,即具有普遍性的问题,为何偏偏把矛头指向什么马克思共产党?

中共革命之初确实有草根反抗精英的原初理想,但最后中共还是变成了作者口中的精英统治阶级。这确实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但是,民主自由就真的否定了精英吗?世界性的贫富悬殊现象,不但越加悬殊,更在民主自由的大旗下正在走向极端的系统性,意思是反无可反。

所谓专制独裁,皆有特定的对象,可由得作者大批特批,可由得草根去暴力推翻。

民主自由,则巧妙地设立了一个庞大的、包含一切的系统,让所有草根都在系统之内,反民主自由,等于反自己。不反,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被抽干,还要感恩戴德。

回复上述评论:

民主肯定是对的啊.即使在日心说时代。我们现在知道日心说是错的.

但是当精英科学家们投票认为日心说是对的,那它从法律上,就是对的.

毕竟日心说也能预测一些事情.

不能因为日心说有一些错误,就直接不服从精英科学家们投票的结果.没有纪律的社会,是一盘散沙,还不如相信谬论有序的社会呢.

比如在地心说时代,因为觉得地心说不对,因此凡是地心说推算出来的结果就都不看.抬杠.这就不对了.

一样的,比如在日心说时代,因为觉得日心说不对,因此凡是日心说推算出来的结果就都不看.抬杠.这就不对了.

其实现代科学理论,大家拼的其实是理论和现实相比,谁的误差更小,更小的就更精确,而不是纯粹拼对错的。

理论对错好说,关键是能预测未来.决定下一步干啥.而不是坐而论道拼个你我对错,啥都不做.这叫官僚主义,浪费粮食.

民主的决策不一定是对的,但是只要有决策,而且符合民主.那就是当时最合理的选择.没啥好说的.即使有更好的决策,只要不能说服大家信服,就不应该去做.

当然民众私下可以有自己的看法,比如相信更加错误的地心说.或者相信宇宙无中心,或者相信可见宇宙有中心论.

社会也应该允许民众有自己的看法.这样地心说才能被日心说推翻,而日心说也能被后面的更先进的宇宙论推翻.

这就是民主法制自由.大家讲民主自由,总是要漏掉法制.这是我不太理解的一点.

希望有人给解释一下.

回复上述评论:

表面上,就是个“度”的问题。但深层原因,又是笔会正在讨论的人性问题:

不够度或者过度都不行。需要某种平衡机制。但问题又来了,这个平衡如何把握?

作为草根,我当然地越民主越自由越好;作为精英,我当然是权力越大越好。人人性的根本不能解决,世间就是这样争来争去,永不休止。所以,我没有兴趣刻意去思考民主好还是专制好。整部《逻辑后缀学》,思考的是人性。企图指出人性升华的可能。当然,可能还是不对,亦可能也会变成被批判的对象哈。


《看版主谈禅有感》

送交者: 老轮[♂☆★★太乙散仙★★☆♂] 于 2022-06-19 16:16 已读 3817 次

讨论原文:

轮兄,仁兄谈的是佛学,自己能悟,再渡别人,渡众生. 轮兄谈的是佛教.

能放下自我,道理不分中西,発展科学,与人互利共赢为上,不知轮兄以为何如?

讨论原文:

“我们研究哲学,一定是从自己个人利益出发......”这段话证明轮兄还没懂哲学。

回复上述评论:

哲学的阶级性吧。从不同角度理解一个真理。

回复上述评论:

有阶级性的一般是政治哲学。


《威廉·卡尔文:意识和智力》

送交者: wangguotong[☆★★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20 0:44 已读 3821 次 

讨论原文:

我们谈论的,仅仅是用意识解释意识的“用”,对意识自身,我们并不知道。

回复上述评论:

意识如同宇宙,我们对其认识依然十分渺小。

讨论原文:

意识本不需要探究,因为意识到意识是个问题的,正是意识本身。也就是说,意识(名)意识到自己是个问题,想要解决它。这就象做了个梦手被铐住了,醒来后急着找钥匙打开。本来没被铐着,找钥匙干嘛?


《佛学辩论的进步》

送交者: gong629[☆★★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20 4:45 已读 667 次

讨论原文:

还是口舌之争啊。但这是现实中的无奈:不得不争。

回复上述评论:

如果口舌之争能辩论出真理避免刀剑之争,这才是大善吧!

回复上述评论:

辩论是双刃剑,慎用???


《哲学的相对论》

送交者: ywhan[♂★★声望品衔10★★♂] 于 2022-06-20 12:19 已读 3715 次

讨论原文:

先生说得都对!但有一点不对 - 你把每个人看成正常人就不对。世上不是人人都大脑健康的,那也是为什么世上有那么多劝人为善的道理,世道还是不好的原因.

宗教也好,佛学也好,哲学也好,还是有缺陷的,那就是不是太懂人.

理说到位容易做到,真正让人能纠正不良行为,实在是太难了.自古以来都有法律和千千万万种好道理,可人呢,还是会干坏事的,大多数情况下,严格地说那都是病态,由于有太多不太正常的脑,由此衍生的恶就很多很多.


《威廉·卡尔文:思维——瞬息间的达尔文过程》

送交者: wangguotong[☆★★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21 0:30 已读 2868 次 

讨论原文:

说的好复杂。对我来说,思维就是两大部分:

确认性判断:根据先前定义的递归,无穷震荡与重复。

非确认性判断:无可无不可。

两种判断组合叫做“开集”。


《哲理小故事:看海与出海》

送交者: wangguotong[☆★★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21 0:49 已读 2807 次

讨论原文:

......本來沒有我,生死皆可拋; 了了了,還是啥困難,容易,苦樂...之事罣礙?

回复上述评论:

“既然已经无你无我,还要看见什么呢?

有僧人问京兆兴善寺的惟宽禅师:“道在什么地方?”

惟宽禅师回答:“道就在你的眼前!”

僧人不解:“那为什么我看不到?”

禅师回答:“因为你有我的缘故,所以看不见。”

僧人接着问:“我无法破除自我之心所以看不见,那师父您能看见吗?”

禅师平静地回答:“因为你的缘故,也使我起心动念,所以我也看不到了!”

僧人不死心,继续问:“那如果没有您,也没有我,还能看见道吗?”

禅师反问:“既然已经无你无我,还要看见什么呢?”


《马列主义政治哲学研究 一》

送交者: 反中共的左派[♂☆品衔R4☆♂] 于 2022-06-21 7:50 已读 2605 次

讨论原文:

大略看了看,因为我对马克思也是微词,因为他的理论只适合白种人。

《共产党宣言》最后一句话是:“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马克思在他的书斋里讲“暴力”,和毛泽东在窑洞里讲“暴力”是不同的。

我赞同此文“马克思政治哲学的逻辑起点是「阶级」概念”。但他的“阶级”观点是极为片面的、是捧“邓小平阶级”马屁的观点,是向资产阶级致敬的观点。因此,他的观点很肤浅,至少,我觉得他不了解欧洲人(马克思)心里有多少被圣经桎梏的脑神经。

如果按照马克思的理论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肯定比苏联更加垮得快,甚至不能建立新中国。

可惜国内的政治哲学的研究人员跟马克思一样,在“阶级斗争”的环境中,在书斋里、在象牙塔里造炮弹。

回复上述评论:

所以老共实践的并不是“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而是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

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谓“阶级”的划分,在共产党诞生发展壮大过程中很有用,因为能够做到有的放矢,亦叫做“简单粗暴”。因为当时的共产党人里有文化者不多,之乎者也没什么人懂。

说白了,老毛的智慧不是现在这些公知能懂的,让这些公知或者反华人士造反,别说三年,三百年都反不了。


《实用哲学就是社会对人性的共识》

送交者: 老轮[♂☆★★太乙散仙★★☆♂] 于 2022-06-21 12:24 已读 1028 次

讨论原文:

胡适先生曾说过: “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空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反之,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胡先生所言应该是民国时期的问题. 当然共产主义也有问题,

无視问题的存在就是最大的问题. 但不是凡是共产主义都是錯的或者对的. 以事论事,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回复上述评论:

不要高尚。要自己与生俱来的言论自由,迁徙自由,结社自由,不被领导的自由。

回复上述评论:

民主自由平等是一种虚伪的道德承诺。我并不是随口乱说,在我的文章里有详细系统的分析。可惜轮兄你看不进去。而你只会歇斯底里地喊口号:我不看!我不听!反正共产党一切都是邪恶的!

问题是:你喊得越响,越多人远离你。

你根本没有政治智慧。

回复上述评论:

不是我不听您的理论,共产党的行动大于任何理论。拒绝监督。拒绝走到阳光下。这个不是空喊。是事实。

回复上述评论:

所谓监督,有许多不同的方式,干嘛一定要用西方的方式?

一个浅显的例子:一位厨师在烹饪过程中,如果有旁边一大堆人在指手画脚,这也不行,那也不对。这个厨师能做出好产品吗?

所以,共产党的干部皆是从基层摸爬滚打出来的。

当然不否认有害群之马,有裙带关系。但整个选拔制度还是合理的。

就相当于一个厨师从洗碗洗菜开始做起,这就叫脚踏实地。

而西方的政客,靠的是口才,说得天花乱坠。就算是所谓的精英名牌学校毕业又怎么样?学到的只是理论。

所以,整个西方的架子是越来越虚了,还要中国陪他们玩?

至于人大的方式是否应该改进,那是另一个话题。

综合回复上述评论:

黑命贵就是这种承诺的结果。不可以说人家虚伪。越来越多的同胞远离我,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回复上述评论:

呵呵,你真天真。那些政治正确皆是政客们的需求:大家都拼命往道德高地上冲,因为只有站得比别人高,才可以理直气壮地指责别人,最后越站越高,大家都下不来台了。

用中国人的智慧来看,西方越来越玩虚的。

中国政府才不会陪他们玩,而是脚踏实地往前走。

你看不到这些,只能说你是睁眼瞎。

回复上述评论:

我可以再等。看看这个脚踏实地是什么内涵。

回复上述评论:

脚踏实地就是中国走到世界第二了。

别跟我说什么这个第二是中国人民走出来的,跟共产党无关(曾经就有人跟我说过)。

也别跟我说这个第二是共产党压榨了全中国人民的血汗得来的(也曾经有人这么说)。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还没有一个制度能够改变财富金字塔的形式。

回复上述评论:

问题是走到第几,都不影响中国共产党自封自己,伟大光荣正确。

这个才是问题的实质。第二,不第二不重要。懂?

无论第二怎么来的,不过是多一个领导一切的借口而已。希望您能够想明白。

回复上述评论:

哈哈,有哪一个上台的政党不是宣传自己是伟光正的?

只是共产党的宣传确实还是幼稚,学不到西方的口甜舌滑花言巧语,利用铺天盖地的传媒、影视、表演,把民众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至于世界第二重要不重要,不是你我决定的,是由飞机大炮决定的。这并不是说我认同战争暴力,而是这才是残酷的现实。

也因为这个残酷的现实,让我深思,写出一部《逻辑后缀学》。我希望真正的和平演变:不只是中国和平演变,而是全世界一起和平演变。

可是,我并不天真,因此心里是悲观的:人性使然,人类和平演变的可能性非常的小。


《逻辑后缀学上卷精简版(一)》

送交者: 仁剑[♂☆★★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21 20:47 已读 4466 次 

讨论原文:

雅文的方向性直指思维核心的部分,下的几个大的判断也非常正确。如:“脱离了存在者,存在根本无从索解。”“存在者”,我的理解就是“思维”,而不是思维者,不然,就成了“我思故我在”了。拜读了。

“逻辑后缀学”,作者的思路正确,但是用词华丽时髦而会陷入西哲的漩涡。

我感觉,“思维过程本身的属性”(雅文的核心)不是后缀的作用,而是思维内部永恒运动的结果。因此,“后缀”这个词,有损新创大作。

回复上述评论:

谢沙兄点评。

“属性”这个词本身确实不是后缀作用之意。后缀的意思是不同的属性会产生不同的作用。

或者说,原话:“由于这个新领域所探讨的逻辑属性能够影响事物的发展变化走向”,应该加两个字,改为:“由于这个新领域所探讨的不同的逻辑属性能够影响事物的发展变化走向”,可能就清楚些。

谢沙兄。有什么好名字的建议呢?

我的上卷讨论人的范式思维,下卷讨论范式转换,围绕着“判断”这种行为里,确认与非确认的异同。而判断,皆有逻辑内涵。因此整部作品又是对“逻辑”这个理念的发挥。而逻辑具有属性,这应该是我的“原创”,而要表述逻辑属性,想来想去只有“后缀”一词可用。

如果网友能提出更准确的词,我一定采用,并衷心感谢哈。

回复上述评论:

名实逻辑学——既创新、复古又贴切你要论说的核心。

回复上述评论:

谢谢,非常好的建议。不过,之前的名实之争往往是肯定名的。

而我的文章,是“除名”之作。但又不是彻底否定名。故下卷有提出“逻辑位移”,论述如何处理名实之间关系,更认为处理好名实关系,是实现大同世界的可行之途。

感觉上《名实逻辑学》确实好过《逻辑后缀学》。不过,写了那么多年,对“后缀”已经“情根深种”了哈!

这样吧,我今天暂时不更新文章,来一个话题讨论,征求网友的意见。

讨论原文:

可是,讲歪理是现阶段一些政治的需要. 故意歪曲的事不少见.

然后,上梁不正下梁歪,上面讲歪理,老百姓效仿,形成恶性循环.

其实,一个国家尤其是中国要想变得更强大,专门的逻辑学课程是必须的,要教导大家不讲歪理,从上到下那样做才行.不讲歪理才可以赢得全世界的尊重,这只是最理想的说法.

可能中学时期就必须开设逻辑学课程,小学时期教一些简单的逻辑学实例启发学生.对歪理必须有世界共识.但是还是有许多理是由各自的价值体系决定的,现阶段即使有一些世界性共识,还是不能达到很深的程度.冲突还是会有.

只有人类文明到了较高级的阶段,世界性共识变得越来越多时,冲突才会变少一些.

回复上述评论:

所谓共识其实有两种完全不同的含义:

价值观同一的共识并不可行,它造成的是更深层次更广泛领域的冲突。

非价值性的同一,叫逻辑位移。

我的原文有这两方面的详细分析。

回复上述评论:

说法绝对正确,但你得让你的说法成为人类生活中常态认知+常态行为才可以.就是又回到如何应用的问题,这个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因为人类的文明程度本来就不够高,你的说法太超前了,人们做不了or做不好.脱离了现实的理论再好,那也可以说是这种理论的一种缺陷,对吗?但愿我的这个理解不是错的.

讨论原文:

你这个除名之学和黑天鹅作者塔勒布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我有个异议:塔勒布是个经验主义的推崇者。

他的名言就是“鸟儿如果没有飞的理念就不会飞了吗?”

这和你所说“除名之后的天马行空,以获得真正的思想自由”有相似的思想基础

但我是个中庸派,我认为哲学之所以发生,就是因为有了名

反驳你和塔勒布的观点

鸟儿不知道理念,但知道飞,从为什么要飞到如何飞,它都知道。理念或者名不是一种发明,而是一种发现,它反映出飞这种行为,没有这个理念,鸟儿一样飞,但没有理念,鸟爸爸妈妈在不演示的情况下,无法教会小鸟飞。

从这个角度说,没有名或理念,人可以自由的思想,但是无法交流,也就无法产生哲学,因为哲学需要交流、需要传承。

从另一方面说,人如果陷于理念中,那就是自己给自己制造囚笼。语言也是在进化的,理念也必然要进化,不断突破思想的边界,这才是思想自由的真谛。

这非常的辩证,反者道之动,一阴一阳谓之道。

回复上述评论:

谢半山兄评论。你的批驳是对经验主义的。但我认为:我的“除名”并不在经验主义范畴。我不是否定“名”,而是思考“名”所带来的后续问题,简言之是“震荡与重复”的问题。

这个“名”不仅仅指理念,亦指一切的确认性判断,更指一切的“识”,以及识的源头:根本识。

回复上述评论:

所以我说,去的不该是“名”,而是对名的固化,即康德所说的教条主义的迷雾。

这就更加矛盾了,“这个“名”不仅仅指理念,亦指一切的确认性判断”。这句话,按照仁兄的定义,属于确认性判断吧,是否应该去除?如果去除了,你如何表达你这个“名”??

回复上述评论:

批判的对哈!正是击中了问题的核心。

因此我有论述,“是”判断皆是无解的真类。包括我自己,一边“除名”,一边又自创了一大堆新名词新概念。

精简版第二篇有论述:生命皆自定义,因此生命皆真类,即生命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很无奈,怎么办呢?在原文下卷(精简版没有计划包括这部分)开始,就专门有一节讨论意会与理会,意思是先尽量把“名”“别那么当回事”。真正除名的尝试,是下卷最后一章。

声明是尝试哈,意思是我也不知道能否真的除名?


《威廉·卡尔文: 大脑“达尔文机”的运作机制(2)》

送交者: wangguotong[☆★★声望品衔11★★☆] 于 2022-06-22 1:52 已读 3836 次

讨论原文:

这篇文章,应该那位milulu更有发言权,因为有涉及生理上的知识。

我个人认为:文章基本上只是研究思维的载体,及思维的表现模式。对思维为何物依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以我个人的学术观点来讨论就是:始终把思维作为一个他者来研究,就永远不是思维自身。

不过,最后一段有点意思:【但是,我们必须相信它”1确是实体,不是被分解的断片,而是完整的。之所以完整,是因为我们通过对它们的思索;通过我们在谈论它们时所用的词语;通过我们把它们转化为言语的方式;已经使之成为真实。即使它们已在我们的眼前被剖析,但我们还是对它们的无懈可击而敬畏不已。】

另外,这篇文章的翻译好像不是很认真哈,部分内容好像是机器翻译的风格。
喜欢仁剑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