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曼特菲尔德谈施特劳斯关于“阿里斯多芬”的看法

送交者: 雨地[♀★★*妙明真心*★★♀] 于 2021-03-01 8:23 已读 69 次  

雨地的个人频道

+关注

问:您曾与Strauss共同研读阿里斯多芬。也是在那个时候,您与Strauss结下了师生之谊。阿里斯多芬是晚年Strauss着力研究的“苏格拉底问题”的重点之一。Strauss不止一次说过,柏拉图的所有作品都是对诗人阿里斯多芬的回答;由此,Strauss开辟了哲学与诗的政治争吵这一重要思想课题。请您对此给以解释。


 答:我也许只能陈述几点意见。我对诗歌了解不多,我们的朋友Seth Benardete是这方面的专家。我认为你们关于Strauss与阿里斯多芬的理解是正确的。他研究阿里斯多芬的确是为了苏格拉底。这意味着他给了《云》以特别的关注。在《云》里,苏格拉底吃了大苦头,因为他不知道怎样保护自己,也可能因为民众误解了苏格拉底,而这种误解或许是应该的和必要的。哲人苏格拉底搞不懂民众,但诗人阿里斯多芬却搞得很懂。因此,或许可以说,阿里斯多芬(诗人)拥有比苏格拉底(哲人)远为高超的政治智慧。阿里斯多芬所刻画的苏格拉底实际上是“前苏格拉底”的哲人,他们并不关心政治,也不知道保护自己不受政治的侵扰。这和柏拉图《苏格拉底的申辩/道歉》里的苏格拉底十分不同。在那里,[雄辩的]苏格拉底可以随心所欲的洗清自己的罪名。因此,我们从阿里斯多芬和柏拉图那里分别得到不同的苏格拉底肖像。这种不同指向“政治哲学”的全部论题。我想这就是Strauss之所以关注阿里斯多芬和诗歌的原因。


 在Strauss看来,政治哲学是一个关节点,它连接着对属人(human)的事情的理解和非属人(non-human)的事情的理解。它也许不是哲学的全部(whole),但它却是哲人必须思考的最最重要和紧迫的事情。因此,在Strauss看来,阿里斯多芬以其作品,尤其是《云》突显并确证了其对哲学的特殊魅力。我认为,在柏拉图的苏格拉底眼中,阿里斯多芬同时是[哲人的]朋友、敌人、和竞争对手。他之所以是哲人的竞争对手,乃在于他拥有诗人的知识,而诗人的知识是关于“特殊”(或“部分”)的知识,它恰恰是“理念”(或“整全”)知识的对手,后者正是哲人的知识。他之所以是哲人的朋友,乃在于《云》可以被读作阿里斯多芬对苏格拉底的示警。他之所以是哲人的敌人,乃在于阿里斯多芬似乎为所有后世对哲人的指控提供了基本的灵感,以此,他似乎成了民众的[政治]恩人,他煽动民众迫害哲人。遗憾的是,民众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真正的恩人是哲人。


 (插问:有没有关于苏格拉底与阿里斯多芬私人关系的文献记载?)


 我想没有。阿里斯多芬只出现在《会饮篇》里,在那里,他处于七个发言人的中间,并看起来好象是苏格拉底的朋友。


 (插问:诗包括悲剧诗和喜剧诗,您能否对其中的内涵给以阐述?)


 诗的确包括悲剧诗和喜剧诗。这让我想到《理想国》卷10,在那里,苏格拉底谈到哲学与诗的争吵。我认为,悲剧诗和喜剧诗都旨在表明人的不完美。在悲剧诗里,无路可走;在喜剧诗里,有路,但却是荒诞的路,可笑的路。我不太清楚哲-诗争吵的究竟。但我认为,争吵是有关“完美”的理解的一部分。所以,诗,不管是悲剧体还是喜剧体,只思考“不完美”;因此,诗低于哲学;后者永远注目于“完美”。我认为这与关于“特殊者”(particulars)的问题相连接。——在多大程度上人能够把自己解放出“特殊的”现世处境?人真的能够从沉思中获得快乐吗?抑或仅仅是一般的快乐,如手足亲情?哲学的沉思要求哲人以自(我)身(体)为卑微!(括号中的两个字由林国华酌加。)

喜欢雨地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这个系列有些长。 (无内容) - 雨地 (0 bytes) 03/01/21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