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施特劳斯的学生曼斯菲尔德

送交者: 雨地[♀★★*妙明真心*★★♀] 于 2021-03-01 8:02 已读 75 次  

雨地的个人频道

+关注
Harvey C. Mansfield, Jr(1930-),在哈佛大学政府系求学并执教至今,曾出任系主任,在Leo Strauss的第一代学生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授课及著述举凡涉及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西塞罗,马基雅维里,柏克,和托克维尔等。迄今为止,欧美学界一致承认,关于托克维尔的最好的研究是由Leo Strauss的学生作出,而这与Mansfield有直接关联。Mansfield被公认为当代亚里士多德政治哲学传统的首要代表;他的马基雅维里研究与LeoStrauss的名著Thoughts on Machiavelli (Chicago 1958)一起开辟了现代政治哲学的一块新大陆。和其他醉心于“哲人-王”理想的Strauss学派中人一样,Mansfield虽蜗居于哈佛红墙之内,深居简出,但对美国乃至世界政治风云却有着隐秘的影响;他培养的弟子中包括“美国总统(里根)安全助理”、“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美教育部长”、“美新闻署长”、以及“美国防部资深决策”等;他们与包括“美中央情报局长”在内的其他Strauss的“政治”弟子一起直接参与了八十年代的美国高层决策,与“苏东事件”牵连至深。1992年,美国共和党不无偏颇却也不无道理地宣布Leo Strauss为该党的“思想教父”,而几与此同时,Mansfield也被冠以“保守主义王子”的称号。

Strauss学派力主在政治上区分“敌人”和“朋友”。这固然与Leo Strauss早年生活中的一个大人物有至关重要的含混关联,但其最后的思想依据却在古典,尤其是修西底德的战争思想,柏拉图的《游叙弗伦篇》等对话,古罗马的帝国理念,荷马—荷西俄德吵闹的神谱,以及希伯莱圣经的首卷 ——《创世纪》中的政治。关于孰善孰恶的重大问题,人类永远没有一致的答案,因此,人必以“群”而分成敌友。这是古代哲人关于人类自然品性的政治教诲。“敌友区分”理念的政治代价就是“冲突”乃至“战争”,它必须被“政治的动物们”担当;在现代,它直指某些主张无所区分,世界和平,乃至人性大同的自由伦理的操练者,并使后者成为政治上不成熟的“政治浪漫派”(在中国,所谓“政治浪漫派”另有雅称,即“文人”)。“政治上的成熟”意味着首先认清自己的“政治敌人”,然后把自己变成那个敌人的敌人。换言之,政治上的成熟就是学会在政治的敌意中独立生活。

在哈佛,我只听两类教书先生的课,只和这两类教书先生打交道:自由主义者,或保守主义者。两类教书先生皆服膺“美帝国主义”统治思想,这自不必多说;不同的是,自由派的先生们皆视我国朝为穷弱“病夫”,谈话之间指手画脚,俨然一幅自由导师神态,轻浮傲慢;保守派的先生们则一律视我国朝为一头“睡狮”,举首之间一幅严阵以待的郑重和审慎。我总觉得,和前者打交道,我如遇“大款”,和后者打交道,却如临“大敌”。前者让我不耐烦,后者令我生畏并因而引我沉静入思。Mansfield正是一个让我畏而慎思的“大敌”。

Leo Strauss生前最后一篇文章论述了他最早的启蒙老师,新康德哲学之父Hermann Cohen,当世最伟大的犹太人。在这篇文章的最后,Leo Strauss说:“对很多犹太人来说,Cohen是一个忠诚的示警人和安慰者。他有效地向他们指明,作为犹太人如何在一个非犹太的乃至敌犹太的世界里有尊严地活着,并与此同时参与进那个世界。”对我而言,Mansfield给我同样的教诲。他与我为友,为的是把我变成我的敌人的敌人;并教导我,惟有处身敌意,方能活出尊严。与朋友一道制作并刊发这篇访谈录,我的目的不仅仅在于纪念在“敌友”的政治对峙以外与Mansfield教授所结得的哲学上的师生之谊。
贴主:雨地于2021_03_01 8:04:14编辑
喜欢雨地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