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从hallowing看人生观

送交者: Ftacy[★品衔R5★] 于 2020-11-01 1:42 已读 148 次 2赞  

Ftacy的个人频道

+关注
从小我就不喜欢鬼怪的话题,阴森森的,有什么好。但是西方的鬼节搞的风生水起,特别是小学生,家长们很沉醉其中,给我的感觉那是一个才艺秀的机会,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想了十几年,只是此刻,我的脑子放佛醍醐灌顶,一下子把几种文化现象联系起来,想通了。你也许不信。但且容我叽里咕噜说出来,思维的开阔别吓着你。这是我的本行历史专业打底,文化学做陪的结果。怎么说呢?

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知道吧,最后失败了是吧,都成了鬼。东西方文化交流什么时候开始的,不必在一篇短文里展开,只要有些史学常识的就知道,一直有。美国监狱里的囚犯穿的囚服什么颜色的啊,我在中国看好莱坞影片的时候知道是橙色的。为什么是这颜色呢,是不是跟陈胜有关,不好肯定的说,我倾向于认为:有。民间,不管什么种族,对于政治的诠释,普遍的是象征主义的。比方说中国人里面最早接触西洋文化的上海人,把对共和党的认知,通俗化的应用到口头语的表达里。不是有白相的说法吗。同样的形式逻辑,我推测,美国人对于阶下囚的认知,也通俗化的表达为橙子或者橙色的寓意。这是一种宿命论在作怪。如果要说到邪教统治的话题,邪教的存在离不开群氓的无知。统治阶层为了统治的符号化,采用象征主义的原则,将抽象的政治权斗象征性的融入具象的事物中,也就是说,将形而上学转变为形而下学。同样的思路,宗教领袖为了传教的需要,建立偶像,也是应了将道转化为器。这就是哲学发展到现代社会的所谓波普学派。从这之后,出现了表现主义的新苗头。这从器的角度看,其实是性别斗争的角色转换,可以深入论述但是不在这里讲。回到鬼节的话题。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西方的节日跟中国的不同,过节是一种被压迫者的声音的释放。那么鬼节,就是对历次防抗斗争中被惨死的冤屈鬼魂的缅怀,同时也是对现实生活一种反抗之音。圣诞节又何尝不是呢。这么看来,节日原来都是凄惨的回音,只是作为后人,忽视了节日最初产生的细节。没有祝愿。人生没什么意思。
喜欢Ftacy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