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家居生活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最佳小说《时间已到,你可以说话了》

送交者: 爱真我[♀★★我真爱真我★★♀] 于 2021-01-26 13:54 已读 108 次 2赞  

爱真我的个人频道

+关注

年度最佳微小说,看完久久不能平静





《贪心》
一个贪心者上街去买鞋,心想拣一便宜点的。



不料,店主说:“我这里的鞋一元钱不要,随你穿走,但有一条件,就是你在三天内不能说话。” 




太好了!贪心鬼认为这太划算了,于是拣了一双500元的鞋子,不声不响就回家了。




妻子问他多少钱,他一言不发,再三问,还是不说话。




家人着急了,去请医生,医生询问他,他也咬着牙不说话,医生慌了,认为这是怪病,无法医治,他的妻子吓坏了。




三天到了,鞋匠来到他家,先与他妻子谈了一会儿。




然后又单独进屋对贪心鬼说:“时间已到,你可以说话了。”




说完便告辞了。




那贪心鬼把这件事情说给妻子听,并且眉飞色舞的对妻子说“太好了,只是三天不说话。白白得了一双鞋,500元啊”。




妻子听了,瞪了眼:“什么?刚才鞋匠说他会治哑巴,已拿走了一千元啊 !”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有的便宜之后都是深坑。








《奔跑的父亲》



那年,我从学校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




在又一次应聘被拒后,我无精打采走回家。




见我垂头丧气,父亲叹了一口长气,说:“别急,晚上我带你去一个远房亲戚家坐一坐。”




父亲说的这个远房亲戚,是小镇上一家银行的行长。




说是远房亲戚,其实不知道隔了多少代的转折亲,此前自然没有来往过。




父亲一生靠种地为生,老实巴交,从没求过人。




那天下午,他拿出攒了好久的积蓄,买了烟和酒。晚上,我们趁着夜色,赶往10公里外的行长家。




敲开大门,行长看到父亲,愣了片刻。




我们进屋后,行长的脸上一直没有笑容。他不停地对父亲说,这个绝非易事,我帮不上这个忙。




父亲却一直微笑着,点头附和行长的每一句话,又低声下气地反复说:“求您多想想办法,您的大恩大德,我们一辈子不忘。”




低到尘埃里的父亲,突然让我有一种想逃出去的冲动。




在我们准备告别时,行长很坚决地让父亲把东西带回去。




父亲假装拎着东西准备出门,就在他跨出门槛的一刹那,父亲迅速把东西朝屋内一丢,拉起我迅速冲出门外。




等行长反应过来,我们早已冲出了门口。这时,行长也提着东西追了出来,父亲见状,拉着我的手迅猛奔跑。




奔跑中,父亲的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重重摔在地上。




可父亲似乎浑身充满了力量,旋即爬了起来。爬起来的父亲跑得更快,不一会儿,我们便跑出很远了。




父亲和我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然后,他一瘸一拐地走着,得意地笑道:“只要留下了东西,你找工作的事,肯定就有希望了。”




而我转过身,却泪流满面。




一个月后,那个亲戚行长果然来到我家,说有一个效益不错的单位正好要人,我可以去那上班,还把烟酒退还给了父亲。




行长临别前,悄悄对我说:




“你能找到工作,不是因为我想帮忙,而是你父亲那晚拼了命地跑。尤其是他摔倒后,忍着伤痛,还爬起来跑,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那样拼命地跑……”








《睡在天堂的爱》



一天,父亲开口跟我要钱了。




最初的借口是身体不太好,要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我便给他寄了钱。




没想到时间不长,他又来了电话,说想买个电动三轮车。




我犹豫了一下,他好像听出我的迟疑,说:“你给我出一半,我自己出一半,把家里羊卖了。”




我的心就软下来。




这些年,他一直养羊,四五只,养大了去卖,当做日常的花销。母亲去世后,我想把他接到城里,他执意不来。




在县城的弟弟也打算接他一起过,他也不肯,说习惯了乡下,习惯了村里的人。




无法说服父亲,也只能由他。但是平常给他钱他总不肯要,说生活简单,开销也小,花不到什么钱。可是现在……




我如数把钱汇过去,心里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这样过了3个月,我决定带女儿回家去看看他。




门锁着,隔壁的三叔说他去放羊了。




我牵着女儿去坡上,远远看见小小的羊群,近了才看见他:




坐在一棵树下打瞌睡,旁边铺着块塑料布,上面放着吃了一半的饼儿、一小袋咸菜,还有一壶水……心里一酸,喊了声“爸”。




他激灵一下睁开眼睛,半天才反应过来:“丫头,你怎么回来也不先说一声。”




女儿抢着说:“妈说要给你个惊喜。”




他的确很高兴,顾不得跟我多说什么,拉着女儿去见识他的宝贝羊们。




8只,小小的一群。他乐呵呵地说:“再过一段时间就卖,可以卖好多钱呢,现在羊又涨价了。”




回到家,院子里有些杂乱,角落里,放着他骑了很多年的脚蹬三轮车。




“爸,你买的电动车呢?”我随口问。




他有些慌张:“我……还没买呢,人家说下月电动车降价。”




我收拾院子的时候,听见他给弟弟打电话:“你姐回来了,你们晚上也回来吃饭吧。”




又小声叮嘱一句,“多买点儿好吃的。”




我想说什么,但又住了口。




那些年,心里始终介意父母的偏心。




因为年少的嫉妒,我对弟弟刻意疏远了,后来赌气般地考上了一所好大学,终于扬眉吐气地离开了家。




大学毕业后,我进了一家不错的外企,做了白领,而弟弟最后勉强读完职业中专,成了县城里那种在流水线上做事的小工人,对我更是仰视中又多了些敬畏。




下午,弟弟两口子带了孩子早早回来,买了很多东西。




父亲亲自下厨,让弟弟打下手,做了很多菜,都是我爱吃的。




母亲在时,他是不做饭的。很意外,他竟然把每一道菜都做出了母亲的味道。吃着吃着,我几乎流下泪来。




晚上,我在院子里陪他说话,只是没想到,他绕了很大的圈子,先说村里正在统一规划,又说母亲生前想重新翻盖房子……




最后才试探着问:“你们要是手头不那么紧,能不能……你知道的,你弟弟他们……”




我打断他:“爸,翻房子需要多少钱?”心里,忽然有一丝说不出的伤感。




“大概,大概要两万块吧……”他的声音低下去,又赶快补充,“我的羊要是都卖了,也能卖好几千块钱。”




我愣了一下:两万多对我来说也不是小数目,我嗫嚅着:“爸,我回去看一看再说,应该不是太大问题。”




他低下头:“丫头,难为你了。看看能有多少,爸年纪大了,别的事也不会花钱了……”




我笑了笑。




月光暗暗的,他一定看不出我的笑容有些苦涩。




跟老公说了父亲要钱的事,半天,老公也不说话,他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但这一年,他的境况比我更糟。




他经营着一家小的出口公司,现在连工资都成了问题。最后他说:“把钱给爸吧,咱们紧紧手,日子总还过得去。”




在我把钱汇给父亲半个月后,我遇到老家一个亲戚来城里办事,闲聊中我顺口问:“我们家的房子开始翻盖了吗?”




他有些诧异:“没听你爸说要翻盖房子啊。“




然后他想起来什么,“对了,你爸把羊都卖了,帮你弟弟买了辆小客货车,你弟不在工厂了,自己给人开车送货呢,不少赚钱……”




我的心里,像瞬间被凉水浇透,有冷冷的寒意。




原来,他是骗我的,他始终是偏着弟弟,偏心到骗了我的钱来帮着他——父母是不能恨的,可是那怨,到底有多重?




回到家,我终于忍不住把自己关在洗手间,借着哗哗的水声哭了一场。




之后好些天,我都没有主动给他打电话。




后来是他先打了电话来,我只是淡淡应付着,他只好讪讪地挂了电话。但是我没有想到,那竟然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3天后,我接到弟弟电话,说他去世了,死于心肌梗塞。




猛然想起他3天前电话里那些琐碎的叮嘱和我的冷淡。犹如一块重石砸在心上,砸得我好半天没有透过气来。




赶回家去,第一次我和弟弟抱在一起痛哭,母亲离开时,我还有他的怀抱可依,而现在……几天前对他的怨恨早已被他突然的离去冲散,只被疼痛包围。




安置了他的后事,走的时候,弟弟送我去车站,说:“姐,要常回来,爸妈都不在了,家还在。”




一句话,我干涸的眼中忽然再度充满了泪。握握弟弟的手,说了声保重,我上车离开。




我想也许以后,这个所谓的家,我不会常回了吧。



但是人生,真的竟是这样地祸不单行,老公的公司出事了,他被一个客户骗走了全部资金。




老公几乎崩溃,从不沾酒的人开始日日买醉。我既心疼焦急,又无计可施,想了一个晚上,决定卖房子。




弟弟是第二天中午打来的电话,他离开后,弟弟倒是常常打电话来。




我没有心思和他寒暄,他也听出了我的焦虑,耐心地询问。




没想到他竟然坐了火车第二天一大早就赶了过来,进门,什么都不说,从怀里掏出报纸包着的一沓钱来:“姐,这是5万块,不多,先拿着应急。”




我吃惊不已:“你哪来的钱?”“这几个月开车拉货赚了一部分,用房子抵押贷了3万,县城里房子不值钱,只能贷这么多……”




我心里一热,把钱推给他:“我不能用你的钱。”




弟弟急了:“姐,去年工厂倒闭,我和你弟妹都下岗,想买辆车,没钱,你给了爸4万块,让他给我,还不让爸告诉我是你的钱。”




我呆住了,弟弟依然在说:“爸说了,小时候你总让着我,因为我是弟弟,现在我要保护你,因为你是女人。爸还说,有一天他不在了,我就是你娘家......”




“爸!”我一转头,泪如雨下。我这个薄情的女儿啊,是怎样误会了他那片深爱的苦心。




他是早就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吧,他是知道生性高傲的我,连亲情都不会索取和依赖吧。




所以,他要替我预订未来的爱和守护。




当初,他开口跟我要钱,心里该是怎样的为难?要鼓起多大的勇气?但是他还是要那么做,只是为了让他离开后,我还有亲人的爱可以依赖。




原来他最爱的孩子还是我啊。




我转回身抱住弟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抱住。




我想此刻,睡在天堂的他,一定是安心了,因为他那个始终活在他的深爱中却不自知的女儿,终于懂得了他的爱。

坛主:sky9于2021_01_26 14:35:46编辑

喜欢爱真我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