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四川风情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四川这“全国第一”,谁抢谁受罪

送交者: 桂花酒[♂☆★★★和气生财★★★☆♂] 于 2022-01-18 11:07 已读 1460 次  

桂花酒的个人频道

+关注
2022-01-17 08:00

 
 
 

文章转载自: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


作者:米洒脱


猴,广袤中华大地上最像人的神奇动物。


特长是揍人,然后靠着揍人上新闻。


就在前两天,我还刷到一条来自张家界的猴闻:


半山腰上猴子劫道,抢了游客的牛奶喝,直接扒拉在人家腿上咬开口袋猛灌。



张家界这地方,按理说好山好水的,应该也不缺好饭,不知道怎么就给猴饿成了这样。


上一次看到这种喝法,还是《人在囧途》里的王宝强。



说真的,看到评论区里大家对猴子群情激愤,我的心情很复杂。

因为我知道,肯定会有人对猴们进行一些地域歧视,试图扯出条猴界鄙视链。


鄙视链的顶端,大概是在遥远的大洋彼岸。


马斯克已经用科技让猴们打起了游戏,初步实现了跳出三界外的猴生巅峰。



而永恒的鄙视链底端,是臭名远扬的峨眉山泼猴。


货比货得扔,猴比猴得死。我至今也没想通,怎么连猴子都能有对家。


张家界的猴上个热搜,评论清一色全都在拉踩峨眉山。


可怜峨眉的猴子还没学会上网,就惨遭网暴,被定性成了泼猴界一大败类。


但我作为一个四川人,不能嫌弃四川猴。


我只能安慰自己,黑红也是红,能在泼猴界打出名气、打出风采,是峨眉猴子的本事!


如果猴的武林也分名门正派和邪魔歪道,那峨眉派就是泼猴界的一代宗师、五岳盟主。


凡泼猴出没之处,峨眉难逃一辱。



虽然现在沦落到要给张家界的江湖小喽啰背黑锅,但老猴家的名声,可是峨眉山的猴子硬生生打出来(搞臭)的。


曾几何时,大家第一次意识到这股猴中黑恶势力的崛起,就是在新闻里目睹了峨眉泼猴的渎神现场。


临济禅宗的延参法师,不远万里上峨眉,搞“爱护环境人人有责”的环保宣讲。


没想到拿起话筒寒暄了几句,稿子被猴抢去扔到了山底。


面对镜头,大师磕磕巴巴,猴子爬上爬下,场面一时非常混乱。


现在理性分析一下,估计是因为本地的猴子听不得外地的经。



峨眉猴子的领地意识可见一斑。


但在我的童年滤镜里,峨眉山的猴子们远不至于罪大恶极;


因为它们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薅光了我所有的零食,迅速转去薅了我的亲爹。



上图不是我爹,但造型大致统一


看着爹抱头逃窜的样子,我的笑声响彻了山林。


可能就因为这个,我总觉得一点小打小闹算什么,打断骨头连着筋,猴子还是老家的亲。


峨眉的猴们也就是馋了点,这事儿在遍地好吃嘴的四川,能是毛病吗?


明明就是福报嘛。



对此,我的同事老王提出了抗议——


前段时间各地野猪泛滥的时候,老王还对着野猪捕猎队的招聘启事跃跃欲试;


看到猴群出没的新闻时,他却一反常态,坐在工位上安静如鸡。


不仅出自“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恻隐之心,更因为对于这帮开了灵智的灵长类生物,他实在心有余悸。



via.@看四川


那一年暑假,老王还是小王,还没有成为一个以征服自然为己任的中年猛男。


他被父母带去了峨眉山,在上山之前,这个遍地都是野生猴子的神秘景区,约等于少年心目中的野性天堂。


一幅绿水青山、人猴和谐相处的美好图景,正在他心头冉冉升起。



然而不到半小时后,他邂逅了自己人生路上的第一群绊脚猴。


据他回忆,峨眉的猴子的确还算是讲道理,不愧是宗师气派。


它们先礼后兵,上来先是接受了小王的友好互动;


紧接着下一秒,非常娴熟地掏走了他藏在裤兜里的星球杯和盼盼小面包。



这也不是小王,但场面可以参考


少年的尊严告诉他,人不能轻易认输,尤其是面对这种和自己同宗同源,又正好处在进化链上一阶段的生物。


无奈,峨眉猴子组团抢食的本领实在太过高超。


前猴假寐,盖以诱敌,另外一猴藏身树丛,出其不意攻其后也,伸爪一掏一个准。


即便有爸妈手忙脚乱上前支援,一家人也没能保住当天的口粮。



猴子拍拍屁股扬长而去的那一刻,他甚至开始质疑起了自己学过的进化论。


斗智斗勇接连失败,还不如返祖做猴。


不过说起来,我很庆幸老王当年去是峨眉山,不是贵州黔灵山。


峨眉的猴们最多也就是花式抢吃的,属于揭不开锅后的不得已而为之。


但黔灵山的猴根本不讲道理,他们单纯就是尚武又好战。


有时候甚至不为吃的,就觉得揍人好玩。



时代已经变了。


如今的峨眉猴和黔灵猴要决战光明顶,我看峨眉猴子走不过三招。


如果老王的爸妈选择带孩子去黔灵山领悟自然,很可能办公室唯一的猛男就……



要知道,黔灵山的猴,练的都是硬桥硬马的功夫。


它们不仅热衷于揍人,还时常凑在一起互相切磋。


根据贵阳晚报的报道,有几位常年在黔灵山公园看猴打架的市民说,这里的猴子几乎天天互殴。


不仅有一对一单挑的,还有打群架的。



有时候是为了抢食,有些时候则是派系斗争、抢夺掌门之位。


江湖时时刻刻笼罩着一片血雨腥风。



在猴的武林里,没有论资排辈,只有拳拳到肉。


只是这种打法时常误伤围观群众。



有人路过两猴掐架现场,不过停下来看了两眼热闹,就被恼羞成怒的输家猴子扑上来咬了一口。


我怀疑这可能是动物世界里的某种目光感应机制:


比如在南方,你绝对不能与一只蟑螂对视,否则它会立刻挥舞翅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你的脸。


同时你也不能尖叫,不然蟑螂很可能直接飞进你的嘴里。


而在贵阳,你最好不要盯着一只猴子看,否则——


它会直接抡起胳膊,大耳刮子抽在你脸上。



同理,如果对着一只猴子尖叫,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它阴阳怪气的种种表现,很容易让你产生一种自己“被猴当猴耍”的错觉。



大概是因为贵州猴子承袭了当地彪悍的民风,丝毫没有武林中人的架子,才会搞出这些层出不穷的奇葩事。


它们下山的下山,进城的进城,依次闯入寻常百姓家。



大街小巷、超市宿舍、居民小区,处处都有猴的身影,给当地人整得苦不堪言。



猴子在家对面打砸抢 via. @-莼几


这么一想,黔灵山附近的贵阳居民,估计会很羡慕华山。


因为众所周知,猴子是树栖性动物,有山有林的地方往往就会有猴群。


这也是为什么,生态环境比较好的山水景区,很容易变成一个“观猴景区”。


但华山例外,这里没有猴,因为整座山都是花岗岩巨石,猴看了都愁。



传说华山原本是有猴的。


在明朝万历年间,有一帮猴子爬进了华山的藏经阁,在山头上把经书当纸撕着玩儿。


于是道家的护法神王灵官念了段咒,把猴子都送去了峨眉山。


看到没,聪明的高手也不会选择跟猴硬碰硬,只会借助玄学。


对此四川人表示——有心了,我谢谢你哦。



相比之下,千岛湖上的猴岛,就更像是个武林派系之外的蓬莱仙岛。


很神奇,同样都是以猴出名的景区,但这些年都没怎么听到过猴岛上发生猴子袭人的惨案。


以至于我对这个地方吧,一直有种猴中贵族百岁山的虚幻想象。



via. @Penny-丁丁


然而现实没那么美好,猴岛上面的猴子压根就不仙。


之所以没那么野,只因为这其实是个利用“水困法”建立的猕猴繁殖基地。


在岛上,伤人的猴子还可能会被关进笼子、一个所谓的“猴子拘留所”里。



本以为是属于猴子的方外之地,没想到是个大型禁闭岛。


看得出来,大家确实是被猴子给搞怕了。


关于猴岛的新闻下面,评论都在纷纷举手呼吁,能不能把峨眉山和黔灵山的猴子整进去。


关起来的方式争议太大,而且不适用于野生猴子。


那人真的就拿猴子没办法了吗?


某种程度上来说,好像是这样的。


甭管峨眉山还是黔灵山,工作人员都曾为了猴子的问题挠破了脑袋。


在黔灵山公园,工作人员每天都为了劝架疲于奔命,不仅要安抚打架的泼猴,还劝游客不要投喂,费嘴又废腿。


喂猴子还要组织馒头宴,跟上供也没啥区别,就差跪下了。



为了给游客们防身,峨眉山下还常年售卖竹子做的打猴棒,但效果不大。


因为猴子不能真的打,通常情况下也打不过。


峨眉山藏酋猴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通常一群就有几十只。


个个既能单兵作战也擅长群殴,必要时甚至还会抄家伙。



打赢了的下场很惨,会被抓起来;打输了更惨,要面临人身安全的大问题。



理想中人猴交战的情况,并没有机会出现。


你以为自己手握兵器、一寸长一寸强?


不好意思,猴会告诉你什么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而一帮连爬楼都喘的城里人,反应速度也是可想而知。


面对猴们的敏捷狡黠,自然是不堪一击,只能瑟瑟发抖、举步维艰地逃离战局。



via. @峨眉山老七


最后猴没打着,游客们一个个空挥竹竿气喘吁吁,像极了武林鄙视链底端的丐帮成员。


猴们只会投来轻蔑一瞥:呵,你们人类,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话说回来,身处草木丰茂的南方地区,的确很难逃过猴的骚扰。


很多家附近有山的南方人就表示,自己对猴子已经麻了、习惯了。


但你看看在东北,一只猴子窜进农村,简直就是当地大新闻。



北方人的作战经验显然不够充分,北方猴也一样。


人猴对峙一个多小时,什么概念?


在我老家,这时间都够峨眉山选出新猴王了。



对此,我特地安慰了几句老王。


“猴在北方不过是些散兵游勇,很多南方人可是要与猴共舞一辈子的!”


没想到,北方er老王一脸惊恐地开口:


可是我们那有…… 大、马、猴、儿!


是的,北方或许鲜少见到猴,但处处流传着关于猴的恐怖传说。


我随手一搜“大马猴”,就跳出了一堆恐怖故事。



在老王这代人眼里,大马猴简直就是精神恶魔、一切鬼神的统领。


外婆在耳边阴测测的那句“再不睡觉就会有大马猴来把你拎走”,一度成为他的噩梦主题。


直到长大了他才知道,大马猴又叫作山魈,不过就是种长得比较奇怪的猴子罢了。


只不过,在搜索山魈图片时,他还是短暂重回了噩梦里。


谨慎看图,小心地滑→




多年以后的老王,为了摆脱童年阴影,特地飞去奈良喂小鹿,寄希望于这些温顺的食草动物能抚慰他受伤的心。


但事实证明,凡是沾上 景区、动物、喂食这几个词,真就没啥好事。


被鹿角叉翻在地的那一刻,鹿饼干的碎屑随风飘起,曾经被泼猴支配的回忆,再一次浮上老王的心头。



对老王来说,人生有很多个瞬间是值得铭记的。


但一张若隐若现的猴脸,成了他猛男路上的滑铁卢,午夜梦回的恐怖谷。


这种本能的恐惧,早已和小时候在峨眉山的遭遇相结合,构成了他对猴的深刻偏见。


我相信,那些被猴抽过耳光的人,也有同样的感受。


在他们记忆中的hou time里,猴不是猴,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大师兄,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民间高手,逃不掉的人生阴影。


盼只盼着江湖路远,师兄些好生行走,不要再祸乱江湖。


不苛求正确,只好好说话。


更多精彩内容,戳下面



朝代:秦朝 |唐朝 |宋朝 |明朝 |清朝


闲谈:苏轼 |吕雉 |韩信 |猪毛 |两头婚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喜欢桂花酒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