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八闽大地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福建人要被防护服逼疯了

送交者: MKE[★★★声望勋衔14★★★] 于 2020-07-12 3:04 已读 154 次 3赞  

MKE的个人频道

+关注



新型肺炎爆发以来,全国大多数人民被迫宅在家里已经好几天了。


囤的剧看完了,游戏打着都变得没意思,百无聊赖、急需苦中作乐的群众把目光又转向了福建人。结合时事,这次的新玩法是:让福建人试着说一句“防护服”。


于是,对话就变成了这样:


“防护服。”


“黄户湖!”


“是念:防护服。”


“……黄呼胡!!!”



胡建人h、f不分,是个全国人民都知道的老梗了。


不仅如此,胡建普通话还特产变扁的翘舌音、消失的后鼻音等诸多魔幻口音,令人听了也茫然。

“防护服”这种特殊场合才要用到的名词也就算了,福建人外地旅游点菜,为了一句“我要呲红搔漏和随煮鱼”,大概都得比划半天。


更绝的是,不光人们听不懂福建人的一口闽普,连福建人自己也想吐槽同省老乡们讲的是什么鬼。隔了一山一河,竟然就有难以克服的沟通障碍。


从福建人参加普通话测试就能看出[1],胡建人学个普通话,真的太难了。


不几系胡福不分


这里要先纠正大家的一个错误印象。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很多写福建的文章,嘲笑福建人h、f不分,其实这些文章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大多数福建人不是h和f混用,而只是发不出f的音。他们不会把“普通话”读成“普通发”,但他们会把“飞机”读成“灰机”。





2015年冯巩春晚小品《小棉袄》,高级黑了一下“胡建”人的普通话 / 《小棉袄》


福建人这样说话,锅得让闽方言背。


我们的语言学习有“先入为主”的特点,先学的是听,再才会说;说出来的发音,就是建立在听到的发音的基础上。 没听到或者很少听到的发音,自然很难说得准确[2]。


对福建地区的小朋友来说,牙牙学语的时候,听到的都是来自父母长辈的方言。习惯了方言环境,再说普通话,就会受到方言的影响。


观察普通话“二级乙等”的福建人在普通话水平测试中的表现,我们发现他们主要在翘舌音、n-l、f-h、前后鼻音以及韵母部分的i-ü这些地方产生发音错误[3]。而这些问题,其实都与闽方言背景有关。


普通话“福”中的/f/,对福建人来说,是完全陌生的[4]。


大部分福建人说“福”的时候,在气流通过时松开了唇齿的接触,又马上要圆唇发/u/音,“福(fu)”就变成“胡(hu)”了。




福建人望着这张图片,死活读不出“防护服”三个字


除了h、f不分以外,听福建人说话经常 有种“很扁”的感觉,这又是怎么搞的?


北方的小伙伴都能熟练地卷起舌尖,让舌尖和上颚前部接触,就有了卷舌音zh/ʈʂ/、ch/ʈʂʰ/、sh/ʂ/。而福建人 习惯了让舌头保持自然状态,原本应该卷起的舌头,现在游移在牙龈和硬腭中间,更接近齿龈音z/ts/、c/tsʰ/、s/s/。


比如,你要四问我资不资词,我当然四资词的!


在福建的建瓯、政和等闽北方言区,人们在发这几个翘舌音时更加夸张,甚至还会错误地抬起舌面,会场、工厂都变成了“抢”。


另一个卷舌音r[ʐ]的发音也好不到哪里去。闽南地区的福建人更容易把普通话带n、l、r声母的字都读成l声母, “福建人”读作了“福建棱”。还有的卷舌音r会神秘漂移,比如龙岩地区 写作“日子”,读作“艺子”。



福建人陈赫教东北人林更新用闽南语说“爱拼才会赢” / 《奔跑吧兄弟》


当然,有些好学勤奋的福建人,非常想练习普通话,于是他们可能会在书上看到这样的教程:


“用‘滑音法’控制发音位置的高低前后,逐个发出区别较小的不同音。比如学普通话的ü,可以保持圆唇的口型,伴随着舌头的逐步后缩,从闽方言里熟悉的u/u/到央元音/ʉ/,最后到ü/y/,这样就能探索和体验到正确的发音状态。也可以用‘夸饰法’,比如不断强调唇齿接触的f/f/和卷舌动作[9]。”


他们发现看不懂,就放弃了。


于是,福建人说出来的普通话,变成了一种受方言影响、但又无法避免固有语音缺陷的谜之发音。有个形容叫“地瓜腔”,就是专门指福建口音。


能有自己的专门代称,可见福建人的普通话受到了大家的一致关怀。


话说回来,中国的方言区多了去了,为什么闽方言的干扰这么大?


福建方言,


古代汉语的活化石


实际上,闽方言是所有方言中与通语差异最大的,可能没有之一。


为什么呢?它与汉语的演变轨迹脱节了。


汉语的演变一般被划分为四个阶段:上古汉语,中古汉语,近古汉语和现代汉语。 语音上的重大变化,发生在上古汉语和中古汉语之间(大约为唐宋时期)[5]。



《国风·桧风·隰有苌楚》上古汉语和中古汉语朗读 / Youtube


网传根据古代汉语拟音朗读的诗经选段,大家吐槽上古汉语听起来根本像泰语,到北宋时期已经顺耳多了。


而闽方言 保留了更多上古汉语的特点,没有搭上中古汉语这趟车。


我们辨别汉语上古中古的发展阶段,很主要的就是看唇舌音的分化。唇音的分化,指的是中古汉语在后期有了重唇音部帮b[p]、滂p[pʰ]等和轻唇音f/f/的区别;舌音分化,意思是中古汉语有了舌头舌上音的区别,韵书上出现了发音位置在舌上的,像是彻ch[ʈʂʰ]、澄zh[ʈʂ]这样的音部。


在第一部分的声母系统对照,我们就已经看到了f/f/和卷舌音在闽方言中的缺失。闽方言的这一现象,在全国的方言区中是独一例。



基本的汉语谱系树。考虑到研究范围,省略了苗瑶语和藏缅语谱系枝节 / 北京大学汉语语言学研究中心


不仅语音,甚至常用词汇上,闽方言可能都没更新。比如稻谷说“粟”,男人说“丈夫”, 很多都是我们在先秦诗文中才会读到的。



福州小吃“鼎边糊”,又叫“锅边糊”。在福州话中,“锅”其实是“鼎”的发音,这就是语言古老的标志之一 / 网络


这就很奇怪,全国的小伙伴都参与了中古汉语的演变,为什么闽方言掉队了?


今天的福建人,祖先大多是六朝到宋元时期的大批北方移民[10]。南北朝和唐末五代乱世,都有大批北方移民入闽,带来了包括中原东部、中原西部、江东吴语区和长安文读系统。到宋代的时候,闽方言已经基本定型[8]。


后来福建的人口渐渐饱和,再加上地形相对封闭,西北的武夷山脉和东北的鹫峰山脉形成天然屏障, 北方移民越来越少,语言接触也就少了。



福建土楼是福建闽西南的一个标志性建筑之一。但其实,福建土楼所处的地区,方言和闽东、闽北有非常大的区别,相互之间无法听懂


久而久之,福建的闽方言和大江南北的汉语发展轨迹脱了节。


长期保守、稳定的语言环境,让闽方言保留了更多现在失传的上古汉语特征,成为了 “古代汉语的活化石”。


曲折的移民历史,也让闽方言的内部格局变得复杂。


人们带着不同历史层次的语言落户福建,然后又被大量山陵河流互相阻隔。闽方言有明显不同的闽东、闽南、莆仙、闽中、闽北五个小区,还有1/4的县市有客家方言、赣方言、吴方言和官话方言岛。各方言区之间的小方言又相互穿插、递相变异[11]……



福建境内的方言一般被分为七个大区:闽东方言区,以福州话为代表;闽南方言区,以厦门话为代表;莆仙方言区, 以莆田话为代表;闽北方言区,以建瓯话为代表;闽中方言区,以永安话为代表;闽客方言区和闽赣方言区。中间还有过渡区和方言岛 / 中国方言地图


最终,福建省境内,“ 十里不同音”。


下一代福建人不会说方言了


福建并不是没有推广过普通话,只是效果大都不尽人意。


历史上的第一次大规模针对福建地区的推普运动,就因为 雍正皇帝感受到了被闽方言支配的恐惧[10]。


雍正接见官员时,发现通行官话的朝堂之上,“惟有闽、广两省之人,仍系乡音,不可通晓”。雍正6年,朝廷下旨在闽粤两省开展“正音运动”,以八年为期限改正口音,否则就要暂停举人贡监生童参加科举考试[12]。


可惜效果不太理想,原定8年的考核期,一再拖延,最终不了了之。后来乾隆又不甘心,几番尝试,最后都收效甚微[12][13]。



福建漳州市东山县的海岛上生活着一群老人。南屿老人们只会讲闽南话,听不懂普通话。从他们小时候记事起,就开始在这片海滩上以捕鱼为生


民国时期虽然也有过国语运动,不过再度开展针对福建本地的大规模推普工作,要等到 新中国成立之后了。


50年代,大批北方干部南下到福建工作,依然摆脱不了带“翻译”的宿命,有时带一个竟然都不够。1956年,国务院颁布《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三个月后,福建省即成立推广普通话工作委员会[14]。


讲到福建的推普工作,大田县是不得不提的。解放初全县会讲普通话的仅占总人口的2%,到1958年,普通话的普及率已经到达86.7%。1986年,全国语言文字工作会议上正式确立大田县为福建省图谱工作的红旗[15]。



福建三明农村典型景观。大田县就隶属于福建三明


不过,大田县的推普成功,可以在福建地区复制吗?


大田县特殊在于,它是明朝时期由好几个县的边缘地区合并而成的。到解放初,一县交叉五六种方言。各种方言各自为政,谁也无法占据主导地位,大家要交流,只好学习普通话[15]。


与大田县不同的是,在福建东部沿海,十几个县、几百万人甚至上千万人通行着类似的方言,并且有自己的标准音和文学戏曲形式。再加上 外来人口少,方言根深蒂固、难以撼动[15]。比如莆田市300万人,就依然操着十分一致的莆仙方言。



2011年11月10日,福建省莆仙戏大剧院的演员正在演出剧院成立后的首场莆仙戏《智取金刀》


在交通闭塞,经济更加落后的农村,这种情况还要严重一些。根据2013年一份针对泉州地区城乡普通话使用情况的调查,10-20岁农村地区学生日常使用闽南语或以闽南语为主的比例高达79%[16],老师长年使用方言给学生授课,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不过总的来看,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交际的需要,方言母语正随着代际的更迭被逐渐废弃。


对福建各地方言片的调查显示出一种共同的走向,那就是年龄越大的人,越常使用方言;其他情况下,则使用极少[16]。


2015年下半年对福州市区中小学生语言生活状况的调查显示,即使父母均为福州人,中小学生家庭使用普通话的比例也达到了85%左右,完全使用福州话的家庭为0。人们已经预测30年后,城区内的福州话就将要面临绝迹的危险[1]。



快速发展的福州。这座城市绝大多数年轻人日常交流已经不说福州话,改说不那么标准的普通话了


普通话在社会生活中,如愿地占据了方言的空间。


然而,方言一旦消失,以此为依托的大量上古痕迹、口传文化、民风民俗都将随之消亡,并且永远无法恢复。最理想的情况,是能在社会生活中同时保持方言和普通话的同等输入。


当然了,在这种双语环境下,福建人是怎么也读不准“防护服”三个字了。

喜欢MK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贴主有权设置个人黑名单,谢绝回复,被多名网友拉黑ID的社区信誉度降可能会下降。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