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抗疫信息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Omicron毒力到底下降多少?多项真实世界研究揭示

送交者: 我在枫林中哭泣[♀☆★★★女中豪杰★★★☆♀] 于 2022-12-06 18:00 已读 214 次 2赞  

我在枫林中哭泣的个人频道

+关注
「奥密克戎毒力已接近季节性流感」、「奥密克戎致病力较德尔塔明显减弱」……最近,不少关于新冠突变株 Omicron 毒力的消息在网络传播。实际上,自 2021 年 11 月 Omicron 突变株出现并在全球流行以来,关于毒力和传播力的研究和讨论就一直没有停歇。目前,Omicron 的毒力情况到底如何?相关研究又该如何看待?

多项实验室研究:Omicron 毒力更弱

实际上,早在 2022 年 1 月,一项来自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的研究就发现,与原始毒株和其他突变株相比,Omicron(B.1.1.529)的致病性可能更弱。

研究发现,Omicron 突变株使用跨膜丝氨酸蛋白酶(TMPRSS2)的效率低下,而 TMPRSS2 可以通过切割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 Spike 进而促进病毒入侵宿主细胞。同时,研究人员观察到,Omicron 在人类细胞系 Calu3 和 Caco2 中的复制明显减弱。

另一篇刊载于 Nature 的研究也证实,Omicron 使用 TMPRSS2 的效率低下(图源:参考资料 2)

在 k18-hACE2 小鼠模型中,与原始毒株和 Delta 突变株相比,Omicron 在小鼠上呼吸道和下呼吸道的复制均有减弱,其肺部病理学表现也较轻;同时,与原始毒株和 Alpha、Beta、Delta 突变株相比,Omicron 感染引起的体重下降和死亡率均较低。

因此,研究人员认为,Omicron 在小鼠中的复制和致病性均有所减弱。

Omicron 感染引起的病理学表现与原始毒株和 Delta 相比较轻(图源:参考资料 1)

2022 年 5 月 16 日,Nature 刊载一篇来自东京大学和威斯康星大学的著名病毒学家 Yoshihiro Kawaoka 的论文,首次在动物模型中肯定了 Omicron BA.2 的毒力确实低于之前的原始毒株。

研究人员选取了在日本分离的 BA.2 活病毒感染 k18-hACE2 小鼠和仓鼠,结果发现,在感染同样剂量的病毒后,BA.2 和 BA.1 感染的小鼠的肺中和鼻中的病毒滴度均显著低于新冠原始毒株感染(p

图源:参考资料 3

PCR 病毒载量检测显示, BA.2 和 BA.1 感染后的小鼠在肺和鼻中的病毒载量都低于新冠原始毒株,尤其在肺中显著低于新冠原始毒株感染(小于0.0001)。

这一金标准结果证实了 Omicron 的毒力确实低于原始野生型。而 BA.2 和 BA.1 感染后,动物模型肺和鼻中的病毒滴度则没有显著差异。

图源:参考资料 3

真实世界数据:Omicron 导致严重疾病的概率更低

上述几项研究在实验室动物模型中描述了 Omicron 毒力下降的现象,那么,在真实世界中,情况是否也相同?

2022 年 6 月 7 日,WHO 发布报告,评估了与 Delta 大流行相比,Omicron(B.1.1.529)流行期间感染者的严重程度差异。

报告纳入来自南非各省的新冠住院患者,其中 16749 名来自 Delta 流行期(2021/8/2~2021/10/3),17693 名来自 Omicron 流行期(2021/11/15~2022/2/16)。并将患者分为为重、严重和非严重三种情况:

-危重(critical):住院期间曾接受有创通气、或曾接受吸氧和高流量经鼻吸氧、或曾接受体外膜肺氧合(ECMO)、或入住 ICU;-严重(severe):住院期间接受了吸氧治疗;-非严重(non-severe):如果上述条件均未满足,则为非严重。

数据显示,在 Delta 组中,49.2% 为严重,7.7% 为危重,在所有住院的 Delta 感染者中,死亡病例占 28% ;而在 Omicron 组中,28.1% 为严重,3.7% 为危重,在所有住院的 Omicron 感染者中,死亡病例占 15%。同时,中位住院时间 Delta 组为 7 天,而 Omicron 组为 6 天。

此外,报告综合分析了年龄、性别、疫苗接种状态、合并症等影响因素,认为 Omicron(B.1.1.529)与较低的严重和危重概率相关(95% CI:0.41~0.46;p小于0.001),也与较低的院内死亡风险相关(95% CI:0.59~0.65;p小于0.001)。

按突变株类型和严重程度划分的队列存活情况(图源:参考资料 4)

而对于 Omicron 的不同亚型,进一步的研究也对它们的毒力进行了详细分析。

一项来自新英格兰的队列研究分析了 20770 例 Delta 感染者、52605 例 Omicron B.1.1.529 感染者和 29840 例 Omicron BA.2 感染者,结果发现,Delta的死亡占比为 0.7%,B.1.1.529 为 0.4%,BA.2 则为 0.3%。调整混杂因素后,研究认为,BA.2 的死亡风险与 Delta 和 B.1.1.529 相比都要显著降低。

未调整前死亡率(图源:参考资料 5)

另一项来自南非的研究评估了 Delta、BA.1、BA.2 和 BA.4/BA.5 的住院风险和严重疾病风险(severe outcome)。结果显示,在纳入分析的 98710 名新冠感染者中,3825 名(3.9%)入院,其中 1276 人(33.4%)发展为严重疾病(developed severe disease)。

而在感染不同突变株的人群中,57.7% 的 Delta 感染者发展为严重疾病(97/168),这个数字在 BA.1 感染者中为 33.7%(990/2940),BA.2 则为 26.2%(167/637),BA.4/BA.5 则为 27.5%(22/80)。多变量分析表明,感染者发展为严重疾病的概率 Delta > BA.1 > BA.2,而 BA.4/BA.5 感染者发展为严重疾病的概率与 BA.2 相比没有显著差异。[6]

毒力降低,仍需保持警惕

多项实验室研究和多国真实数据都表明,与原始毒株及其他突变株相比,Omicron 及其亚型的毒力更弱,引起重症的概率也更低。

不过,柳叶刀在 2022 年 1 月刊载了以「Milder but not mild」为题的评论文章,指出,尽管在较为年轻的南非人口中,Omicron 感染导致的重症比例占住院患者 21%,但在不同感染水平和不同疫苗接种水平的人群中爆发时,造成重症的比例很可能会增加。(Nonetheless, in this generally young South African population, 21% of hospitalised patients infected with the SARS-CoV-2 omicron variant had a severe clinical oucome, a proportion that might increase and cause substantial impact during outbreaks in populations with different demographics and lower levels of infection-derived or vaccine-derived immunity.)

而在上述 WHO 报告的结尾,研究团队指出,尽管毒力较此前毒株降低,依然有近三分之一的 Omicron(B.1.1.529)住院患者出现严重疾病,而在高龄患者、免疫缺陷患者或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各种新冠突变株依然引发较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We would also like to caution that our analysis should not be seen as supportive of the「mild」variant narrative. Nearly a third of the hospitalized Omicron patients developed severe disease and 15% died; numbers which are not insignificant……Among vulnerable populations, i.e. patients at the extremes of age, in populations with high comorbid burden, in frail patients and among the unvaccinated, COVID-19 (all VOCs) continues to contribute to substantial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此前,Omicron 在香港引发第五波大流行时的数据显示,截至 2022 年 5 月 4 日,第五波疫情期间 1192765 名新冠病例中有 9115 例死亡(粗病死率为 0.76%),而 60 岁以上人群(该年龄段约 19.30% 的人未接种疫苗)的粗病死率则为 2.70%。

相比之下,新西兰 60 岁以上人群中只有 2% 没有接种疫苗,这与其低至 0.07% 的新冠疫情粗病死率呈高度正相关。

另一方面,尽管时常有声音认为,新冠未来可能会成为一种季节性、地方性的疾病,但也有学界专家对此给出了不同的观点。

来自牛津大学和欧盟联合研究中心的三名科学家认为,Omicron 的严重程度较低可能只是一个巧合,持续快速的抗原进化(antigenic evolution)可能会带来新的变体。

与承受强大进化压力的免疫逃逸能力和传播力不同,病毒的毒力通常只是一种进化的「副产品」。病毒进化的目的在于最大限度地提高传播能力,而这也可能会导致毒力的上升。例如通过提高病毒载量促进传播,依然会引发更严重的疾病。

不仅如此,如果病毒带来的症状主要在感染后期出现,那么,毒力在病毒传播过程中造成的危害也将非常有限——如流感病毒、艾滋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等等,在造成严重后果之前,它们有充分的时间进行传播。

图源:参考资料 7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或许很难通过 Omicron 的较低毒力来预测新冠突变株的发展趋势,但好在新冠疫苗应对各种突变株时都展现了降低重症和死亡风险的效果,积极提高人群疫苗接种率,依然是现阶段应对疫情的重要方式。(策划:z_popeye|监制:gyouza)

致谢:本文经清华大学医学院博士、美国 Scripps 研究所博士后研究员 周盼盼 专业审核

相关报道:七问奥密克戎:毒力高吗?比流感如何?怎样应对?

近段时间,关于奥密克戎变异株致病力减弱的话题受到广泛关注。奥密克戎变异株现在到底毒力如何?引起肺炎或重症的比例高吗?感染后有什么症状?是像流感一样吗?如何就医治疗?

日前,多位专家接受采访展开进一步解读。有关奥密克戎变异株的这些问题,专家们全都说明白了!

Q:奥密克戎变异株现在毒力如何?

A:传播性较强,致病力和毒力明显减弱。

呼吸危重症专家、北京市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童朝晖表示,国际和国内监测数据证实,奥密克戎变异株及其进化分支的致病力和毒力相比原始株和德尔塔等变异株明显减弱。

童朝晖指出,其实奥密克戎已经变了好几个分支,从临床观察来看,奥密克戎的特点是传播性比较强,就是传得比原来那些原始株要快,但它主要还是以上呼吸道的症状为主。也就是说很多人,甚至都没有出现高热症状,就是中低热、嗓子不舒服、咳嗽,主要集中在上呼吸道。

童朝晖表示,这段时间从国内各个省市的报道来看,无症状加轻型在90%以上,普通型的都不多,重型、危重型的比例更少。

广州医科大学党委书记唐小平同样表示,新流行的奥密克戎毒株与既往的原始株和其他变异株相比,病毒的传播力虽然强了,但毒力明显减弱。唐小平认为,目前的变异株毒力非常接近季节性流感。广大群众不用恐慌,它是可防、可控也可治的一个疾病。

Q:疫情防控需要着重保护哪些人群?

A:重症高风险人群。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王贵强表示,当前疫情防控的重点是保护好老年人、有基础疾病等重症高风险人群。接种疫苗,可以降低新冠病毒感染后的重症和死亡风险。王贵强呼吁,老年人尽快完成疫苗接种。

Q:奥密克戎变异株导致肺炎或重症、危重症的比例高吗?

A:相对较低。

童朝晖表示,奥密克戎变异株引起重症和死亡的比例明显低于之前原始株和关切变异株,这既是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特点,也与人群接种疫苗免疫水平提高和国家采取的积极预防策略有关。

童朝晖指出,2009年全球流感流行时期,包括中国在内,出现流感肺炎的比例非常高。从临床医生的角度来看,现在的奥密克戎和那时的流感比,它导致肺炎或者重症、危重症的比例比流感还低。

唐小平指出,原始株和去年的德尔塔毒株的时候,肺炎发生的比例达到一半以上甚至60%以上,患者都有不同程度的肺部表现。这一波90%以上的患者都表现为无症状感染和非常轻的轻型表现,很少到肺炎或者是到重症肺炎。

“目前,整个广州收治了16万多例新冠病毒感染者,没有发生过1例死亡,诊断为重型以上的仅有4例,而且都是由于基础病导致的肺部感染,跟新冠病毒感染可能没有直接联系。”唐小平表示。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黎毅敏表示,从广州这一波疫情来看,重症病人的比例并不多,多表现为基础病加重,经过治疗很快就会恢复。与以往因为新冠病毒导致肺部感染的表现不一样,患者肺部的表现并不突出。

Q:感染新冠会出现什么症状?是像流感一样吗?

A:发烧、咽喉疼痛、乏力等。奥密克戎感染跟流感症状非常相似。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表示,第一个表现是发烧,发烧可以烧得很高,可以烧得很低,可以烧到接近40℃,可以低到大概37℃。这个热症大概是两天,它自然就可以好,干预可能好得更快一点; 第二是咽喉疼痛,咽干 ,这是一个突出表现; 第三是感到特别乏力 ,乏力的同时,有些人会在发烧前或者发烧过程中出现全身酸痛。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王贵强指出,奥密克戎毒株现在目前感染的部位主要是上呼吸道,导致下呼吸道肺炎的比例非常低。

国家新冠肺炎疫情医疗救治专家组专家、广东省中医院院长张忠德表示,很多新冠患者这些症状看起来跟流感症状非常相似,而且很多症状比重症流感或者是偏重症的流感更轻。

Q:感染后多久症状能缓解?临床治疗效果如何?

A:很多病人几天就能缓解症状,转阴也非常快。

结合本次广州疫情的临床治疗经验,张忠德表示,很多有症状的病人发烧、头痛、喉咙痛,这些病人一天服两剂中药,服用后12小时或24小时,大多数都能够缓解,部分病人在36小时后症状能够缓解。缓解以后有一点点咳嗽,使用中药治疗效果也非常好。

张忠德指出,这些无症状患者、轻型患者或者普通型患者康复以后核酸转阴也非常快,大多数5天左右就能够转阴了,部分病人要11天。

刘清泉也表示,一旦有了症状,在家里面吃一点风热、感冒、疏风、清热、解表、化湿一类的药,吃一些对症药治疗,随着三五天变化以后,这种症状逐渐下降或消失,只要一开始咳嗽,有点轻微的咳嗽加重,基本上进入一个病程末期,快好了。

Q:怀疑自己感染新冠怎么办?哪些情况需要就医?

A:如出现发烧等症状,可在家做抗原检测。一般患者可在家观察治疗。出现异常或基础病加重,需及时就医。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王贵强建议,对新冠患者实行分层救治,一般患者可在家观察治疗,把有限的医疗资源留给重症高风险人群。

王贵强表示,在家如出现发热咳嗽等表现,可用点解热镇痛药,物理降温,或者是在医生指导下吃一些中药,一些抗病毒药等。但是不要多种药混在一起吃,因为各种药物也有副作用的风险。

专家建议,如果出现发烧、头痛、喉咙痛、干咳等症状,怀疑是新冠病毒感染,可以自己在家里做抗原检测。

王贵强表示,抗原检测如果阳性后可以上传报备,出现发热这些表现后不要恐慌,就像感冒一样平常心对待,同时要密切监测自己的各种表现,包括测体温、有没有呼吸困难、气短这些表现。

此外,对基础病要特别关注,比如说本来有高血压,用抗高血压药控制不住,需要及时报备并到医院就诊,包括糖尿病、冠心病这些病人出现基础病加重,一定要跟社区医生电话沟通,必要要到医院进行诊疗和救治。

一般有发热的表现,还是先到发热门诊,但是如果基础病很重,极重危症非常危急的时候,可以直接到急诊去看病。

Q:感冒、流感、感染奥密克戎到底啥区别?

A:一图读懂↓
喜欢我在枫林中哭泣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