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清幽闲适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1950年夫妻悍匪为逃罪连杀数人,藏匿寺院道观,易容方式匪夷所思

送交者: yanziaz[♀★★★★声望勋衔18★★★★♀] 于 2024-06-25 9:23 已读 1531 次 1赞  

yanziaz的个人频道

+关注

1951年10月,华东特案组在上海逮捕了一名重要嫌犯。

此人名为申今望,阴险狡猾,且过目不忘,手上人命无数,就是在解放后还在一边逃亡一边杀人。

而他杀人的目的并非劫财,仅仅是想制造一点事件,把调查他的特案组刑警耍得团团转

今天,此人终于被逮到。

他看起来面黄肌瘦,整个身体佝偻着,为了防止此人在被审问的时候精神不济,特案组专门申请给此人购买了一根人参,煮好人参汤之后放在看守所备用。

而他死到临头,面对审问,竟然还在卖弄着小聪明,半遮半掩,始终不愿交代部分真相。

当时负责审问的特案组刑警分了两拨人,每一个人都被他耗得精疲力尽。

特案组组长焦允俊气得大吼:“给老子也搞一根人参吃吃,我要和这小子耗到底!”

其他同志纷纷宽慰阻止:“上级规定,您吃就要自己掏钱,公家也没钱给你。”

焦允俊仍旧一肚子火气,打电话找老战友借钱买人参。

不过,还没等焦允俊去买人参,申今望就被带走了,他要送到预审部门去接受讯问。


两个月后,申今望被押送到他的老家沛县处决,那里有被他残害的乡亲家属,都在等待着正义到来的这一天。

不过,这个恶魔直到最后被处死,都没有完全交代自己的罪行和逃亡的具体路线,这些都成了迷……

01

申今望此人,其实年轻时并不嗜血猖狂,而更像是一个明哲保身的文化人

申今望在1915年出生于江苏沛县,上面有三个姐姐,还有个双胞胎弟弟申今达。

申今望有个叔叔叫申公大,申公大自幼习武,晚清时期还曾做了个武官,捞了不少外快。

辛亥革命之后,申公大就来到青岛,开了一家武馆和两家店铺,娶了妻妾三人。

虽然日子过得富裕舒坦,但一直没有子女,于是申今望的父母就作主把申今望过继给了申公大。

申今望生长在富裕家庭,练习武术,还上了初中。

二十岁这年,申今望的叔父过世,他继承了遗产。

申今望看起来斯文儒雅,不喜欢炫耀,也不再做武馆生意,把武馆卖了之后,娶了老拳师的女儿孟守玉,夫妻恩爱,生了两个孩子。


而在1946年,申今望的亲生父亲和弟弟出了变故,申今望才露出了凶狠嗜血的真面目,走出了一条不归路。

申今望的父亲申公远在当地是臭名远扬的恶霸,1944年沛县第一次解放之时,申公远因欺男霸女、抢占民产、投奔日本人做汉奸等罪行,被群众控诉。

民主政府召开公审大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此后,申公远的妻子和两个出嫁的女儿都上吊自杀,另一个女儿申今琴逃到了青岛,就是来投奔申今望。

申今望听着姐姐的哭诉,并没有作声。

第二天,他把姐姐和妻子都安排到崂山的一处尼姑庵,然后带着两个徒弟前往徐州打听消息。

在确定姐姐说的确实为真,他大哭一场。

当时申今望并不敢亲自前往沛县老家,而是住在徐州城,对着自家的方向磕头,一直磕到额头流血,昏厥过去。

回到青岛之后,申今望给死去的家人办了一场隆重的水陆道场,一直办了七七四十九天。

从此之后,他就变卖家产,利用各种人脉关系卖了二百五十支长短枪以及大量弹药

申今望和妻子说,他要拉一支队伍回乡报仇,让孟守玉带着姐姐和孩子隐居起来。

孟守玉也出身于习武世家,也发誓要和申今望回去报仇,两个孩子就全部交给了姐姐抚养。

孟守玉从前在家料理家务是一把好手,现在给申今望拉人,也显示出另一种过人的能耐。

她很会找人,找的都是那些和沛县申家有相似经历的,他们在解放区的家产都被查处,心中充满着仇恨

这些人之中不乏有存有一些资本的,不仅奉献人力,还给申今望送来了可观的活动费。


他们组建了一支“湖西难民第七武装还乡团”,疯狂回乡报复,但凡是当初控诉他们的乡亲,都遭到了杀身之祸。仅仅在沛县,申今望亲手杀了17人,孟守玉就杀了3人。

这支还乡团很快就吸引了国民党整编第八十八师的注意,想要收编他们,遭到了申今望的拒绝。

张开岳对申今望很是不满,觉得他是想要做“沛县王”,于是,就对申今望进行通缉。

张开岳命人包围了申今望的返乡团,激战到半夜后,他们不得不缴械投降。

申今望则和孟守玉躲进了崂山,开始隐居。

当地的国民党警察署肯定是知道情况的,但他们也知道申今望弟子不少,人脉众多,怕遭到报复,所以一直隐瞒着。

申今望夫妇这一藏就藏到了1949年,新中国解放后,平原省公安厅发出了通缉令,申今望夫妇名列其中。

现在青岛公安局已经腾得出手来逮捕这对恶魔夫妇了,他们通过线索知道他们藏在崂山。

在抓捕过程之中,申今望打伤了两名便衣警察逃走,被逮捕的孟守玉也在押解时被人救走,一名便衣刑警当场牺牲

从1949年11月持续到1950年4月,青岛市公安局派遣了17名便衣刑警,四处追捕这二人。

从山东一直追到上海,沿途每一个城市都没有放过,可就是找不到线索。

转机就出现在1950年4月,公安部刑事侦查局一名细心的工作人员,在整理尚未侦破的刑事命案数据时,发现了一个线索。

02

济南、徐州、菏泽、聊城、安庆、芜湖、镇江、无锡八座城市,近半年来发生了八起旅社抢劫伤人案

凶手犯案的手段相似,都是和一名不相识的旅客入住双人房间,晚上将其杀害,但凶手盗走的并非财物,只有被害者的出差证明和钱包,他连被害者的行李都懒得翻一下。

当时根据规定,无论在哪个城市住宿,都要出示身份证明,公安还会定时来查看是否有异样。

出差证明是其中一种,上面写着旅客的性别年龄,但不会贴照片。

可见凶手急需掩盖身份的出差证明。

公安部下令此案由山东省公安厅负责牵头协调,案发地的公安机关联手。

各地都派了刑警来到了济南,24名刑警开始对此案进行讨论,各自带来的案件卷宗堆成了小山。

通过旅馆工作人员和目击者的描述,凶手是一个男人,山东、江苏交界地口音,写得一手好字,有一定文化程度

专案组经过长时间研究争论之后,认为此人如果是特务或者帮派人员,应该不会到处流窜居无定所,所以此人很可能是被缉捕的返乡团成员

这么一来,根据凶手的体貌特征,就和一直被通缉的申今望联系上了。

这对恶魔夫妇的行踪,终于有了一个突破口!

这起案子交给了华东特案组接办。

华东特案组成立于1949年,成立后就侦破了多起大案,现在正在上海虹桥路上的驻地进行政治学习。

10月19日,侦查员们吃完中饭后,接到了这项特别任务,很快全部的卷宗材料就送了过来。

到了当天晚上九点,特案组举行了第一次分析会。

特案组组长是焦允俊,组员有郝真儒、张宝贤、沙懋麟、支富德、谭弦和孙慎言。

众人分析的结果都很一致,申今望夫妻俩没有什么黑道的关系,也和国民党特务没有什么往来,所以不可能逃往海外


在大陆他们想要找到藏身之处,只能不停杀人,然后利用他们留下的身份证明,一路逃到了江南。

在路过老家徐州的时候,他们还特地绕了一圈,避免自己遇到熟人被举报。

在之前,江南地段的新政权对社会治安的控制力度并没有江北那么大,他们觉得往这里逃没错。

而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杀人了,说明最后一张在无锡获得的证明让他们逃到了相对安全的落脚点,而这个落脚点肯定不是在无锡,特案组将调查重点放在了上海、苏州和杭州,以及附近的县城。

他们向各地发出了紧急调查函,要求各地公安局对辖区内的旅馆进行仔细调查。

果然如专案组所料,各地旅馆均没有发现可疑的入住旅客,说明申今望夫妇已经在某地隐藏了下来。

指导员郝真儒提出,现在江南地区已经实行了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我们可以从户籍登记开始着手。

于是特案组总结出两个方向,一组人员前往青岛和沛县,寻找申今望夫妇的社会关系;另一组则向各市和县区发出协查通知,要求详查户籍档案,汇总情况发给上海的特案组。

03

10月21日,焦允俊带队前往青岛,副组长支富德则带队前往沛县。

支富德来到沛县之后找到了沛县公安局,一位四十多岁的老刑警老曹受命协助调查。

老曹在当地做了多年的游击队侦查员,对当地情况很熟悉。

根据他的了解,申家在沛县已经没有什么近亲了,其他七八户远亲,当年和申家走得不亲近,本身也是良民,所以新政府和农会都不会为难他们。

不过,申今望还有一个远房侄子申解扣还在这里,这人贪生怕死,又没什么能力,开了家饭馆,生意不好的时候还会找申家打秋风,被申老爷子骂走好几次,所以申解扣对申今望一家其实是有怨恨的。

不过到了后来,申今望带着返乡团气势汹汹报仇的时候,申解扣又凑上前,申今望给这个亲戚一个空头的副官,也没几个钱给他,申解扣见拼命还不能发财,就不肯干了。

也算是申解扣幸运,他走了之后,返乡团就被打散了。老曹告诉特案组,现在申解扣就关在看守所里面接受审判。

侦查员找到申解扣,申解扣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线索。

他说有一个叫陈凌发的人来找过申今望,申今望热情招待,当时跟着陈凌发的还有一个人,但申解扣叫不出名字,只知道那人姓童,说一口带着浙江口音的上海话。

来找申今望的客人这么多,为何申解扣着重提了陈凌发这个人呢?

因为在9月他刚刚见到陈凌发,当时陈凌发刚买了五匹黄褐色的棉布,见到申解扣的时候正在往三轮车上装运。

申解扣见到这个熟人其实心中很紧张,现在大环境之下,他恨不得离这些人远远的。但陈凌发很客气地和申解扣握手,说有事要先走一步,回头再聊。


根据申解扣给的线索,特案组找到了那家布店,布店记得这名买了5匹布的顾客,但是他们并不认识他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为此,徐州市公安局调动人力车同业公会帮助特案组寻找帮陈凌发拉布匹的那名车夫,可惜并没有找到。

不过,现在特案组已经有了新的调查方向——那五匹黄褐色的棉布

这种颜色的棉布,在日常生活之中用量不可能这么多,只有一种特定场合会常常用到,那就是在寺庙里面。

陈凌发买这么多黄褐色的布料,很有可能是要捐赠给寺庙,现在只要寻找到最近收到5匹棉布的寺庙,就可以找到陈凌发了。

果然,经过对最近寺庙的走访之后,他们找到了线索,最近有一名居士捐赠了五匹布交给了兴华寺

支富德来到兴化寺调查之后,从主持口中得知了关于陈凌发的一些线索。

陈凌发是丰县人,祖上是帮会首领,还留了不少钱财。

到了陈凌发这一代,钱财没有剩下多少,不过江湖上还是很吃得开。

陈凌发和日伪、国民党特务、返乡团都有一些来往,也帮助中共地下党办了不少事儿。

徐州解放之后,陈凌发决定断了黑帮、特务等各方的纠缠,于是就住进了兴化寺。

1949年,徐州市公安局将其逮捕,不久后他又出来了,依旧住在兴化寺里面,可是仍然有人不停找来,所以陈凌发也只能离开,在走之前,就送了五匹棉布。

陈凌发不在兴化寺,支富德等人只能再去徐州公安局找找线索。

04

另一头,特案组组长焦允俊带着张宝贤和谭弦前往青岛。

各省市的公安局都设有专门负责协助全国各地公安机关赴青外调、追捕等事项的机构,叫“外协办”。

焦允俊他们找来之后,受到同事们的热情招待,得知几人急着赶来都没吃饭,外协办主任赶紧让食堂师傅下三碗鸡蛋面来。

焦允俊他们还在吃面的时候,青岛市公安局当初负责追捕申今望夫妇的刑警组长刘大毛就赶来了。

刘大毛自我介绍之后,焦允俊很亲热地和他握手,原来两人还是来自一个县的老乡。

这样一来,特案组和刘大毛很快熟悉起来,他们一同讨论案情,一直聊到了午夜。

原来申今望夫妇在崂山隐居的那些日子里,都住在崂山的留仙观里面。

留仙观规模不大,只有十几个道士,道长印玉已经七十多岁了,耳聪目明,身体还不错。

去年11月,申今望夫妇在观前打死打伤了警方便衣,导致留仙观的道士们全都被视为嫌疑人,刘大毛曾经对他们进行过详细的审问,确定他们和申今望夫妇无关,才将他们放出来。

现在刘大毛陪着特案组来到留仙观,印玉还是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焦允俊把刘大毛拉到一边:“这老道士对你很反感呢,你们办案的时候没少给他脸色看吧,现在你先在村子里住下,我们有事会来找你。”

刘大毛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接受焦允俊的建议,只是叮嘱焦允俊一旦有什么情况就下山到民兵队长葛大壮家里找他。


刘大毛走了之后,老道士果然客气了很多。

焦允俊当年干革命的时候就是做地下情报工作的,和各路人都有交往,对道教也有所了解。

现在投其所好和印玉道长聊了起来,印玉对这位刑警很是敬佩,竟然主动提起了申今望这个人。

他说申今望曾经带着一名叫童纯诚的人来观里,童纯诚此人精通棋艺,和印玉对弈一局,竟然下了一整夜。

印玉和童纯诚都互相欣赏,童纯诚走的时候,还嘱咐印玉如果哪天来上海,一定要通知他一声。

后来申今望出了那档子事,印玉对童纯诚的印象马上就变差了,别说是见面了,提到这些人都感觉到晦气。

焦允俊在青岛能够查到的线索就这么多了,既然姓童的就在上海,那么他们就立刻返回调查这个人。

可巧的是,沛县的支富德这一队人,也查到了童纯诚这个人身上。

他们到达徐州市公安局之后,很快就找到了陈凌发的档案。

当时来审查陈凌发的是中共中央华东局山东分局社会部,公安局并不知道细节。

审查结束之后,陈凌发就被释放了,而且山东省公安厅通知徐州市公安局,以后陈凌发有事向公安局求助,一定要给与解决

陈凌发现在在哪里公安确实不知道,不过特案组的运气也算是相当好,一直没有联系过公安局的陈凌发竟然在这个时候来公安局找人。

特案组喜出望外,支富德面对面和陈凌发谈了很久,方才知道陈凌发身上曾有个秘密任务。

05

原来早在1946年,中共湖西特委就决定逮捕申今望,因为陈凌发是申今望的小学同学,算是旧相识,所以地下党同志找到了陈凌发,希望他能想办法把申今望引出沛县和丰县,这样地下锄奸人员可以将其干掉。

于是陈凌发想办法找到了童纯诚,两人一同和申今望谈起了在南京、上海等大城市做生意的想法,申今望喜出望外,当时和国民党方面闹僵的他急需要这个好机会。

童纯诚是祖传三代的商业经纪人,几代人积累了商业人脉,他们专门帮人撮合投资。

童纯诚并不知道陈凌发的计划,和申今望正儿八经谈起了生意。

眼看着陈凌发就要把申今望引到上海,没想到国民党那边先对返乡团下手了,从此之后陈凌发和申今望、童纯诚都没有联系过。

看来陈凌发是自己人不假,他作为中间人介绍了童纯诚和申今望认识。

申今望隐居在道观的时候,还和童纯诚联系过,说明童纯诚还在和申今望谈生意。

这样联系起来,难道申今望是去了上海找童纯诚做生意的?

现在所有的线索都集中在这个人身上,他就成了破解案子的关键人物了。

要找童纯诚这个人并不难,他给印玉道长留下了地址,就住在法租界大马路上。


根据金陵东路派出所的资料,童纯诚的父亲是青帮人,而且在青帮颇有些地位,但童纯诚本人根本没有加入帮会,和政治离得远远的

这是一个懂得明哲保身的人,但因为背景特殊,人际关系复杂,派出所还是安排居委会多注意他平时的一举一动。

监视童纯诚的人,就是住在他家对面的居民小组长赵阿姨。

赵阿姨记得很清楚,最近没有人来找过童纯诚,而且童纯诚生活规律,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当天晚上,特案组就前往童纯诚家中,秘密抓捕了童纯诚,连夜对其审问。

童纯诚本来是从容不迫的,他一直和政治沾不上边,本以为警察要问以前的事情,没想到刑警突然问他:“你跟申今望什么关系?”

童纯诚还莫名其妙:“申今望怎么啦?”

焦允俊把通缉令直接扔给了童纯诚,童纯诚这才紧张起来:“哎呦!他竟然是这等货色!”

这怕死的童纯诚现在又惊又怕,他果然在最近见过申今望。

原来在10月21日,申今望专程来找童纯诚,他面色蜡黄,看起来像是老了很多,额头上都出现了皱纹,身上还弥散着中药味儿

申今望来找童纯诚,就是想要通过童纯诚的关系开一家煤炭公司。

童纯诚见大生意来了肯定热情地聊了起来,还请申今望在附近状元楼吃了一顿午饭。

分别的时候,申今望还说过四五天之后还来拜访他。

童纯诚还提到一个细节,申今望此人过目不忘,他只看过童纯诚的名片一次,看完就撕了,来到上海之后还能顺着地址找到童纯诚,他告诉童纯诚自己看一遍就会全部记得。

现在回想起来,童纯诚觉得申今望太过可怕,这根本不是来做生意的,是来杀他抢劫的!

刚开始童纯诚来公安局是多么不情愿,现在的他就是多么的诚心,只求公安局别放他回去,让他留在这里保命。

但特案组还是劝他回去等着,他们会派专人对童纯诚的住宅和公司进行日夜监视,等待申今望自投罗网。

接下来,所有侦查员上阵,蹲守了七天七夜,都没有看到申今望的影子。

这下子,焦允俊感觉到不对劲——他们可能上当了

06

11月2日,焦允俊召集众人再次开会,讨论出一个新的疑点。

申今望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现在在上海开一家小型煤炭公司基本没有可能。

首先手续非常复杂,现在煤炭都是严控的物资,这关系到军用,私营煤炭公司门槛很高,批准开业不是工商局说了算,华东军政委员会也会来过问。

申今望夫妇可是逃犯啊!他用得了冒这么大的险开一家煤炭公司吗?

而且申今望夫妇根本没有做煤炭生意的经验,他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人脉关系,他就是在骗童纯诚。

童纯诚非常担心申今望这对杀人魔王会对他一家下手,但现在看来,申今望专门跑到上海来对熟人下手,可能性很小,而且从他近来杀人的手法来看,他并不缺钱。

现在,申今望再来找童纯诚的可能性是极低的,但他很有可能就在上海。

焦允俊认为,他在上海居住的地方,也一定是寺庙或者道观。

当时的上海,寺庙、道观如果在城市里面的话,僧人或者道士都有集体户口,可以算得上是城镇居民。

但是农村的寺庙就不好说了,因为当时的农村还没发户口簿,申今望夫妇很有可能就利用这一点,躲在农村的哪个寺庙或者道观里面。

焦允俊当场就决定发动所有侦查员,展开调查。

上海近郊有七个县,上海、松江、青浦、嘉定、川沙、南汇、宝山,正好七名侦查员,每人负责一路,上海市公安局临时借调了21名便衣警察,7辆小吉普车,帮助特案组调查。

当天下午,孙慎言就传来了好消息,在南汇县新场镇的古庙北山寺查到了申今望夫妻俩的踪迹。


北山寺的和尚们并不知道这一对夫妇什么来路,只知道男的姓贾,两人都操着北方口音,女的说男的身患重病,中西医都束手无策,最多只能活三五个月了

前几天他们在上海城隍庙遇到了一名算命瞎子,说要治这种病,就要去上海东南方向找一块清净的地方每天沐浴静坐,坚持吃中药,会有好转。

他们来到北山寺之后,那贾某就感觉到神清气爽,于是就请求北山寺主持让贾某住下来,并且送上了一百万(旧币)香火钱。

主持看他被疾病折磨得不成人样,就心软了,允许他们住在寺院后面的小院子里面。

白天,贾某的妻子会来寺庙里面照顾丈夫,一天三餐就在寺里面搭伙,晚上,贾某的妻子就去北山寺附近的村民家居住。

他们很低调,寺院里的和尚和他们也没有什么交流。

不过在10月23日,这对夫妇就不辞而别了,只留下来一个空白信封,里面有一百万元现钞。

申今望因为病重,容貌已经完全走样,但是根据孟守玉的相貌可以确定就是这两个人没有错。

特案组在申今望夫妇曾经住过的后院里面仔细翻找了一遍,没有任何有用的证物或者线索。

既然申今望得了重病,那么是否可以通过看病来找到线索呢?

07

特案组在派出所民警的陪同之下,来到镇上寻找了各个中医询问,但是没有一个医生见过申今望。

他们又去一家家寻访中药铺,后来在一家中药店问到了,原来申今望的妻子孟守玉基本上每隔三天就会来一趟抓药,她不带药方,而是口头来陈述药名和用量,每次都不同。

这些药材之中没有涉毒的药物,而且剂量也没有什么特别超常的范围,所以药房也没有当回事儿。

不过药房还是留下了每次记录下来的药方,特案组组员孙慎言将调查结果一同交给了焦允俊。

焦允俊一见一跃而起,拍着孙慎言的肩膀大赞:“老弟你要立功了,本组长等事儿办完了要给你请功!”

果然,老谋深算的焦允俊立刻转变了调查的方向,他派人去市卫生局,请他们找老中医问一问,这药方到底是为了治什么病

当时上海大多数的中医名医都是自立门户的,没有单位,他们大多自在逍遥,你去找他也不一定能见到他。

也是卫生局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了八名名医,让他们坐在一起研究这张药方。

这些中医来自于各个门派,用药的习惯都不相同,但这药方却让他们疑惑不解,实在想不出来这人到底是什么病。

几个人原本还能和气地讨论,后来竟然争吵了起来,也只能请在座最负盛名的老先生来给个定论。

但这位老先生在解放前就有抽鸦片的嗜好,现在年纪大了,也没法再戒掉,他医术高明,还曾经给中央领导真买开方,相比于治病救人,瘾君子这件事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现在这么多人等着他下定论,他却犯了瘾,家人也只能把他送回家先过把瘾再来。

等到老先生再出现的时候就是精神抖擞了,他仔细看了看药方,马上笑了出来。


这人先后抓了几十样药材,其实他每次都抓几种固定的药材,这就是他真正要用的,其他的都是幌子

而这药材并不是治病的,其实就是为了易容。

这药方子来自于印度密教,后来传到了西藏,因为用处实在不大,副作用很大,所以也渐渐失传了。

另外,这药方之中有几味药材只有体质很好的人才能扛得住,所以老中医断定服药的人身体很好,根本没有什么大病

但是一旦改变了相貌,身体也会受到极大的损伤,不是迫不得已,没有人会去拿自己的身体去冒险。

只要服药一到两个月,这个人就会完全变成另一个模样。

这离奇的密术让特案组都震惊非常,但他们很快就想到一个问题:既然是想要改变相貌以达到彻底改变身份的目的,为什么只有申今望一个人吃药,但是孟守玉却没有吃呢?

而且,申今望既然已经给自己找到了后路,为什么还要去找童纯诚呢?

把老中医们都送走之后,侦查员们都开始探讨起来。

他们觉得,申今望去找童纯诚,其实是知道警方早晚会找到这条线索上,他要借童纯诚的口误导警方,让侦查员认定申今望已经得了重病并且在四处看病,而且还在准备投资创业,打算在上海长久居住下去。

实际上,申今望在改头换面之后,就会马上离开上海,断掉一切线索,让警方永远找不到他。

那么,他下一步落脚处会选择哪里呢?

正在特案组迷惑不解之时,又一个惊人消息传来。

北山寺的僧人在后院里面发现了一具女尸。

08

说起来,这名发现尸体的僧人在解放前有做旧警察的经历,后来为情所困出家。在收拾申今望夫妇住的小院时,他不小心打翻了一桶水,水渗入地面的速度快慢不一,这位原本毕业于北洋政府京师警官学校的小僧人立刻起了疑心。

而且他仔细观察附近的转头有被人动过的痕迹,于是就觉得下面埋着东西,自己挖开之后,果然找到了孟守玉的尸体。

申今望是真的狠毒,原来他吃药易容的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心杀妻了。

根据法医鉴定,孟守玉是被活活掐死的,幸运的是,孟守玉棉袄的口袋里面有一张纸条,这是新场镇邮电所出具的一纸电报收据。

通过这张收据,特案组马上就找到了电报的底稿,上面写着:拜上齐世伯,世侄不日将当面拜会,以尽先父遗愿。

看来,这个所谓的“齐世伯”就是申今望的最终目标了。

要找到这个齐世伯并不难,侦查员顺着地址,找到了商丘市博爱镇“六顺国医诊所”,诊所的主人是一位八旬老中医,名为齐浩。

齐浩是申今望叔叔申公大的结拜兄弟,两人都曾经在少林学习拳脚功夫。

多年前,一个与申公大有宿怨的强敌来踢馆,当时的申公大已经六十多岁了,自知不一定能打过敌手,于是就喊来齐浩,一同对付。

结果两人还是战败于此人,丢了面子,也感觉到抓心挠肝,非常不甘。

于是兄弟两人就商量以后让申今望去武当山拜师,学成之后再去找此人雪耻

齐浩和武当山走得很近,一直惦记着这件事。

但后来申公大却总是搪塞,看起来不情不愿,不久之后申公大病逝了,这件事就彻底搁置了。

没想到十年过去了,申今望突然来找齐浩说想去武当山拜师,齐浩觉得有些奇怪,但江湖人想一出是一出,为了一口义气拼命,也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但当齐浩看到申今望的瞬间却犹豫了,他是申今望没错,但面黄肌瘦,这还能练武术吗?

申今望说自己是因为练习内功才产生的不良反应,齐浩倒也没在意,就先安排他去郊区乡下一个道士朋友处暂住,齐浩则写信给武当山,两人都等着武当山的回音。


武当山的回信没等到,却等到了来逮捕申今望的特案组。

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齐老爷子,都面色苍白,连连摇头,一直说着“没想到”。

申今望固然还住在道观之中,接下来特案组的逮捕工作就不难了。

申今望被捕之后,特案组连夜将他押回上海。

见他依旧一副病得要死不活的样子,才给他买了一根人参。

他很爽快地承认了自己杀人罪行,至于为什么要杀孟守玉,他说孟守玉自从逃亡后和他矛盾越来越大,申今望原本就打算在离开上海之前杀了孟守玉,但他并没有计划在北山寺下手。

那天,孟守玉按照申今望的要求去南汇县城发电报给齐浩,回来之后她对申今望依旧是不理不睬的,申今望问她有没有发,她沉着脸不说话。

申今望一怒之下就把孟守玉掐死了,赶紧埋在了后院里面,他则逃之夭夭。

申今望自以为孟守玉根本就没有发出电报,其实孟守玉发出了,这则电报也成了逮捕他的关键线索。

申今望还承认了,这一路从山东到上海,无论是作案也要,找童纯诚也罢,都是想要给警方留下痕迹,最终让他们以为自己死在上海。

但没想到一切都是他自作聪明。

对于杀人,申今望交代得很快,但是对于离开无锡到住进北山寺这段时期,申今望夫妇到底住在哪里,他始终没有说。

因为缺少了这段事实,案件一直没有办法形成闭环,才引起了开头那一幕。

不过罪行累累的申今望也终究还是被判处了死刑,至于那个秘密,无人知晓。还有申今望夫妇的孩子和申今望的亲姐姐,到底藏在何处,也无从得知了。

喜欢yanziaz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