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清幽闲适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副军长在码头视察,从人群中瞥见一老妇人,她是失散22年的母亲

送交者: Breezea[★★★声望勋衔14★★★] 于 2024-06-18 9:15 已读 1567 次 1赞  

Breezea的个人频道

+关注





建国前夕,在湖南湘潭易家湾码头上,解放军第四十六军政委李中权和副军长杨梅生正在督查部队物资的运送情况,突然一艘船从湘江驶来,停靠在码头上,一大群刚被解放的老百姓熙熙攘攘地从船上下来。

杨梅生看到这一幕颇为感慨,在国民党的统治下,中国老百姓的日子过得水深火热,如今全国大部分地区都已经解放,好日子总算要来了!

就在这时,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妇人从杨梅生的面前经过,杨梅生顿时如遭雷击,看着老妇人离去的背影久久没能平静,一旁的李中权觉得很奇怪,忍不住问道:“老杨,你认识她?”

此时的杨梅生已经眼眶通红了,他简单地跟李中权说了句:“你等我一下!”然后快步地向老妇人的方向赶去……


阔别22年的老母亲

杨梅生之所以这么失态,是因为他认出了老妇人的身份:失散了22年的老母亲。自从杨梅生1927年参加工农红军以来,他和母亲就再也没有见过,期间母亲还受到了国民党政府的迫害,如今杨梅生与母亲再度重逢,让他怎么能不激动?


赶上老妇人之后,杨梅生担心认错人,就跟老妇人攀谈起来:“大娘,您这是去哪?”老妇人看了一眼杨梅生, 发现是个当兵的,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回家,我好多年没回过家了。”

看着熟悉的眉眼,杨梅生此刻确定了,她就是二十多年没见的母亲。老母亲这些年不知经历了什么,脸上皱纹密布,头发苍白杂乱,在战场上连中弹都不曾流泪的杨梅生,此时却鼻头一酸,强忍着落泪的冲动。

怀着愧疚的心情,杨梅生跟老妇人聊起了家常,老妇人告诉杨梅生,她有个儿子,早些年出去当兵了,如果还活着,也像杨梅生这般大了。听到这话,杨梅生就快绷不住了,泪水即将涌出来。


杨梅生

这时候李中权跟过来了,他瞧见杨梅生跟一位老妇人在说话,以为老人家有什么难处,于是凑上来问杨梅生。

李中权的出现让杨梅生平复了一下心情,他拉着李中权走到一旁,悄悄告诉说:“这位老人家是我找寻多年的母亲,我本该跟她相认,但是怕她身体虚弱遭受不了刺激,所以不敢告诉她真相,政委,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李中权听后有些惊奇,不禁多看了老妇人几眼,随后拍着杨梅生的肩膀说:“放心,我会让你们母子相认的!”

李中权的办法很简单,他在部队里找到一位会说湘潭话的干部,让他帮忙带话给老妇人:“老人家,您的儿子还活着,现在正到处找您呢!”

杨母一听,激动地拽着干部的手,连忙追问:“那他人呢?在哪?快带我去见他。”一旁的杨梅生二话不说摘掉军帽,流着眼泪大步上前,扑通一声跪在老妇人面前:“娘,我是勋梅啊,您仔细看看我!”

杨母惊讶万分,这不是刚才跟自己唠家常的人吗?难怪看着眼熟,原来他就是自己的儿子。杨母一边摸着杨梅生的脸,一边激动地大哭:“是了,是了,你是我的勋梅啊!”

母子俩在街头抱头痛哭,互相倾诉着多年未见的苦闷和委屈,不少行人都驻足围观,颇受触动。


李中权

随着全国的逐步解放,类似的一幕时有发生,但是不管出现多少次,在场人都无一例外被感染,这些革命军人为了让底层人民翻身为主,不惜放弃家庭乃至生命,这是何等的大无畏精神!

随着杨梅生母子二人相认的事迹传开,身为湖南湘潭人的杨梅生,他的革命经历也在故乡被广为流传。

不识毛委员

1905年1月13日,杨梅生出生在湖南湘潭县的一个药商家庭,他是家中的老大,早年家庭条件还行,父亲在杨梅生适龄的时候让他读了私塾,后来家道中落,懂事的杨梅生选择辍学回到药铺帮工。

1927年2月,在家人的建议下,22岁的杨梅生来到长沙找工作,但是动荡年间工作难找,长沙街头的失业者随处可见,更何况杨梅生一个外地小子,在长沙待了一段时间后,杨梅生就因衣食无着落,打算回家了。

就在此时,湖南省总工会联合各界举行了一场10万人的反英大示威游行,杨梅生在听人介绍后果断决定加入,而这也成为了杨梅生的命运转折点。

游行结束后,湖南总工会给了杨梅生2块银元和一封介绍信,让他去武汉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当兵,而这支警卫团的团长是共产党人卢德铭,杨梅生在听闻共产党“为穷苦人民翻身”的革命理念后,当即决定誓死追随。


卢德铭

1927年9月,修水、铜鼓等地区的工农武装力量被整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杨梅生在第一团担任班长,还参加了9月9日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

初出茅庐的杨梅生斗志昂扬,但是社会经验尚浅,在一次前敌委员会的会议期间,他跟毛主席之间发生过一个小故事。

当时的毛泽东担任前敌委员会书记,他来到文家市参加这一次的会议,而晚上正好是杨梅生带队值班。杨梅生见到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长袍的人要进入会场,立刻上前拦住说:“同志你好,请问你叫啥,我先进去通报一声。”

毛主席看了看这个年轻的同志,没有丝毫架子地说:“我姓毛,你去吧。”

杨梅生让毛主席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向营长报告:“营长,外面有位同志想进来,他说自己姓毛。”

营长一听二话没说,赶紧起身往外面走去,杨梅生看得一愣,他这才意识到,外面那位姓毛的同志身份不一般。


毛主席

杨梅生紧随着营长来到会场外,他看见营长上前握住了毛主席的手说:“毛委员,小杨年纪轻,不认得你,对不住啊。”随后营长转头对杨梅生说:“这位是中央派来的毛委员,你赶紧道个歉。”

毛主席听到后笑着说:“不必道歉,这位同志没有做错,谁来了都必须通报,这是规定。”

杨梅生参军后听到最多的就是毛委员的故事,他一直把毛委员当作学习的对象,如今见到本人,杨梅生别提多激动了,可他又不知道该说啥,所以只好向毛主席敬了一个礼,既表达了歉意又表现了尊重。

杨母的劫难

杨梅生参军4年后,他突然接到了一个中央派下来的特殊任务:率领一个营的兵力,护送周恩来到中央根据地。这个任务在杨梅生看来既光荣又艰巨,为什么说艰巨呢?因为他们需要经过的地方山高林密,国民党的岗哨遍布,监察严格,稍有不慎就是一场血战。

杨梅生接到任务后,仔细研究了附近的地图,经过彻夜地思考,选择了一条相对隐秘安全的路径,不过路上还是遭遇了国民党的一个保安团,杨梅生急中生智,一边率领2个连与保安团周旋,一边派一个连的兵力护送周恩来到达长汀,这个“声东击西”的战术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周恩来安全快捷地抵达了中央根据地。

周总理在解放后还记得这次经历,他对杨梅生的夫人刘坚说:“梅嫂,杨梅生很会用脑筋,也很会打仗,我那次通过封锁线时,他指挥部队声东击西,把敌人引开,不然过封锁线是很危险的。”


刘坚

杨梅生跟随部队走南闯北,立下了赫赫战功,与此同时,他也成为了国民党的眼中钉,国民党抓不到杨梅生,于是就针对他的家人。

一天清晨,杨母在家附近忙农活,结果来了一队凶神恶煞的国民党官兵,他们质问杨母是不是杨梅生的母亲,得到肯定回答后,杨母被抓了起来,当时的动静闹得太大,街坊四邻都赶来,看见为人和善的杨母被抓,村里人极为不满,有人大声质问:“你们凭什么乱抓人?”

一个看起来长官模样的人,警告在场所有人:“此人涉嫌通共,必须要抓,你们如果敢惹事,一并带走!”村民们虽然恼怒,但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杨母被抓走,一时间民怨沸腾,老百姓纷纷咒骂这帮国民党官兵。

杨母被捕后,境遇可谓十分悲惨,她在监狱中被严刑拷问共产党的情报以及儿子杨梅生的下落。别说杨母什么都不知道,就算她知道,也绝不可能出卖自己的儿子。在酷刑之下,杨母昏死了过去,监狱管理看见后,找了个乱葬岗,就把杨母随便丢那了。

好在杨母福大命大,硬是从死人堆中活了下来,可她害怕再次入狱,所以不敢回家生活,只能一边到处乞讨,一边打听儿子杨梅生的下落。


杨梅生当初去武汉前,曾给母亲修书一封,所以杨母还到武汉找儿子,她一看到红军部队就问:“同志,请问你们部队里有没有一个叫杨勋梅的,他是我儿子!”

可是大多数红军战士的回答都如出一辙:“对不起老人家,我没见过。”然后就转身追随队伍去了。途中,杨母听到很多人说,参军后找不到人的话,十有八九是死了,杨母不信,她一直坚定地认为儿子还活着。

杨梅生的战场经历

1934年7月,中央将红七军团组成北上抗日先遣队,红九军团受命护送,杨梅生担任红九军团第三师第八团团长,全程参与了这场“东线行动”。

杨梅生和全团战士肩挑背扛火药、食盐等物资,每个人的负重在30公斤以上,他们带着这些物资徒步从闽东北去到赣东南苏区。

杨梅生体质虚弱,多年的一线作战让他患上了轻微的哮喘,当战士们想要卸下团长杨梅生肩上的重担时,杨梅生执意不肯,即便脚底磨出了水泡,多次失足跌倒也要独立完成任务。正是因为杨梅生的模范作用,全团战士不喊苦不喊累,冒着多日大雨,历时17天将400多箱火药和物资运到苏区。


徐海东(左二)与杨梅生(左三)等合影

1934年10月,由于王明的错误指挥,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被迫战略转移,伟大的长征开始了。当时杨梅生的病情突然加重,患上了疟疾,畏寒怕冷“打摆子”,一些人认为杨梅生已经失去了作战能力,不应跟着部队转移,所以希望他留下。

杨梅生一听要让自己离队,硬是挣扎着站起来,强调自己:“死也要死在战场上!”军团长罗炳辉、政治委员蔡树藩等领导被杨梅生的毅力感动了,当即下令:用担架抬着杨梅生随队行军,担架队队长夏朝安负责杨梅生的安全,特批100块大洋交给夏朝安。

事实证明,红九军团的领导是无比英明的,杨梅生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军事人才。

1935年3月的一个下午,警卫营随中央纵队在茅台镇附近行军时,突然听到司号员吹响的防空警报声,不好!有敌袭!部队迅速隐蔽到周围树丛里,没多久,远处飞来三架敌机,嚣张地盘旋一阵后投下十多枚炸弹,不少战士当场牺牲。

这一幕看得杨梅生目眦欲裂,这些都是跟随自己多年的战友和部下,他们前两天还坐在地上聊天谈未来,现在一个个都倒在了血泊里,杨梅生的心里愤怒到了极点,他当即请示总参首长,获批后带着机枪连和四挺机枪,等敌机进入火力范围,四挺机枪一起扫射,在密集的火力网中,一架敌机的引擎中弹起火,冒着浓烟往下坠,另外两架战机仓皇逃窜。

如果不是杨梅生的当机立断,肯定会有更多的战士在轰炸下牺牲,此战过后,杨梅生和警卫营受到了军委首长的嘉奖和慰问。


母子团聚

1946年蒋介石发动内战,调集大批兵力进攻中原解放区,各个战区的解放军战士奋起反击。此时的杨梅生担任晋察冀军区热河军区副司令员,由于敌我兵力悬殊,按照中央“不计一城一地得失、机动灵活打击敌人”的方针,杨梅生主动放弃承德,率领一万多人在热河地区与国民党打游击。

杨梅生在作战中多次跟死神擦肩而过,炮弹好几次都在他身边炸开,但不论受多严重的伤,杨梅生都念着家里的老母亲,有了这个信念支撑,杨梅生好几次硬是从濒临死亡的状态下活了过来。

杨梅生曾多次给母亲写信,但是后来一直得不到母亲的回信,托人回乡打探才得知,由于自己加入红军,连累了母亲遭受国民党的迫害,生死不明。听到这个消息,杨梅生很痛苦,自己不但没能孝顺老人家,还给她带去了灾难。


1949年9月,杨母在沿街乞讨时,听说新中国即将成立,很多解放军战士都获得了回家探亲的机会,杨母心想:儿子如果还活着,肯定会回老家看看,我得赶紧回去,说不定能见到他。

带着这个信念,杨母用乞讨省下来的钱,买了一张去湘潭的船票,没想到她刚下船,就被视察部队物资的杨梅生认出来了,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喜欢Breezea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